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4字體大小: A+
     

    趕到北州市人民醫院,陸一偉箭步飛進了急診室。

    手術室門口,站在三四個穿著制服的獄警,看到政委來了,迅速立正靠邊站。政委哪有心思顧及這些禮節,匆忙問道:「怎麼樣了?」

    「還在搶救。」一位獄警道。

    陸一偉直愣愣地站在那裡,抬頭看著亮著紅燈的「正在手術」的標誌,心裡格外瘮的慌。此情此景對於他來說並不陌生,牛福勇的母親經搶救無效死亡,原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雖搶救過來了,最後還是與世長辭。現在又面對同樣的問題,他不由得雙股打顫。

    這時,一個醫生著急忙慌地從急救室沖了出來,摘下口罩問道:「你們誰是病人的親屬?」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陸一偉身上,他才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聲音顫抖著道:「我是,我是。」

    「哦,那趕緊簽字。」說著,醫生把一份病危通知書遞了過來。

    陸一偉看到「病危」二字,頭「嗡」地一聲,血壓瞬間升高,顫抖地接過醫生手中的筆,問道:「沒救了嗎?」

    醫生出於職業習慣,雙手插口袋道:「這個我無法答覆你,只能說病人的情況非常危急,心率過低,心力衰竭,我們正在全力搶救,不排除死亡的可能性。你趕緊簽,簽了去繳費,我們好做下一個搶救方案。」

    聽到夏錦鵬病得如此嚴重,陸一偉腦袋完全是懵的。他的手發抖地厲害,筆落到紙上像心電圖似的到處亂畫,始終無法剋制狂跳的心。

    「快簽啊!」醫生像黃世仁似的喊道:「我們沒時間了。」

    陸一偉雙眼一閉,把筆丟給醫生道:「對不起,這個字我不能簽!」

    陸一偉這一舉動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醫生繼續說明利害關係,道:「如果你不簽字,我們就不能繼續進行,將來發生什麼意外,與我們醫院無關。」

    政委也著急了,畢竟夏錦鵬是在監獄里發病的,如果對方死亡,肯定脫離不了干係。激動地道:「陸一偉同志,人命關天,危在旦夕,你不能拿生命開玩笑啊。」

    陸一偉蹲在地上抱著頭道:「其實我根本不是夏錦鵬的親人,如果我簽了字,要有個三長兩短的,讓我怎麼和他家人交代?」

    政委道:「夏錦鵬家的情況我們基本清楚,但他姐姐我們不知打了多少電話始終聯繫不上,後來才找到你的聯繫方式。如果你這時候不管,夏錦鵬真出了事,他姐姐將來會原諒你嗎?」

    陸一偉處理事情一向冷靜,但在這件事上他變得猶豫起來。他當然不希望夏錦鵬出現任何閃失,可萬一呢?

    見陸一偉猶豫不決,醫生急的在地上團團轉,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大聲喊叫道:「能不能快點?你這樣拖延下去只會加重病情,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們概不負責!」

    陸一偉腦海里浮現出夏瑾和的身影,異常堅定而期許的眼神讓他痛下決心。他立馬站起來,飛速在病危通知書上籤下名字,六神無主地坐在了冰冷的長椅上。

    時間一點點過去,陸一偉側著頭目不轉睛地看著搶救室上面刺眼的紅燈。他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女子穿著高跟鞋「滴滴答答」向這邊快速走來。

    是夏瑾和?女子的神態和體型與夏瑾和簡直一模一樣。陸一偉倏地站起來,定睛一看,才發現是一個並不相識的女子,短暫燃起的希望就這樣摔得七零八落。

    你到底在哪兒?為什麼不辭而別?每每想到夏瑾和,陸一偉的心口總會隱隱作痛。如同流星,在天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照亮了半邊天,留給人們無盡的美好,可最後的結局,不知飄往何方,註定是宇宙里一粒不起眼的塵埃,孤獨地尋找著屬於自己的港灣。

    等了將近半個多小時,醫生終於疲憊不堪地從搶救室走了出來。一群人立馬圍了上去詢問情況,得到醫生肯定的答案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醫生辦公室。醫生摘掉口罩,拿起桌子上的面巾紙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道:「病人總算搶救過來了,如果再晚幾分鐘,可能就無力回天了。」說完,又回頭問道:「你們誰是病人親屬?」

    這次,陸一偉主動上前,點頭道:「醫生,我是。」

    醫生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陸一偉,低下頭填寫著病歷,問道:「你是病人什麼人?」

