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2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29字體大小: A+
     

    回到李海東辦公室,李海東吆喝進來一位長相還算不錯的女孩,端著架子道:「小姚,有客人來了,趕緊倒茶,拿我前兩天買得鐵觀音。」

    「好嘞!」小姚飛速走了出去。

    李海東一臉興奮地道:「陸哥,怎麼樣,不錯吧?」

    「這是?」李海東儼然把他當成了客人,陸一偉倒不在乎這些細微末節的小事。

    「這是我專門雇來的,平常就在辦公室,接接電話了,打掃打掃衛生啊,反正就是那些雜七雜八的活計,還是個大學生嘞!哈哈。」那一聲得意的笑聲讓陸一偉更加忐忑不安。

    「從哪雇來的?」

    「她就是半坡村的,前年大學畢業一直在家待業,她家人幾次三番要讓她女兒到礦上工作,我看模樣還不錯,就留了下來,一個月開2000元的工資。」

    「多少?」陸一偉以為自己聽錯了,提高語調道。

    「兩千啊。」

    好傢夥!一個搞文職的居然掙得比他還多,在南陽縣一個臨時工的工資也就300元,最高的500元已經算高工資了。如此胡亂花錢,用不了幾天就把這個家敗光了。

    陸一偉從一來就對李海東的工作很不滿意,這還沒有細談煤礦上的事,估計更是一團糟。如此管理下去,如何吃得消?他沒有多說,問道:「老潘去哪了?」

    「我那知道!」李海東好像對老潘有氣,道:「人家去哪裡從來不告訴我,一天到晚神龍不見尾的,開著車到處亂跑。陸哥,我倒不是說老潘不好,但讓一個外人來管理,實在放心不下,你不怕哪天卷著錢跑咯?」

    陸一偉怎麼不擔心,要不然把李海東安插在這裡,一方面替自己看場子,一方面監督著潘成軍,畢竟他是外地人,如果真跑了,那可真就找不到了。

    陸一偉沒有接茬,問道:「你每天在幹嘛?」

    「我啊!」李海東道:「你不是讓我負責財務和後勤嘛,每天亂七八糟的事可多了。今天不是這個工人不幹了要結賬走,就是買這買那,反正就是這些事。你放心,你交代我的任務保證不折不扣地完成。對了,陸哥,我考慮買一輛越野車,這每天要跑山路,轎車底盤低,出入不是很方便。」

    陸一偉疑惑地道:「我剛才開著車進來也沒覺得啊。」

    見陸一偉沒有爽快答應,李海東又抱怨道:「陸哥,我可得說道說道老潘了。真是不花自己的錢不心疼,專門雇了個司機,每天拉著他到處亂跑,快成了他的專車了,我要出去辦點事,還得騎摩托車出去,太不方便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該買就買。」

    聽到此話,李海東興奮地跳了起來,道:「陸哥,這麼說你同意了?」

    陸一偉不知老潘那邊的情況,道:「這事你和老潘商量著辦,確實需要那就買,但咱不必其他煤老闆,底子不厚,也沒那麼多錢,買輛差不多的就行了。」

    「好嘞!謝謝了,陸哥!」李海東激動地道,至於陸一偉說什麼,他完全沒有聽到。

    陸一偉繼續問道:「這個月有營業額嗎?你把財務報表拿過來我看看。」

    「這……」李海東道:「會計不在,被老潘帶走了。」

    「會計是誰?」

    「就是這個村裡的會計。」李海東又開始抱怨起來:「陸哥,會計是他老潘找的,我實在不放心,萬一他倆合起伙來糊弄我,我可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我又不懂財務。要我說,應該從南陽縣找個可靠的人過來,最好是自己人,這樣就不會出現這些問題了。」

    「同意!」陸一偉認同李海東的觀點,道:「關於人選我回去物色一下,物色好了你回來把人帶過去。」在這個問題上,決不能含糊。

    「好,沒問題。」聽到陸一偉站到他這邊考慮,心裡甭提多得意了。

    「還有什麼?」

    李海東接著告狀,道:「陸哥,還有就是工人工資問題了。原先在這個煤礦上乾的工人,一個工也就40多元,可老潘呢,一下子給漲到了60多,都是他老鄉。你去問問,那有這樣乾的。」

    李海東所說種種,都是他的一面之詞。從心底出發,陸一偉還是信任潘成軍的,既然他漲工資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算是看出來了,李海東對潘成軍一萬個不滿意不服氣,這才剛開始,兩人的意見就這麼大,以後要是賺了錢了,還不知會成什麼樣呢。

