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1 為非作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11 為非作歹字體大小: A+
     

    「許六如此為非作歹,你沒有向有關部門反映嗎?」陸一偉聽完,有些不解地道。

    「怎麼沒有?」老農聽到這個就來氣,氣呼呼地道:「從三年前開始,這條路我就沒有停止過。先是向派出所報案,派出所那幫傢伙把肇事者抓起來拘留了5天就給放了,人都打成這樣了,已經觸犯了刑法了,怎麼能拘留幾天就放出來,應該是判刑的。我不服,又向上級公安機關申請複議,對方說立案偵查,這一拖,就拖到現在。」

    「公安局不行,我向鎮里反映。鎮里換了好幾任領導了,我都反映過,可如同丟進大海的石頭,驚不起一點浪花。每次都是打著哈哈應付,卻不實質性解決問題。尤其是那個魏國強,我快恨透他了。這個孫子不但不幫我,反而與許六一道說我敲詐勒索,你看這像敲詐嗎?我有必要敲詐嗎?」

    「鎮里不行,我去縣裡。縣裡那幫官老爺,個個架子十足。每次都是信訪辦的人接待我,好話安慰我一通就完事了。後來終於見到了副縣長田國華,他倒是滿口應承給解決,可實際呢?連過問都不過問。」

    「縣裡不行,我去市裡。市裡好像與縣裡串通好似的,壓根不接我的案子。我又去了省里,省里信訪局的人又把案子發到縣裡解決,又繞回來了。逼得我實在沒辦法了,我去了中央。中央的人倒挺客氣,可一直說需要當地政府配合一道解決,還要走什麼程序,盡糊弄我了。」

    「事情拖著一直不解決,可每到國家開兩會或重大節假日時,我家門口蹲著十來個幹部,怕我又跑到中央去上訪。上頭會開完了,他們也走了,事情還是沒人解決。」

    「我知道,上頭之所以不給我解決,一來是看不起我,覺得我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好糊弄。二來是許六那畜生肯定上下打點了,要不然也不會如此冷漠淡然。領導同志,我在電視里見你經常陪著縣委書記下鄉,現在又是我的父母官,所以你看在孩子的份上,這件事你得替我做主啊。」

    聽到此,陸一偉對事情的經過有了大致了解。許六為非作歹,卻一直逍遙法外,一定有人在背後給他撐腰。看著老農及他兒子的悲慘生活,陸一偉不由得憐憫同情。既然沒有人敢管這件事,他決定對此事一查到底。在調查之前,有幾個問題他必須搞清楚。問道:「大爺,你記得不記得當初來是誰大商你兒子?許六參與了沒有?」

    老農無奈地搖搖頭道:「許六至始至終沒有露面,而是他雇來的那幫社會混混來我們鬧事的。」

    聽到此,陸一偉有些茫然。在法律面前,需要的不是模稜兩可的陳述,而是事實確鑿的證據。如果許六沒有參與,那又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是許六幹得呢?問道:「他們當初是以什麼理由來你家鬧事的?」

    「能有什麼理由!」老農含糊道:「這幫孫子還和你講什麼理由,來了我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打砸,打完以後揚長而去。不過我可以肯定,絕對是因為煤礦的事。」

    「哪打人的人呢?你現在見了他們還認識嗎?」

    「就是化成灰我都認識。」老農道:「許六當初為了搶奪煤礦,不知從哪雇來了十來個年輕人,替他充當打手,只要誰敢反對,就用武力解決,鬧得村裡是雞犬不寧。你也知道,農民們沒見過世面,誰敢站出來和許六對抗?許六得到煤礦后,他雇得那幫小混混在山上開始私挖濫采,發了不少財。去年縣裡不是搞了打擊私挖濫採行動嘛,抓了一批。打人的人到底是抓走了,還是逃跑了,我也不清楚。」

    這就更難辦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行兇的人現在在何處,又有什麼足夠的證據能證明是許六策劃的呢?不過,老農的話引起了興趣,問道:「大爺,現在山上私挖濫採的還多嗎?」

    「多了去了!」老農道:「去年抓了一批人,還算消停了幾天。可沒過一個月,山上又恢復了往日,一到晚上就聽到轟隆隆的發動機聲連夜開採。為了逃避檢查,這幫人比以前更加隱蔽,在後山上新開了一條道,直接從新路就偷偷運走了。另外,我還知道許六是私挖濫採的最大頭目。」

    「啊?」陸一偉驚愕,道:「何出此言?」

    老農不緊不慢道:「許六明面上是開著許寨溝煤礦,暗地裡開著三四個黑口子挖煤。挖黑煤不要交稅利潤大,他當然樂意了,不僅如此,我還知道鄉政府的幹部以及縣裡的領導幹部都有在山上有口子。他們從不露面,而是全權交給許六給打理。許六如此囂張,正是有這些人在背後給他撐腰。」

