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9 血濃於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9 血濃於水字體大小: A+
     

    有了很和諧的開場白,氣氛還算融洽。陸一偉點上許六遞過來的香煙道:「許老闆,這人哪,不在乎你讀多少書,只要你腦子開了竅,勝讀十年書。你看你現在幹得不挺成功嘛!」

    許六嘴皮子特別溜,連忙道:「哎喲!陸常委,您可抬舉我咯。我這是別著腦袋冒著生命危險賺了點小錢,這那是什麼成功?要說成功,您才是成功的典範。年紀輕輕就當了副處,別人做夢都不敢想啊,我等更是望其項背,羨慕得很哪!」

    許六也就三十多歲,和陸一偉年紀差不多。和牛福勇一樣,早早不讀書就在煤礦上挖煤。後來見別人都賺了錢了,而他還掙著幾百塊的死工資。不甘心的他一狠心,扛起鐵鎬就上了山,干起了私挖濫採的營生。幾年下來,賺了不少錢。有了資本的他把村裡的煤礦承包下來,大張旗鼓地干。此人年紀輕輕,已經是幾百萬的身價,在南陽縣也算是佼佼者了。

    陸一偉擺手道:「我和你不一樣,我做再大的官一個月也是掙得一千多的工資。哪像你們,手裡有了錢,想幹嘛就幹嘛,說句實話,如果在退後幾年,我也選擇下海經商。」

    許六知道陸一偉這是客套話,立馬順著杆子往上爬,道:「陸常委想經商,現在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願意,我替你賺錢,怎麼樣?」

    「嗯?」陸一偉身子一傾,側頭道:「那你說說怎麼個幫我賺錢啊?」

    許六沒想到陸一偉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講如此敏感的問題,會心一笑道:「這個嘛,我們下來再談!」

    陸一偉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讓許六誤以為他願意與自己合作,頓時心扉怒放,張羅起來道:「今天我這小地可是蓬蓽生輝啊,你看看,鄉里的領導都來了,我都快激動死了。今天中午誰都不準走,好好喝兩盅,怎麼樣,陸常委?」

    陸一偉回頭看了眼宋勇,道:「飯的事咱先擱一邊,說說我今天來得目的吧。自從我來了石灣鄉后,一直忙於移民工程,鄉政府的其他事務一切交由宋鄉長管理。現在該工程由於各種原因擱置了,我也清閑了,下來走走看看,聽聽你們的想法,看看你們有什麼需要鄉里解決的,一併提出來。」

    許六腦子反應快,道:「陸常委,宋鄉長已經來過好幾次了,每次來都要叮囑我一定要把安全抓在首位,既要金山又要銀山,並給煤礦提出很多建設性意見,讓我受益匪淺,感觸頗深啊。您放心,煤礦安全就是您不說,我都會牢牢抓在手心,每天要去礦井裡檢查一遍,排除各種安全隱患,絕不給鄉里添麻煩!」

    許六講話滴水不漏,把陸一偉要講的話都講完了,此人果然不簡單。陸一偉點頭道:「你有這樣的覺悟自然好,但安全的事絕不是掛在嘴上,應該記在心裡,落實到手上,好吧?」

    「好好好,這沒問題!」許六連忙點頭應承道。

    陸一偉又問道:「礦上證件齊全嗎?」

    「這……」許六抬頭看了眼宋勇,面不改色心不跳道:「齊全,都有!」

    「哦,那你拿出來我看看。」陸一偉從許六的眼神中判斷出他在說謊,將了一軍道。

    許六沒想到陸一偉會來這一招。以前有領導下來檢查,頂多問一句,而不會具體查看,這個陸一偉倒是蠻較真。他挪到辦公桌前翻箱倒櫃找了半天,然後訓斥質問工作人員誰動他的東西了,表演了一通,最後只拿出個營業執照,道:「不好意思啊,陸常委,其他證件我一時半會沒找到,你放心,我找到后拿到鄉里讓你親自過目。」

    陸一偉知道他證件不全,不想當面戳穿他。拿過營業執照看了看,還給他道:「許老闆,按道理說這種事不應該鄉里管,上面有國土局、安監局監管,但你在石灣鄉的地盤上挖煤,我不希望有任何閃失。這樣,既是對上級負責,也是對你負責,明白嗎?」

