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1字體大小: A+
     

    忍讓好說,順著他的意願來,討價還價后一切平安,但如此帶來的後果正如李海東所說,會變得貪得無厭。今天和你要三萬,明天就敢要八萬。如此反覆,那個煤礦吃得消?更重要的一點,人家都知道你是外地人,要關係沒關係,要背景沒背景的,不坑你坑誰?

    至於降服,要麼就是通過各種關係打壓,要麼就是以惡制惡,看誰厲害。但這兩種正如潘成軍所說,只能解決短期內矛盾,時間長了人家從背後捅你一刀,保准你吃不消。

    對付這些人,就像牛皮癬似的,噴了葯稍微安生一會,一旦失去藥性,立馬奇癢無比。只能靠藥物緩解,卻沒有根本辦法徹底根除,除非上級部門連根拔起。可是,這群混混肯定不是如此簡單,一定有人在背後撐腰。說得直白點,他們拿了錢說不定還要往上孝敬呢。這確實是個頑疾!

    陸一偉想了想道:「我贊成老潘的處理方式,只要他不鬧事騷擾,暫時先就這樣吧,這點錢咱還出得起。如果將來他要是越要越多,咱就不能由著他了,以後再說。」然後回頭對李海東道:「海東,這裡不是南陽縣,出了事我還能替你擺平,咱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你不應該和麻子對著干,而應該想辦法和他成為朋友,這樣才有利於我們煤礦發展嘛。」陸一偉本是隨口一說,他沒想到就此埋下禍根。

    李海東搖頭晃腦,心裡不服氣地道:「好吧,反正我在礦上什麼事都做不了主,老潘說什麼就什麼吧。」

    潘成軍聽到此話,連忙解釋道:「海東兄弟,這話可不能怎麼說。當初一偉都說了,你負責財務和後勤,這兩樣還是你說了算啊。」

    這一說不要緊,李海東立馬來了脾氣,梗著脖子道:「老潘,你別當著一偉的面一套,和我又是一套。你說說,財務的事我說了算嗎?會計是你找的,這個月你陸陸續續拿走了幾十萬,幹了什麼,你和我說了沒有,經過我同意了沒有?」

    「你……」潘成軍噎得說不出話。

    李海東不依不饒道:「我裝修下辦公室吧,你百般阻擾。我說買輛車吧,你說太費錢,這不,我今天請示陸哥了,他同意了。今天咱把話挑開了說,你這段時間天天往外跑到底在幹嘛?拿著幾十萬又幹嘛去了?不會是和那個四毛平分了吧?」

    聽到這話,潘成軍臉憋得通紅。

    陸一偉眼看局面不可收拾,大聲呵斥李海東:「夠了!有完沒完?你怎麼能這樣說老潘?老潘是我請來的,負責煤礦上一切事務,花個錢還用得著請示你嗎?」

    李海東聽到這話,更加火冒三丈,道:「那當初不是你讓我分管財務的嗎,這麼這會又變卦了?」

    陸一偉臉色鐵青,死死地盯著李海東,微眯著眼睛,咬了咬嘴唇道:「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李海東也覺得自己的話有些過了,不敢看陸一偉,埋下頭坐在那裡扣指甲。

    陸一偉回頭對潘成軍道:「老潘,海東說話沒輕沒重的,你別在意啊。」

    潘成軍感覺受了奇恥大辱,眼眶有些濕潤。陸一偉當初把李海東安插他身邊,也是對自己不放心,這個可以理解。可李海東啥都不懂,成天就知道遊手好閒,指東畫西。有些事他一直憋在肚子里,但不能向陸一偉訴苦。說多了,人家以為你容不下海東,還不如不說。

    潘成軍咬了咬牙,愣是把一肚子委屈咽了回去。強顏歡笑道:「一偉,海東說得沒錯,以後我一定多加註意,每花一筆錢都要經過他簽字。」

    「不必了!」陸一偉道:「你要用錢直接支走,完了和他說一聲就行。」他看出潘成軍憋著一股勁,回頭道:「海東,你先出去一下,我和老潘聊一會。」

    李海東別著脾氣,一臉不快摔門離去了。

    李海東走後,陸一偉心平氣和道:「老潘,你也知道,海東這孩子從小沒爹沒媽,沒有教養,以前也是個混混,嗜賭成性,要不是我把他從賭場拉了回來,估計現在和你說得那個麻子一樣。海東身上有毛病,但心眼不壞,做事也實在,他沒有害人之心,就是脾氣急了點,還希望你多多包涵。我把他放到煤礦,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讓他多加鍛煉鍛煉,這個社會沒有點本事,人家誰看得起你?說一千道一萬,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不要和他見怪。」

