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8字體大小: A+
     

    夏錦鵬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算醒來。看到周圍的一切,似乎明白了什麼。試圖撐著手臂坐起來,可身上沒有一點力氣,只能輕輕地動一動手指。

    夏錦鵬嘴上還帶著氧氣罩,徵求護士意見后才取掉。夏錦鵬用盡全力道:「水……水……水」

    陸一偉趕緊拿起床頭柜上的水杯,一勺一勺地喂著。喝了大半杯后,夏錦鵬臉頰漸漸紅潤起來,再次試圖說話,陸一偉安慰道:「你現在需要靜養,有什麼話等身體恢復了再說。」

    可夏錦鵬嘴唇微微地扇動著,卻聽不清。陸一偉湊過去,隱約聽到叫著「姐姐」,叫著叫著,眼角淌下了兩行淚。都說人在生病的時候最思念的人定是最親近的人,夏錦鵬的命實在太苦了,雙親駕鶴西去,唯一的姐姐又消失的無影無蹤,陸一偉看到這一幕,心裡說不出的酸楚。

    陸一偉盡量堅強地微笑道:「錦鵬,你好好休息,等你把病養好了,我帶去找你姐,好嗎?」

    夏錦鵬眨了眨眼睛,以示同意。

    這時,西關監獄的政委出現在病床前,夏錦鵬的瞳孔瞬間放大,擺放在床頭柜上的心電圖儀也驟然起伏,顯然,他最不願意看到眼前的此人。

    陸一偉起身,拉著政委走出了病房,心平氣和地道:「敢問貴姓?」

    「陳俊剛。」

    「陳政委,夏錦鵬的病一時半會好不了,你們監獄什麼態度?」陸一偉問道。

    陳俊剛道:「夏錦鵬的事已經逐級報上去了,估計很快就會批下來。我給他申請了保外就醫,有些手續還得你去辦理一下。」

    看著陳俊剛還算面善,陸一偉感激地道:「謝謝了,發生這種事情誰都不願意看到,不管怎麼說,夏錦鵬平安無事就是天大的好事。」

    「是啊!」陳俊剛吐了口氣道:「我提心弔膽了一整天,好在他挺過來了。關於他的情況我一清二楚,其實他本不該遭受牢獄之災,可這件事的影響過於惡劣,還被一些記者無限放大,害得他丟了工作還進去了。進去也好,吃吃苦頭,對他將來有好處。現在好了,他有一定自由度了。他姐姐不在,還得你承擔他的監護人啊。」

    陸一偉暫時不想探究夏錦鵬在監獄發生的情況,道:「這沒問題,等他出院了我直接接到我家。」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陳俊剛納悶地道。

    「這……不是和你說了嘛,我是他堂哥。」陸一偉含糊其辭道。

    「哦。」陳俊剛沒有追問。常年從事政委工作,陸一偉的言行舉止逃脫不了他那銳利的眼神。

    這時,陸一偉的手機響了。看到是宋勇的,他躲到一邊接了起來。

    「一偉,剛剛接到通知,一會楊縣長要下來督查護林防火工作,你能不能趕回來?」宋勇道。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我現在回不去,最快也要今晚了,你安排的怎麼樣了?」

    「都安排好了。」

    「那你先頂著,楊縣長問的話就說正在回來的路上。」

    「好,你忙。」

    掛掉電話,陸一偉又回到病房。看到護士正在精心料理著,獨自坐在沙發上,竟然不知不覺睡著了。等他醒來后,已經天黑了。

    他起身伸了個懶腰,看到護工坐在夏錦鵬旁邊守著,放心了許多,該回去了。

    護工見陸一偉醒來了,憨厚地嘿嘿一笑道:「你醒來了啊,我去給你打飯。」

    「不用了,我不餓,你吃了嗎?」

    「我吃了!」說完,打開包裡面一包饅頭。

    「你就吃這?」陸一偉驚奇地道。

    護工點點頭道:「吃饃省錢。」

    陸一偉有些心酸,從衣兜里掏出2000元遞給護工,道:「這錢不是給你的工資,是讓你這些天吃飯用。至於醫藥費,我又預存了3萬元,不夠了你再和我說,好嗎?」

    看到這麼多錢,護工趕忙推回去道:「用不了這麼多。」

    「讓你拿著就拿著,客氣什麼。」幾番推辭,護工最終還是收下了。

    夏錦鵬正在睡覺,陸一偉不忍心打擾他。把護工叫出門外道:「那我就先走了,電話號碼給你留下了,如果有事就及時給我打電話,過兩天我再來看他。」

    「好的。」護工道:「那你不等他醒來了?」

    陸一偉不說話,側頭看了眼依然熟睡的夏錦鵬道:「不等了,就說我有事先走了。」

    「哦。」

    安頓好護工后,陸一偉又拿著2000元給了值守的獄警,道:「這兩天你們也辛苦了,這點錢讓你們買點煙抽。」

    獄警毫不客氣收下了,道:「你有事先忙你的去吧。」

    下了樓,陸一偉心裡依然不踏實。畢竟都是些大老爺們,照顧肯定沒有女人細緻。他想到了前妻李淑曼,不過很快否定了,這不是找不自在嘛。他相信李淑曼肯定會來,但她心裡能舒服嗎?與其找不痛快,還不如不告知。

