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7字體大小: A+
     

    吃過飯,三條堅持讓陸一偉去酒店休息,他們幾個輪流照看夏錦鵬,但這一提議被陸一偉否決了。無奈之下,一行人都不去休息,陪著他一直到天明。

    果不其然,醫院趙院長帶著一幫人一早就過來看望夏錦鵬。見到黑圈后,簡單寒暄了幾句,又拿過病歷看了看,叮囑內科主任李秋水道:「這個手術你親自主刀,要是不行,我讓張教授也過來。記住,要全力以赴,盡心儘力,手術完成後給我消息,我等你。」

    李秋水見院長格外重視這個病人,連連點頭道:「趙院長請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趙院長回頭對黑圈道:「別擔心,雖是心臟病,聽著挺唬人,不過是個簡單的小手術。我們醫院做這類手術已經輕車熟路,技術嫻熟,不會出任何意外。」

    黑圈那知道這些,道:「我聽說心臟病就是搭橋什麼的,這個是?」

    「嗯,你說得是其中一個治療方式。」趙院長道:「這個病人肺動脈瓣狹窄,只需做擴張手術就行。放心吧,你們不必擔心。」

    見趙院長要走,陸一偉上前一步問道:「趙院長,我想詳細了解夏錦鵬的病情。」

    趙院長停止腳步道:「經過我們初步診斷,確診為先心病,這種病比較常見,不足為奇。」

    「那既然是先心病,為什麼到現在才發作?」

    趙院長道:「先心病根據人的體質不同和病變不同自然也不同,有的人一出生就能查出來,有的人則會潛伏十幾年甚至更多。至於治療方式,有的人完全可以自愈,而有的人隨著年齡的增長,病情會逐漸加重,像夏錦鵬這個情況,正是後者。」

    「那與外界有關係嗎?比如受到他人毆打什麼的。」

    「這個……我們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那他為什麼會得這種病?」陸一偉繼續問道。

    「這個問題就更複雜了,我們不好下結論。可能是病毒感染,也有可能是遺傳等等,很多種因素的。」

    「遺傳?你說心臟病會遺傳?」陸一偉驚呼道。

    「當然有可能了。先心病病因極其複雜,很難查到的。簡單地說,就是各種外界因素導致父母雙方的染色體發生畸變,才會遺傳。至於是不是遺傳,我們難以下結論。但是已查明的先心病,治療難度並不大。」

    談到這裡,陸一偉自然想到了夏瑾和。如果真的會遺傳,那是不是她也會有先心病?如果有的話,她知道嗎?他不由得緊張起來。儘管與夏瑾和毫無瓜葛,畢竟曾經愛過一場。

    「好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趙院長道別後,護士們開始為手術工作做準備。

    黑圈熬成了黑眼圈,不停地打哈欠,陸一偉一個勁地催促他回家睡覺,可他不走,非要等到夏錦鵬手術成功后再走,其他人也是如此。陸一偉無奈,只好讓幾位好兄弟一直陪著他等候。

    上午九時,夏錦鵬被推進了手術室。黑圈實在困得不行了,躺在長椅上眯一會。不會兒,呼嚕聲四起。

    陸一偉儘管困,但他絲毫沒有睡意。焦急等待的同時,他猛然想起了昨天開會的事。他走到樓梯口,打給了宋勇。

    宋勇彙報道:「昨天開會就是安排護林防火,我已經通知各村九點開會了,馬上就開。內容形式和往年一樣,我一併在會上安排,你就放心吧。」

    陸一偉點點頭道:「這兩天我可能回不去,你要多操操心,盯緊點,千萬別出什麼亂子。」

    「行,沒問題,你忙你的,這邊我今天下午就就安排機關人員下鄉蹲守。」

    「好的。」陸一偉又問道:「昨天你給我請假了沒?」

    「請了!我特意和楊縣長說了一聲。」

    「他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只能嗯了一聲。」

    「哦。」

    掛掉電話,陸一偉醞釀著如何再向楊德榮請假,該編造個什麼理由呢?他一時拿不定主意。

    想了一會兒,陸一偉乾脆直接打給楊德榮。過了許久,楊德榮才慢悠悠地接起來。

    「喂,楊縣長,我是陸一偉,昨天實在不好意思,我本來是要參會的,可我家一親戚突發心臟病,急需手術,就沒趕上和您請假。」

    「哦。」楊德榮刨根問底道:「你什麼親戚?」

    「一遠方親戚。」

    「厲害嗎?」

    「挺嚴重的,這不現在在省人民醫院,馬上要手術。」

    陸一偉本打算請假,誰知楊德榮道:「一偉啊,現在是護林防火關鍵時期,你既是縣委常委,又是石灣鄉的黨委書記,怎麼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呢?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誰來承擔責任?有問題你克服一下,儘快回來。」說完,啪地掛掉電話,把手機丟到桌子上,嘴裡嘟嘟囔囔道:「什麼個玩意兒!」

