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4 態度冷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4 態度冷漠字體大小: A+
     

    一個小時后,陸一偉到了北州市。正準備給蘇啟明打電話,張志遠的電話進來了。

    「上午我在上課,沒帶手機,找我有事?」張志遠直截了當道。

    陸一偉停下車道:「張書記,肖志雄的事您知道嗎?」

    張志遠在電話那頭很久不出聲,過一會兒淡然地道:「這事我已經知道了,楊德榮給我來過電話。」

    陸一偉小心翼翼問道:「那……我該怎麼辦?」

    張志遠道:「不打算怎麼辦?」

    陸一偉道:「我現在已經到了市裡,打算找蘇市長求求情,看看這事有沒有補救的餘地。」

    「哦。」張志遠道:「這事你不用管了。」

    「為什麼?」陸一偉驚愕。

    「不為什麼,這事你聽我的。」張志遠道:「楊德榮既然想拿下肖志雄,隨他便吧,一切等我回去再說。再叮囑你一遍,這事你不要插手。」說完,掛掉了電話。

    張志遠的態度讓陸一偉久久回不過神來。拿掉肖志雄如同虎口裡拔牙,沒有了獠牙,這隻虎從何而來的威風?他搞不懂,以前的張志遠不是這個樣子啊,怎麼現在變得讓他有些看不清了。

    這時,宋勇來了電話。

    陸一偉接起來,宋勇道:「一偉,查清楚了。市民政局下撥了一筆150萬元的救災款,用於災后重建所用。這筆資金到賬的第二天,被副縣長高博文以撥付交通工程款撥給了縣交通局,沒有履行任何手續,隨後就有了這檔子事。」

    「什麼?」陸一偉差點從座椅上跳起來,道:「肖志雄是不是傻啊,這麼可能辦這種糊塗事呢,高博文要錢他就給啊,這不胡鬧嘛!」

    「沒辦法。」宋勇道:「關於這筆資金的使用,楊縣長親自給肖志雄打了電話,允許他這麼干。可現在出了事情,楊縣長那頭不承認有這回事。」

    陸一偉有些無語,氣憤地道:「這事我有些搞不明白了,高博文需要錢,肖志雄完全可以從其他資金撥付啊,為什麼要動用這筆資金?還有,既然出了事,他高博文也有責任啊。」

    宋勇道:「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具體的這要當面問他了。這裡面你也抓不住高博文的把柄,人家又沒讓你動用這筆錢,完全是肖志雄鬼迷心竅了。」

    這件事實在疑點重重,漏洞百出。陸一偉思忖了半天,道:「好了,我知道了。」掛掉電話,他點上煙把整件事重新縷了一遍。他更加懷疑,這分明是別人給肖志雄設得一個局,而他奮不顧身地跳下了下去。是楊德榮嗎?不敢想象。

    既然張志遠不讓他插手,陸一偉多少有些無奈。他不打算去找蘇啟明了,掉轉車頭回到了南陽縣。

    距離開會時間還早,陸一偉回了家。依然是母親一個人,正在卧室休憩。聽到有動靜,倏地坐了起來,看到兒子一臉不快,下地關切地問道:「一偉,你這是咋了?」

    陸一偉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取下眼鏡揉著太陽穴道:「媽,還有沒有飯?」

    「啊?你還沒吃飯?」劉翠蘭看到牆上的掛鐘已經兩點多,心疼地道。

    「嗯。」陸一偉有氣無力地道。

    「媽現在給你做去!」說完,劉翠蘭挽起袖口徑直去了廚房,嘴裡還喋喋不休道:「一個都不讓我省心,工作再忙也得吃飯啊,這都幾點了,哎!」

    陸一偉看著母親蒼老的背影,心裡說不出的酸楚。起身走到廚房道:「媽,我隨便吃點就行了,別忙活了。」

    「那怎麼行?」劉翠蘭一邊和面一邊道:「你工作也別太拚命了,這樣下去遲早把身體搞垮。」

    「我知道了。」陸一偉像犯了錯誤的孩子似的誠懇道:「媽,我爸這兩天沒回來?」

    「他?」劉翠蘭頓時來了氣,氣洶洶地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你說說玲玲的婚期馬上就到,我在家裡忙前忙后,他倒好,一個人躲在老家躲清閑,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平時一口一個疼玲玲,到了關鍵時候連個面都不見。」

    有些事陸一偉不能和母親說,只好寬慰道:「媽,你也別說我爸,他身體不好,就讓他在老家養著吧。其實也沒多少操持的,宴席我早就定好了,就在老兵漁港,其他的也沒多少準備。」

    「要是你說得那麼輕鬆就好了。」劉翠蘭無奈地搖搖頭道:「行了,他身體有病,我也不強求,都這兩天了,也該回來幫襯我了吧?」

    「嗯,我下午就去把他接回來。」陸一偉不想讓母親過度勞累,辦一場喜事,折騰個半死。

    「好,你趕緊讓他回來。」

    吃過午飯,陸一偉在沙發上躺了一會,腦袋就像擰緊的發條,始終鬆懈不下來。他乾脆不睡了,起來喝了杯茶,又去衛生間洗漱了下,直接去了縣委大樓。

    常委會議室,其他常委已陸續趕到。陸一偉作為排名最末的常委,他的位置自然在最後。這是他擔任常委后,嚴格意義上的第一次參會。有趣的是,他進來后常委人數成了偶數,顯然不符合規定。不過今天張志遠不在家,暫為奇數。

