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6 三駕馬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6 三駕馬車字體大小: A+
     

    聽到領導要下礦井,工人們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年輕有為的陸一偉。或許,他們在思考,人家這個年紀都是領導了,自己還是個礦工,難道這就是命運安排嗎?

    人的成功絕非偶然性。陸一偉能有今天,遭受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磨難,一步一坎坷跌跌撞撞有了今天的成就。在別人眼中是羨慕的,而他認為,這一切是自己應該得到的。

    在喬建軍的安排下,給陸一偉他們找了兩身乾淨的礦工服,戴上頭燈,坐在鐺鐺車進入像迷宮一樣的礦井裡。

    進入礦洞,十幾米有一個昏暗的燈泡發出微弱的燈光,鼓風機和鐺鐺車發出轟隆隆的響聲,凄冷的洞穴風撲面而來,似乎走進了死亡隧道,陰森而恐懼。礦井頂上用胳膊粗的木頭支撐著,搖搖欲墜,似乎再一用力就把木頭給壓塌了。礦洞壁上往外滲水,頂上不時有小水珠滴落下來,好似嗚咽哭泣,向人類訴說著心中的委屈。

    陸一偉以前下過礦井,但這次以一方父母官的身份下去,心情格外的沉重。他隱隱感覺到,死亡之神就縈繞在自己身旁,稍不留神,就把你無情奪走。而這一幕,每天都在全國各地上演著。

    礦井裡隱藏著無處不在的危險。頭頂上極易發生頂板脫落,發生嚴重冒頂事故;開採作業時,如果不按照地質勘探圖採掘,而是盲目開採,極易挖到地下水層,發生透水事故;礦井下瀰漫著揮之不去的瓦斯,如果通風不及時,極易與裸露在外的電線介面接觸,發生瓦斯爆炸。另外,工人們操作不當,施工時鐵鎬與石頭摩擦出現火花,還有的工人偷偷抽煙,也容易發生瓦斯事故。

    此外,還有運輸工程中鐺鐺車軌道偏離,鋼絲繩斷裂,或突然停電,也是一種潛在危險。機電設備不定期檢修,出現路線老化,突然停止工作,也容易發生事故。還有放炮,操作不當,duang!duang!瞬間要人命!

    還有其他的,比如說汛期發生雨水倒灌,泥石流滑坡,中毒等等,可謂到處是危險。其中,最常見的煤礦事故主要集中在瓦斯、冒頂和透水事故。

    瓦斯,既煤氣,音譯過來叫瓦斯。其成分主要是甲烷,還混合著乙烷、丙烷、石腦油、氫等多種可燃氣體。古生物化石在地底下沉睡了多年,經過一系列化學反應混雜滲透在泥土礦石里的腐敗氣體,聰明的人類將埋藏幾億年的「屍首」挖出來為之所用,卻沒想到大自然有一天會瘋狂的報復。

    瓦解有一定濃度範圍,大概是5%-16%之間。低於5%,不會發生爆炸,但會包裹在火焰外層形成燃燒層。介於9-10%之間,遇火就爆;而高於16%,不會爆炸,但會燃燒,也易中毒。瓦斯爆炸時威力有多大?需要結合地形和空氣的融合。這麼說,一罐液化氣相當於3000個手雷,其威力可想而知。一旦發生爆炸,基本上沒有逃生的機會,瞬間屍首遍野。

    在德國,有瓦斯的煤礦是明令禁止開採的。而在我國,為了發展經濟,為了給「三駕馬車」驅動力,似乎並沒那麼……

    瓦斯雖危險,但是可以檢測出來的。如果瓦斯高的煤礦,礦工們下井前會開動鼓風機大量送風,將瓦斯稀釋,基本不會發生什麼危險。還有的礦工自己想土辦法,抓一隻金絲雀進礦。金絲雀對瓦斯特別敏感,只要瓦斯濃度達到5%以上,就會暈厥昏迷。礦工們看到此,立馬緊急撤離。

    不管如何檢測,依然存在潛在危險。只要工人們操作不當,或安全技術員不負責任,就可能發生不可逆轉的事故。

    南陽縣的煤礦,十座就有九座有瓦斯,但由於開採規模小,這些年來並沒有發生瓦斯爆炸。不過,瓦斯就像魔鬼一樣張牙舞爪地隱藏在陰暗角落,用鋒利的眼睛等待著人類出錯。

    走到一半,礦井下又傳來「轟」地一聲巨響,把陸一偉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分管安全的副鄉長江宇城更是個貪生怕死之人,整個人蜷縮在鐺鐺車裡,抱著陸一偉的腿瑟瑟發抖。讓這種人分管安全,簡直不敢想象,陸一偉淡定地撐了下腿,厭惡地看了江宇城一眼。

