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4 難以入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4 難以入眠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愕然,替喬建軍捏一把汗。要知道,丁昌華此人詭計多端,心狠手辣,只要是他看上的,就一定要得到。何況背後有林海鋒、楊德榮這樣的政治後盾,喬建軍與他斗,簡直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

    另外,丁昌華上次找自己談話,聽他的口氣要把整個石灣鄉的煤礦獨吞。陸一偉猜想,喬建軍的果子溝煤礦這是第一步棋,接下來會逐步蠶食其他煤礦,直至把整塊地界都收入囊中。

    能源型企業,其作用和優勢在改革進程中逐步凸顯,可以說是一本萬利的暴利行業。就利潤來說,沒有任何一個企業可以與之抗衡。此外,國家一道又一道文件下來,以擴大內需為支撐點,加大馬力全力提速,一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切為經濟發展讓道,只要有利於經濟的,可以犧牲一切。

    一時間,北方加快速度開採礦產能源全面支援南方發展,山西內蒙挖煤,河北鍊鋼,河南提供人力資源,以最快的速度運往南方各大電廠、造紙廠以及重工業加工基地,交通網路前所未有的繁忙,甚至載客列車也必須為運煤列車讓道,沿海城市GDP幾乎全線飄紅,逐年翻番,創造著一個又一個的奇迹。又好又快發展,成了當時的主基調,誰要膽敢阻礙經濟發展,誰就是歷史罪人!

    南方快速發展的巨大潛力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這個坐落在西部的小城,黑不溜秋的煤炭成了人們眼中的香餑餑,於是,一些非煤企業也紛紛轉型投入到這場經濟發展浪潮中。有遠見的南方人拿著巨額資金到處買礦,到了一種癲狂的狀態。就連在房地產行業做得風生水起的丁昌華也坐不住了,誰都想在煤價上漲之前佔一個坑,先下手為強,投身於能源行業,開始了掘金之路。

    陸一偉道:「丁昌華這個人你了解嗎?」

    喬建軍一臉怒氣道:「他不就是東華集團的老總嘛,怎麼?依仗公司大名氣大就店大欺客,這一套在石灣鄉行不通。惹得我急了,我們幾個聯合起來把他趕出去!」

    陸一偉笑了笑道:「喬老闆,丁昌華在北州市是納稅大戶,是重點保護對象,以你的實力和他抗衡,還不夠格吧?再說了,他頭上還頂著省人大代表的帽子……」

    「人大代表怎麼了?馬林輝不也是人大代表嘛,還不照樣被收拾了?」喬建軍不服氣地道。

    陸一偉冷笑:「馬林輝能和丁昌華比嗎?喬老闆,你也算是闖蕩江湖多年,你背後肯定有人暗中支持,我想,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

    過了一通嘴癮,喬建軍心裡舒暢了許多。連續喝了三杯酒後,眼神變得暗淡下來,語氣也溫柔了許多,道:「陸常委,其實我今天出來,是有事有求於你。」

    「嗯?」陸一偉眼皮子一抬,警覺起來道:「啥事?」

    喬建軍見陸一偉神色略微緊張,知道這是官員們的通病,一到談正事,比任何時候都清醒,如果事情能辦,拐彎抹角爭取利益,如果事情辦不了,那就裝瘋賣傻,借故岔開話題。不過官員們個個神通廣大,但凡你的付出到位,提著腦袋也敢幹。

    喬建軍湊到陸一偉跟前道:「陸老弟,我聽說你和丁昌華關係不錯?」

    喬建軍這麼一問,陸一偉清楚他接下來要說什麼了。剛才還咋咋呼呼的,現在又軟下來了,看來他也知道丁昌華的能力。陸一偉只顧吃菜,沒有回應。

    喬建軍繼續道:「陸常委,我知道你和丁昌華關係不錯,可以的話,你幫我在中間說道說道,只要他不收購我的礦,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陸一偉繼續吃菜,過了許久才放下筷子,道:「先不說我和丁昌華的關係如何,都是商人,都是沖著利益去的,既然他盯上了你,你覺得他會鬆口嗎?再說了,你剛才說一噸煤一條線上牽扯著許多人,應該都比我官大吧?」

    喬建軍楞了下,嘆了口氣道:「陸常委,我這也是一肚子苦水啊。你覺得別人拿了好處就會給你辦事嗎?我只禱告他們不來騷擾就行。就拿這件事來說,我已經找過楊縣長了,你知道他怎麼說,他說像我們這類小煤礦下一步就都要取締,還不如趁早出手撈一筆,我呸!當初拿我錢的時候還說以後會大力扶持我們小煤礦的,這才幾天功夫就變卦了。」

