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9 酩酊大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9 酩酊大醉字體大小: A+
     

    「那就這樣吧,我希望你們石灣鄉政府全力配合,及早動手將盜採者全部清除,如果你們有困難,我們可以出手相助。不過,我們的手段相對激進些,不管怎麼樣,我是來石灣鄉投資了,是給南陽縣創造財富來了,和氣生財最重要。你作為縣委常委,我相信你有一定政治覺悟和敏銳性,好了,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改天,改天咱們在一起聚聚,好好喝兩盅!」丁昌華說完,拍了拍陸一偉的肩膀,帶著劉強轉身離去。

    大奔車以特有的姿態,在眾人的圍觀羨慕中駛出了鄉政府,陸一偉站在辦公室,久久回不過神來。

    移民工程泡湯了?陸一偉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當初,丁昌華當著市長林海鋒、常務副市長蘇啟明以及張志遠和楊德榮的面,信誓旦旦拍著胸脯願意拿出一千萬搞民生工程,這才幾天功夫,民生工程變成了焦化廠洗煤廠,讓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政策朝令夕改,項目早上晚推,這是我國在改革開放進程中特有的意識形態。發展中國家摸著石頭過河固然缺乏經驗,需要不停地修訂完善逐步補充,如同衣服破了打補丁,補丁破了繼續補,衣服補起來了,不透風了,但留下極其難看的傷疤,深深地印刻在歷史巨人的肩膀上。

    男人的尊嚴是面子,是骨氣,而政府的尊嚴是公信力,領導即為政府的發言人。拍板定政策定項目那就是吐唾沫釘釘子,一言九鼎,言出如山,而不是今天定下的明天就推翻,有的甚至乾脆不承認,滿嘴胡言謊言,信口雌黃辯解,把方的說成圓的,把他的責任推到你頭上,長此以往,不知道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而由下屬揣摩每句話背後的涵義,每一道決定不敢公開透明,常常被著百姓,繞過法律肆虐鑽空子,把政府的公信力踐踏的沒有任何尊嚴可言。對於百姓,只剩下神秘、恐懼和怒不敢言。

    陸一偉不相信這是真的,他回到辦公桌前抓起電話,用顫抖的手指按下了蘇啟明的電話,他迫切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電話快要接通的瞬間,陸一偉慌張扣掉電話。人在緊張和憤怒時容易做出不理智的舉動,陸一偉差點犯下這個常識性的錯誤。他不能質問蘇啟明,更不能繞過張志遠直接越級彙報,這是官場大忌,任何一個領導決不能容忍。

    陸一偉坐到辦公桌前點上煙,前前後後縷了一遍,卻始終找不到頭緒。無奈之下,他鼓起勇氣撥通了張志遠的電話。

    電話接通后,陸一偉撅著屁股道:「張書記,我想和您彙報工作。」

    「哦。」張志遠表現得很冷淡,道:「我現在不在南陽,明天上午你直接到我辦公室吧。」

    掛掉電話,陸一偉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他抓起電話狠狠地摔倒地上,將桌子上關於移民工程的資料全部推掉地上,抓起規劃設計圖拚命地撕扯著,一條一條,無情地飄落在地上。陸一偉依然不解恨,抬起腳一通狂踩,直到一大堆資料變得面目全非,才喘著粗氣坐到了椅子上。

    陸一偉動靜整得挺大,樓道里都聽到了。各辦公室的人紛紛開門探出腦袋一看究竟,在隔壁辦公的宋勇也聽到了,慌忙走了過來推門進去。

    「一偉,你這是怎麼了?」宋勇看到地上散落的資料,驚恐地望著陸一偉。

    陸一偉有氣無力地靠在椅子上,沒有作聲。

    宋勇趕緊將門關上並反鎖,走到陸一偉跟前低聲道:「一偉,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生這麼大的氣?你看看,這些資料可是你辛辛苦苦白晝黑夜弄出來的,怎麼都給撕毀了?」

    陸一偉苦笑一聲,扶著椅子坐起來,從柜子里取出一瓶酒,拉著宋勇進了卧室。擰開蓋子,倒滿兩杯酒,遞給宋勇道:「來,宋勇,咱倆喝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你想急死我啊!」宋勇那顧得上喝酒,急切地詢問。

    「你先喝了,喝了我告訴你!」說著,自己先一口喝了下去。

    宋勇喝酒不在話下,端起來爽快地一杯酒落肚。

    陸一偉再次斟滿酒,緋紅的臉頰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望著宋勇道:「宋勇,你和我說實話,我這個人是不是特別的失敗?」

    宋勇有些莫名其妙,搖頭道:「這麼想起一出是一出啊,好好的扯這些幹嘛。」

    「我要聽真話!」陸一偉猛然提高聲音,語氣強硬地道。

    宋勇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了,附和道:「如果你這也算失敗,那其他人就沒成功的了。32歲的副處,我想在全市也找不到幾個,那個人不羨慕你,包括我都很羨慕。」

    「是嗎?」陸一偉有些不相信地道:「什麼是成功,難道這就是成功嗎?」

    「那你還想咋地?」宋勇被陸一偉徹底搞糊塗了,直言不諱道:「我這輩子估計就這樣了,而你不同,說不定過兩年就能再上一個台階,誰有你幸運?」

    陸一偉不停地搖頭,端起酒杯喝了多半杯道:「宋勇,我要鄭重其事的和你說件事……」雖喝了酒,陸一偉意識還是清醒的,話到一半又立馬咽了下去。在事情未搞清楚之前,他不能隨意亂說。

    「嗯?」宋勇等著聽後半句,對方沒了聲音。

    陸一偉端著酒杯與宋勇碰了一下,道:「兄弟,我……」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此時此刻的內心情感,又不知從何說起。

