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2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27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擦掉嘴唇上的口紅印,沒有多說,只是道:「要是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正要走,佟歡從身後緊緊地抱住陸一偉,頭貼著後背,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鹿似的,身子瑟瑟發抖,嘴裡連連道:「一偉,你別走,求你了,別走……」

    陸一偉猛然聽到了佟歡的心跳,兩個心靈的撞擊,如同熾熱的火球穿越冰冷的海洋,外面冰水侵蝕,裡面狂浪似火。這時,舞台上響起了張洪量的《廣島之戀》:你早就該拒絕我,不該放任我的追求……優美的旋律感人的歌詞觸動了佟歡脆弱的心靈,不由得抱得更緊了。

    「佟歡,表演馬上要開始了。」陸一偉咬著嘴唇道。此刻的他同樣備受煎熬。

    「別說話,讓我們多待一會。」佟歡閉上了眼睛,用鼻尖使勁嗅著陸一偉身上淡淡的煙草味和男人特有的味道。

    「佟歡老師,佟歡老師,聽到廣播后請速到後台……」廣播里,一遍又一遍呼喊著佟歡的名字,整個後台著了魔似的瘋找著佟歡。

    短暫的溫存如同夏日的冰激凌,在烈日炎炎下,收起了華麗的外表和挺拔的身軀,隨著溫度的升高漸漸融化。陸一偉意識是清醒的,他輕緩地放到佟歡手上,手指觸碰的剎那又瞬間抽了回來。掙扎幾番,一狠心往開掰佟歡的手。一掰不要緊,佟歡抱得更緊了。

    「佟歡,他們肯定都在找你,出去吧。」陸一偉輕柔地道,內心狂亂不止。等到陸一偉再去掰手時,佟歡緩慢地鬆開了手,已是楚淚漣漣。

    佟歡快速走到門口,手放在門把上,正要開門又迅速轉身再次抱緊了陸一偉,在臉上狂吻了一通,奪門而去。陸一偉獃獃的愣在那裡,難以平復。

    再次回到觀眾席,舞台上的帷幕已徐徐拉開,鎂光燈焦距到一點,佟歡穿著一席白裙如同仙子般飄了出來。今晚她是主持人,儘管剛才她情緒失控,可到了舞台上完全換了個人。或許,她天生就是為舞台而生的。

    陸一偉目不轉睛看著,這時陸玲悄悄塞到他手裡一張面巾紙,她詫異地回頭看陸玲,只見陸玲指了指他的臉,頓時明白了什麼,趕緊低下頭把臉上的口紅印擦掉。

    「一偉,你快看,小雨出來了!」李淑曼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陸一偉身上,而是盯著舞台等待著女兒出場。

    小雨跳得真好,至少陸一偉認為是所有孩子中間跳得最好的。小小年紀身體協調性強,每個動作都準確到位。如果加以培養,將來說不定真的成為一名舞蹈家。

    「一偉,我決定了,我要把小雨培養成一名出色的舞蹈家。」陸一偉正在想,李淑曼已經說出來了,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猛然間,陸一偉想到了佟歡,她不也是舞蹈家嗎?如果小雨她……他不敢往下想。

    見陸一偉不說話,李淑曼轉過身碰了碰問道:「怎麼,你不同意嗎?」

    「哦,哦。」陸一偉回過神道:「小雨學舞蹈我不反對,也是一門愛好嘛,不過我還是希望她以文化課為主。」

    「嗯,這是自然的。」

    表演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小雨拉著陸一偉和李淑曼上台合影。陸一偉扭捏半天,表情極其不自然。在女兒的強求下,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與兩人合完影還不算完,小雨居然拉著佟歡過來合影。小雨蹲在前面,陸一偉和李淑曼把佟歡夾在中間,對著鏡頭忐忑不安地照完,出了一頭冷汗。

    一切都結束了,陸一偉把李淑曼和小雨送回租住地,又到了分別的時刻,是那麼讓人心疼和不舍。小雨哭著喊著讓陸一偉留下來陪她,李淑曼不說話,神情嚴肅地站在一旁。陸一偉經過幾番掙扎后,還是決定回南陽縣。就這樣,帶著女兒的留戀和期盼無奈地離去了。

    回去的路上,陸玲欲言又止,幾次想要表達內心的真實想法,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到了陸玲住處,陸玲讓他上去坐一會,陸一偉堅持要走。最終,陸玲還是鼓起勇氣講出了心裡話:「哥,其實這話不應該我說,但我實在憋不住了,必須得說。自從你和我嫂子離婚後,我恨過她,恨他們全家人,在你最需要關心的情況下拋棄了你。我想這份恨會永遠埋在我心裡,可不知為什麼,一看到小雨我就恨不起來。」

    「你也看到了,小雨是多麼的懂事乖巧惹人愛,可她懂事後沒有正兒八經享受過一天父愛,雖然孩子判給了淑曼,但你還是孩子的父親啊,這一點你必須做出檢討。」

    「我看出來了,嫂子對你的愛依然是真誠的。當年她嫁到咱家時,是那麼的百般刁難無理取鬧,而你一切都忍了。有了孩子后,淑曼突然變了,變得通情達理,溫柔賢惠,對你更是照顧有加。這件事雖然都過去了,但為了孩子,我還是希望你和嫂子複合。」