    佟歡?這更不現實。陸一偉如今都想著法子躲她,這要是讓她過來,更加不合適。

    那就只剩下妹妹陸玲了。上次蘇蒙住院,就是陸玲一直幫襯著,只要他開口,她保准答應。他毫不猶豫掏出手機,正要打電話,才發現有十幾個未接來電。

    由於工作原因,陸一偉一般把手機調成震動的,一下午功夫,居然有這麼多電話。他翻開看了下,有五六個是宋勇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顧不上聯繫陸玲,趕緊回了過去。

    「一偉,你怎麼才回電話啊,快急死我了。」宋勇在電話那頭急赤白臉地道。

    陸一偉第一預感就是出事了,他深呼吸一口氣,冷靜地道:「說吧,出什麼事了?」

    宋勇道:「事情倒沒出什麼,不過今天下午楊縣長到了石灣鄉后沒見到你人影很生氣,還揚言要在全縣通報批評,讓你做檢查。」

    陸一偉鬆了口氣,還以為啥事了,輕鬆地道:「你沒和他說我在回來的路上?」

    「說了,不管用,根本不聽我的。」宋勇道:「楊縣長看來是真生氣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多大點事啊,沒事的,我正在回去的路上,一個半小時就到。」

    「他讓你去見他。」

    「嗯,知道了。」

    不用說,其他電話也是說這事的。他不去理會,打給了妹妹陸玲。

    簡單一說,陸玲頓時火冒三丈,道:「哥,你怎麼盡干這些出力不討好的事啊,蘇蒙懷了別人的孩子你去伺候,現在又是夏瑾和的弟弟,你能不能不搞笑啊,我的好哥哥。我的店裡走不開,顧不上。再說了,我的婚期馬上到了,過兩天我就回家,哪能顧得上照顧他,沒時間。」

    陸玲發脾氣在陸一偉意料之中,她性格如此,改變不了。不過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強硬心裡卻很善良。只要好話哄兩句,准成。果不其然,陸一偉好說歹說,陸玲總算勉強同意,道:「讓我伺候一個陌生男的,虧你好意思開口。可說好了啊,我只過去看看,其餘的一概不管。」

    「行行行,只要你替哥過去看著點就行。」陸一偉道:「夏錦鵬孤苦伶仃的,怪可憐的。我這邊工作忙走不開,一切就麻煩你了。」

    陸玲嘆了口氣道:「哥,誰可憐你啊。」

    妹妹的一句話,讓陸一偉無言以對。

    過了幾秒,陸玲覺得自己語氣重了,連忙道:「好了,好了,你專心開車吧,這邊你就交給我吧,我有時間就過去。」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想了許多。或許,這就是自己的命。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為別人而活。

    回到石灣鄉,已是晚上十點多了。陸一偉進了辦公室,簡單洗漱了下,蓋上被子捂頭就睡。他實在太累了,哪怕有天大的事也得等到明天處理。

    晚上,他又做夢了。這次,夏瑾和是夢裡的主角,忽隱忽現,時而出現在身邊,時而像幽靈一般飄向遠方……你到底在哪兒?陸一偉夢話都在呼喊著她的名字。

    陸一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點才睜開眼睛。他起床正準備洗臉,東華煤礦的礦長劉強已經坐在了辦公室,把他嚇了一大跳。問道:「劉老闆,你啥時候進來的?」

    劉強一臉傲氣道:「我早來了,陸常委一直在睡覺,我不好意思打擾你。」

    關於劉強,蘇啟明已經說明,陸一偉本來對他不反感,得知是劉克成的兒子后,無形中有了抵觸的情緒。既然對方不禮貌,他也不給好臉色看,道:「哦,那劉老闆等一會,我洗漱一下,馬上就來。」

    陸一偉磨蹭了將近半個小時,氣得劉強不停地抽煙,總算等出來了,他把煙掐滅,頤指氣使地道:「兩件事。第一件事是下個星期五東華煤礦正是掛牌,邀請你參加。第二件事,我近期將與果子溝煤礦啟動談判儀式,商定收購一事,你作為政府一級,應該出面參與,具體什麼時候我到時候會通知你。」



    上一頁    下一頁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
    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