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4 胡吃海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4 胡吃海喝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把高大寬從政府辦拉過來專管財務,十足的信任。高大寬下來時,其實並不情願,好不容易回到縣城,繞了一圈又下來了,但陸一偉的真心打動了他。陸一偉也沒虧待他,與宋勇一起從副科提拔到正科,擔任石灣鄉人大主席。這個職務雖並不妥帖,但上了正科一切都無所謂了。再者,親自參與南陽縣有史以來最大的工程項目,別無他求,彌足遺憾了。

    高大寬不比宋勇想法簡單,振臂一呼就爽快答應,至於後路他壓根不考慮。高大寬年齡大了,想得也多。他知道這次下來有兩種結果,一種是成功,跟著陸一偉說不定還能上一個台階;一種是失敗,因貼上陸一偉的標籤而一敗塗地,遭受政治打壓,給自己的仕途生涯畫上一個不圓滿的句號。

    對於這兩種結果,高大寬思量了許多天,他不能和陸一偉宋勇相比,他們畢竟還年輕,就算跌倒了,還有翻盤的機會,而自己呢?跌倒了可能就落魄退休,遭後人唾罵鄙視。可萬一成功呢?

    政治抉擇無疑是一場博弈,選擇對了一帆風順,選擇錯了道路曲折,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迷茫困惑,悵惘失然,不知該走向哪邊。往往在這個時候,任何人給你的建議和意見都可以不予採納,而應該堅信內心直覺的判斷,哪怕是失敗,雖敗猶榮,並不後悔。

    高大寬沒有徵求任何人的意見,就連家人都沒商量,最後一拍桌子下定了決心,打算冒這個風險,與陸一偉一道參與這項浩大的工程。與其碌碌無為、窩窩囊囊活一輩子,還不如策馬奔騰、轟轟烈烈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即便將來失敗,在南陽的歷史也會留下一道痕迹。

    以陸一偉為中心的「三人幫」成功組建,決心在石灣鄉大幹一場,一文一武一財,有謀略有執行有錢袋子,一個絕佳的搭檔,只要他們三人抱成一團,無論外界有任何干擾,這個「堡壘」攻不可破,可一旦有人偏離了軌道,一切功虧一簣。前途如何?皆為未知數。

    「丁總的錢到位了嗎?」高大寬坐下來后,陸一偉隨即問道。

    「到賬一部分。」高大寬道:「先給了500萬元,說剩下的錢下個月一起打過來。」

    「哦。」陸一偉點頭道:「那市裡和縣裡的呢?」

    高大寬道:「前兩天我拿著請示去了趟市財政局,市局領導倒也爽快,看到蘇市長的簽字后拿起筆簽了個同意支付。但他說了,這600萬元原先不在年初預算內,需項目立項后才能撥付。至於縣裡的,我去找了肖局長。肖局長二話不說,同意支付,可到了楊縣長那裡,楊縣長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大堆,也沒簽字,最後說了句等過了清明節再說吧。」

    「這他媽的和清明節有什麼關係?」宋勇罵罵咧咧道:「我看楊縣長就是成心的。已經是市委常委會定了的事情,他推脫什麼?到最後還不得撥下來?」

    楊德榮在這件事上不痛快。原想著讓副縣長高博文和許萬年負責此項工程,可誰知落到陸一偉頭上,而是還是蘇啟明欽點的,他也不好違抗。既然和自己無關,也不讓你痛快,以縣財政沒錢推脫,倒要看看陸一偉怎麼辦!

    陸一偉心知肚明,可又有什麼法子,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五百萬就五百萬吧,先開動再說。他道:「那鄉政府還有多少錢?」

    高大寬道:「前兩天我重新核對了一遍,目前賬上還有80多萬,其中有50多萬屬於專項資金。另外,我把近年來的賬目羅列了下,還有欠款200多萬元。」

    「啊?」陸一偉震驚,問道:「咋有這麼多欠款?都什麼項目?」

    高大寬道:「賬目種類繁多,各式各樣。其中,最大一筆是欠石灣飯店的,高達40萬左右。還有一筆欠維修石灣中學工程隊的,30多萬元,剩餘的就是零零散散,一部分是死賬,都欠了十多年了。」

    「欠飯店40多萬?我沒聽錯吧?」陸一偉難以置信。

    「這個……」高大寬見陸一偉臉色大變,小心翼翼道:「我查賬后也倍感驚奇,還專門把飯店老闆叫過來一筆一筆地核對,結果並無異議,都有原始單據和簽字,光去年上半年就吃掉了20多萬元。」

    陸一偉與宋勇對視,無奈地道:「宋勇,聽到了吧?這要吃多少飯才能吃掉40多萬,哼哼,這錢足以趕上峂峪鄉一年的財政收入,這樣下去,遲早讓他們給敗光!」

    宋勇繼續道:「我問老闆了,老闆說鄉政府每天都有客飯,要是上頭領導下來,一頓飯吃個上千元是常有的事。另外,鄉政府用的煙酒茶都是從這個飯店走賬。且管理鬆散,什麼人都可以簽字簽單,居然食堂做飯的大師傅都有簽單,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管理的。」

