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6字體大小: A+
     

    經過猴子不懈努力,終於在醫院附近的犄角旮旯找到了一家小飯店。四人以及身材魁梧的兩位獄警把桌子拼湊起來,房間里立馬滿滿當當,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都點了些啥菜?」三條問旁邊的猴子。

    猴子無論舉止還是言語,都比以前拘束了許多。每講一句話,他都要瞟一眼陸一偉,生怕說錯了再提當年往事。剛上了醫院樓,他看到走廊里站著警察,以為是抓自己來了,嚇得雙腿都打顫。綁架潘成軍一事,儘管陸一偉三條他們不計前嫌,但在他心裡已然留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猴子看了眼陸一偉,小心翼翼地道:「我過來的時候這家飯店已經關門了,我敲了半天門,好說歹說才算開了門。我讓他挑特色菜上,估計就是些普通農家菜。」

    「這那成?」黑圈梗著脖子道:「一偉好不容易來一回,就讓他吃這個?走走走,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說完,起身要走。

    陸一偉一把拉住黑圈道:「算了,隨便吃點就行,我有點累了,吃完飯抓緊時間休息一會,明天一早還要動手術了。」

    黑圈沒有堅持,把車鑰匙丟給猴子,吆喝著道:「去,去我車後備箱把酒和煙拿出來。」對於猴子,不管他做得再好,黑圈始終看不起,以前是,現在是。而猴子在大學時就害怕黑圈,起身乖乖地去拿酒了。

    三條側身笑著問黑圈:「黑圈,你丫挺有兩下子的嘛,直接把電話打給院長了,還弄了個幹部病房,以後我要是住院可就找你了啊。」

    黑圈得意一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以後有事直接告訴我,我給你們安排,多大點事啊。」

    兩位獄警看著黑圈像是道上的人,辦起事來乾脆利落,本來還挺反感,這會不由得另眼相看。

    陸一偉累的在桌子上爬了一會,起身動情地道:「黑圈,謝謝了!」

    「我操!」黑圈大大咧咧道:「三條,你聽到了嗎?這小子和我說謝謝,多見外啊。當初我就說過,咱們幾個永遠是好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後別婆婆媽媽的,有事直說。」

    「行!」陸一偉一隻手摟著黑圈,用勁抱了一下道:「你剛才給誰打電話了?」

    黑圈道:「衛生廳王副廳長和我家老爺子是鐵哥們,以前在一個院住了十多年,那時候我經常去他家玩,就和去了自己家一樣,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說話特隨便,挺好的一老頭。我剛才給他打電話時,正好醫院的趙院長也在一桌,他直接把電話遞給趙院長,有這關係,你就放心吧。如果不出意外,趙院長明兒一早準會過來看病人,到時候我再和他聊兩句,手術絕對沒問題。」

    前面提到,黑圈的父親是省綠化局的局長,雖是個不起眼的單位,但此人神通廣大,喜好交際,結交的大多是西江省高層人物,而且如今好多一定層次的官員都是從一個大院走出來的,如同部隊大院,曾經一幫剛參加工作的小夥子聚集在一起,成天抽煙喝酒打牌,如今都已權高位重,但當初的那份情感誰都無法抹滅。

    提及這一話題,黑圈饒有興趣地道:「我爸剛參加工作那會,就分到了江東市政府,從農村出來的,沒有住的地方,那一撥人統一安排到市政府家屬院的倉庫里。倉庫空間大,他們自食其力自己弄來磚,把倉庫隔成七八個小間,簡單裝飾了下就住進去了。後來他們在那裡成了家,就是分流到各個單位都依然住在那裡,直到90年初,他們才陸續搬離。他們那一撥人現在混得最好的,要數羅中原了,現在是省委常委、秘書長,挺牛的。」

    羅中原這個名字陸一偉比較熟悉,先前還到訪過南陽縣。不過他級別不夠,未曾謀面,只是在電視上見過。

    飯菜上來了,黑圈招呼著道:「快快,先吃兩口墊巴墊巴,一會再喝酒。兩位警察同志,別愣著,趕緊吃啊。」

    狼吞虎咽吃了一通,倒滿酒開戰。黑圈端起杯道:「我們幾個平時都有各自的工作,想湊到一起還真不容易,今天沾了夏什麼鵬的光,總算湊到一起了。來來來,啥話也別說,先喝了再說。」

    黑圈喝完,見兩位獄警不動酒,咂巴著嘴道:「咋?看不起我們?喝起啊。」

    一位獄警連忙擺手道:「實在不好意思,公務在身,不便飲酒,你們喝。」

    「都啥時候了還公務,來來來,喝起!」黑圈豪爽地道:「既然聚到一起了就是緣分,要不是這檔子事,估計這輩子我都見不到你們,爽快點。」

    兩位獄警其實早就饞的流口水了,經不住勸說,猶豫片刻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爽快!對,就這樣!」黑圈嘿嘿笑著道:「我好多哥們都是干你們這行的,那酒量,個個不是蓋的,一瓶白酒,三下五除二就幹完了。你們也是,咱先預熱一下,待會我陪著你們喝。」

