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2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22字體大小: A+
     

    柳文川辦事乾淨利落,雷厲風行,是多年從事記者工作養成的職業素養。陸一偉抱拳道:「柳市長,事情要成了,我要重重感謝您!」

    「少和我來這一套!」柳文川一本正經地道:「不管怎麼說,咱倆師出同門,在北州市只認識你這麼一個朋友,我不幫你幫誰?」

    陸一偉嘿嘿一笑,立馬順著杆子往上爬,道:「師哥,蔡教授近來可好?」

    柳文川雙手交叉著,努了努嘴道:「我很長時間沒去看他了,他忙得很,就是去看他,都未必能見上一面。」

    確實如此,蔡潤年成了省委書記黃繼陽帳下首席智囊團的核心人物,每天肯定忙得不亦樂乎。陸一偉感慨道:「我記得上大學那會,蔡教授也特別忙,經常轉戰各個城市,活躍在各個學術論壇上,其犀利獨道的學術觀點曾引發文學界的廣泛討論,在國際上都有一定影響。」

    「嗯。」柳文川點點頭道:「蔡教授專攻的文學意識形態和內在的人文價值,著作也大多數偏向學術專著,如果他要是潛心搞文學創作,估計也是當代的大文豪,不亞於馮驥才、陳忠實等文學大師。對了,蔡教授有沒有和你講過他和路遙先生的往事?」

    「講過。」

    柳文川道:「蔡教授以前和路遙一同在延安大學教過書,那時候路遙創作《平凡的世界》時,還多次請教蔡教授,最終創作出一部曠世巨作,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如果他還活著,肯定會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談及自己的偶像,陸一偉頗為興奮地道:「是啊,蔡教授那時候專門成立了路遙作品研究室,有幸的是我是其中的骨幹成員。大學畢業時,蔡教授幾次挽留讓我讀研,然而我沒有聽他的話……」

    柳文川眉毛一挑,道:「你知道這個研究室是誰創立的?」

    「不是蔡教授嗎?」

    柳文川抿著嘴巴搖了搖頭。

    「難道是?」

    「嗯。」柳文川得意地道:「我比你更加幸運,我見過路遙先生本人,還與他一同吃過飯。回來后我就請求蔡教授成立研究室,得到了系裡的大力支持。」

    陸一偉對這位學長更加崇拜,羨慕地道:「你見過路遙先生本人?」

    「都過去的事了,不提也罷。」柳文川輕鬆地道。

    聊到自己感興趣的話題,估計聊幾個晚上都聊不完。兩人圍繞學術探討了很久,不知不覺就天黑了。

    「喲!天都黑了,時間過得真快!」柳文川看著窗外意猶未盡道。

    陸一偉酣暢淋漓,道:「可不是嘛,我真想與你徹夜長聊。不瞞你說,我很久沒有這樣開心過了。準確的說,我身邊幾乎沒有像你這樣的朋友可聊。」

    柳文川哈哈大笑道:「說明你骨子裡還逗留著人文情懷,以後只要你有時間就過來找我,咱倆好好聊聊。」

    「行!」

    「時間不早了,那咱們走吧。」柳文川起身道。

    臨出門時,柳文川又道:「你剛才的話讓我想到了一個問題,假如,我說假如啊,如果讓你把現在的一切都放下,專心搞文學,你願意嗎?」

    陸一偉給問懵了,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看到陸一偉在猶豫,柳文川意味深長一笑,一腳跨出了門。

    陸一偉讓宋勇訂飯店,在柳文川的堅持下,選擇在北州市新城區新開的一家酒店。

    按照指定地點抵達后,市教育局局長彭仲盛已經先行到了一步。柳文川下車后,彭仲盛不是上前去迎接,而是站在原地等候。等著柳文川走上前來,挺著大肚子伸出手握手,舉手投足頤指氣使,不知道的以為他是市長。

    「哎呀,柳市長啊。你想出來聚聚怎麼能讓你請客呢,這要是傳出去多難聽啊。」彭仲盛搖晃著柳文川瘦弱的身體道。

    柳文川與陸一偉嘻嘻哈哈,而與其他人則一本正經,擺著姿態道:「每次都是你請客,我都不好意思了,這次必須得我請。」

    「這可不行,作為下屬請你吃頓飯是理所應當的,你就別和我客氣啦,這位是?」

    「哦,來,我給你介紹下。」柳文川把陸一偉拉到前面道:「這位是南陽縣委常委陸一偉。」

    陸一偉趕緊上前抓住彭仲盛厚實的手掌。

    「陸一偉?」彭仲盛忖度道:「好耳熟的名字。」然後上下打量著陸一偉道:「好年輕的小夥子,年紀輕輕就是常委,不簡單哪!」

    陸一偉正準備拍馬屁,誰知彭仲盛撇下陸一偉對柳文川道:「柳市長,外面冷,那我們上去吧?」

    「好,走!」

    上了樓,宋勇和范春芳在包廂門口等著,彭仲盛盯著范春芳目不轉睛,眼睛都直了。激動地指著范春芳道:「這位是?」

    陸一偉上前介紹道:「彭局,這位是我們石灣鄉鄉長宋勇,這位是副鄉長范春芳。」

    彭仲盛不理會宋勇,直接撲到范春芳跟前,一把抓住對方的小手,色眯眯地道:「范鄉長好,范鄉長好!」

    范春芳那見過這種架勢,頓時嚇得花容失色,扭捏著身體不停地遞眼神向陸一偉求救。陸一偉見此,立馬上前道:「彭局,彭局。」連叫了幾聲,彭仲盛才反應過來,一副惱怒得樣子道:「嗯?」

