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3 行業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03 行業秘密字體大小: A+
     

    酒過三巡,氣氛融洽。喬建軍見陸一偉心情不錯,盡量用平實的口吻隨意一問:「陸長官,聽說又要開展打擊私挖濫採行動?」

    陸一偉夾起一口菜正往嘴裡送,聽到此話愣怔了一下,送進嘴裡放下筷子道:「你聽誰說的?」此事僅是楊德榮提及過,還沒有正式對外公布,喬建軍倒消息靈通,這麼快就打聽到了。

    喬建軍與沈鵬飛對視一眼,打著哈哈道:「我也是前兩天與幾個礦長吃飯的時候聽說的,不太確定,所以問問你。」

    陸一偉故作姿態道:「打擊私挖濫采嘛,又不是運動執法,而是一直以來都在搞,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一切以縣裡消息為準。你這麼一問,難道你的煤礦也是黑煤窯?」

    「我那是!」喬建軍連忙擺手道:「我的煤礦可是啥手續都有,不怕查!」

    「真的?」陸一偉挑眉反問。

    喬建軍有些心虛,面不改色心不跳道:「這當然了,咱是正經人家,自然要干正經買賣。」

    「哦。」陸一偉已經觀察到喬建軍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道:「既然是合法買賣,那你怕什麼,該乾乾,鄉政府依然一如既往支持。」

    「嘿嘿!」聽到陸一偉如此說,心裡樂開了花,笑著道:「陸長官,其實我早就該來拜訪你,可聽人說你忙於移民工程一事,我們也不便打擾。今日你肯賞我面子,是我喬某的福氣,來來來,咱倆再加強一個。」

    陸一偉端起杯子碰了下道:「喬老闆,更正下,別叫長官的,多難聽,好像我的大軍閥似的,直接叫我一偉就成了。」

    喬建軍哈哈大笑:「你是我的父母官,我怎麼能直呼其名呢!我是粗人,不懂你們官場的彎彎繞,那應該叫什麼?」

    「陸常委。」旁邊的沈鵬飛附和道。

    「對,陸常委,不管怎麼說,今天咱就算認識了,我這人性子直,為人也比較豪爽,以後需要我喬某幫忙的儘管開口,能幫的一定幫,不能幫的創造條件也要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喬建軍豪言道。

    陸一偉淡然一笑,沒有接茬。他心裡清楚,喬建軍如此獻殷勤,必定有求於他。按道理說,自己不過是他關係網中的個小螞蚱,用得著如此上心嗎?

    陸一偉不忘今晚飯局的目的,回頭對陪坐的女子道:「你們先下去吧,我們談點事。」

    「都下去吧,待會我再招呼你們。」喬建軍知道陸一偉要談正事了,他正好也有事情要談。

    服務員走後,陸一偉問道:「喬老闆,我陸某初來乍到,對石灣鄉的情況還不了解,能不能給我講講?」

    儘管這裡沒有其他人,喬建軍還是俯下身子壓低聲音道:「陸常委想了解哪方面的事?」

    「隨便聊聊,就像我們聊天似的,沒有主題。」

    「哦。」喬建軍知道陸一偉想了解什麼,道:「給你講講石灣鄉的各式人物?」

    「可以。」

    喬建軍解開襯衣扣子,擼起袖管道:「石灣鄉這地方資源多,基本上都是靠煤礦起家。全鄉13個村幾乎每個村都有煤礦,成了氣候的,也就那麼四五家,其他都是小打小鬧。這四五家為首的就是二寶煤礦,接下來就是我的果子溝煤礦,還有王二柱的王家煤礦、許六的許寨溝煤礦、李虎的東溝煤礦。二寶煤礦我不說你也知道,買賣做得最大,他一個煤礦加起來就有我們全部的大。」

    「哦。」陸一偉一邊聽一邊往心裡記,道:「這些煤礦都是個人的?」

    「除了我的,都是承包的村集體的。」

    「手續都全?」

    「這……」喬建軍猶豫片刻道:「陸常委,這麼和你說吧,全鄉所有的煤礦幾乎沒有一家手續齊全的,包括我。」

    聽到此,陸一偉頗為震驚,道:「那你剛才說手續齊全?」

    喬建軍放開膽子道:「剛才我們不熟,現在成了兄弟了,我就和你說掏心窩子話。我的煤礦好歹還有個採礦許可證,他們的估計就有個營業執照。」

    「哦,照你這麼說都是非法開採咯?」

    「也不能這麼說。」喬建軍道:「什麼是非法開採?一個證件都沒有那才叫非法開採,我們只要有一個部門許可,那就不是。都是國家權力機關,都是為人民服務,進一步說,只要人民贊成,我們就是正經生意。」

