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30字體大小: A+
     

    吃中間,陸一偉閑聊起來。問道:「老鄉,你們都是從福建來的嗎?」

    「嗯,都是,我們和老潘都是老鄉。」

    「老潘對你們怎麼樣?」

    「好著咧!比其他煤礦都強,我們樂意給他干。」一個礦工心滿意足道。

    「那就好!」陸一偉笑著道:「如果他要是對你們不好,儘管和我說,我替你們撐腰。」

    「啊?你管著他啊?」礦工好奇地道。

    「呃……可以這麼說吧。」

    「哈哈,原來老潘也有怕得人,哈哈……」

    陸一偉與礦友們一同大笑起來。又問道:「你們平時最需要什麼?」

    「啥?」礦友們不理解陸一偉的意思。

    陸一偉換了個說法道:「我看你們平時娛樂挺單調的,生活上有什麼需求嗎?」

    幾個礦工相互望了望,嘿嘿一笑道:「其實……其實我們最缺女人……」

    「哈哈……」

    「對,沒有女人的日子真難熬啊,褲襠里的玩意兒都他媽的快生鏽了,連點腥味都沒有。」

    一個礦工不知哪句話戳中了笑點,突然把飯噴出來,大笑不止。笑了好大一會兒停下來道:「陸哥,我告訴你啊,這個王八蛋那天看見一頭老母豬,你猜他說什麼,他說他都心思干那頭老母豬了,哈哈……」

    面對如此現實的問題,陸一偉卻笑不出來。等礦友們停止笑聲道:「老鄉們,你們的這個需求不丟人,是個男人都想啊,我也想。」

    「哈哈……」陸一偉的話引起礦友們狂笑。

    等再次停止后,陸一偉接著道:「恕我無能,這個問題我確實解決不了,但我可以給大家個建議,結了婚的可以把自家老婆帶過來,住房的問題礦上給你們解決。至於單身的,自己想辦法去,我管不著!」

    「哈哈……」

    這時,李海東貼在陸一偉耳邊小聲道:「有一個礦工帶著老婆過來,成了這幫傢伙公用的,嚇得那礦工趕緊把老婆送回家,誰都不敢帶來了。」

    這句話提醒了陸一偉。他突然臉色一沉道:「老鄉們,女人的問題自個想辦法,但有一條,咱不幹違法的事,好吧?」

    這時,潘成軍和一個男子風塵僕僕地推門進來了。直接走到陸一偉跟前道:「一偉,你來怎麼也不打聲招呼,知道你要來我就提前回來了。」

    陸一偉起身道:「我今天在江東市了,順路就拐過來了。」

    「快走走,去樓上去!」潘成軍滿是愧疚拉著陸一偉往門外走。

    臨走時,陸一偉逐個和礦友們握了個手,並叮囑他們一定要注意安全。

    到了樓上,潘成軍把身邊的中年男子拉過來介紹道:「一偉,這就是我和你說的四毛,半坡村的會計,兼任著礦上的會計,這人挺不錯。」

    四毛不知眼前的此人是誰,以為是那個大領導,連忙握著手道:「領導好,以後還需要您多關心關心我們煤礦。」

    從這點可以看出,潘成軍並沒有向外人透漏自己的身份。點點頭道:「一定的,一定的。」

    「還有一位是半坡村的村長,也是礦上的副礦長,他今天有事沒有來,改天他來了我給你介紹介紹。」潘成軍道。

    「好的。」

    「行了,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回家吧,記得明天一早就過來,我們還得去一趟縣裡。」潘成軍對四毛道。

    「好嘞,我明天早早就過來了。」

    送走四毛,就剩下自己人了。潘成軍紅著臉解釋道:「今天去縣公安局批炸藥去了,管得相當嚴,實在不好批。哎!現在辦個事,沒有錢開道想都別想。」

    陸一偉猜想潘成軍也不會出去亂晃悠,最起碼的信任還是有的,問道:「不好批嗎?」

    「嗯。」潘成軍點了點頭道:「趕巧新換了個局長,以前花了的錢都打了水漂了,他媽的!這個新局長比原來的那個還不是東西。以前吧,由分管局長簽了字就給批了,現在倒好,他把權收回去了,要親自簽字。今天在局裡等了他一天,人影都沒見著,明天還得接著去。」

    聽到潘成軍如此賣命,陸一偉關心地道:「我看著你這段時間都瘦了,也別太著急。」

    「能不著急嗎?」潘成軍著急上火地道:「礦上的炸藥只夠用三天了,如果再批不下來我們就得停工,今年的形勢,停一天工就要損失十幾萬了。」

    「需要不需要我出面?」陸一偉聽到對方如此難纏,問道。

    潘成軍擺擺手道:「暫時不用,需要的時候我再和你說。人家是明碼標價,每家煤礦都是如此,我都把錢準備好了,只要見了面送上去就簽字了。」

    陸一偉無奈地苦笑,沒有說話。

    「對了,一偉。」潘成軍道:「我正好有一件事和你商量。」

    「你說。」

    「我聽其他煤礦上說,他們有炸藥渠道,不過是黑炸藥,啥手續都沒有,可價錢要比公安局指定的地方至少便宜一半。他們說了,其實局裡指定地點用得炸藥也是這個企業生產的,但經過局裡,價格立馬翻倍。如果我們通過這個渠道進貨的話,一年下來至少要剩幾十萬元,甚至更多。」