    「有那麼一句話,嬪妾不如原配,很有道理。蘇蒙自然不必說了,是個傲慢的公主,即便你們結婚,我都不看好這場婚姻。夏瑾和,我雖然喜歡她,可她做得這叫什麼事,消失得無影無蹤,連個人影都找不到,這樣的女人值得信賴嗎?比來比去,我還是覺得嫂子最好。所以,你必須鄭重其事地考慮下這個問題。」

    陸一偉慌忙從衣兜里掏出煙點上,眼睛望著窗外陷入了深思。

    陸玲見陸一偉不說話,繼續道:「我知道這是你的事,不該多管。但我從嫂子眼神里看出了不一樣的東西,她還是愛你的。你看,又給你買了衣服,她才掙得多少錢啊,一出手就好幾千,你這身夠她娘倆花半年了。此外,我每次過去看小雨,她都念念不忘地問你的情況,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小雨正是需要父母親照顧的年紀,難道你要給她一個不完整的童年嗎?」

    「別說了!」陸一偉連著抽了幾口煙,抽的太快,嗆得直咳嗽。

    「好,我可以不說,但我希望你認真考慮。」說著,陸玲準備下車,剛跨出去又邁進來道:「哥,你和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和那個佟老師認識?」

    陸一偉沒有說話,繼續抽煙。

    陸玲繼續道:「其實我從你們見面時就看出來了,那女的眼神就不對。另外,你臉上的口紅印是不是她留下的?」

    見陸一偉依然不開口,陸玲深呼吸了一口氣,攤了攤手無奈地道:「好了,這事你的私事,我不該多管,我先下去了!」說完,下了車。

    陸一偉把煙頭狠狠掐滅在煙灰缸里,搖下車窗對著陸玲道:「玲玲,有時間了你多去看看小雨。」

    陸玲愣在那裡,半天回頭道:「會的。」說完,踩著高跟鞋進了單元樓。

    陸一偉爬在方向盤上思考了許久,他不知道該如何抉擇。過了近十分鐘,才發動了車,緩緩駛離了小區。而陸玲站在陽台上,默默地看著陸一偉離開。

    出了江東市,陸一偉不知該去往何方。回南陽縣?最討厭的就是回去了。幾經斟酌,他掉了車頭,往東州市的方向駛去。

    位於東州市與江東市交界處,有一個叫安都縣的地方,這裡與東州市的其他地方不同,不是一窩蜂發展旅遊業,而是以豐富的礦產資源發展能源業,陸一偉的東成煤礦坐落於此。

    進入安都縣,與東州市形成強烈的鮮明對比。一邊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畫中游,風景如畫,美不勝收;一邊是沙土肆飛揚,車在塵中飄,漫天塵沙,鳥獸飛絕。與南陽縣一樣,山上如同禿頂的腦袋,稀稀拉拉顯現著幾個營養不良的松樹,道路兩旁鋪著厚厚的黑泥塵土,凹凸不平的馬路如同青春痘似的,稍不留神就會撞到不明物體。

    陸一偉這是第二次來安都縣,來了這裡就如同回家一樣,沒什麼兩樣。路兩旁的房子是黑的,車子是黑的,天是黑的,甚至人都是黑的。

    同為資源縣,但安都縣不知甩南陽縣幾條街。憑藉優質的煤資源,便捷的交通,緊靠巨大的消費市場成為全省最富有潛力的能源縣,去年全國百強縣評比中,安都縣以第79名榜上有名。

    境內不僅有煤礦,還有焦化廠、洗煤廠、發電廠、冶鍊廠、剛玉廠、鋼鐵廠等等,無論從深度,還是廣度,都得到綜合有效的開發,深層次挖掘煤炭資源的潛力。據去年財政收入數據反映,安都縣年綜合收入得到25億之多,是南陽縣的25倍,接近於北州市整個地區的收入,是東州市乃至西江省的納稅大戶。

    如此一對比,南陽縣還停留在原始的採掘上,而安都縣把煤的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除了當地政府大力支持外,更多的是開放的發展理念和強勢的智慧頭腦。然而,南陽縣的決策層以及全縣幹部頑固落後保守的思維是拖後腿的主要原因。

    (ps: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這次攤上大事了。我的書再次被無聲的下架了,哎!命運多舛啊。切身體會到寫書是個高危職業,電腦上是搜不到了,他們說客戶端上還可以搜索到,所以提醒大家沒收藏的趕緊收藏,書不會斷更。還是那句話,只要網站還允許寫,我肯定會堅持下去。如果那一天大家找不到任何痕迹了,或許就到了說再見的時候了,可是……書才完成了三分之一啊,更精彩的還沒開始……不說這些了,我問編輯了,暫時不會刪書,保護性地隱藏了,不單單是我的書,官場書都隱藏了。所以大家不要著急,即便網站屏蔽了,我會開貼吧繼續寫,免費奉獻給大家,直至完稿……再次謝謝大家的不離不棄,萬路謝謝大家了!加我QQ吧,406002220,以便及時了解最新動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