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2 指哪打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2 指哪打哪字體大小: A+
     

    同樣一件事,在兩個人嘴裡是截然相反的解釋,婆說婆有理,公說公有理。農村是瑣碎事務及矛盾糾紛往往如此,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出發,把全部的責任都推給對方。作為一個協調者,決不能感情用事,因為對方是弱者就同情而不顧事實真相輕易做出決斷,而應該通過大量調查,站在鄉政府的角度客觀公正的處理問題。你不能說誰對誰錯,也不能說請有理有無理,事實勝於雄辯。

    多年在基層工作,陸一偉對這類矛盾糾紛見怪不怪,不過老農這起糾紛相對複雜,處理起來也比較棘手。如果單純的打架鬥毆或鄰里糾紛,把責任分開,各打五十大板,寫個調解協議書,也就過去了。但此事牽扯著煤礦以及私挖濫采,處理起來就要相對謹慎了。

    作為石灣鄉的黨委書記,他更不能感情用事。要從大局出發,既不能讓受傷者遭到如此不公,也不能讓行兇者逍遙法外,更不能遇事不冷靜。陸一偉承認,剛才聽了老農的話後有些不冷靜,認為就是許六胡作非為,為非作歹。可現在聽了許六的話,多少有些可信。那麼,誰的話更接近事實真相呢?

    陸一偉問道:「那承包人呢?他現在在哪?」

    許六無奈地搖搖頭道:「他實在受不了村裡人的騷擾,早就離開了。走以前,他把煤礦賣給了我。我那有那麼多錢,只給了他三萬,剩下的逐年還,到現在還欠著好幾十萬呢。」

    陸一偉不打算在這件事上糾纏,等他靜下心來多方調查后再做決定。突然問道:「許六,你有私挖濫采嗎?」

    「……」許六一愣,沒想到陸一偉問得如此直接,他笑了笑道:「陸常委,咱幹得是正經生意,絕不幹非法的事。」

    「是嗎?」

    許六用堅定的眼神道:「真沒有。」

    「哦。」陸一偉道:「那村口的路為什麼要挖斷?」

    許六氣呼呼地道:「說起村口的路我就來氣,這都是村裡人挖斷的。他們不讓我往外賣煤,只要看見有車進入,立馬就有人過來挖路了,搞的我生意都做不成。可我也沒辦法啊,誰讓我是許寨溝的村民呢,挖路的都是我的叔叔伯伯,我能動手打人嗎?不能!」

    許六語氣誠懇,倒不像是說假話,陸一偉有些迷惑了。道:「行了,事情是怎麼樣的,我隨後會調查。但是,許六,有些事我不說你也知道。既然我來了石灣鄉,那就決不允許在我的管轄範圍內出現什麼亂七八糟的事。如果有,乘早給我收拾了,我既往不咎。一旦讓我發現,不管是誰,我絕不手軟,定會追究到底。」

    陸一偉的語氣強硬,擲地有聲,許六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懼怕。關於陸一偉的情況,他不是不知道,有縣委書記在背後撐腰,那可是指哪打哪,如果單靠他的力量,他完全不放在眼裡。許六陪著笑道:「陸常委,你就放心吧,其他人我不管,但我這裡保證遵紀守法,合法經營。」

    「行了!」陸一偉扶著沙發坐起來道:「我還要去其他煤礦看看,就先走了。要是有事,可以去鄉政府找我,也可以給我打電話。」說完,往門外走。

    許六緊跟其後道:「別呀,陸常委,您好不容易來一次,怎麼的也得吃頓飯吧。你要不吃,傳出去以為我許六是周扒皮呢。」

    陸一偉腦子裡裝得全是事,道:「今天就不必了,改天吧。」

    宋勇他們見陸一偉執意要走,也沒多說什麼,與許六交換了個眼神,起身跟著陸一偉出去了。

    剛出門,陸一偉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一看,是石曉曼的。石曉曼很少主動給他打電話,現在打來一定有重要的事。他找了個相對僻靜的地方,接了起來。

    「喂,一偉,你去哪了,我給你打了一上午電話,都打不通。」電話那頭,石曉曼語氣急促地道。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道:「我在下鄉,有事嗎?」

