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91 逢場作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91 逢場作戲字體大小: A+
     

    當天晚上,陸一偉回到縣城。第二天一早,他早早來到縣委大樓,在肖揚辦公室焦急地等候張志遠。

    「張書記最近一段時間在忙什麼?」陸一偉問道。

    肖揚瞟了眼門外,小聲地道:「張書記最近好像挺忙的,昨天回來剛坐到辦公室,接了個電話又匆忙走了。至於他在忙什麼,我也不清楚。」

    「他沒帶你出去嗎?」

    「沒。」

    「哦。」陸一偉頭上蒙上一層迷霧。以前,張志遠外出總會帶著自己,可肖揚接班后,習慣一個人行動。行蹤神秘,來去無蹤,曾經滿懷志氣的心早已不在工作上。

    過了一會兒,肖揚道:「陸常委,我可能過段時間就要回東州了?」

    「啊?這麼快?」陸一偉很是驚訝。年前,肖揚說過要回老家,沒想到事情進展如此之快,有些措手不及。

    「嗯。」肖揚靦腆地點點頭道:「我爸已經給我安排工作了,這兩天就在辦手續,去市旅遊局。」

    「不錯啊!」陸一偉發自內心地感嘆。同樣是旅遊局,在東州市和南陽縣是兩個極端的待遇。在南陽縣,沒什麼旅遊資源,典型的冷衙門,一般是給到站的或靠邊站的官員一個名分,僅此而已。東州市不同,旅遊資源豐富,城市主打旅遊牌,旅遊局的地位可想而知。另外,在東州市還有個慣例,能擔任市旅遊局局長的,一般情況下可以入常,最次也是個副市長待遇。肖揚能進旅遊局,可見他父親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和張書記說了沒?他什麼態度?」

    肖揚點頭道:「前兩天提了下,他沒什麼意見。」

    「哦。」陸一偉心中莫名地惆悵。又一個人要離開,就像當初白玉新離開一樣,雖相處時間短,但結下了深厚友誼,肖揚也一樣。他一直拿他當弟弟看待,這要一走,估計以後見面的機會就少了。他拍了拍肖揚的肩膀道:「哪天走,你提前告我一聲,我設宴為你送行。」

    「陸常委,您太客氣了,我授受不起。」肖揚感動地道。

    「別叫我什麼陸常委,叫哥!」陸一偉緊緊地攥著肖揚的手,動情地道:「回到東州后,什麼事都可以放下,要抓緊時間找個對象,不能讓你爸媽再為你操心,聽到了嗎?」

    「嗯。」肖揚重重地點了點頭。

    「那你走了,張書記這邊怎麼辦?」

    肖揚無奈地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張書記也沒說什麼。陸哥,要是我走了,你要替張書記再物色個人選。」

    「嗯,這事不必你操心了,我來辦。」

    兩人聊到九點半,始終不見張志遠的蹤影,陸一偉等的有些心煩意亂,不停地抬起手腕看手錶,還不時爬窗觀望,可要等的人一直沒有出現。

    「陸哥,你別著急,可能張書記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回來了。」肖揚看到陸一偉焦急,寬心安慰道。

    陸一偉預感到張志遠今天上午是不會來了,他失望地起身準備離開,剛走到門口,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以為張志遠打過來了,迅速打開,正準備接時,看到是一個熟悉而陌生的電話號碼。

    電話是楊德榮打來的。如果沒有記錯,這是第一次打給自己。陸一偉驚訝不已,他習慣性地找偏僻的地方迴避,趕緊接起來道:「楊縣長,您好!」

    「一偉啊,在石灣鄉還是在縣城?」楊德榮語氣溫和地道。

    陸一偉不敢說謊,道:「楊縣長,我剛才在縣城辦點事。」

    「哦,那你過來一趟。」說罷,掛掉電話。

    想起昨天丁昌華說的話,陸一偉意識到楊德榮要談什麼。他等了五分鐘,下樓徑直往楊德榮辦公室走去。

    「一偉來了啊,快坐!」楊德榮表現讓陸一偉吃了一驚,只見他起身歡迎,然後拉著手一同坐到沙發上。面帶微笑道:「怎麼樣,在石灣鄉還適應嗎?」

    陸一偉對楊德榮的格外熱情有些不適應,略顯緊張地道:「承蒙楊縣長挂念,一切挺好的。」

    「那就好,年輕人嘛,適應能力就是強。」楊德榮不停點頭道:「如果遇到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誰要是不聽你的話,我來出面替你撐腰!」

    如果楊德榮和張志遠相處和睦,陸一偉聽到這一番話很是感動,但他總覺得對方有些假惺假意。逢場作戲,是官場上每天要面對的問題,陸一偉不能表現出任何情緒,還要裝作沐浴領導的恩情,感恩戴德道:「多謝楊縣長支持和關愛,陸某一定儘力儘力,替縣委縣政府分擔解憂,替您排憂解難。」

    「哈哈……」楊德榮豪爽地笑了起來,道:「都是常委的人了,說話還這麼客套。什麼排憂解難,咱們都是為南陽縣服務,把各自的工作做好,就是對得起上級的信任和栽培,對得起我們的衣食父母。當初,我和張書記商討你的去處時,我第一個提議讓你到石灣鄉。雖然石灣鄉情況比較複雜,但最容易鍛煉人,也最容易出成績。你不必有任何顧慮,放心大膽地干,有什麼問題我來替你扛著,絕不會把責任都推到你一個人身上。」