    聽到喬建軍這一歪理邪說,陸一偉不屑道:「照你這麼說,那『六證』完全沒必要了?」

    喬建軍梗著脖子道:「要我說,那就完全沒必要。」

    陸一偉加重語氣道:「無規矩不成方圓,每一行業都有遊戲規則,你若破壞規則,那是對自己不負責。」

    見陸一偉不解風情,喬建軍臉上有些掛不住,一旁的沈鵬飛見氣氛不對,趕緊打圓場道:「來來來,別光顧著說話,喝酒。」

    陸一偉放下酒杯道:「喬老闆,我問你個數據,全鄉到底有多少私挖濫採的?」

    喬建軍眼珠子一轉,道:「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陸一偉沒有吭聲,而是盯著喬建軍。

    喬建軍道:「和你交個實底,據不完全統計,保守估計有五六十家。」

    陸一偉儘管已經做好了準備,但還是吃了一驚,回頭問沈鵬飛:「屬實嗎?」

    「基本屬實。」沈鵬飛赧然道。

    陸一偉神色凝重地道:「去年已經炸掉幾十家口子了,怎麼還有這麼多?」

    喬建軍神秘一笑道:「這年頭,為了利益啥都敢幹。挖出來的黑黢黢的硬石頭,換回來的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村民們看到有一個發了財了,誰不眼紅?把腦袋別到褲腰帶上也要干!這就好比游擊戰,你來我撤,你走我干,你白天查,我晚上干,你總不至於住在村裡不走吧,所以啊,不管你開展多少次行動,是絕對根除不了的,借用一句詩,啥來著,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就是這個理!」

    喬建軍興緻很高,繼續道:「既然說開了,我就多說兩句。搞私挖濫採的,絕對不亞於當年的地下工作者。有的在深山老林,一台拖拉機發電,幾把鐵鍬鐵鎬,雇幾個外地人就能開工;有的隱蔽在山洞裡,還有的在自家院子里打口井,直接挖下去就能挖到煤。還有更絕的,在家裡挖。尤其是一些靠近山根附近的,以衣櫃做掩護,打開衣櫃拿著鐵鍬通宵達旦挖,白天把衣櫃一關,球事都看不出來。還有的在豬圈挖,晚上給豬吃點安眠藥挪窩,呼呼大睡,動靜再大都醒不來。你說,村民們如此狂熱,你能徹底剷除嗎?」

    「不瞞你說,我非常痛恨私挖濫採的,也支持政府把這些人一網打盡,破壞生態環境不說,到處亂挖直接挖到我坑裡了。稍不留神,就從上面掉下個人來,嚇死一個人。很清楚的告訴你,你要取締絕非易事。你敢進村,村民們就敢把你圍攻,掀翻車子挖斷路,甚至打傷人。退一萬步講,就算你今天取締了,過兩天同樣會捲土重來,與村民們講道理,那是天方夜譚!」

    聽完喬建軍的話,陸一偉倒吸一口涼氣,道:「照你這麼說,這事無法進行咯?」

    「我可沒這麼說啊。」喬建軍道:「你要真想干,那就提前做好心裡準備。幾任領導都想著在這上面弄點政績,到最後還不是灰溜溜的收場?要我說啊,打擊私挖濫采是縣裡面的事,鄉政府無權無兵,能幹得下去嗎?」

    陸一偉笑笑道:「我也是聽縣裡的意見,如果縣裡把這事壓在我頭上,那我就認真貫徹落實。」

    喬建軍心裡暗道:「這傢伙不食人間煙火,都和他說得這麼明白了,居然還是一根筋,管球他了!」

    喬建軍豎起大拇指道:「都說陸常委辦事雷厲風行,今日一見果然如此,是條漢子,來,喝酒!」

    陸一偉知道喬建軍話裡有話,問道:「喬老闆,我有一事不明。果子溝煤礦在果子溝村,我怎麼今天聽到鄉政府樓下面放炮,你這挖到石灣村了?」

    喬建軍一楞,呵呵笑著道:「陸常委可能聽錯了吧,我那敢呢。到了石灣村就是二寶煤礦的地界了,這個你放心,我們會按照規劃核定的範圍進行有序開採的。」

    「丁昌華你認識不?」陸一偉突然問道。

    喬建軍點頭道:「認識,但不熟。」

    「哦。」陸一偉道:「二寶煤礦已經更名為東華煤礦,你兩家的煤礦挨的近,你要和丁昌華把關係給協調好,避免以後出現什麼摩擦。」

    喬建軍臉色一沉,小聲道:「陸常委,不瞞你說,丁昌華已經派人找過我了,他想要收購我的煤礦,我沒答應。」

    「啊?多會的事?」陸一偉感嘆丁昌華下手真快,野心十足。

    「就在前兩天。」喬建軍道:「果子溝煤礦我經營了快了十年了,剛剛有了點起色,現在讓我放手,那有那麼容易,我給撅回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