    「方便說話不?」

    陸一偉看了看四周,道:「方便。」

    「肖志雄被人帶走了!」石曉曼小聲道。

    「啊?」陸一偉倍感震驚,連忙道:「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

    「就是今天上午的事,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不過好像與救災款有關。」

    「被誰帶走的?」

    「縣紀委。」

    「哦,我知道了。」陸一偉有一種不祥預感,他正準備掛電話,石曉曼又道:「對了,可能一會政府辦會通知你,今天下午三點開常委會要通報這件事,還有一些其他事項要通過。」

    「哦,好的。」陸一偉盡量保持正常心態,內心卻久久不能平靜。不用說,這一定是楊德榮在背後搞鬼。要知道,肖志雄是張志遠定的人選,還沒幹了幾個月,就乘著張志遠外出,順勢拿下,分明是有一定針對性。事不宜遲,他必須儘快把這事彙報給張志遠。

    陸一偉連續給張志遠打了好幾個電話,始終都沒人接。不能再等了,現在趕緊回縣裡把情況了解清楚。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叮囑宋勇:「我回縣城辦點事,今天下午你把剩下的幾家煤礦挨著轉一圈,對存在安全隱患的,必須當場指出來讓他們整改,這點決不能含糊。」

    「嗯,好的。」不管陸一偉說什麼,宋勇點頭應承。

    「另外,你安排民政辦的人去一趟許寨溝老村長家,適當給救濟點,不行就把他父子倆納入五保戶,按最高的救濟金髮下去。再問問殘聯,要是沒有辦殘疾證,給他辦一個。」陸一偉不忘剛才的那位老農。

    「嗯,好的,我回去就落實。」

    車子開得飛快,來到剛才挖斷路的地方要不是剎車及時,差點就掉下去了,路又挖斷了。沒辦法,又聯繫許六把挖掘機叫過來,前後折騰了半個小時。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聯繫紀委副書記趙東升了解情況。兩人關係一直不錯,趙東升實話實說,道:「一偉,這件事我也不清楚,是由另一位副書記辦得案。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他們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好。不過我聽說,肖志雄在去年發放救災資金時,有一百萬的資金去向不明。」

    陸一偉重重一擂方向盤,憤憤不平。肖志雄怎麼能幹這種糊塗事呢!道:「趙哥,你知道肖志雄現在關在哪裡嗎?還有,能不能安排我和他見一面?」

    趙東升道:「一偉,我知道你心裡著急,但這事我真無能為力。這個案子是廖書記一手操辦的,我連丁點消息都不知道,更別說其他的了。這樣吧,我給你側面打聽一下吧。」

    「好,我等你電話!」掛掉電話,陸一偉又給張志遠打電話,依然無人接聽。

    消息封鎖,專人辦案,看來是蓄謀已久,早有準備了。楊德榮對肖志雄出任財政局局長一直就不滿意,不過在張志遠離開期間背後下黑手,這也太不厚道了。

    儘管陸一偉和肖志雄的關係談不上多麼的要好,但畢竟是張志遠提拔的人,這事他必須過問。如果肖志雄出了問題,那就說明張志遠在用人上面有問題。

    車子快到縣城時,趙東升來了電話,道:「打聽到了,肖志雄現在關在招待所,有專人看守。廖書記發話了,不管是什麼人,都不準與肖志雄接觸。一偉,我覺得吧,這事你最好別參與,小心把你也裝進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陸一偉那聽得進去,掛掉電話,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到了縣城,陸一偉直奔招待所。上了二樓,果然見走廊里有人把守。陸一偉調整了下情緒,闊步走上前去。

    「喲!陸常委!」紀委糾風辦主任楊國濤見陸一偉來了,陰陽怪氣地道:「陸常委,咱倆可好久不見了啊。」

    前面提到,楊國濤和陸一偉是同一年入職,去年陸一偉雙規時,正是此人具體實施的。楊國濤一直對陸一偉倍感嫉妒,現在人家都成了副處了,自己還是個副科,心裡更加不平衡了。

    陸一偉綳著臉道:「我可不希望天天見到你。你小子也不錯啊,現在是糾風辦主任了,聽說廖書記有意讓你接替趙東升出任副書記?」

    「都是謠言!」楊國濤急忙辯解道:「我再怎麼能努力,還能追上你的腳步?你現在都是常委了,我就是像兔子一樣撒開腿跑也追不上你。」

    陸一偉懶得和他爭辯,往裡瞟了一眼道:「打開門,我要見一面肖局長。」

    「對不起,沒有廖書記的命令任何人都不準靠近。」楊國濤收起笑臉道。

    「哦?」陸一偉道:「肖局長犯了什麼錯誤?」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要了解情況,最好去問廖書記。」楊國濤根本不把陸一偉當領導。在他眼裡,你陸一偉就算當了再大的官,也是當年的教書匠。如果靠真本事,他未必能有今天。

    陸一偉不打算和楊國濤費口舌,轉身下了樓,直奔縣委大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