    陸一偉道:「彭局,時間不早了,我們裡面就座吧。」

    彭仲盛挺著大肚子進了包廂,拍著旁邊的座椅一臉色相叫道:「范鄉長,來來來,來這邊坐!」

    范春芳回頭焦慮地望著陸一偉,不知該如何。陸一偉看出彭仲盛是個大色狼,上前陪著笑臉道:「彭局,范鄉長不過是個副科,怎麼能和您平起平坐呢。」然後回頭對范春芳道:「范鄉長,一會你負責端菜倒酒,坐到那個位子上。」

    彭仲盛一臉不快,但又不好在這種場合肆無忌憚,只好作罷。

    所有人都落座后,陸一偉徵求柳文川意見:「柳市長,那我們開飯吧?」

    「開吧,早點吃早點回,我今晚還有事呢。」

    「等等!」彭仲盛打斷道:「就我們幾個多無聊,還是人多熱鬧,待會還有人要來。」

    「誰?」

    「等等你就知道了。」彭仲盛賣了個關子道。

    「哦。」柳文川不再說話。

    彭仲盛繼續道:「我說柳市長啊,今年你可得多支持我們教育系統工作啊。你是從省里下來的,路子寬人脈廣,多給咱從省里要點資金和項目,我感謝您咧!」

    「說得輕巧!」柳文川道:「省里那些人鬼精著嘞!你就好比那個邵氏基金會吧,那都是邵老爺子的錢,省裡面還要干預分攤名額,到了我們北州市才3個名額,要我說應該哪個學校需要就用到那個學校。」

    彭仲盛覺得柳文川有些年輕氣盛,工作經驗少,還沒有完全進入角色,笑著道:「柳市長,其實這和過日子一樣,哪個孩子都是親生的,沒有一個后養的,你照顧這個哪能不管那個,總得一碗水端平咯!」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真的能端平嗎?」柳文川看著彭仲盛道。

    彭仲盛呵呵一笑道:「我不過是說說而已,柳市長你千萬別當真啊。」

    柳文川順勢道:「正好,我這個小兄弟有點事找你。一偉,你說說吧。」

    陸一偉趕緊把石灣鄉中學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下,並提出實際困難。

    聽到此事,彭仲盛擺起了譜,打起了官腔道:「哎呀,你說得這個問題讓我很難辦哪!你們南陽縣都給了一個名額了,再讓我給你一個,恐怕其他縣會有意見吧?」

    陸一偉抓緊有利時機道:「我知道這事讓彭局有些難辦,但石灣鄉中學確實是危房了,再不維修恐怕要出問題。」

    「其實你應該找當地政府。」彭仲盛不接茬道:「我們市一級部門只能照顧大多數人利益,而不是給個別縣開小灶吃偏鍋飯。其實這種事你壓根不應該來找我,這不給我出難題嘛!」

    彭仲盛當場給陸一偉下不來台,氣氛有些尷尬。柳文川及時解圍道:「你是教育局長,學校威脅到師生的安全,不找你找誰?」

    彭仲盛一臉無奈地道:「柳市長說得沒錯,可我們只負責組織協調,教育基礎設施投入還得靠當地政府啊。」

    柳文川不高興了,直截了當道:「老彭,你直接說吧,這事能不能辦?」

    彭仲盛不怵柳文川,道:「這事難度有點大啊。」

    柳文川生氣地道:「那兩個在哪個縣區?」

    「郊區和古川縣。」

    「把郊區的名額挪出來,留給石灣鄉。」

    「這……」彭仲盛早知道是這事就不來赴宴了。這不是逼著人找不自在嘛。他想了會道:「這樣吧,我給南陽縣的縣長打個電話,讓他把那個名額騰出來,放到石灣鄉,你看這樣行不?」

    「老彭啊。」柳文川拖長語調道:「這不是排排坐分果果,而是要把資金用到急需解決的學校去。郊區的學校我又不是不知道,哪個不比其他縣市區建設的好?如果用不到真正需要幫助的學校,這也違背了邵老爺子的初衷!」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推開了。進來的兩人讓陸一偉大為吃驚。他晃晃悠悠站起來,面部肌肉抽縮,放在桌子上的手不停地顫抖著……

    (ps:和大家說聲對不起了!萬路下個月要外出培訓學習,學期為一個月,為此還買了個筆記本電腦準備碼字。可前兩天得知,培訓是全封閉的,而且還是四個人一間的宿舍,聽著快崩潰了。所以,碼字肯定不現實了,所以我這兩天瘋狂地碼字,本打算要寫15萬字的,但手殘,只碼了七八萬字,腦袋都是懵的。每天兩章是不可能了,但肯定不會斷更,我盡量抽時間碼。所以,大家不要罵我更新的慢,我真的在努力。請大家多多包涵,一如既往地支持萬路,謝謝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