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92 生財之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92 生財之道字體大小: A+
     

    從楊德榮辦公室出來,也沒等到張志遠回來,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驅車徑直回了家。

    剛進家門,就看到母親劉翠蘭正趴在地上縫棉被,陸一偉心疼地道:「媽,你幹嘛在地上弄,趕緊站起來。」

    劉翠蘭看到兒子回來了,猛然站了起來。可能是蹲的時間太長,血壓蹭地上來了,兩眼發黑,一個趔趄,差點倒地。

    陸一偉見狀,立馬跑了過去扶著,嚇得出了一頭冷汗。把母親扶到沙發上,心焦地問道:「媽,你沒事吧?」

    劉翠蘭扶著頭緩了一會,擺擺手道:「沒事,年紀大了,就是這老毛病。」

    「走,我現在帶你去醫院檢查檢查。」陸一偉一萬個不放心,拉著母親往門外走。

    劉翠蘭掙脫道:「一偉,真沒事,我的身體我知道,別瞎花錢。」

    「這怎麼叫瞎花錢呢?萬一您老有個三長兩短的,你讓我怎麼辦?」陸一偉頭上滲出一圈冷汗,剛才母親的舉動著實把他嚇壞了。

    劉翠蘭沒有理會陸一偉,抬頭看了看錶起身道:「等著,媽給你做飯去。」

    老人的固執兒女是左右不了的,除非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確實不行了才會去醫院。說一千道一萬,除了害怕花錢外,更多的是不想給兒女增加負擔。兒女都在忙事業,一點小毛病把他們都驚動回來,多不值當。

    陸一偉拗不過母親,只好道:「等回頭了我帶你去京城醫院做個全身檢查,沒問題全然好,如果有毛病咱就趕緊治,大問題都是小毛病給拖出來的。」

    看到兒子如此關心自己,劉翠蘭不能傷了他的心,道:「也行,等玲玲的婚事辦完了,我就去!」說完,劉翠蘭又嘀咕道:「一偉,你說說你爸,這玲玲的婚事滿打滿也就一個多月時間了,我是急得團團轉,可人家活得倒逍遙自在,一個人跑回老家了,叫還叫不回來,這麼大的事,讓我一個人這麼忙得過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哎!」

    父親回老家居住,陸一偉明白其原因。一大箱子寶貝到了別人家手裡是財富,而在陸一偉手裡卻是沉重的負擔。這段時間,他一直在通過多種渠道聯繫許半仙海外的哥哥,信也去了,可至今杳無音信。如果對方活著還好,移交給他也算了了一樁心事了,如果找不到呢,那這些東西該如何處理?是擺在陸一偉面前的一道難題。他清楚,只要有一天不及早處理,始終是一塊心病。

    陸一偉寬慰道:「媽,我爸身體不好,你也別說他,嫁女程序簡單,你別太勞累了,咱能買的就能買,別累著自己。」

    「不行,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嫁妝我都要親手置辦,這不,給她縫了兩床新棉被,我還要給我外孫多準備幾套,萬一我哪天就不在了,也就放心了。」劉翠蘭道。

    「媽,看你說哪去了!」陸一偉埋怨地道:「咱們家的日子只會越過越好,別說那些喪氣的話。」想到生老病死,陸一偉忽然感覺虧欠父母親太多,不由得鼻子一酸。

    「那當然啦!」劉翠蘭笑著道:「你看玲玲找了個好婆家,你官越做越大,媽高興還來不及呢。對了,你當的那個官叫什麼來著?」

    「縣委常委,和你說過多少次了。」

    在老百姓心中,只認為縣長才是領導,什麼縣委常委、主席、主任等,一竅不通。劉翠蘭疑惑地道:「那這個官比縣長大嗎?」

    「沒有。」

    「那鄉長呢?」

    「有。」

    「那就成了。」劉翠蘭喜笑顏開,樂呵呵地道:「我以前看到村長腿都打擺子,鄉長就更別說了。你現在的官比鄉長大,我也沒覺得怎麼樣啊,呵呵。」

    陸一偉想起在東州市鐘鳴的舅舅劉文剛所講的事,隨即道:「對了,媽,我給你和我爸在東州市買了套房子。」

    「啊?去哪買房子幹嘛?」劉翠蘭停下手裡的活,狐疑地質問道。

    「您二老年紀大了,也該享受享受生活了。東州市是國家級旅遊城市,那裡環境好,水土好,你們去了那裡好好安享晚年就行了,其他的什麼都不用管。」陸一偉興奮地道。

    「那得花多少錢啊!」劉翠蘭心疼地道:「我不去,要去你去。在南陽縣待一輩子了,突然讓我挪窩,真心有些接受不了。再說了,去了那裡人生地不熟的,連個嘮嗑的都沒有,那該多無聊啊,不去,不去!」

    「東州有你女兒啊!」陸一偉切中要害道:「媽,你不是答應玲玲給她帶孩子嗎?這下正好。在東州有了房子,你把孩子帶到家裡帶,晚上玲玲還能過來一起住,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啊。你也知道,鐘鳴他母親是個領導,她肯定不會帶孩子,估計要雇保姆了,你捨得嗎?」