    「我知道丁昌華和楊德榮的關係不一般,市長都替他撐腰,和他爭就是自不量力,但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我想過了,如果陸常委能出面協調解決,一切照舊。如果丁老賊頑固不化,堅持固我,我也不怕他,光腳不怕穿鞋的,老子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和他以死抗爭。」

    聽到喬建軍言語過激,陸一偉沒有多說。他知道,丁昌華既然要兼并,縣裡就絕對支持,市裡也會幹預,自己出面交涉未必給他面子,何況兩人並不熟。他隱隱感覺到,丁昌華來南陽發展就是個火藥桶,指不定啥時候就會爆炸,這種人還是遠離為好。

    陸一偉不想駁喬建軍面子,道:「這事我可以給你側面問問,但我不敢保證能成功。我一個小小的鄉鎮書記,在他眼裡分文不值,沒多少利用價值。」

    「哎呀!那就太謝謝陸常委了。」儘管陸一偉沒有滿口答應,至少有個態度,喬建軍激動異常,隨即從口袋裡掏出兩捆錢走到陸一偉身後塞進上衣口袋裡。

    「這是幹什麼?」陸一偉瞪大眼睛看著喬建軍,伸手往外掏錢。

    喬建軍摁著陸一偉的手道:「陸常委,沒別的意思,知道你們平時開銷大,應酬多,這點就算是支持鄉里工作了。」喬建軍看到陸一偉在看沈鵬飛,趕緊解釋道:「鵬飛和我是兄弟。」

    沈鵬飛見此,立馬成了演技派,兩眼一閉,倒頭呼呼大睡。

    陸一偉不缺錢,就算缺錢也不會收別人的。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拿了錢就得替人辦事,如此交換對他誘惑力不大。他臉色驟變,拿開喬建軍的手,把錢丟到桌子上,起身道:「喬老闆,時間不早了,送我回去吧。」

    「這怎麼行?」喬建軍見陸一偉要走,連忙道:「我們還有其他項目沒進行呢。」說著,又招呼一群服務員走出來。

    如果說陸一偉剛才動了心思,此刻蕩然無存了。他沒有理會喬建軍,穿上衣服徑直往外面走去。

    見陸一偉執意要走,喬建軍只好拉上沈鵬飛跟在身後,將其送回了石灣鄉。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脫掉外套丟到茶几上,醉醺醺地倒在沙發上,把鞋蹬掉,把皮帶鬆開,讓整個人處於鬆弛狀態,可腦袋依然高速運轉,想著亂七八糟的事。

    以前他覺得當領導好,體面有尊嚴,可現在真到了這個位置上,僅僅是個小小的鄉黨委書記,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也許是自己太年輕,一下子走到這個位置步子邁的有些大,甭說上面的領導不支持,就連下屬都不服氣。他原以為通過收買人心的手段來安撫機關人員,別人非但不領情,還引來許多非議。看來,對付這些老油條,不動點真格的還真以為你是軟蛋!

    陸一偉突然感到尿急,起身往走廊盡頭的衛生間走去。路過計生員張麗宿舍時,聽到裡面此起彼伏地叫喚著,湊近一聽,隔著房門傳來噼里啪啦的r體碰撞聲。陸一偉先是身子一熱,又覺得萬分噁心。在鄉鎮這種事似乎司空見慣,尤其到了夜晚,個個空虛寂寞,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自然就走到了一起。

    對於這種事,國法黨紀上沒有哪條明文規定不準亂搞,最多從道德層面譴責教育。所以領導們知道誰和誰的破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懶得去過問。實在不像話了,頂多側面批評教育下,再不齊調離,也就完事了。

    陸一偉不去想,但那放浪的叫聲和摩擦聲始終在耳邊縈繞,出於生理本能,撒尿的時候發現小東西已經不自覺立正稍息,憋了好長時間才放水。

    回去的路上,房間里的叫聲依然不絕於耳,陸一偉快速走進辦公室關上門,心跳不止。

    他也記不得上次是什麼時候有過男女之事了,忘我工作之時壓根不去想這些,可現在閑下來了,再加上酒精的緣故,身體的機能已經在萌動,渾身燥熱,喉嚨涌動,難以平復。

    陸一偉走到桌前端起下午剩下的茶水一飲而盡,頭腦稍微清醒了許多。

    陸一偉懶得洗臉刷牙了,走進卧室把衣服一脫,鑽進被窩裡試圖睡覺,可亂七八糟的事轟炸式的湧來,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他想佟歡了。蹦出這個想法他自己都嚇了一跳。為什麼想得不是蘇蒙,不是夏瑾和,而是她!或許,這個女人留給他的印象太深刻,以至於難以擦去曾經的一幕幕。

    酒吧衛生間,酒店天台,佟歡在不可能的場合給了他無數驚喜,而別人給予的,只是按部就班,一成不變的固定套路。男人是需要激情的,一旦沒了激情,生活則變得盲目,索然無味。

    這一夜,陸一偉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