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8 立即停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8 立即停止字體大小: A+
     

    姚娜走後,陸一偉懷著沉重的心坐到辦公桌前,動作機械地點燃一支煙,看著原先還是亂七八糟的辦公桌,現已經整理的整整齊齊。他是一個自然人,一個有血有肉的高級動物,一個有七情六慾的社會人,除了忘我工作外,他的世界是灰色的、空蕩的、寂寥的、冰冷的。也許,走出這扇門,他看到的世界是多彩的、繽紛的、絢爛的、火熱的。然而,他如同圍城裡的困獸,內心強烈的慾望似核裂變膨脹,可窗外的世界,成了一種奢望。

    一支煙畢,陸一偉起身洗了把臉,重新回到辦公桌前整理思路,將近期要彙報的事項全部羅列到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寫完后,認真查看核對了一遍,確定無遺漏外,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了肖揚。

    本是懷著期許的心,卻換來一盆冰涼的冷水,張志遠並不在辦公室。而且,已經好幾天沒上班了,他到底在幹什麼?

    對於張志遠態度的急劇轉變,陸一偉深有體會。曾經的張志遠,一派學者風範,清秀文雅,學識淵博,眉宇間透著一股狠勁,果敢剛毅,殺伐決斷,誓為改變南陽縣面貌而痛徹清除障礙,大刀闊斧,頂住一切壓力推進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並敲定了南陽縣近年來的發展思路。然而,這一切似乎煙消雲散了。

    張志遠在悄然發生著變化,一切從西州之行開始。他開始變得冷漠淡漠,不再一門心思謀發展,不再沉著冷靜搞創新,甚至他提出的「三大工業園區」似乎置之高閣,很少過問。

    是什麼力量讓一個人發生如此巨變?到底是社會原因,還是個人原因?陸一偉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其實掰開揉碎一分析,或許能找到答案。

    張志遠作為經濟學碩士研究生,曾經有理想有抱負,可現實並不樂觀。一個高材生並分配到落後偏遠的老工業地區交通局當小科員,雖官至縣委書記,但這一切並不是他所要的。每個人心底都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誰甘願安於現狀,過著朝九晚五的撞鐘生活?現實是血淋淋的,或許,西州之行喚醒了他心底曾經的夢想和奮鬥的激情,他的理想並不在南陽縣,南陽縣也實現不了他的理想。

    另外,張志遠的仕途看似一帆風順,卻異常坎坷艱難。隨著提拔自己的老領導一個個先後離去,張志遠在北州市的優勢越來越尷尬。新來的領導瞧不上眼,利益同盟的肆虐圍剿,可謂是四面楚歌,危機四伏。面對這一切,張志遠只有兩條路,得罪大部分人,堅持走自己的路。而另一條路就是與利益集團的人同流合污,一起瓜分屬於國家和百姓的資源。顯然,張志遠不會選擇後者,可前者註定是一條孤獨的路,一條敢為天下先的改革之路。

    一個獨立行走的人,一雙敏銳犀利的眼睛,撥開層層迷霧,可以看到阻礙南陽發展的癥結,可以一針見血地提出破解南陽發展的思路。其實每個人都能看到,然而,隱藏在利益背後的貪婪卻使人變得更加瘋狂,變得更加不冷靜,逼迫張志遠不得不離開。

    張志遠要離開了,陸一偉早已意識到了。從花大價錢給蔡潤年送禮開始,后動用一切力量,頂住一切壓力把自己安置妥當,這一切,都是為離開在做準備。至於去哪,陸一偉猜不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要離開北州市了。

    想到張志遠,陸一偉再想想自己,情況是多麼的相似。一旦張志遠離開,自己的結局如何,他不敢去想。畢竟,跟著張志遠一年多來得罪了不少人,如果到時候這些人一窩蜂跳起來報復,那場面不可想象。

    主政一方,成了常委,在外人眼裡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陸一偉輕鬆取得,既是自己爭取來的努力成果,也不排除包含幸運的成分。別人羨慕嫉妒痛恨,但對於陸一偉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如同曝露在陽光之下,推到金字塔尖上,在接受別人瞻仰的同時,也隨時有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危機,往往在蟄伏之後突然爆發。而點燃的導火索,依然是亘古不變的利益。