    老農又爆出一個猛料,讓陸一偉有些措手不及。縣領導和鄉鎮幹部參與私挖濫采,陸一偉以前就聽說過,但並沒有真正見過。為什麼私挖濫采屢禁不止,就是因為這些人不僅充當保護傘,還親自參與進去盜採,讓人震驚。陸一偉隨即問道:「你知道都有誰參與嗎?」

    老農道:「其他人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鄉派出所所長高建文肯定有參與其中。還有鄉政府的其他人,就是和你一起的那兩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高建文?」此人陸一偉認識,正是副縣長高博文的親弟弟。以前是公安局的臨時工,搖身一變就成了石灣鄉派出所所長,時任安監局局長的高博文肯定出了不少力。

    經老農這麼一說,陸一偉似乎看懂了其中的奧妙。高建文前兩年還是開著個破桑塔納,去年就換成了本田雅閣,今年過年時又換成了寶馬。另外,據說他在市裡和省城都有房產,錢從哪裡來的?如果正如老農所說,這一切可以解釋通了。

    這背後到底隱藏著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陸一偉決定要撕開面紗。高建文、高博文,許六,甚至還有魏國強,是否都在參與私挖濫采,需要一步步深入調查。

    「陸常委,陸常委,你在嗎?」就在這時,許六站在門外大聲喊叫著。

    剛才窗戶上還趴滿了圍觀的群眾,許六一來,立馬一鬨而散。而蹲在地上的老農頓時青筋暴凸,紅著眼握緊了拳頭。那樣子,恨不得殺了許六。

    在事實未調查清楚之前,陸一偉不能做出不理智的判斷。起身道:「大爺,你放心,你的事我會記在心上,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還你一個公道。你先冷靜冷靜,切不可做出不理智的舉動,好了,我先走了。你可以隨時到鄉政府找我,好吧?」

    安頓好老農,陸一偉走了出去。只見許六站在大門外面還在不停地叫喊著。這一舉動,已經說明他心裡有鬼,要不然,跑來幹什麼?

    「陸常委,時間不早了,咱們去吃飯吧。」許六像沒事人似的,嘿嘿笑道。

    陸一偉不理會許六,面無表情地往前走,許六趕緊追了上去。一路上,許六幾次想和陸一偉解釋,可不知從何開口。一直出了村,許六才道:「陸常委,那老焉是不是和你說我打傷他兒子了?」

    陸一偉停止腳步,看著許六道:「這事你知道?」

    許六不敢直視陸一偉,搖頭晃腦道:「陸常委,你別他瞎說,他兒子壓根不是我打傷的,而是自己不小心磕在磨盤上磕成那樣的。」

    「哦?」陸一偉反問道:「那他腿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許六無奈地道:「陸常委,可能我說出來你不相信,但我必須說,要不然還以為真把他怎麼著了似的。他兒子的腿是他打斷的。」

    「啊?」陸一偉聽到截然相反的結論,有些懵了,都不知該聽誰的。不過老農把他兒子的腿打殘,這怎麼能說得過去呢。

    見陸一偉不說話,許六道:「當初打架的時候,陷入一片混戰,老焉拿著鋤頭揮舞亂打,一不小心打到他兒子腿上,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可他到處和人說是我把他兒子弄殘的,我和他無冤無仇,有必要嘛?」

    一人說得一個樣,陸一偉是徹底整懵了。問道:「我問你,當初是不是你帶人去他家的?」

    「沒有,那有的事!」許六拒不承認道:「陸常委,這件事說來話長,外面冷,要不我們回礦上我詳細和你說?」

    回到礦上,許六把陸一偉單獨叫到一個房間,道:「陸常委,有些話我其實不想說,他肯定說我霸佔了煤礦,對吧?」

    陸一偉不說話,只顧抽煙。

    許六道:「事情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當初他是村長,我是副村長,合計著要開煤礦,可村裡窮得叮噹響,哪有錢啊。我想了個辦法,招商引資。我從外地找來個承包人,人家樂意干,花了巨資把煤礦建起來了,可老焉立馬翻臉不認人,非要把人家趕走,說煤礦村裡的,要拿回來由村裡經營。人家那能行啊,都投資了上百萬了,可老焉胡攪蠻纏,動員村裡的人去礦上鬧事,把我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到最後乾脆把我孤立起來,成了村裡的罪人。把人家給逼急了,就叫了一伙人去他家鬧事,就出現了後來的一幕。」



    上一頁    下一頁

    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
    開掛闖異界小閣老全能遊戲設計師綜漫之二次元旅行者萬界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