    楊德榮講話很有藝術,儘管他不喜歡陸一偉,但官面上卻不輕易表露出來。不僅要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用心良苦,還要體現當領導的氣度和風範。換做其他人聽到這番話,估計就差跪倒地上磕頭了,而此時的陸一偉比任何時候都清醒冷靜,他知道,開場白后,楊德榮就要談移民工程一事了。

    果不其然,楊德榮起身回到辦公桌前,給陸一偉丟了一支煙點上道:「一偉啊,可能你也聽說了,情況有點變化,移民工程的事要暫時放一放了。」

    陸一偉道:「昨天丁總已經找過我了,想要在那塊地皮上建洗煤廠和焦化廠。可問題是,移民工程已經市委常委會敲定,納入全市重點工程,現在突然擱置,是不是有些草率呢?」

    「草率不草率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楊德榮收起笑容道:「咱不去爭論在石灣鄉實施千人移民工程的合理性和可行性,這是上級部門的事,你要知道,這塊地原先是建水泥廠的,也就是說該地是工業用地,而不是住宅用地。丁總是省人大代表,有權向省人大常委會提請議案,該議案得到省人大的高度重視,發回市人大要求組織論證,如此一來,移民工程不能再進行下去了,我這麼說你聽明白了嗎?」

    陸一偉不知楊德榮所說是真是假,他沒有回辯,而是道:「既然縣裡如此決定,我尊重您的意見。」

    「可不是我決定啊。」楊德榮連忙解釋道:「這時市裡的決定,我也是執行上級命令。我知道你已經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可沒辦法,不是你我能控制得了的。這件事估計張書記也知道了,等他回來後會召開專題會議研究部署的。」

    陸一偉早知無力回天,無奈地苦笑了下道:「我沒有任何意見。」

    楊德榮睹了陸一偉一眼,放緩語氣道:「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換做誰誰都接受不了,可我也無能為力。」

    陸一偉強顏歡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不搞這項工程正好我輕鬆點,何樂而不為呢。」

    「你可不能輕鬆!」楊德榮敲著桌子道:「雖然移民工程擱置了,但你肩上還有更大的重任。這件事本來打算等召開常委會再告訴你,我們可以事先溝通一下。你也知道,私挖濫採在石灣鄉是老大難問題,屢禁不止,嚴重損害了國家利益,擾亂了市場秩序,因此,我打算今年在全縣開展打擊私挖濫採行動,而石灣鄉就是重中之重,務必要把這股不良風氣徹底扭轉。」

    陸一偉知道楊德榮這是為丁昌華開路,可說得這麼冠冕堂皇,有些可笑。他輕描淡寫道:「這事沒問題,回去以後我和宋勇說一聲,他是鄉長,讓他主抓這項工作。」

    聽到陸一偉推卸責任,楊德榮臉色一變道:「你不僅是黨委書記,還是縣委常委,這事你必須親自抓起來。過兩天開常委會的時候,我要在會上提出,由你來分管安全工作。」

    黨委和政府雖是兩個系統,但政府必須在黨委的領導下開展工作。政府有專門分管安全的副縣長,但縣委常委也要分工,各自負責一塊領域。陸一偉剛進入常委,還沒有具體分管工作,楊德榮把安全交給他,不知是臨時起意,還是蓄謀已久。

    安全工作,不管在哪個地區都是一塊難啃的骨頭,風險與利益並存,有時候風險要大於利益,尤其是產煤縣,平時平平安安什麼都好說,一旦發生重大事故,第一個受處分的就是你。這裡的安全不僅僅是煤礦安全,是大安全,包括森林防火、車輛人員安全等,主要存在安全隱患的地方就是分管領導的責任。

    一般情況下,分管安全的領導必定是熟悉相關專業知識,懂得如何處理突發事件,往往是由在煤炭行業干過的領導里選撥。好比高博文,一直在安監局工作,他上任副縣長分管安全再合適不過了。現在讓陸一偉抓安全,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如果不是,那就是挖了個大坑,隨時等著讓他往下跳。

    陸一偉連忙道:「楊縣長,您高看我了,安全工作我一竅不通,還是讓高縣長主抓吧。」

    「誰一開始就懂?」楊德榮道:「就好比說移民工程,你懂工程嗎?把你逼到那份上,還不是照樣該幹嘛幹嘛。另外,你要搞清楚你和高博文的關係。你是代表縣委分管,而高博文代表政府主抓,一點衝突都沒有。換句話說,你可以命令高博文,也有權力查處任何一家存在安全隱患的企業。這麼說,你懂了嗎?」

    陸一偉對楊德榮的突然友好變得緊張起來,他到底要幹嘛?道:「楊縣長,您別怪我說話直,是我真心力不從心。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安全工作一直由副縣長分管主抓,好像沒有縣委常委分管吧?」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就不能變通嗎?」楊德榮有些惱火,表現出霸道的一面道:「行了,這事就這麼定下來了,等張書記回來了我和他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