    陸一偉考慮半天道:「咱還是走局裡吧,畢竟在局裡備了案用著放心。那些黑炸藥你知道來源嗎?萬一有個閃失,你說都說不清。多花錢就多花錢吧,只要安全,多花點錢也值得。」

    聽到陸一偉如此小心謹慎,潘成軍沒再說話。

    一旁的李海東憋不住了,道:「陸哥,我倒覺得這渠道可行。我們每個月在局裡少批一點,完了剩下的從其他渠道買,這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嘛!」

    「海東這個建議也可以。」潘成軍道:「我們現在是起步期,能省則省。」

    陸一偉擺擺手道:「這個不用商量了,咱還是按照法律法規的圈圈來,一旦出了問題,咱可丟不起那人。」

    見陸一偉執意如此,兩人都沒說話。

    潘成軍繞過這一話題道:「一偉,我把這個月的情況向你彙報一下。這個月由於剛剛接手,好多門路還不熟悉,煤礦生產一天都沒停,但開支比較大,基本上與收入相持平,這個情況下個月會得到改觀,具體為……」

    潘成軍要詳細彙報,陸一偉打斷道:「具體的我不過問,那是你和海東的事。其實都一樣,你開個店鋪都是如此,不急,慢慢來。我還是那句話,安全第一。一旦出個什麼事,我們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了。」

    「這個你放心。」潘成軍道:「我從其他煤礦把我一個有著多年煤礦經驗的老鄉挖了過來,一個月給他開一萬,專門讓他負責煤礦安全。此人信得過,也比較盡責。幾乎每天都要到礦井下檢查排查,確定沒安全隱患后,才讓礦工下去。」

    「嗯,這樣甚好。」陸一偉道:「對於這樣的技術才幹,一個月哪怕是給兩萬都不嫌多,只要他盡心盡責就行。我說過,煤礦的事我不過問,主要還是倚靠你,讓海東給你打下手。」

    「好的,既然你這麼信任我,我也不會不負責,你踏踏實實工作,這邊一定會給你打理好咯。」潘成軍打包票道。

    陸一偉又問道:「這段時間有沒有人來騷擾?」

    「這個……基本上沒有。」潘成軍道:「縣裡安監局的人來過一次,鎮里分管安全的副鎮長來過兩回,其他的倒是沒有。」

    「怎麼沒有?」李海東插話道:「還來過兩撥記者,還有上坡村的麻子也來騷擾過兩回。」

    潘成軍急忙咳嗽,試圖讓李海東閉嘴。

    陸一偉意識到有什麼問題,問道:「麻子是誰?」

    李海東快言快語道:「麻子是雨澤鎮的一個混混,手底下有幾十號兄弟,常年活躍在各個煤礦,靠收保護費為生。前一段時間來過了,聽說是外地人承包的煤礦,一下子來了底氣。好傢夥,一開口就要十萬。我還怕他?當場就給罵回去了。可老潘膽子太小,生拉硬拽把人家留下塞了三萬元,把我給氣得,下回他要是再來,看我不打斷他的腿。」

    潘成軍見事情說開了,只好挑明道:「一偉,咱一外地人,來人家地盤上掙錢來了,和氣生財,最好別鬧事。你明面上可以通過各種關係壓著他,暗地裡給你使壞,那可就防不勝防了。再說了,拉煤車必走上坡村,萬一把他給惹急了,給你把路切斷了,你照樣沒辦法。海東那脾氣,那天差點給談崩咯,好在我挽救及時,基本上這段時間沒來騷擾。」

    李海東依然火爆脾氣,氣呼呼地道:「我說老潘,你這樣遷就著他,這次和你要三萬,下次呢?再下下次呢?你就這樣一次次縱容下去?你沒在道上混過,不知道哪些人的面目,他們胃口大著呢,恨不得把整個煤礦給你吞咯!要我說,他狗日的下次再敢來,直接叫上礦上的兄弟打死狗日的,看他還敢不敢再來!對付這種人,一次給製得服服帖帖了,就不敢胡來了。」

    聽到李海東野蠻行徑,潘成軍噎得說不出話,望向了陸一偉,等他做決斷。

    像麻子這樣的混混,那個地方都存在。尤其是廠礦區,更加肆無忌憚。有的甚至打通公安系統的關係,靠著大山為非作歹。對付這種人,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忍讓,一種就是降服。

    (ps:書總算又回來了,真是比小說情節還坎坷。多餘的話不多說,萬路會繼續寫下去的。外出學習學期一個月,4月25日結束,碼字條件不容樂觀,暫時一天一更,希望大家理解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