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99 推卸責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99 推卸責任字體大小: A+
     

    讓陸一偉奇怪的是,耗資幾千萬的工程為何草率上馬,又為何輕易泡湯?就算張志遠級別低,他的意見蘇啟明聽不進去,那市委書記秦修文和市長林海鋒為何點頭,並經市委常委會審議通過?現在又冒出個丁昌華從中攪局,讓人有些看不懂。

    陸一偉堅信,這背後一定隱藏這一個巨大的陰謀,是高手間運作的一盤很大的棋,至於是什麼,他暫時看不透。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張志遠應該清楚個由。

    其實,陸一偉一開始也認為這項工程不切實際,可他只是個執行者,至於工程的對與否不去過問,只在乎成與敗。而他這個執行者,是最後一個知道。

    張志遠問道:「蘇市長找你了嗎?」

    陸一偉搖了搖頭。

    張志遠道:「事情臨時有變,對蘇市長來說也沒什麼損失,這不,丁昌華要在這塊地上建洗煤廠和焦化廠,正好替他消化掉,這事你知道嗎?」

    陸一偉再不解釋可能就要引起張志遠的誤會了,趕緊道:「張書記,前兩天丁昌華已經找過我,而且以命令的口吻讓我替他的企業掃除私挖濫采者。隨後,楊縣長也找我談過話,內容大同小異,還要我分管全縣的安全工作,重點在石灣鄉開展打擊私挖濫采工作。」

    「哦。」張志遠似乎已經知道了,道:「那你怎麼看?」

    陸一偉腦子裡亂鬨哄的,都不知道該聽誰的,道:「我聽您的。」

    張志遠欲言又止,思考了一會道:「你說得這些是我都知道了,剛才楊縣長也找我談過你的事了,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陸一偉道:「按照職責分工,安全工作是政府行為,一般由副縣長主抓,我不屬於政府序列,讓我分管是不是不太合適呢?另外,我剛剛進入常委班子,缺乏工作能力和統籌協調能力,一下子讓我抓這麼大的工作,有些力不從心。」

    「這話你說到點子上了。」張志遠道:「你想想楊德榮為什麼要把這塊工作壓到你頭上嗎?」

    陸一偉搖頭,這也是他的困惑。

    「他在推卸責任。」張志遠毫不避諱地道:「近幾年,特別是去年,全國連續發生了好幾起礦難,國家把安全生產已經提到了空前的高度,今後將嚴肅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包括主管分管安全生產工作的責任領導。你以為他真會把安全工作交給你?絕對不可能,不過是頂個名頭罷了。萬一將來出了事,把責任都推到你身上,他好來個金蟬脫殼。」

    聽完,一股寒風鑽進陸一偉脊背,毛骨悚然,讓人震驚。這就是血淋淋的政治較量,看似是一塊具有誘惑力的大蛋糕,實則是深不見底的大陷阱,稍有不慎,萬劫不復。

    看到陸一偉異常緊張,張志遠寬慰道:「他作為縣長,你覺得他能逃脫得了責任嗎?正如你所說,安全工作是政府行為,一旦有事,第一個追查的就是他。」

    過了一會兒,張志遠又道:「他的提議我給否了,你還是安安心心先在石灣鄉鍛煉吧。常委這塊,我會安排一些工會、婦聯等這些比較輕鬆的部門,但重心還是在石灣鄉。你還年輕,需要多加歷練,一下子把你推到這麼高,切不可得意忘形,而應該腳踏實地地走好每一步。」

    「剛才說得打擊私挖濫采工作,這不是一場游擊戰,更不是為某人的私利而開展工作,而是大勢所趨,勢在必行。前兩天,市委秦書記在市常委擴大會上講了,今年全省要安排部署這項工作,開展專項政治工作。所以,你可以提前入手,在石灣鄉先行鋪開,如果能像企業改制一樣,總結出什麼好的經驗和辦法,那就是你的政績。」

    話到這裡,陸一偉基本上明白張志遠的心思了,道:「張書記,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不,你不知道!」張志遠突然臉色一變道:「去年,我們在石灣鄉已經搞過一次,其難度可想而知。所以我建議你,打擊面不要過大,抓那麼一兩個典型殺雞給猴看就行了,你以為真的能徹底清除嗎?這在全國都是個大難題。學著聰明點,要保護好自己。另外,與丁昌華要保持一定距離,明白嗎?」

    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

    張志遠續上煙,望著眼前的陸一偉,心裡一萬個不放心。如果自己將來走了,他該怎麼辦為好?嘆了口氣,放緩語速道:「一偉,我過兩天要去京城學習培訓,差不多要走一個月,你有什麼事情儘管提出來,走之前給你安頓好。」

