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7 五味雜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7 五味雜陳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的態度讓一頓飯吃得味如嚼蠟,草草收場。

    吃過飯後,陸一偉邀請姚娜和劉東光到辦公室借一步說話,兩人爽快地跟著回到了鄉政府。

    「一偉,你堂堂一個縣委常委,怎麼也不雇個交通員,瞧你辦公室髒的。」姚娜與陸一偉熟,說話也隨便一些。說話的同時,忙著替他整理辦公室。

    陸一偉紅光滿面,笑著道:「來了不到一個月,各方面的工作還不熟悉,過段時間再說吧。」說著,丟給劉東光一支煙,道:「劉哥,今天中午這頓飯是你安排的?」

    劉東光喝得不少,連忙道:「陸常委,您叫我東光就成了,叫我劉哥實在承受不起。今天中午本來想單獨請你的,可那王二柱聽說要請您,非要參與,還把他幾個狐朋狗友也叫過來,我實在沒辦法啊。」

    陸一偉沒有怪罪劉東光的意思,道:「咱倆是朋友,私底下就別整的那麼客氣,要不然怎麼談話?我來了石灣鄉,一直沒有接觸該地的主要人物,你也算是老人了,今天我要聽實話,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劉東光在石灣鄉開石料廠不是一年兩年了,在人家的地盤上開採資源,既要和當地鄉政府搞好關係,也得和當地的「地頭蛇」處理好關係,要不然怎麼能維持到今天。他不知道陸一偉想聽哪方面的消息,問道:「陸常委,您是說王二柱?」

    「嗯,可以說說!」

    劉東光看了眼姚娜,道:「王二柱此人也算是石灣鄉的一霸,不過與秦二寶他們比起來相差甚遠。他原先是秦二寶的小弟,給人家打打雜,跑跑腿,後來他不甘於屈服,跑出來單幹。主要營生就是私挖濫采,包括今天一起吃飯的周峰和李虎,他們都是一道的,在當地算是規模較大的。去年,縣裡搞打擊私挖濫採集中行動,他們提前得到內部消息,早逃之夭夭了。等風聲一過,回來接著干,這些年下來賺了不少錢。」

    「你說他們提前知道了內部消息?」陸一偉頗為震驚。

    劉東光意識到說漏了嘴,可話已經說出去了,只好道:「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去年打擊私挖濫採行動,除張志遠、白玉新以及自己外,還有蕭鼎元了解並秘密參與了行動。如果說走漏風聲,自己絕不可能亂說,張志遠和白玉新更不用說了,就剩下蕭鼎元了。

    蕭鼎元當初信誓旦旦承諾要保守秘密,遵守紀律,可最終還是「背叛」了。不過事情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再追溯也沒多大意義。陸一偉道:「你接著說。」

    劉東光接著道:「王二柱此人詭計多端,心狠手辣,一直是石灣鄉地界上逞威做霸,無奈秦二寶一直壓制著他,屈居於他人之下。現在秦二寶進去了,他成了當之無愧的老大……」

    「什麼老大不老大。」姚娜剜了劉東光一眼,連忙解釋道:「一偉,你別聽他瞎說。王二柱不過是個小混混,不足掛齒。」

    「你別打岔,讓東光接著說。」

    有了姚娜的提醒,劉東光也不敢亂說,草草道:「姚娜說得對,他就一混混,沒什麼了不起的。」

    一個地方但凡有資源,必然會冒出許多力量搶奪利益。石灣鄉作為資源鄉鎮,爭奪異常激烈。以馬林輝為首的「四大金剛」長期盤踞於此,豪搶掠奪,控制了整個鄉的資源。據陸一偉所掌握的情況,石灣鄉不僅有黑勢力滲透盤控,就連鄉政府的機關工作人員都參與其中分羹。如果不是移民工程,他一定會下大力氣清掃私挖濫采者。但現在讓他把工作全面抓起來,有些力不從心。不過他隱約感覺到,王二柱此人並不簡單。

    另外,「四大金剛」里還有個漏網之魚,排行老四的麻桿。麻桿因證據不足被無罪釋放,后不知影蹤。有的說潛逃國外了,有的說去了南方,反正不在南陽縣。張志遠覺得此人構不成多大威脅,沒有「趕盡殺絕」,而陸一偉不這麼認為。別看麻桿平時焉了吧唧的,依附在秦二寶身後為虎作倀,但此人做事很有頭腦。如果他將來以後回到石灣鄉,對陸一偉來說是個極其不安分的因素。

    政商兩界自古以來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隨著社會發生著深刻變化,更把兩者緊緊地捆綁在一起。而兩者中間,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操控著,亦或切入二者的平衡點或灰色地帶,撈取不可告人、難以啟齒的灰色收入。這股神秘力量即為黑惡勢力。

    黑惡勢力,以暴力、威脅、滋擾等手段,在一定區域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嚴重擾亂社會經濟正常秩序,影響到群眾的正常生產生活。只要有人類活動,就會存在相應的黑惡勢力,而且與政府相依並存,相互依賴。有時候,政府解決不了的事,由黑惡勢力出動,輕鬆擺平。

    按照組織活動和從事事業劃分,三四個人走到一起那叫街頭混混,多以欺男霸女,街頭打架鬥毆,搶劫盜竊等為生,成不了氣候;三四十個人組織到一起那叫團伙,多以收取保護費、敲詐恐嚇為生,較為普遍;三四百人才叫黑惡勢力,俗稱黑社會或黑幫,開始涉及黃賭毒等娛樂產業,逐漸洗白成為名正言順的大企業,大集團;如果發展到三四千人甚至遍布全球,有組織有紀律有信仰有目的,才是真正的黑色恐怖勢力,旗下不僅有大財團資助,還有跨國實體企業,財力雄厚,人數眾多,不少政企娛樂文化名人都參與其中。比較有名的如義大利黑手黨、日本山口組、美國三K黨、墨西哥黑幫、俄羅斯黑幫、洪門三合會等等。

