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9字體大小: A+
     

    宋勇在短時間內發生如此大的變化是他始料未及的。與煤礦主喝喝酒吃吃飯打打牌,不是不可以,但天天鑽到一起,這就有點不像話了。陸一偉幾次想說他,可都忍住了。畢竟都是成年人,有些道理不說都清楚。

    還有那個不爭氣的高大寬。在政府辦的時候老實巴交,做事小心謹慎,提拔了個正科,手裡有了點權力,瞧那不可一世的樣子,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成天鑽到女人堆里,甚至還偷腥,著實讓人不可思議。

    不管怎麼說,這兩人是陸一偉好說歹說帶來的,有毛病得兜著,有問題得擋著,要是跟著自己受了丁點委屈,自己臉上也抹不開。哎!

    陸一偉拿起電話打給了副鄉長范春芳,道:「你現在過來一趟。」

    不一會兒,范春芳敲門走進來,道:「陸常委,找我有事?」

    范春芳今天褪去了冬裝,換上了春裝。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把雙腿包裹得緊緊的,修長筆挺。上裝穿一件淡綠色的運動外套,再搭配灰黑色運動鞋,整個人顯得清爽整潔。在鄉鎮來說,如此著裝比較大膽,一些女同志更喜歡穿寬大的棉褲,套一件款式過時的大外套,臃腫不說,一點美感都沒有,更別說其他的了。這一點,城裡來的女人有天然優勢。

    范春芳長相中規中矩,算不上十分漂亮,但冷峻的眼神背後隱藏著一顆少女的心。畢竟才二十多歲,白皙的臉龐、細長的脖頸以及傲人的上圍多少讓人想入非非。

    陸一偉為官有一條原則,決不能在女人身上栽跟頭。這一點,他做到了。甭管多少女人頻頻獻殷勤,定力依然不變。他一直認為,連慾望都控制不了的男人成不了大事。

    范春芳坐在對面,淡淡的洗髮水味絲絲飄入鼻腔,遊盪在身體里,某個部位不覺得跳動了一下。萬物復甦的季節,人同樣萌發著煩躁不安的春動,何況很長時間沒觸碰過女色,陸一偉有些怦然心動。

    范春芳見陸一偉用怪異的目光看著自己,不由得害羞地低下了頭。陸一偉見此,趕緊收起慌亂的眼神,試圖用抽煙來掩飾自己不安的心。

    「你準備一下,吃過午飯後我們去一趟市裡,見一見市領導。」陸一偉錯開眼神道。

    「哦,好的。」范春芳依然有些嬌羞。顯然,陸一偉的眼神闖入了她的內心。

    「嗯,待會你去高主席那裡支2萬元帶在身上,今晚吃飯用。另外,再準備三四份土特產帶上。」陸一偉補充道。

    「好,我這就去辦。」

    「去吧。」

    簡單的對話讓一個眼神破壞了整體氣氛,陸一偉望著范春芳離去的背影,心裡多少難以釋懷。三十二的人了,還這樣一直單著,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