    一切等老潘回來再說。陸一偉起身道:「走,我們出去轉轉。」

    下了辦公樓,沒走幾步就到了工人宿舍。與其他一樣,都是簡易的活動板房。這種房子搭建簡單,拆卸方便,保溫效果也還可以,基本上每個煤礦都是如此。

    工人們正在門口的爐子上做晚飯。陸一偉走過去揭開鍋看了看,燉了一鍋的大肉塊,如此豪爽的吃法,在南陽縣並不多見。這時,從屋子裡走出來一個礦工,盯著陸一偉不停地看。

    陸一偉微微地笑了笑,問道:「老鄉,在這裡幹得還順心不?」

    老鄉用不標準的普通話道:「潘老闆對我們挺好的。」

    「那就好。」陸一偉點點頭道:「出門在外不容易,下井的時候要多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潘老闆每天都要給我們講安全,我們自己也清楚,誰不怕死?一家老小還指望著我打工掙錢呢。」老鄉樸實地道。

    「那就好,一定要把安全放在首位。」陸一偉不多說,相信潘成軍能做到。他撩起門帘看了眼,只見黑洞洞的房間里躺著七八個人正在睡覺,還有幾個人圍在一角在打牌。

    李海東解釋道:「他們今晚要上晚班,所以提前休息一下。打牌的那幾個是剛從礦井裡鑽出來,這裡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他們打牌消遣一下。」

    這點陸一偉不反對,道:「你負責後勤工作,平時要多關心關心他們的生活,聽到了嗎?」

    「哦。」

    礦工們停止了打牌,瞪著大眼睛看著陸一偉,那眼神隱含著絲許恐懼和羨慕。陸一偉最受不了這種眼神,時常能解讀出人生百味和生活辛酸,正如統計局局長李國龍所說,人生感悟是經過千錘百鍊后得出的無奈嘆息。礦工們也是人,為什麼他們的人生軌跡如此不同?是上天安排還是命中注定?或許,他們今天的努力就是要讓後代擺脫農民的身份和貧困的帽子,以後過上好日子。然而,苦作的付出和回報顯然不成對比,真正掙錢的,是掌握資源運作的既得益者。

    「同志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李海東正要介紹,被陸一偉立馬攔住,搖了搖頭。

    陸一偉走上前,把身上剩下的一包中華煙丟到污穢不堪的被褥上,看著一位礦工手中的牌問道:「你們在玩什麼呢?」

    「炸金花!」

    「玩多大的?」

    「十塊起步,上不封頂。」

    「來,給我發一副牌,我和你們玩玩。」陸一偉饒有興趣道。

    礦工驚慌失措地尋找李海東的眼神,不知眼前的這位是何方神聖。李海東看出來了,點頭道:「傻愣著幹嘛,發牌啊,叫陸哥就成!」

    陸一偉不嫌礦工臟,挨著坐了下來。從劣質的香煙盒裡掏出一根煙點上,擺開架勢準備大幹一場。其他睡著的人看到有外人參與進來,個個起身圍了過來。其中一個赤條條地光著身子往前湊,李海東瞪了一眼道:「你也不怕把蛋給吹著,趕緊穿上衣服。」

    「哈哈……」李海東一句話,把大傢伙的情緒調動起來。

    連續玩了好幾把,陸一偉都是輸,幾百元都出去了,一旁的李海東格外認真,看到陸一偉明明有一把是同花,往進丟了一百多最後扔了,急的他指手畫腳。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陸一偉把身上的錢都輸光了,掏出空蕩蕩的錢包笑著道:「兄弟們,我可輸完了,你們大傢伙接著玩。」

    一個贏了錢的礦友丟給陸一偉好幾百道:「陸哥,給你做本錢,繼續耍兩把。」

    陸一偉擺擺手道:「你們繼續吧,我還有點事。」

    「那在這裡吃點飯吧?」一個礦友熱情地道。

    陸一偉想了想道:「好啊。」

    說著,礦友們把撲克一收拾,跳下床忙活著給陸一偉盛飯去了。

    一旁的李海東趕緊道:「陸哥,我已經安排灶上給你準備了豐盛的飯菜,我們過去吃吧。」

    陸一偉搖頭道:「就在這裡吃。」

    陸一偉的隨和很快贏得了礦友們的信任,對其格外熱情。端著一碗滿滿當當的大肥肉送過來,好客地道:「來,陸哥,飯菜不好,乘熱吃。」

    南陽人從來不如此吃肉,吃多了會膩,一般都是切成小塊炒著吃。盛情難卻,陸一偉只好硬著頭皮端了過來。

    「李礦長,你吃點不?」

    李海東連忙擺手道:「我不吃,看著都飽了。」

    有了剛才的預熱,礦友們和陸一偉漸漸熟悉起來,七嘴八舌地問道:「陸哥,你到底是幹嘛的?來礦上找工作來了?」

    「瞎說!」一個礦工道:「瞧這穿著戴的,陸哥一看就是大老闆,那像我們受苦人命。」

    陸一偉只顧低頭吃,沒有接話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