    「明白,明白!」不管陸一偉說什麼,許六先應承著,至於落實不落實那是他的事。

    「好了,我們下礦井看看吧!」陸一偉打算挨著看一看,誰家什麼情況,他心裡至少有個底。

    「啊?」許六頗為驚訝。自煤礦建立起來,還沒有那個領導下去過。陸一偉來這一手,顯然有些不適應。道:「陸常委,下面髒得很,還是別下去了吧?」

    旁邊的江宇城一副苦瓜臉,心裡問候陸一偉他八輩祖宗。

    「沒事!」說完,撩起門帘,一腳跨出了辦公室。

    許六慌了,不停地和宋勇擠眉嘀咕。宋勇無奈地攤了攤手,跟了出去。

    陸一偉剛出門,就與一位衣衫不整的老農撞了個滿懷。老農慌忙退了幾步,直挺挺地站在那裡,用乾癟的眼神望著陸一偉。這個老農正是剛才進村時遇到的那位村民。

    許六齣來了,看到老農后,臉色驟變,呵斥道:「我說老焉,你這三天兩頭往這裡跑什麼,快回去!」說完,和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幾個彪形大漢得到指令后,過去像抓小雞似的抓住老農就往外拖。陸一偉的眼神一直與老農對視著,看出老農要對自己有話說。他伸手一揮,道:「放開他!」

    彪形大漢只聽許六的命令,其他人的一概不聽。不管陸一偉呵斥,依然拖著老農往門外走。

    「放開他!」陸一偉大聲一喝,把現場的人都嚇了一大跳。

    許六見躲不過了,揮了揮手示意彪形大漢鬆開老農。

    陸一偉走過去,語氣溫和地道:「老鄉,有事嗎?」

    老農眼神里充滿著敵意,讓陸一偉有些站立不安。這種眼神,一般是在受了巨大冤屈后一種無言的抗爭。

    見老農不說話,陸一偉自我介紹道:「老鄉,我是石灣鄉的黨委書記陸一偉,你來找誰?」

    老農眨巴了兩下眼睛后,指著陸一偉道:「我就找你,我在電視上見過你。」

    陸一偉以前陪著張志遠下鄉時,經常無意闖入鏡頭,老農在電視上見過他,也不足為怪。點頭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們換個地方說。」老農說完,自顧往大門外走去。

    陸一偉看出來了,老農憋了一肚子的話要說,他決定改變行程,跟著老農聽一聽他的呼聲,隨即跟了上去。

    許六急了,拉著宋勇小聲道:「勇哥,你快去攔著他啊。」

    宋勇雖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但不知為什麼,在陸一偉面前總覺得矮半截,至於原因,他也說不清楚。他搖搖頭道:「他是我的領導,我怎麼好乾涉他呢。」

    許六見攔不住了,改變主意道:「走,我們一起跟上去!」

    老農回頭見其他人也跟上來了,站住道:「我只和你一個人談。」

    陸一偉明白了,回頭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待會就回來。」

    許六不聽,繼續往前走。陸一偉回頭一個堅定的眼神,許六隻好站在那裡。但他不甘心,高聲喊道:「老焉,和陸常委好好聊,該說的就說,不該說就不要亂說。」

    老農不聽,背著手佝僂著背悶聲往前走去。

    陸一偉年輕,但走路的速度遠遠不及老農的步伐。兩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他只好加快腳步奮起直追。

    來到山腳下的許寨溝村,村民們都慵懶地坐在村口的大槐樹下曬太陽。見老焉領著外人來了,都紛紛打起了精神,如同參觀動物似的打量著正在走來的陸一偉。

    看到此情此景,陸一偉突然觸景生情,想起了待了五年的東瓦村。26歲,正當年富力強的花雨季節,陸一偉以包村的名義到了北河鎮最為貧窮落後的東瓦村。東瓦村與許寨溝村一樣,地處偏僻,山大溝深,與世隔絕,與一群樸實可愛的村民度過了一生中較為難忘的五年時光。

    一晃眼,已經過去六年了。與村民們一起種地,一起種果園,一起嘮嗑,吃著百家飯,喝著百家茶……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就像昨天發生似的。然而,自從到了縣裡以後,由於工作原因他已經很少回東瓦村了。老憨叔身體還還好嗎?果園種植的怎麼樣了?村民們的日子有沒有改善……心中有太多的問題想迫切知道。

    直接從封建社會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中國農民,儘管身上的奴性和劣根性難以剔除,小農思想一時還無法轉變,但他們特別重情重義。只要對他好,哪怕是一句簡簡單單的問候,他都會加倍感謝你,感恩你。骨子裡流淌著血濃於水的情感,是觸動每個人靈魂的華夏根脈。

    然而,一些從農村土地上走出來的官員們卻忘了本,生怕別人說他是農民的後代,生怕與農民沾上一點關係。架子越來越大,面子越來越傲,講話的語氣越來越做作,欲在群眾中樹立絕對的權威和尊嚴,讓群眾害怕他,敬畏他。但他忘了,他能有今天的成績,是農民一鋤頭一抷土培養大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