    聽到張志遠要走這麼長時間,他第一反映是誰來主持工作?毫無疑問,肯定是縣長楊德榮。張志遠不在的這段時間,楊德榮會搞哪些小動作,不得而知。

    陸一偉道:「張書記,丁昌華往移民工程賬戶上先行打了500萬元,既然這個項目不存在了,這筆錢是不是應該上繳國庫?」

    「可以!」張志遠道:「完了你把手中的一切賬務全部移交到財政局,最好今天就移交,然後你打個報告上來,我給你返還300萬,用作你前期準備工作的一切開支。」

    聽到這話,陸一偉心裡暖融融的。小聲道:「用不了那麼多……」

    「用不了你也拿著。」張志遠道:「你剛到石灣鄉,手裡沒錢怎麼開展工作?有了錢就有了底氣,好好的利用這筆錢干一件漂亮的事,至於幹什麼,我不過問,你自己看著辦吧。還有什麼事?」

    陸一偉隨即把石灣鄉中學的事一併提了出來。

    張志遠想了一會道:「既然楊縣長定在谷陽鄉,那就在谷陽鄉吧,畢竟該鄉也比較窮,需要這麼個項目支撐。至於爭取基金會一事,等我回了市裡問問市教育局,看看還能不能爭取到名額,好吧?還有嗎?」

    「沒有了。」

    「那好,我交代你兩句。」張志遠又道:「我離開這段時間,你時時處處要小心,低調行事,能不冒頭就不冒頭,一切等我回來再說。另外,你要留心縣裡的動向,要及時向我彙報。」

    「好的,我一定謹記於心。」

    談完事,張志遠長舒了一口氣,道:「肖揚要走了,你知道嗎?」

    「知道一點。」

    「哦。」張志遠感慨地道:「這小夥子確實不錯,為人敦厚老實,我很喜歡,加上與他父親又有那層關係,或多或少有些捨不得。可我不能攔著不讓他進步,畢竟南陽縣這塊平台太小,回東州市是不錯的選擇。今天晚上,叫上肖揚,我們在一起吃頓飯,就算為他送行吧。」

    陸一偉道:「張書記,肖揚走了,要不要我替您物色一位接替人選?」

    「不用了!」張志遠笑著道:「我以前一個人不挺好的嘛。看著你們一個個都有了出息,我特別高興。不管怎麼說,能送多遠就多遠吧。你也一樣,很多人對提拔你有意見,那你就證明給他們看看,你這個常委當得名正言順,當之無愧,你能做到嗎?」

    「能!」陸一偉暗暗攥勁,咬牙點頭道。

    「好了,那你去吧。」張志遠微微一笑,替他加油鼓勁。

    陸一偉剛邁出房門,張志遠又突然問道:「一偉,你想過離開南陽縣嗎?」

    陸一偉把邁出去的腿又收了回來,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哦。」張志遠黯然道:「當初蘇市長提出帶你走,我沒同意,你是不是在記恨我?」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不不不,張書記,絕對沒有的事。不去市裡是我的選擇,與您一點關係都沒有。」

    「哦。」張志遠道:「謝謝你的坦誠。先干著吧,有機會我會把你推出去的。」

    陸一偉鞠了一躬剛要離開,張志遠再次攔住他問道:「夏教授那邊有消息嗎?」

    提起自己不願意提及的往事,陸一偉有些慌亂,搖頭道:「沒有。」

    張志遠坐起來抿著嘴道:「其實我當初聽到后,也覺得挺惋惜的,可又有什麼辦法?事已至此,我不想多說什麼,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遇到合適的,就早點辦了吧。總這麼飄著,也不是個事。你嫂子一直關心你的事,還要張羅著替你介紹對象,呵呵,這種事還得說你自己,別人只是關心。」

    「張書記,謝謝您和嫂子的關心,這事……我會努力的。」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你和蘇蒙還有感情嗎?」張志遠突然問道。

    陸一偉一愣,不知該怎麼回答。

    張志遠意識到自己話多了,道:「你別多想,我就是隨口一問。」其實,蘇啟明特意託付張志遠探探陸一偉的口氣,有意讓兩人複合,可這種事,張志遠怎麼好開口,說了一半,又戛然而止。

    臨走時,張志遠又道:「隨後了你去見見蘇市長,畢竟移民工程是他負責的,聽聽他的意見,也說說你的想法,好吧?行了,你去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