    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陸一偉該何去何從,他心裡完全沒有底。

    這時,院子里駛進來一輛大奔,陸一偉側身一看,只見東華實業集團董事長丁昌華從車上下來,闊步走進了辦公樓。

    他來何干?陸一偉心中布滿疑惑。不管怎麼說,他不能得罪這位大財神,整理了下衣服,端正坐姿,準備迎接。

    「丁總,快裡面請!」辦公室主任楊詠梅剛才還是哭哭啼啼,此刻臉上擠滿了笑容,如果稍微一用力,估計能把劣質粉底也給擠掉在地上。

    「喲,丁總來了啊,有失遠迎,實在抱歉。」陸一偉沒有以常委的身份居功自傲,而是急忙起身,謙虛歡迎。

    丁昌華雖有50多歲了,但常年在政商兩界摸爬滾打,氣質非凡,氣派硬朗,身上散發著成功人士的魅力,一點都不顯老,不知道的還以為40剛冒頭。

    東華實業集團,雖是民企,但在北州市是最有潛力的企業,是北州市的納稅大戶。這樣的大人物,就是市領導見了都得客客氣氣,生怕哪句話說錯了得罪了他。市領導如此,下面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有人端著捧著,丁昌華自然有些飄飄然了。到了地方,就像在自己家一樣,有時候甚至用強硬的口氣命令地方政府為他的企業開路。縣裡的領導都知道人家的後台硬,誰敢得罪他,心裡有怨氣也只能乖乖地照做。

    陸一偉與丁昌華因牛福勇一事相識,后因借錢一事鬧得不愉快,兩人走動很一般。如今,兩人又緊緊地捆綁到一起。畢竟,你丁昌華再有本事,有些事還必須得靠地方政府。

    不可一世的丁昌華做出個不尋常舉動,雙手抱拳笑著道:「陸老弟,恭喜啊!」

    陸一偉知道他在說什麼,沒有應答請到沙發跟前落座,楊詠梅熟練地泡好茶,很不識相地坐在沙發對面,一本正經掏出筆記本準備記錄。

    陸一偉見此,哭笑不得。是個人都能看出這是私人接觸,楊詠梅幹了這麼長時間辦公室主任居然不知道這個道理。他委婉地道:「楊主任,你去食堂看看,安排一桌晚飯,今晚我要宴請丁總。」

    「這剛吃過午飯,你就安排晚飯,別忙活了,要請也是我請。」丁昌華連忙制止道。

    丁昌華不讓準備,楊詠梅也不起身,依然坐在那裡聽二人談話。

    陸一偉有些惱火,又想了個理由道:「既然時間還早,那這樣吧,丁總好不容易來一次,你去弄點新鮮的土特產,給丁總帶上。」

    「行啦,咱倆什麼關係,盡整些沒用的。」丁昌華打哈哈道。

    楊詠梅依然不走,陸一偉只好下了驅逐令,冷眼道:「縣統計局要今年的農業種植數據,你去趕緊報一下。」

    楊詠梅一臉不快起身,嘟嘟囔囔走出去了。

    楊詠梅走後,陸一偉將高大寬拿過來的好煙拆開,給丁昌華點上,笑著道:「我作為晚輩,其實應該我去拜訪你,可沒想到你先過來了,實在不敢當啊。」

    「咱就不要在乎這些小節了,誰拜訪誰不一樣?」丁昌華擺出一副領導的做派道:「陸老弟啊,我這可到了你的地盤上了,以後可得多多關照啊。」

    「說哪裡話!你這麼大一個財神爺,我巴結還來不及呢。你放心,只要我能做到的,保證全力以赴。」

    聽到這句話,丁昌華很滿意,道:「有陸老弟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說著,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過了一會兒,一個身材較為肥胖的男子上來了。

    「來來來,一偉,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劉強,以後南陽的一切事務就由他打理。」丁昌華介紹道。