    幾句話,消除了潘成軍心裡的疙瘩。他嘆了口氣道:「一偉,其實我有些話早就想和你說,但不能說。可要是不說,我怕你誤解我。剛接手煤礦后,海東就要裝修辦公室,我不同意。正經花的錢還不夠,搞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幹嘛?他生氣了,好幾天不理我。實在沒辦法了,我說讓和你說一聲,如果你同意就搞吧。過了兩天,他說你同意了就開始裝修。上上下下裝修下來,花了十多萬,就他那個辦公室就花了五六萬。他要給我裝,我沒同意。」

    聽到李海東撒謊,陸一偉倍感震驚。這才幾天功夫,這小子都敢如此幹了。

    潘成軍接著道:「還有,咱就是個小煤礦,完全沒必要請什麼秘書。可他倒好,不知道從哪弄來個年輕小姑娘,一個月開2000元,礦工們累死累活一個月也就掙這麼多,能沒意見嘛。可我不知該和你怎麼說,說了你肯定要說道他,他肯定會以為是我說的,一來二去,兩人以後就沒法開展工作了。所以,這事你知道就行,最好不要說他。」

    「還有車的事。他看到隔壁煤礦礦長開著越野車,也要買。我說買可以,但咱買個皮卡車,既能拉人也能拉貨。可他不行,要和他人家買一模一樣的車,嫌皮卡車丟面子。我說他了,咱煤礦剛剛起步,一切節儉為主,哪怕以後掙了錢了,你就是買悍馬我都不攔著。就因為這事,和我鬧了很大意見,哎!」

    「還有錢的事。他說我每天都東奔西跑亂花錢,這可能嗎?」潘成軍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本遞給陸一偉道:「你看看,我沒有和他彙報錢的事,只要是這些錢見不得陽光,但我每花一筆錢都在本子上記著了。」

    陸一偉接過小本,看到上面以日記的形式記錄著:「3月12日,給國土局馬科長3000元,購物卡一張;加油100元;中午吃飯25元;3月13日,給安監局李隊2000元,中午請吃飯315元,買酒買煙2000元,請唱歌500元,給李隊孩子包紅包1000元,加油100元,買去痛片1元……」

    日記本上有零有整,詳細記錄著每日的開銷。如果說以前還對潘成軍有些顧慮,看到這個日記本后,完全沒有了。陸一偉合上日記本道:「老潘啊,還記得咱倆怎麼認識的嗎?」

    潘成軍無奈地笑笑道:「當然記得。如果不是你,我估計和其他礦工一樣,在煤堆里刨坑呢。」

    陸一偉把日記本還給潘成軍道:「老潘,咱倆在茫茫人海認識是一種緣分,到今天能成了朋友成了兄弟,這是上天的安排。我雖然不相信這些,但我相信的我的直覺。一直以來,我覺得你是個可靠的人,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正是基於此,才放心地把煤礦交給你。既然交給你,我對你就絕對信任,絕不會因為任何外界因素干擾而對你懷疑。包括海東,都影響不了我們之間這份來之不易的情誼。」

    陸一偉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潘成軍很是感動。長嘆一口氣道:「一偉,認識你也是我的福氣。是你把我從礦上弄出來,還給我找了工作;是你在我綁架后,不顧生命危險救了我;是你不費餘力從二寶煤礦替我討回公道,現在你又扶持我從事我喜歡的職業,人都是講良心的,你對我的好,我都記在心裡。所以說,有些事就是你不說,我都會盡心儘力辦好。海東可以不相信我,只要得到你的肯定,就是受再大的苦,我都心甘情願。」

    「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陸一偉道:「我對你很放心,真的,這麼長時間都不給你打電話,就是出於信任。沒有信任,啥事都幹不了。我還是那句話,煤礦上的一切事務都你說了算,我不會過問,海東更不能插手你的事。」

    潘成軍擺手道:「海東該管還是管,我要是都管了,指不定又會惹出什麼事情來。」

    「行了!」陸一偉道:「這些事你來處理,相信你會處理好的。不提這些糟心的事了,說說吧,最近有什麼困難?」

    潘成軍也不想談這些事了,道:「這些天,我幾乎每天都在鎮里和縣裡斡旋,上上下下該打點的也打點了,基本上把關係都捋順了。我的想法也和你說過,明天打算擴建,需要辦理相關手續。我找了國土局局長,他那邊差不多答應了,錢到位就成。我又去見了分管的副縣長,他這裡比較難纏,如果你要是能說上話,打個招呼,把手續辦下來。不過這事也不急,時間還早。」

    「行!」陸一偉點頭道:「這事你不用管了,我來辦。事情辦成后給你打電話,直接過去辦就成。還有什麼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