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1 焦頭爛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1 焦頭爛額字體大小: A+
     

    今夜方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大地解封,山川換裝,春意萌發,蟄蟲涌動,一切都來得那麼匆忙,不知不覺中,又是一年春。

    南陽縣在乍暖還寒之時,勤勞的人民似乎已經忘卻冬季的那場罕見暴雪,各家各戶自食其力,重建家園。暴雪無情人有情,黨和政府沒有忘記受災群眾,從省里到市裡撥下專項資金用於資助他們修繕或新建房屋。石灣鄉的千人移民工程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當中,縣委常委、石灣鄉黨委書記陸一偉幾乎披星戴月日夜奔波,為該項目焦頭爛額,操碎了心。然而,各種各樣的麻煩接踵而至……

    一個項目的落地絕非易事,項目實施前各項手續極為繁瑣,讓人頭疼。首先是項目立項,先要聘請專業規劃設計單位進行項目規劃,形成可行性研究報告,由縣發改委立項后經縣人大審議通過,打包上報市裡,市裡再上報省里批複。立項后,要收儲土地,進行土地性質變更,由工業用地變為住宅用地。接著各類安全評價、環境評價、地震評價、文物勘探等等。再進行項目招投標,選定有資質的公司分多個標段一併推進。這一套程序下來,沒有個一年半載肯定完不成,估計就到了年後了。所以好多工程都是違規操作,一邊建設一邊辦理手續,可為了趕工程進度,實屬無奈。

    因為該項目已納入北州市2001年重點工程項目,在相關手續辦理上,只要涉及到市一級部門的,一律敞開綠燈加快推進。與此同時,項目招投標工作也同步進行。按照市政府主抓這項工程的常務副市長蘇啟明要求,今年年底前必須竣工交付使用。時間緊,任務重,這個沉甸甸的擔子壓在陸一偉身上,整個人如同擰緊的發條,絲毫不敢鬆懈。

    「篤篤篤……」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正在伏案斟酌項目規劃效果圖的陸一偉,他顧不上抬頭,「哼」了一聲繼續凝神聚力發憤圖強。

    「陸常委,吃飯了!」石灣鄉鄉長宋勇推門進來道。

    陸一偉依然埋頭,將手指間早已的熄滅的煙蒂戳進煙灰缸,專註道:「你先去吃吧,我待會再去。」

    宋勇看到陸一偉蓬頭垢面,頭頂上頂著一窩草,眼睛熬得布滿血絲,嘴唇發黑,面色無華,夾煙的手指熏得蠟黃,襯衣的紐扣錯了位,外套隨意搭在肩膀上,整個人萎靡不振,完全不修邊幅。再看看桌子上,煙灰缸里滿滿的煙頭,一旁還扔著幾個空煙盒,到處是煙灰。桌子上攤滿了各種材料圖紙,水杯喝得一乾二淨,杯底殘留著茶渣,一角還堆放著吃了半盒的速食麵,與以前乾淨帥氣的他相比,簡直不可相提並論。

    「又是一晚沒睡覺?」宋勇將屋裡的燈拉滅,從衣兜里掏出一包煙扔到桌子上,心疼地道。

    陸一偉看到煙,抽出一根點燃,起身伸了個懶腰,走到窗戶前扭動了兩下酸困的腰,嘆了口氣道:「宋勇,現在已是三月份了,最早動工也得在四月份,也就是說我們的有效時間僅僅八個多月,這還不排除夏季汛期等自然因素,如果這也算進來,保守估計也就六個月的時間。六個月把這麼大的工程拿下來,你心裡有底嗎?」說著,轉身心焦地望著宋勇。

    宋勇好像滿不在乎,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道:「不管時間多緊,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身體啊,瞧你這段時間瘦的,都快成火柴棍了,用得著那麼拚命嗎?你著急又有什麼用,不也得一項一項去落實?」

    陸一偉心急如焚,確實非常著急。這項工程不僅關乎市縣兩級政府的公信力,還關乎群眾的切身利益,另外,背後還有許多眼睛死死地盯著他,哪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會影響到整個工程進度,能不著急嗎?