    宋勇見陸一偉喝多了,沒再追問,扶著躺在床上道:「啥話也別說了,你先休息一會,醒來后咱們再聊。」

    一宿未睡,況且又喝了酒,陸一偉挨到枕頭不到一分鐘,已經鼾聲四起。

    宋勇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看著憔悴的陸一偉無奈地搖了搖頭。為其脫掉鞋,蓋上被子,然後把辦公室收拾了一通,關門離去。

    丁昌華帶著劉強從石灣鄉出來,徑直去了縣城,直奔縣委大院。

    楊德榮辦公室,三人促膝密談。丁昌華道:「我剛從石灣鄉過來,陸一偉那邊我已經告知他了,隨後了你找他談一談,讓他儘快把項目撤出去,以便我儘早動工。這事越早越好,眼看著煤炭價格就要大漲,我必須趕在前面。」

    楊德榮拍著胸脯打包票道:「老丁,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不妨礙你動工。你要想動工,現在就可以進場,你放心,給他陸一偉三個膽子,沒人敢阻攔你。」

    丁昌華哈哈大笑道:「都說你老楊是個鬼精,我算是服了你了。那成,上面的事我都擺平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我這邊還是按原來的,給你3個點,怎麼樣?」

    「哈哈,老丁你太客氣了。」楊德榮樂得合不攏嘴,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這邊一切好說,關鍵是林市長那邊。那邊沒問題了,我這裡自然就沒問題了。」

    「那成!這事就這麼定了。」丁昌華道:「另外,縣城的那300畝土地怎麼樣了?」

    「這事急不得,還在操作當中。」楊德榮壓低聲音道:「張志遠你也知道,就是個死腦筋,完了我再和他說說。」

    丁昌華臉色一沉,道:「如果實在不行,那就想辦法除掉他。這個書獃子,遠沒有他師傅郭金柱的兩下子,油鹽不進。我和他打了這麼些年交道,各方面都還不錯,就是一根筋。」

    丁昌華說到楊德榮心坎上了,他故意道:「我一縣長,怎麼能和他公然鬧意見呢,這事還得你來操作。」

    丁昌華道:「我不都給你出過注意了嘛,撬不動張志遠,你還撬不開陸一偉?先把他拿下再說。」

    楊德榮苦笑道:「老丁啊,陸一偉上常委是市委秦書記點頭同意的,這上任才一個多月,你讓我怎麼下得去手啊?再說了,以什麼理由呢?」

    丁昌華對楊德榮的態度很不滿意,提高語調道:「你要能抓住他的把柄,甭說上任一個月,就是上任一天也能擼下來。至於怎麼操作我不管,五一前土地必須拿下來!你要知道,這塊地皮是給林市長的女婿練手的。」說著,看了眼旁邊的劉強。

    劉強有些靦腆地道:「丁叔,八字還沒一撇呢,您可別到處宣揚。」

    「哈哈……」丁昌華和楊德榮大笑起來。楊德榮笑著道:「我說強子,這點上你可比不上你爸啊,以後多和你丁叔學學,儘快熟悉工作。你看老丁多器重你,男人嘛,就要有個男人樣!」

    「行了,強子沒經歷過,你也別難為他。林市長和克成再三叮囑我,不能暴露他的身份,不能讓他受到丁點委屈,到了你的地盤上,這個重大的責任就交給你了。要是我們家強子有什麼閃失,我看你怎麼交代!」

    「放心吧,強子交給我你放心,只要在南陽縣地盤上,他絕不會受任何委屈!」楊德榮對劉強道:「強子,你在南陽縣遇到什麼困難和難題,儘管來找我,楊叔替你出面,好吧?」

    劉強活學活用,趕著話道:「楊叔,我現在就有困難,需要你幫助我。」

    「哦?」楊德榮看了丁昌華一眼,道:「什麼困難,你說來聽聽。」

    劉強梗著脖子道:「楊叔,我爸是被張志遠擠走的,這口惡氣你可得替我出啊。」

    此話一出,楊德榮愣在那裡。過了一會兒道:「強子,你還小,官場上的事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你以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行了,這事我心裡有數。」

    劉強何許人也?乃原南陽縣委書記,現任市政府黨組成員、辦公廳秘書長劉克成的獨子。半年前,剛從法國留學歸來。與他一同回來的,還有市長林海鋒的獨女林嬌。

    要說劉克成真有眼光,當年他得知林海鋒要把女兒送到法國留學,他瞅準時機,動用一切關係,將自己扶不起的兒子也送到法國,而且與林嬌選擇在一個學校,一個專業,目的就是為了接近林海鋒。

    去法國前,劉克成不止一次交代,讓你去法國不是去學習,而是放開手腳大膽地追求林嬌,一定要把他追到手。錢的事你不必發愁,我足額供應。文憑的事,你也不用發愁,我會替你搞定。千言萬語一句話,把林嬌拿下。

    劉強不負眾望,在林嬌被甩了無數個男朋友后,終於追到了手。學業結束后,兩人雙雙回國。對於兩人之間的感情,林海鋒表現的相當開明,只要女兒喜歡就成。

    劉克成的努力沒有白費,在自己仕途落魄的時候,林海鋒將其拉到身邊,而且把劉強交給丁昌華,跟著學做生意。丁昌華清楚劉克成的兒子是什麼材料,可沒辦法,要想在北州市站穩腳跟,就必須捨得投資。這不,丁昌華將東華煤礦交給他打理,還打算在縣城買塊地皮,讓他開發房地產。這大手筆,也只有他這樣的老闆揮霍得起。



    上一頁    下一頁

    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
    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