    楊德榮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陸一偉也難以抗命。畢竟護林防火是當前的一項政治任務,出了問題誰都擔不起責任。可夏錦鵬這邊……想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腦袋就疼得厲害。

    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手術,夏錦鵬終於從手術室推出來了。內科主任李秋水有氣無力地摘掉口袋道:「一切順利。」說完,累得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不管怎麼樣,夏錦鵬的命是保住了。陸一偉看著臉色煞白,依然昏迷不醒的夏錦鵬,問道:「李主任,他多會能醒過來?」

    「全身打的麻藥,一時半會醒不過來。看他的身體素質了,要是好的話,估計晚上就能醒過來。要是差的話,要明天了。」李秋水道。

    「好,謝謝李主任了。」說完,陸一偉乘著周圍都是自己人,順手將一個紅包塞進了白大褂里。按道理說,這項工作應該在手術前完成,可他把這回事忘記了,在別人提醒后趕緊補救。

    李秋水感覺到陸一偉放東西了,很自然地一笑道:「放心吧,我在內科快二十年了,做這種手術就像家常便飯似的,不會出現任何閃失。」

    「那就太謝謝李主任了。」陸一偉心事重重地問道:「李主任,我想問一下病人多久可以出院?」

    「少則半個月,多則一個月,這個不等,因人而異,身體素質好的話恢復的快,反之。」

    「啊?要這麼長時間?」

    李主任看著陸一偉一臉焦急的樣子,道:「你以為呢,畢竟是開膛手術,總得讓病人完全康復吧?」

    「那可以不可以轉到我們當地醫院呢?」

    李秋水道:「你這麼著急幹嘛?萬一轉回去有個突發情況,你們當地醫院能緊急處置?最好讓在這裡多觀察些天,等完全康復了再回家療養。怎麼,你有事?有事讓你們家裡其他人過來照看啊!」

    陸一偉難為情地道:「他家裡沒其他人了,我家人也走不開啊。」

    「哦,這沒事。」李秋水道:「你也看到了,醫院門口蹲著那麼多人,都是護工,只要你錢到位,幹啥都行。」

    這倒是個辦法!陸一偉問道:「他們能精心照看病人嗎?」

    「這個你自己把握。如果你眼光好,挑個精明能幹的,基本上不用你操心。如果挑個糙的,那我也沒辦法。」李秋水實話實說道。

    「能不能給我推薦個?」

    「這個……」李秋水摸著下巴想了一會,揮手喊道:「張護士,你過來下。」

    一位護士跑過了過來,摘掉口罩道:「李主任,您找我?」

    李秋水道:「我記得你家有個親戚在這裡當護工,怎麼樣,現在還有活嗎?」

    張護士道:「正好,他護理的那個病人今天出院,怎麼?」

    「那太好了,讓他過來吧,這邊馬上要用人。」

    「好好好,我馬上讓他過來。」

    不一會兒,張護士帶著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道:「李主任,這位就是。」

    中年男子怯怯地鞠了一躬。

    陸一偉上下打量著男子,挺老實的一人,看著還不錯。簡單問了幾個問題,回答基本滿意,就他了。道:「那好,你現在就可以上班了,請問報酬怎麼算?」

    男子看了眼護士道:「其他人一天是20元,你和我們家妮子熟,算你15吧。」

    聽著還不算貴,陸一偉點頭道:「其他人多少就是多少,如果你幹得好,我每天再給你追加10元,你看這麼樣?」

    「哎呀,太好了。你放心,我保證給你伺候好了。」

    解決了一檔子事,陸一偉總算鬆口了氣。不管怎麼說,一切要等到夏錦鵬醒來再說。

    「三條,黑圈,猴子,謝謝你們了,陪我熬了一晚上,現在手術成功了,你們也累了,就回去吧。」陸一偉不停地作揖道。

    黑圈一把把陸一偉拉過來,瞪大眼睛問道:「一偉,我問你,你怎麼做覺得值當嗎?」

    陸一偉楞了半天,笑著道:「值不值當已經做了,何必再提這些事呢?」

    黑圈十分同情陸一偉,道:「如果這小子姐姐能回來,我就是再陪你十天半個月都值當,問題是她會回來嗎?」

    陸一偉笑容僵化在臉上,不由得低下了頭。

    三條見狀,立馬和黑圈使了個眼色,打斷話題道:「那我們先回去,隨後再過來。」說罷,拉著黑圈趕緊離開。

    夏瑾和會回來嗎?陸一偉腦海里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