    「我……堂哥。」

    「他父母親呢?」

    「……」

    政委在醫生耳邊嘀咕了幾句,醫生聽完放下筆繼續問道:「你既然是他堂哥,知道他家人有病史嗎?或者說他母親。」

    陸一偉納悶地搖了搖頭。

    醫生見問不出什麼,道:「告訴你一個很嚴重的情況,病人肺動脈瓣狹窄,末梢循環出現明顯紫紺,供血嚴重不足,如不緊急做手術,隨時可能會危急生命安全。」

    醫生說了一通專業術語,陸一偉一頭霧水,問道:「這是什麼病?」

    「我剛才不是問你是他什麼親戚了嗎?通俗點說,病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治療最佳年齡在5周歲前,不知他家人是沒有發現還是怎麼的,錯過了最佳手術時間,致使病人的情況極其糟糕。」醫生道。

    聽到「心臟病」三個字,陸一偉難以置信。楞了半天才道:「他是先天性心臟病?怎麼可能?」

    醫生冷靜地道:「我們現在不是探討這些問題的時候,病人需要馬上做肺動脈瓣狹窄切開術,或許還能治好並痊癒。但我們醫院的醫療技術有限,不能做這項手術,所以現在必須儘快轉院。」

    「好,我馬上幫他轉院。」陸一偉已經顧不得考慮其他了,現在一切救人要緊。

    「慢著!」政委制止道:「這件事我還得請示上級部門。」病人的特殊性讓政委難辦了。如果按照正常程序,還得逐級往上報批,拿到「保外就醫」的相關手續才能放行。另外,按照相關規定,病人必須在屬地範圍內就醫。

    陸一偉聽到這話,頓時火冒三丈,道:「都啥時候了,還向上級請示,如果耽誤了病情,你們付得起責任嗎?」

    政委不退讓,冷冰冰地道:「陸一偉同志,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這是規定,我也做不了主。你稍安勿躁,我現在就去打電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那位政委還在打電話,陸一偉早已坐立不安,騰地站起來咆哮道:「不等了,醫生,你趕緊安排救護車,直接去省人民醫院。」

    醫生紋絲不動地坐在那裡,心裡干著急卻沒有辦法。

    陸一偉簡直快瘋了,衝出去一把抓住政委的領口,瞪大眼睛道:「你他媽的還有完沒完?要是夏錦鵬有三長兩短,信不信老子扒了你身上的這層狗皮?」

    其他獄警見狀,迅速圍了上來把陸一偉扭倒在地。

    政委沒有生氣,把電話一扣,回到辦公室道:「醫生,你趕緊安排吧。」政委並沒有得到上級的批准,逐級審批的程序格外複雜,但人命關天,他決定先斬後奏,主動承擔責任。

    兩個半小時后,夏錦鵬被送進了省人民醫院。

    醫院的「生意」永遠火爆,就像過年似的,到處是人滿為患。夏錦鵬送來后,連個床位都沒有。醫生說了,即便是接受了病人,手術最早也要排到大後天了。

    陸一偉苦苦哀求,並沒有贏得醫生的同情。醫生冷若冰霜道:「你也看到了,到處是病人,而且都是急需手術的病人,可我們醫院手術室就那麼幾個,你說先該救誰?」

    醫生的話讓陸一偉啞口無言。他回頭看著戴著氧氣罩,輸著液體躺在活動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夏錦鵬,心如刀絞。央求道:「醫生,你不能眼睜睜看著病人等死吧,不管怎麼說,你得先弄個床位吧?」

    醫生冷峻的臉龐稍微抽動了下,揚手一指走廊,道:「先在過道里將就吧,等有病人出院了再說。」

    陸一偉看著熙熙攘攘的走廊,有苦難言,欲言又止。

    暫時安頓好后,陸一偉把北州市人民醫院的病歷遞給醫生。醫生掃了眼丟給他道:「去吧,重新做個檢查,先去做心電圖。」

    「這不都做過了嗎?」陸一偉疑惑地道。

    「一切以我們醫院檢查的為準。」醫生漫不經心地道:「另外,去辦個住院手續,把押金一併交了。」

    醫院不比菜市場,這家服務態度不好,菜不新鮮可以換下一家,病人哪能經得起這樣的折騰。陸一偉一天心情不爽,可又能怎麼樣,人家幹得是獨行買賣,只好忍氣吞聲地照做。

    去辦住院手續時,讓交5萬元的押金。陸一偉搜遍了全身,只找到3000元的現金,銀行卡一張都沒帶。

    看到陸一偉囊中羞澀,收款員一個輕蔑的眼神,順手將病歷從窗口上丟了出來喊道:「下一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