    一席話讓劉翠蘭動了心思,畢竟兒女才是她的一切。自己雖說現在居住在縣城,可身邊照樣見不到一個人。女兒馬上要出嫁,以後想見就更難了。她思考良久問道:「你不跟我們去嗎?」

    陸一偉斷然沒想到母親問這個問題,猶豫了下道:「只要你們過去,我也搬過去。」

    「哦。」劉翠蘭依然牽挂著至今單著的兒子,道:「如果你不去,我肯定不去,將來我還要替你照看孩子。」

    一句簡單的話,讓陸一偉熱淚盈眶,他抱著母親道:「兒子不孝,讓你們操心了。你放心,等玲玲出嫁了,我保准給你娶個媳婦回來!」

    「真的?」劉翠蘭兩眼放光,不過很快又消褪,麻木地道:「這話你都說過多少次了。」此話一出,劉翠蘭連連後悔,要知道,夏瑾和的離去不怪陸一偉,只能怪老天對他不公平。

    陸一偉沒說什麼,而是堅定地道:「媽,這次我是認真的,今年年底,保證把兒媳婦給你帶回來。」

    「嗯,媽相信你!」劉翠蘭用溫柔的目光看著陸一偉,道:「你也知道,我在這個家說話不算,去不去東州我聽你爸的,如果他不去,那我也沒辦法了。」

    「我爸那邊你別操心,我來勸說他。」陸一偉信心滿滿地道:「你要知道,我爸從小就疼愛玲子,女兒讓他過去,他敢不聽話?」

    「呵呵,這倒是。」劉翠蘭笑著道:「行了,這事隨後再說吧,眼目前先把玲子的婚事辦完,你我是指望不上,回頭你和你爸說說,讓他趕緊回來張羅,我一個人那忙得過來。」

    「成,回頭我說說他。」

    吃過午飯,陸一偉又給肖揚去了個電話,張志遠依然沒有回來。他沒有繼續等下去,直接回到了石灣鄉。移民工程胎死腹中,他不得不重新調整工作思路。

    泡了一杯茶剛坐下,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以為是張志遠回來了,看到是李海東,緊張的心放鬆下來。

    「喂,陸哥,你現在在哪?」李海東在電話那頭略顯興奮地道。

    「我在石灣鄉,有事?」

    「哥,告訴你個好消息,煤礦的事終於談妥了,以210萬成交,你等著,我和潘成軍馬上就回去!」

    陸一偉謹慎地道:「回來了直接去我家,不要來石灣鄉,我晚點回去。」

    「好嘞!」李海東心情大好,語氣亢奮地道。

    掛掉電話,陸一偉一顆心落地。該煤礦從年前就開始談判,討價還價整整兩個多月總算成功了。他清楚,這一切歸功於潘成軍,靠李海東完全拿不下來。如此看,自己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總算有一件開心的事,緊蹙的眉頭舒展開來。

    以前每天是忙忙碌碌,現在突然閑下來,還真有點不適應。鄉鎮的工作本來就不多,大多是季節性的日常工作。比如說,春季護林防火、春種春耕,夏季基本建設、防洪防汛,秋季秋收,冬季更沒什麼事情了,除了過年前忙兩天,大部分時間都是撞鐘度日。此外,還有黨建、計生、稅收、婦聯、殘聯、工會、民政等階段性工作,忙完就沒事了。

    對於鄉鎮,主要收入來源於兩塊,一塊是上級撥款,一塊是稅費收繳。上級撥款是固定的,你年初做出預算,縣財政分批次下撥,這部分資金往往是專款專用,根本不夠日常開支。而稅費收繳,主要是農業稅、提留款以及計生罰款。

    農業稅好理解,種國家的地自然要交稅了,每畝稅50-100元不等。南陽縣是國家級貧困縣,標準有所降低,每畝稅收差不多二三十元。全縣共有26萬農戶,一年下來也有七八百萬,一筆不小的數目。如果有農民說沒錢,沒關係,你可以交糧食,由糧站買後用於納稅。

    提留款,大家可能有些陌生。所謂提留款,是指向農村收取的「三提五統」,即公積金、公益金、管理費提留和五項鄉鎮統籌」。具體的我也不解釋了,主要用於鄉村兩級擴大生產、興辦公益事業,辦學、計劃生育、優撫、民兵訓練、修建鄉村道路等民辦公助事業的款項。錢不多,攤到每個人頭上幾十元,可對於一部分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數目。如果你沒錢,沒關係,你可以參加義務勞動,以勞力來折抵提留款。

    計生罰款,絕對是每個鄉鎮主抓的一項工作,俗稱抓大肚皮。這項工作所產生的經濟效益是相當超值的。如果按照上級攤派下來的任務超額完成,剩下的資金就可以截留在鄉政府,用作日常開支。對於一些比較貧窮的鄉鎮,基本上都是靠計生罰款來維持日常運轉,甚至成為一些領導的「小金庫」,其收益可想而知。

    抓大肚皮既是一項技術活,也是一項體力活。鄉鎮幹部必須耳聰目明,一聽說誰家有了大肚皮,一群人齊上陣圍追堵截,其故事情節絕不亞於諜戰大片。如果趕在生育前抓住了,強制引產。如果抓不到,那就罰款。家庭條件稍微富裕的就交了,要是實在窮得叮噹響,搬傢具電器,牽牛趕豬,常有的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