    幾乎每個人都反感開會,但有些事必須通過開會解決。尤其是常委會,作為全縣最高的決策層,每一項事情都格外慎重和嚴肅,基本上會上定下來的事不會再改變。

    陸一偉蜷縮在長方形會議桌的角落,留心觀察著各位常委的言行舉止。只見常務副縣長田國華一臉倦怠,不停地抽著悶煙,手指的煙還沒掐滅,另一隻手從煙盒裡又抽出一支準備續上。看得出,他心裡不痛快。

    田國華的這個角色在南陽縣很尷尬。按照慣例,常務副縣長是協助縣長負責全面工作,而其他副縣長是負責某一方面工作。一般情況下,分管比較重要的經濟部門,如財政、稅務、審計、金融,還有監察、人事、城建、安全等,可現實並不樂觀。財政大權完全落入楊德榮手中,比較重要的安全、城建也壓到高博文頭上,人事就更別說了,想都不用想。剩下的領域成了雞肋,他這個常務副縣長權威何在?

    田國華更多的是無奈和苦悶,這與他開會的表現如出一轍。

    再看宣傳部長裴奇峰,無所事事地拿著指甲剪修理著指甲,還不時地伸出手左看右看。人武部長楊寶剛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發出輕微的鼾聲,好像他每次開會都如此。

    他們之間並不說話,而是裝著心事各忙活各的,鮮有交頭接耳哈哈大笑,營造的氣氛極其壓抑。反倒是開平常的會,個個生龍活虎,聊得起勁,還得主持人維持會場秩序。這種氛圍,讓人有些窒息。

    不一會兒,縣長楊德榮、縣委副書記馬菲菲以及紀委書記廖閔元走了進來,找准自己的位置坐下。楊德榮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沒有去搶佔張志遠空著的座位。

    「都到了吧?」楊德榮環顧四周,問道。

    「除張書記,都到了。」坐在一旁記錄的杜佳明趕緊起身道。

    「哦。」楊德榮先是慢條斯理端起水杯喝了口茶,然後沖著馬菲菲點點頭道:「那就開吧。」

    馬菲菲頓了頓道:「同志們,今天的常委會是經請示張書記后同意召開的。我們長話短說,下面進行第一項議程,先由廖閔元同志通報肖志雄同志挪用救災款一事。」

    廖閔元正了正身子,道:「同志們,財政局局長肖志雄同志在未經過縣委縣政府同意的情況下,違規將救災款挪作他用,被人舉報到市裡。有關領導知道后非常重視,要求嚴肅處理。我們經過調查,事實確鑿,證據充分。因此,我請示張書記和楊縣長后決定對肖志雄同志進行雙規,進一步接受組織調查。如果觸犯法律,我們將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這件事並不是今天會議的主要議題,楊德榮也不想過於糾纏,接過話題道:「這件事還在調查中,一旦查證屬實,絕對嚴懲不貸。這不是一般的小錯誤,驚動了上級領導那就是大問題,如果再上一個高度,那就是政治問題。挪用救災款,這可是老百姓的救命錢啊。換做以前,如果縣裡能挽救就內部消化,小事化了,但性質改變了,那就鐵腕處置,毫不含糊。大家說說,看看有什麼不同意見?」

    會場出奇的安靜。楊德榮停頓了幾秒,見沒人吭氣,道:「那好,既然大家沒什麼意見,那就舉手表決一下。」說完,舉起了手。

    其他人見楊德榮舉起了手,都跟著舉了起來,而陸一偉沒舉。

    楊德榮盯著陸一偉看了一會,其他人的目光也掃了過來,對陸一偉這一舉動倍感驚詫。

    楊德榮心裡窩著火,沒有說什麼,道:「好了,票數過半,進入下一個議題。」

    這時,陸一偉突然站起來道:「楊縣長,我有不同意見。」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這個新晉常委身上。有的人覺得他不自量力,有的人佩服他的勇氣,但沒有一個人替他說話。

    楊德榮的臉色極其難看,用銅鈴大的眼睛瞪著陸一偉,心裡的火氣蹭蹭往上冒。對峙了半天,楊德榮不打算讓他說話,帶著怒氣道:「有意見下來再說,不在會上討論,進行下一個議題。」

    陸一偉固執地道:「楊縣長,我覺得這件事疑點重重,我認為……」

    「不是和你說了嘛,有意見下來再說!」楊德榮徹底激怒了,大聲呵斥道。

    一側的閆東森不停地和陸一偉眨眼睛,示意他坐下。而旁邊的楊寶剛扯扯他的衣角,示意他住嘴。

    陸一偉思量再三,還是克制住了激動的情緒,咬著嘴唇緩慢地坐了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