    陸一偉使勁抽了一口煙,道:「你那邊的工作怎麼樣了?」

    宋勇道:「進展不大,好多老百姓既不願意挪窩,又不願意出錢。再者,當地鄉政府的領導都他媽的不當回事,思想工作做得不到位,重視程度不夠,還需要縣裡親自協調啊。」

    該工程按照規劃設計,計劃要建設100棟二層磚混結構樓房,外加8棟單元樓,解決將近1000餘人的住房問題。如此算下來,工程造價達到2000多萬,這還不算市政基礎設施項目配套費用,都算進去,估計3000萬元都擋不住。東華實業集團的董事長丁昌華才投資1000萬元,加上市縣兩級財政的各種專項資金,至少還有1000多萬的缺口資金,讓陸一偉寢食難安。

    就此事,陸一偉專門向分管這項工程的蘇啟明請示過。蘇啟明的態度很明確,這項工程是惠民工程,但不是慈善機構,想要入住的老百姓多少也得出點錢,按人頭攤派,每人兩萬。這麼一來,缺口資金不就解決了嘛!

    想法總是美好的,但實際操作起來並非如此簡單。該工程是面向全縣受災群眾的,一聽到政府要解決他們的住房問題,個個喜上眉梢,眉開眼笑,踴躍報名。但一聽到要出錢,立馬又泄了氣,積極性不高了。

    老百姓心中有自己的一筆賬。自己家蓋房子,差不多七八萬元就蓋好了。如果蓋平房,三四萬就解決了。有給政府的錢,還不如自己蓋。有的家庭七八口人,甚至十幾口人,算下來要交十幾萬,好傢夥!哪來那麼多錢。以人頭收費用不合理,又改成以戶收,即便如此,積極性同樣不高。不是說老百姓不願意住新房,各種因素疊加在一起,迫不得已選擇放棄。

    先說錢,這也是影響受災群眾不願意搬遷的根本原因。這次暴雪災害,倒塌的房屋多數是建國前後的老房子,如果有錢,他們早就拆倒重建了,何必等到現在呢。甭說兩萬,好多家庭兩千都拿不出來,拿什麼上交?再說了,住進新房還要裝修,購置傢具電器,這又是一大筆開支,從哪來錢?

    再說人,在一個地方生活了一輩子,突然要挪窩到一個新地方,多少有些不舍。另外,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在當地,如果去了石灣鄉,意味著土地將要失去,今後如何生存生活?雖然上頭答應解決一部分人的工作,可人家礦上說不定哪天就不用了,誰又來保障?上頭的初衷是好的,但如果不設身處地站在群眾立場上考慮問題,一切都是白搭。

    其實,該工程在最初之際並沒有如此龐大。原本打算建幾十棟小二層,解決部分特別困難的家庭住房問題,但蘇啟明頭腦發熱,用屁股決定思維,一拍板就敲定個千人移民工程,規模翻了兩番,造價成本陡然上升。陸一偉對此提出質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如此搞。認為打造個樣板工程,解決幾十戶人口就行了,剩下的由各鄉鎮自己考慮解決。可蘇啟明那聽得進去,想政績想瘋了,以此徹底改變他的為官形象,全然不顧實際考慮。

    蘇啟明一句話,改變了整個工程的走向,也改變了初衷設想。

    陸一偉眉頭擰成鐵疙瘩,又續上一支香煙道:「宋勇,這事我們拖不起啊。如果群眾不願意到此居住,建成了又有什麼用?還不如不建。這樣吧,今天上午我回縣裡一趟,和張書記彙報下情況。不過你也得抓緊了,實在不行一戶一戶地去做思想工作。」

    陸一偉到石灣鄉任職前,專門向張志遠請示要帶宋勇下去,張志遠毫不猶豫答應了。倒是財政局局長肖志雄一萬個捨不得,但紅頭文件已經下來了,能有什麼法子,只好忍痛割愛放宋勇走。

    與宋勇溝通時,他明確表示不願意下基層。一來是對鄉鎮工作不熟悉,二來在財政局剛穩定,現在又要挪地方,思想上接受不了。陸一偉連續登門三四回,好說歹說才算勸說成功。按照分工,宋勇負責鄉政府所有事務,並做好受災群眾移民動員工作。而陸一偉負責項目規劃設計、工程招投標等大型事務。而人大主席高大寬負責財務以及各項手續辦理。不過如此大的工程,僅靠他們三個人完全拿不下來。但又有什麼法子?

    宋勇這段時間鞋子都跑爛三雙,心裡有怨氣,道:「不是讓政協主席段長雲協助嗎,可他人呢?至今未露過面,好像沒他什麼事一樣。要我說,縣裡根本就不重視,特別是楊縣長,咱這可是替他賣命了啊,都他媽的一個個擺什麼架子!」

    宋勇所說為實情,可有些事陸一偉也實屬無奈。雖然頭上加了個常委的帽子,可又有多少人把他當縣領導?一道道命令下去石沉大海,驚不起半點波瀾。協調機制出現了問題,不單單是楊德榮漠不關心,甚至張志遠都不重視,如此搞工作,多少有些窩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