    鄉鎮吃風盛行,陸一偉是清楚的,但沒想到石灣鄉竟如此混亂奢靡。鄉鎮工作艱苦枯燥,除了喝酒打麻將,似乎找不到其他樂子。設身處地想,陸一偉也能諒解,但如此龐大的數字著實把他嚇了一跳。

    「原始單據在嗎?你現在給我拿過來!」陸一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臉色陰沉地道。

    高大寬去拿單據了,一旁的宋勇道:「早聽說石灣鄉政府的人個個酒量不錯,沒想到是如此練出來的。一偉,你放心,我一定要狠剎這股歪風邪氣。」

    陸一偉沒有說話,他想的不是這些,而是現在賬面上的負資產,100多萬的虧空,先不說給職工們謀福利,連機關正常運轉都堅持不下去。他有些懊悔,不該誇下海口給工作人員減免伙食費,增加差旅費,如果到時候兌現不了,自己的威信大打折扣。

    不一會兒,高大寬拿著一沓單據走進來遞給陸一偉。陸一偉仔細翻看著,大部分單據都是一個叫「徐二胖」簽的。他好奇地道:「這個徐二胖是什麼人?」

    「魏國強的司機。」

    「哦。」陸一偉繼續翻看,一支單據吸引了他的目光。只見消費金額高達五萬多元,上面寫著:茅台酒3箱,中華煙10條,豬蹄子15斤,中華鱘10條,撲克牌5副,麻將桌一張,避y套3盒……陸一偉越看越氣憤,抽出來遞給宋勇,憤怒地道:「宋勇,你看看他們是怎麼瀟洒的!」

    宋勇看后撲哧地笑了出來,捂著嘴巴道:「原來魏國強的生活多姿多彩嘛,好傢夥,豬蹄子一下子要了15斤,能吃得了嗎?還有中華鱘,這道菜縣城的酒店都沒有,居然這裡可以吃得到。最讓人驚奇的是還有麻將桌和避y套,乖乖,這那是飯店啊,簡直是商場嘛!」宋勇說著,將單據摺疊好裝進口袋裡,對高大寬道:「這支單據我收下了,不能給他算錢,如果他要的話,讓他找我來!」

    這時,陸一偉又遞給宋勇一支單據,氣得雙手哆嗦,道:「你看看,荒唐,可笑!」

    宋勇接過來一看,上面寫著「大碗炒肉面300碗」,金額是1800元,簽的字龍飛鳳舞,難以辨認。他驚呼道:「我的個天哪!一頓飯吃300碗炒肉面,這可讓我大開眼界了啊,這是不是請全村人吃了啊。蠢得跟豬一樣,連作假都不會作。」

    陸一偉又遞過來一張,宋勇拿起來一看,寫著:「摩托羅拉手機一部」,金額4800元,落款很清晰,是楊詠梅簽的。宋勇氣不打一處來,拍著桌子道:「都他媽的些什麼玩意兒,拿公家的錢不當回事,這事必須嚴肅處置。」

    高大寬見陸一偉臉色極其難看,道:「陸常委,宋鄉長,你們發現了沒有,這些單據都有個共同點,都是大白條,沒有鄉政府的任何印鑒,如果我們不承認也完全說得過去,誰簽的字找誰去。尤其是那個徐二胖,既不是鄉政府的人,又不是正式工,鬼知道他是不是從中亂搞。」

    「對!」在高大寬的啟發下,宋勇道:「一偉,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來處理,保證讓他們服服帖帖的,狗日的一群蛀蟲,要是惹得我急了,一鍋把這幫不識抬舉的東西給端了。」

    高大寬補充道:「陸常委,宋鄉長,據我了解,這個石灣飯店的老闆在石灣鄉有一定勢力,據說和秦二寶還是拜把子兄弟,一直干私挖盜採為營生,這個飯店不過是副業,主要靠鄉政府生存,如果我們要是壓著他的錢不給,會不會……」

    「怕他個卵!」宋勇還不等高大寬說完,頓時火冒三丈,道:「讓他放馬過來,儘管來找我,我到要看看誰厲害,這群烏合之眾,早就該一鍋端了,要不是他魏國強無限度縱容,石灣鄉不會成了這個樣子。」

    要是以前,陸一偉會和宋勇說出同樣的話,但現在不同了,他是縣領導,是石灣鄉的黨委書記,考慮問題應通盤全面,而不應極端偏激。俗話說,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何況今年要在石灣鄉地盤上干這麼大工程,如果處理不當,既有可能引發大的矛盾,影響了工期,這個責任誰都擔不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