    他想起了女兒小雨。隨即拿起電話打給了前妻李淑曼。

    李淑曼接到陸一偉電話多少意外。一般情況下,都是他不到招呼直接到家裡,很少通過電話聯繫。顫顫巍巍接起來道:「喂,一偉。」

    聽到熟悉的聲音,陸一偉的腦袋瞬間空白,不知該說些什麼。還是李淑曼先開了口,道:「聽我爸說你又到了鄉鎮了,幹得還順心嗎?」

    「嗯。」陸一偉靠著椅子臉上掛著扭曲的笑臉點頭道。

    李淑曼躲在商場的角落裡,道:「一偉,告訴你個好消息,我不打算在商場幹了,工作累不說掙得又少,我打算盤個門面自己干。」

    「好事啊!」陸一偉來了精神,坐起來道:「你打算賣什麼?店鋪的錢我給你出。」

    「不用,我自己有錢。」李淑曼道:「別的我也不會,在商場賣了幾個月的衣服,對這行還算熟悉,利潤挺大,我打算代理個大品牌,專賣男裝。」

    「嗯,好,鋪面選好了嗎?啟動資金需要多少?」陸一偉又問道。

    「選好了,就在商場樓底下,租金每年兩萬,啟動資金亂七八糟下來需要十多萬吧。」

    「好,錢不是問題。」陸一偉爬到桌子上翻看著日曆道:「我看一下,今天不行,明天……這樣吧,我後天上去一趟。」

    「不用過來,我一個人能行。」李淑曼嘴上如此說,心裡卻是暖暖的。

    陸一偉心情愉快了許多,道:「其實你早該這麼做了,當初我說你不聽。」

    李淑曼溫暖一笑道:「嗯,等店面開后,我先干一段時間,等熟悉了再雇兩個人交由他們,我就專心帶小雨。」

    「這樣甚好,小雨現在正是學習的關鍵時期,不能掉以輕心。她成績怎麼樣?」

    李淑曼得意地道:「也不看看是誰的女兒,前兩天齊揚區大聯考,考了個第一名。我還給她報了奧數、舞蹈,老師都說她悟性高,天分高,呵呵。」

    聽到女兒如此有出息,陸一偉不禁心酸。在女兒最需要父愛的時候,他卻不在身邊。他嘆了口氣道:「淑曼,辛苦你了。」

    一句關心,李淑曼立馬眼眶濕潤,強忍著淚水道:「這有什麼辛苦不辛苦的,小雨既是你女兒,也是我女兒,看著她茁壯成長我就心滿意足了。」

    陸一偉欲言又止,鼓足勇氣咬著嘴唇道:「淑曼,小雨恨我嗎?」

    李淑曼愣在那裡,許久不說話。

    「你還在嗎?」

    「嗯……」李淑曼擦掉眼角的淚水,哽咽著道:「一偉,這句話其實應該我問你,這麼多年了我都沒有勇氣問你。如果我當初不聽我爸的,執意不離婚,也不會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我真的好後悔……」

    陸一偉聽著李淑曼在電話那頭哭泣,心亂如麻。過了良久道:「淑曼,都過去的事了,就別提了。這事誰都不怨,就怨我們生不逢時……不管怎麼說,我希望你和小雨好好的,不受任何委屈……」

    李淑曼埋藏在心底的話想和盤說出,但話到了嘴邊上又沒了勇氣,擦掉眼淚道:「小雨這邊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的,你隔段時間來看看就行,她挺想你的。」

    「嗯,我會的。」

    「對了,這周六她們舞蹈班要去省歌舞團演出,到時候你能來嗎?」李淑曼道。

    陸一偉毫不猶豫道:「去,我一定會去。」

    「太好了,今晚我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小雨,她一定會激動的。」李淑曼興奮地道。

    這時,宋勇推門進來了。陸一偉坐起來小聲道:「我這邊還有點事,晚點時候給你打。」說完,匆忙掛了電話。

    宋勇一臉疲憊地坐在陸一偉面前,拿起桌子上的煙點燃,解釋道:「一偉,我知道我和許六、秦二寶他們成天在一起玩你不開心,但你要把煤礦管理好,那就得和他們成為朋友,要不然誰聽你的?」

    陸一偉看著宋勇弔兒郎當的樣子,壓著怒氣道:「宋勇,開展工作有很多種方式,吃飯喝酒打麻將只是其中的一種,我倒不是不讓你和他們在一起玩,可不要忘了你是石灣鄉的鄉長,身份不一樣,自然要注意影響。要是傳出去了,多不好!」

    「知道了!」宋勇不耐煩地道。

    陸一偉看出宋勇不高興,不想再多說什麼,道:「下午你和我去一趟市裡,去見見柳市長。」

    「哦,行,幹嘛?」宋勇問道。

    「這不石灣鄉中學快成了危房了,需要翻修。鄉里也沒多少錢,縣裡沒做出預算,市裡有邵氏基金會的名額,我想爭取一下。」陸一偉道。

    「哦,這事啊。」宋勇來了精神道:「幹嘛那麼費勁呢。找幾個煤礦主一人出點錢就夠了。那天許六還說要捐點錢支援鄉里發展,這事你不用管了,包在我身上。」

    「不不不!」陸一偉道:「正常收費可以,但伸手和人家要就有些不合理了。」

    「這不是要,是他們主動願意捐贈。」

    「哦。」陸一偉堅持道:「這樣吧,市裡的這塊資金我還是想爭取一下,至於他們願意支援,那隨後再說。」

    「那好吧。」宋勇一臉不快道。

    陸一偉又道:「這兩天你要儘快把各煤礦的底數摸清楚,過段時間我要召開全鄉大會。我說明一點,縣裡已經提出明確要求,要打擊私挖濫采,取締非法生產,我知道全鄉的煤礦沒有一個手續齊全的,你趕緊通知他們把手續補全了,不要給我們出難題。」

    宋勇滿不在乎道:「一偉,甭說石灣鄉,就是全縣的煤礦有幾個手續齊全的?他們能開採,完全是縣裡允許的。現在又要搞這一套,分明是變相地收錢嘛。」

    宋勇一語道破天機,說出了這次搞這次行動背後的陰謀。陸一偉不是沒懷疑過,但這是縣裡的決定,他只能遵照執行。要知道,你一關停,煤礦主就往上級送錢跑關係,受益者是誰,心知肚明。

    陸一偉道:「這些事咱不管,按照縣裡的要求執行就對了。誰有關係自己去跑動去,只要上級領導點頭,鄉里一切好說。」他沒有把話說得太絕對,取締非法生產那應該縣裡的事,一個小小的鄉鎮那有什麼權力干涉。既然楊德榮在試探自己,乾脆把這個難題推給他,只要你點頭了,我這一關好說。

    「我知道了!」宋勇點頭道。陸一偉把話說得這麼明顯,這就看誰的關係後台硬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