    黑圈插科打諢,陸一偉卻沒有心思,道:「這位同志,我怎麼稱呼你?」

    「叫我小周就可以了。」別看他們平時吆五喝六的,在這幾位面前表現得相當恭敬,知道他們來歷不簡單。

    「那你呢?」

    「叫我小張就行。」

    「哦。」陸一偉神色凝重地道:「能和我說說夏錦鵬的事嗎?」

    年齡較長的小周道:「夏錦鵬在監獄里表現一直挺不錯的,積極改造,踴躍參加勞動,十分賣力。人緣也挺好,和獄友相處的都不錯。和我們政委談話時,他說他想通過努力改造早點出去,可誰知出了這檔子事,我們也始料未及啊。」

    陸一偉半信半疑,問道:「夏錦鵬突然發病,難道就沒有徵兆嗎?或者說沒有其他誘因嗎?」

    「沒有,絕對沒有!」小周連連擺手道:「我們從來不打罵犯人,倒是獄友之間會發生點摩擦,但沒人欺負他,這個小張可以作證。」

    「是是是,我們絕對沒有。」

    通過一系列檢查,陸一偉也沒發現夏錦鵬有任何內外傷,不過腿上有淤青,問道:「那他腿上的淤青是怎麼回事?」

    「這……」小周頓時臉色驟變,慌慌張張地道:「可能是他不小心磕著了吧……」

    「你少給我打馬虎眼!」黑圈一聽就火大,拍著桌子道:「別以為穿著警服我就怕你們,告訴你,惹得我急了,信不信把你們身上的這層皮給扒咯?說實話!」

    兩位獄警經不住黑圈恐嚇,有些害怕了,連忙擺手道:「這真的不是我們弄的……」

    「那到底是誰弄的?」

    小周看了小張一眼,道:「是馬林輝。」

    「馬林輝?」聽到此人的名字,陸一偉大吃一驚,追問道:「是不是南陽縣的馬林輝?」

    「嗯,正是此人。」

    馬林輝是我們的老朋友了,此人因非法持槍罪、窩藏毒品罪等數罪併罰判了8年有期徒刑,同樣關在西關監獄。沒想到此人在外面吆五喝六,進了裡面照樣不安分。

    陸一偉問道:「他經常打夏錦鵬嗎?」

    「嗯。」小張道:「此人是西關監獄的獄頭,好像挺有來頭的,我們監獄長都敬他三分。也不知為什麼,他好像對夏錦鵬有成見,經常變著法地折磨他。剛進來那會,三天兩頭打。我們看見了制止,一旦我們走開再接著打。我們也怕出什麼事,乾脆把他調整了房間,可照樣逃脫不了挨打,依然天天吃悶棍。後來,我們政委乾脆把他調到緊挨值班室的房間,才算好了點。」

    陸一偉聽著怒氣騰空而起,他清楚馬林輝這事拿夏錦鵬出氣了。咬著牙問道:「那他腿上的淤青是剛剛被打的嗎?」

    小周連忙辯解道:「不是,這是上個星期的事了。出來放風時,鬧著玩了,被人踹了一腳。」

    「是嗎?」陸一偉道:「我怎麼看著像是被用棍狀物打的?」

    「真不是!」小周道:「監獄里怎麼會出現棍狀物,絕對不可能。」

    「好了!」陸一偉怒不可遏,舉手示意停止,道:「別說了,事情的真相我會調查清楚的。」

    小周趕忙道:「陸一偉同志,醫生也說了,夏錦鵬是先天性心臟病,這與其他事也沒有任何關聯啊。」

    三條他們聽著雲里霧裡,也不便插話。黑圈不管這些,道:「有沒有關聯,你們說了不算,如果真要查出來有關聯,到時候別怪我不客氣。」

    一時間,現場氣氛格外凝重。陸一偉早沒心思喝酒了,把酒杯一推,起身走了出去。其他人見狀,也忙著跟了出來。

    「一偉,你沒事吧?」三條看到陸一偉情緒低落,趕忙問道。

    陸一偉閉著眼睛擺擺手道:「我沒事,你們進去吃飯吧,我出來透透氣。」

    「一偉,這事你別管了,我來處理。」黑圈拍著胸脯道:「隨後了我調查一下,如果真有此事,我饒不了他。」

    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顯然,馬林輝知道他和夏錦鵬的關係,這不是打夏錦鵬,而是在發泄私憤。如果不是出了這檔子事,他怎麼會知道這些內幕呢。

    「謝謝大家了,時間不早了,你們回去休息吧。」陸一偉回頭勉強地笑著道。

    說是如此,沒有一個人走,都留下來陪著陸一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