    一旁的喬建軍安慰道:「陸常委,別擔心,這是下面在放炮。」

    這明顯是違反操作流程!陸一偉扶了扶安全帽道:「礦井裡還有人你怎麼就放炮,你不怕發生意外?」

    喬建軍覺得陸一偉有些小題大做,不以為然道:「沒事的,我們以前一直就這樣操作,十多年了,沒發生一起事故。」

    「萬一要發生事故呢?」陸一偉怒目圓睜大聲道。

    見陸一偉表情嚴肅,喬建軍沒有反駁,不高興地道:「好了,我們以後整改。」

    「今天就整改!」陸一偉毫不客氣道:「待會上去后,責令所有工人停工,開展煤礦安全培訓。江鄉長,這事你要負責,每天的學習要有記錄,我要檢查!」

    江宇城木訥地點點頭,身體還有些發抖。

    喬建軍不高興了。來礦上檢查過的領導不知有多少了,大多數都是走馬觀花地看一遍就走了,除了作秀拍照片才下來繞一圈,趕緊匆忙逃離。也沒有哪個領導如此質問自己,到底是沒經驗的毛頭小子,見風就是雨,一點都不懂事。

    喬建軍道:「陸常委,煤礦安全培訓我們每個星期要進行一次,現在停工干這個,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什麼叫小題大做?要是出了人命你能擔得起責任嗎?」陸一偉疾言厲色道。

    「我這個月還有2萬噸的任務了……」喬建軍不懼陸一偉,繼續道。

    「好了,這事由不得你!」陸一偉有些惱怒。如此說,倒不如讓丁昌華兼并了,畢竟大煤礦在安全上面比較重視。

    喬建軍選擇了沉默,不理會陸一偉。

    到了工作面,鐺鐺車剛停穩,江宇城就迅速跳下來躲到一邊哇哇地吐。陸一偉冷笑了一聲,心裡暗道:「還分管什麼安全,估計下井都沒下過幾次。」

    剛剛放了炮,工作面煙霧繚繞,微弱的燈光忽暗忽明,加上鼓風機肆虐地吹著,壓根看不到在裡面工作的礦工。

    這時,一個礦工小跑過來。喬建軍不情願地介紹道:「陸常委,這位是安全技術員,你放心,只要他把關,就出不了事!」

    陸一偉不理會喬建軍,對技術員道:「你在前面帶路!」

    穿過煙霧繚繞的粉塵,刺鼻的氣味嗆得人群直咳嗽。陸一偉兩眼辣的都睜不開,但為了安全,他顧不了這些,緊跟著技術員來到工作面。

    剛開過炮,大塊的煤炭滾落在一旁,礦工則席地而坐休息。看到有人來了,急忙起身拘束地站在那裡,露出潔白的牙齒嘿嘿傻笑。

    陸一偉轉圈檢查了一遍,並未發現什麼潛在的危險。伸出手與一位礦工握手,礦工見領導與自己握手,趕忙在身上使勁搓著,然後抓住陸一偉的手使勁一握,陸一偉感受到了礦工手上的力量,一股為改變生活而奮鬥的力量,一股與生命抗爭的力量。

    「老鄉,你是哪裡的?」陸一偉對喬建軍橫眉冷對,對礦工卻格外親切。

    礦工繼續嘿嘿傻笑,用不標準的普通話道:「我是四川的。」

    其他幾個爭先恐後道:「我們都是四川的。」

    「哦。」陸一偉逐個握手,叮囑道:「你們在礦下一定要注意安全,切不可麻痹大意。」

    「我們知道,我們礦長天天給我們講嘞!」礦工樸實地道。

    「那就好!」陸一偉道:「我要再次叮囑你們,掙錢重要,生命更重要,不可把生命當兒戲,始終要緊繃安全這根弦……」也不知為什麼,陸一偉自從當上常委后,說話的語氣已經在悄然發生著變化,變得更為官話。

    「好嘞,好嘞,我們記住嘞!」礦工不停點頭道。

    陸一偉回頭問喬建軍:「工人在井下工作多長時間?一個月給開多少錢?」

    喬建軍還沒從剛才回過神來,道:「我們實行三班倒,8小時換一個班,也有工人願意加班的。一個工50元,一個月要是出滿勤的話1500多。」

    「哦。」陸一偉點頭道:「這個標準有點低啊。」

    「這還低?」喬建軍瞪大眼睛道:「許六的煤礦一個工才給35,我這已經算高工資了。」

    人家開多少錢工資是老闆的事,只要在合理範圍之內陸一偉無權干涉。仔細檢查了一遍,待了十多分鐘,準備返回。

    正準備走時,陸一偉低頭髮現了一個東西。他湊近一看,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他撿起來回頭問喬建軍:「這是什麼?」

    喬建軍看著陸一偉手中的煙頭,臉色有些掛不住,回頭抬起腿就往技術員腰上踹了一腳,罵罵咧咧道:「狗日的,不知道在礦井下不能抽煙?讓你監管,你管到哪裡去了?這個班所有人的工資全扣!」

    技術員捂著腰,一臉無辜可憐巴巴地望著陸一偉。

    陸一偉有些同情他,可手中的煙頭更讓人氣憤。他把煙頭裝進口袋裡,一聲不吭地往鐺鐺車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