    陸一偉與劉強握了下手,看著對方十分面熟,卻不知在哪見過面。笑著道:「既然是丁總的人,那就是自己人,劉強兄弟看著很年輕啊。」

    劉強一臉壞壞的表情,似乎有些輕視陸一偉,搖頭晃腦地道:「陸常委,以後可要多多關照哦。」

    劉強也就20多歲,身上還有些「未斷奶」的稚氣,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剛從大學畢業沒幾年的毛頭小子,讓這麼一個人來管理煤礦,陸一偉對他的能力產生懷疑。不過,人不可貌相,何況是丁昌華選定的人選,說不定真有兩把刷子,探身握手道:「客氣了!」

    相互認識后,丁昌華道:「二寶煤礦相關手續都辦下來了,我們將近期與縣裡交涉完成剩下的工作,如果不出意外,打算本月底掛牌成立新公司,全面接管正式運營。」

    「這是好事啊!」陸一偉樂呵呵地道:「丁總,你放心,涉及到石灣鄉這塊的,我一路敞開綠燈,全力以赴。」

    「還是自家兄弟夠意思!」丁昌華笑著道:「張書記和楊縣長那邊基本上都已經溝通了,應該沒多大問題。另外,新公司名字叫『東華煤業有限公司』,你覺得怎麼樣?」

    陸一偉有些莫名其妙,公司命名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再說了,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但別人徵求意見是看得起你,他故作深思狀道:「挺好的啊。」

    丁昌華道:「既然陸老弟沒什麼意見那就這樣吧。另外,我還有件事,讓劉強說吧。」

    劉強咳嗽了兩聲,端正坐姿擺開架勢道:「陸常委,我們經過省煤炭廳、國土廳批准,經縣委縣政府同意,決定對東華煤礦進行擴容增質,也就是說,我們的開採能力從最初的10萬噸擴容到100萬噸,另外,我們將在近兩年來新上洗煤廠、煉焦廠等企業,力爭打造成北州地區最大的煤焦企業。」

    陸一偉蹙眉聽著,聽出了丁昌華的野心。石灣鄉的煤炭儲量大,煤質好,完全可以用於鍊鋼使用。可以前秦二寶不懂行,用作一般的動力煤出售給電廠,價格低得可憐。丁昌華一下子從十萬擴容到一百萬,看來準備大幹一番。他點頭附和著,繼續往下聽。

    劉強繼續道:「鑒於東華煤礦的發展趨勢,我們需要石灣鄉做兩件事。」

    陸一偉不由得提高了警惕,看了眼在一旁搖頭晃腦的丁昌華,打起了精神。

    劉強語氣強硬地道:「第一件事,你們所搞的移民工程項目必須立馬停止;第二件事,你們必須將石灣鄉盜採者全部清除。」

    此話一出,陸一偉震驚了。第二件事倒沒什麼,就算他不說,自己也打算要干。可第一件事……陸一偉以為自己聽錯了,道:「你說什麼?我沒挺清楚,再說一遍。」

    劉強綳著臉道:「你們不是要搞移民工程嗎?那塊地我們已經買下來了,用作建設焦化廠和洗煤廠,所以,該項目你們必須停止。」

    陸一偉瞪大眼睛看著劉強,楞了好大一會兒,回頭對丁昌華道:「丁總,這不是開玩笑吧?」

    丁昌華將手中的香煙重重地掐滅在煙灰缸里,抬頭面無表情道:「劉強說的是真的。這件事張書記和楊縣長那裡已經知道了,估計這兩天就找你談話。本來我可以不找你,但考慮到你前期已經做了很多工作,不想讓你繼續做無用功,所以事先和你說一聲。」

    陸一偉突然覺得心口隱隱作痛,為了這項工程,自己已經付出大量心血,怎麼說沒就沒了,道:「丁總,這項工程可是納入市今年重點項目工程的,而且常務副市長蘇啟明親自挂帥督導。此外,你還投資一千萬無償支持,怎麼會這樣?再說了,我們規劃設計、相關手續的辦理以及招投標工作已經進行到一半,計劃下個月動工實施,你們突然這麼做,是不是草率了些?」

    丁昌華臉上找不到絲毫愧疚,道:「這件事呢,比較複雜,具體情況有人會和你解釋,但事情已經不可逆轉,你要有個心裡準備。我們談談另外一件事吧……」

    陸一偉徹底整懵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丁昌華在那裡嘚啵嘚啵說,他完全沒聽進去,只是木訥地點頭應承,一切都來得太突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