    黑惡勢力存在的理想沃土,一般分佈於礦產資源產地、管理混亂的城中村、成千上萬的工廠、娛樂產業分布區以及愚昧落後的貧窮地區,其目的通過高壓手段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政府對此一直以來深惡痛絕,高強度持續打擊打壓,往往是端掉一個,又一個立馬冒出來。長此以往,兩者一直保持冷視、觀望且曖昧的關係,如同身上的虱子,難以徹底剷除。

    張志遠上台以來,在打黑除惡上一直採取高壓態勢,先後端掉了以趙志剛為首的紅纓會,瓦解了以馬林輝為首的「四大金剛」,而「唐氏三兄弟」因識時務,早早收攤夾著尾巴做人才躲過一劫。儘管如此,散落在民間的一些黑惡勢力在風頭過後席捲重來,大有抬頭之勢。

    石灣鄉不單單是「四大金剛」,還有像王二柱這樣的狠角色,要想在自己主政石灣鄉期間做點政績,鐵腕治鄉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陸一偉肩上的責任過於重大,一方面是移民工程,一方面是鄉域發展,兩者兼顧起來,把自己劈成兩半都忙不過來。但張志遠如此信任他,有多少困難他都必須克服。

    按照輕重緩急,移民工程是頭等大事,先把這項工程啟動后,再回過頭處理其他事務。他沒有繼續追問劉東光,道:「劉哥,我不管對方是什麼王二柱還是王三柱,你這邊要遵紀守法,合法經營。如果遇到問題和困難,儘管來找我,我替你出面解決。咱們是兄弟,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聽明白了嗎?」

    劉東光本想說其他事,可陸一偉的態度讓他咽了下去,陪著笑臉道:「陸常委,您放心,咱幹得是正經營生,絕不會胡作非為,肯定不會連累到您。再說了,姚娜好歹也是個局機關領導,牽連到她,多不值啊。」

    「嗯。」陸一偉點頭道:「你能這樣想,我自然放心。至於其他的,我會考慮的。」

    陸一偉明白劉東光今天來的目的,就是想移民工程動工後用他的石料。但這種事,陸一偉不能擺到明面上,間接地答應了他。

    劉東光何等聰明,立馬心領神會,起身臉上笑開了花,鞠躬感謝道:「陸常委,太謝謝了。」說著,和姚娜使了個眼色。

    「行了,你下樓等我吧,我和一偉聊兩句。」姚娜大大咧咧,表現得很隨意。

    「好好,我下去等你,你們聊!」說著,喜笑顏開關門離去。

    劉東光走後,姚娜坐在沙發上,給了陸一偉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衣衫不整,精神頹廢,不再有從前的陽光帥氣,心切地道:「一偉,來了石灣鄉看把你給折騰的,一下子老了好幾歲,干工作沒必要如此拚命啊,身體要緊。」

    在姚娜面前,陸一偉隨意許多,起身伸了個懶腰,嘆了口氣道:「娜姐,張書記一下子把我放到鄉鎮,又承擔如此浩大的工程,我真有些力不從心啊。不瞞你說,我這段時間成宿成宿睡不著覺,即便是睡著,腦袋裡都是想著工作的事。如同擰緊的發條,絲毫不敢鬆懈,我怕一松下來,就成了一灘散沙,何以對得起張書記的信任?」

    姚娜理解地點了點頭,道:「工作固然重要,但也不能靠你一個人,這樣下去,遲早把身體搞垮的。」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乘著我還年輕,多奮鬥幾年。過了這兩年,想干都沒心勁了。娜姐,工程上的事你可得多幫幫我啊。」

    「這個自然,放心吧!」姚娜爽快地道:「今年我把手頭的工作交給其他人,專心致志替你服務。如果不行,你乾脆把我調到石灣鄉來,我保證全力以赴。」

    「哈哈,你這尊大神我可請不起。再說了,把你請過來放到什麼崗位上?你有這份心,我就很高興了,謝謝!」陸一偉動情地道。

    不知怎麼的,姚娜倏爾想起了夏瑾和。每次遇到陸一偉,她都在極力迴避這個問題,因為她也不知道夏瑾和的下落。看著陸一偉憔悴的面容,她有些憐憫同情,不光想到了他的衣食起居,甚至想到了他的生理需求。她有一股撲上去的衝動,但這個想法盡在一瞬之間。

    話題聊完,兩人沉默了片刻。姚娜假裝低頭看了看錶,起身道:「一偉,時間不早了,我得回縣城了,老劉還在下面等著,如果有事你儘管打電話,我保證隨叫隨到。」

    「那行,我就不留你了,等回了縣城我請你和東光吃飯。」陸一偉燦爛一笑,似乎又回到當初的純真。

    姚娜直挺挺地站在那裡,看到了曾經熟悉而靦腆的笑容,心裡愈加覺得對不起他。磨蹭了半天,鼓起勇氣伸出手道:「我們握個手吧。」

    陸一偉一楞,伸出手握了下,微笑著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姚娜做出個大膽的舉動,一下子抱住了陸一偉,在臉頰上親吻了一口,轉身奪門離去。陸一偉站在那裡,心裡五味雜陳,無法釋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