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0 二斤白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80 二斤白酒字體大小: A+
     

    接到張志遠電話,陸一偉一臉茫然站在院子里,一陣略帶暖意的夜風吹來,打了個冷顫,一個難以抉擇的難題擺在了面前。

    一邊是妹妹的終身大事,一邊是張志遠在召喚,兩邊都非常重要,放棄哪邊都是不明智的選擇。陸一偉靠在窗台上,想著兩全其美的辦法。可一個在北州,一個東州,怎麼也不可能都照顧妥當。

    陸玲的婚事是大事,一輩子就這麼一次,陸一偉不想留下任何遺憾。他下定決心,推掉張志遠那邊,留在東州。想著,掏出手機準備向張志遠請假。剛撥出去又匆忙掛掉,想起今天各種傳聞,他隱隱感覺這事和自己有關。不行!他必須得過去一趟。可妹妹這邊……陸一偉痛苦萬分。

    陸玲見陸一偉這麼長時間都沒回來,起身到外面查看。剛出門,看到陸一偉靠在牆上不停地磕腦袋。

    「哥,你這是怎麼了?」陸玲心疼地道。

    陸一偉匆忙換上笑臉,道:「沒事,可能是剛才喝得有點多了,走吧,我們進去!」

    剛要開門,陸一偉一把拉住陸玲,難為情道:「玲玲,哥要和你說件事。」

    「啥事?」

    「我……我……哎,不知該怎麼說。」陸一偉半天都說不出來,急得陸玲道:「哥,到底什麼事,你快說啊。」

    「玲玲,張書記現在讓我馬上到北州,有重要的事。」陸一偉咬著牙道。

    陸玲一愣,然後看了眼房間裡面,雖有些不舍,可工作的事也不能耽誤啊。想了想輕鬆地道:「我以為啥事呢,我這邊沒事,你們下午不都談妥了嗎,那你趕緊去吧!」

    「玲玲,哥實在……」

    「哎呀,別說了,我心裡知道,你能來我就非常高興。不要忘了,咱倆是親兄妹,兄妹之間沒那麼多客套。」說著,拉著陸一偉進了屋,耐心地向劉文麗和劉文剛解釋了一通。

    劉文麗身在官場,完全理解陸一偉,心切地道:「那你趕緊去吧,工作的事重要。反正咱們兩家都攀親了,以後隨時可以見面。文剛,派輛車送送一偉。」

    劉文剛聞后,立馬掏出手機聯繫車。

    陸一偉一個勁地賠著不是,劉文麗道:「一偉,你太客氣了,人在官場,身不由己,我能理解。」

    不一會兒,一輛賓士停在了別墅門口。陸一偉把自己的車鑰匙留給陸玲,與眾人道別後匆忙離開了東州市,一路狂奔往北州市趕去。

    東州市和北州市約200多公里,走高速的話,至少得兩個多小時。陸一偉一路催促司機加快速度,司機知道陸一偉著急,把車停到應急車道上,將車牌一遮擋,一腳油門踩到油箱,以180邁的速度狂飆。好在賓士的各項性能好且沿途未遇到任何險情,一個小時多一點就趕到了北州市。

    到了北州市,陸一偉立馬和司機郭凱聯繫。兩人見面后,郭凱將他帶到了市政府招待所。路上,得知今晚的宴席都是一些重量級的人物時,陸一偉不由得大吃一驚。難道真的與自己的事有關?

    到了樓底下,陸一偉給張志遠去了個電話。張志遠直接道:「上二樓到302房間。」

    陸一偉懷著忐忑的心上了樓,小心翼翼敲開房門,看到各位領導滿面紅光,談笑風生,氣氛融洽,想必宴席進行得很熱烈。張志遠起身將陸一偉拉到桌子前,對市委書記秦修文道:「秦書記,這位就是陸一偉。」

    兩人已經見過面,秦修文微微頜首,沒有說話。

    陸一偉恭敬地逐個打招呼,郭金柱豪爽地道:「都是自己人,別那麼見外,脫掉外套趕緊坐下敬秦書記一杯酒。」

    悉聽遵命,陸一偉麻溜地脫掉外套,顧不上吃菜滿上酒,雙手端起來躬下身子遞到秦修文面前道:「秦書記,今天藉此機會可以敬您一杯酒是我的榮幸,學生不才,還需要您多加教導和指點。」

    秦修文看著陸一偉遲遲不端酒杯,眼神里充滿各種疑惑和好奇。他在想,眼前的這個小夥子何德何能驚動各路神仙過來捧場?當然,不排除張志遠的因素,但各位一晚上在誇他,多少有些驚訝。

    看到秦修文的眼神,陸一偉猛然想起在內蒙與秦修文相遇的場景。同樣是在飯桌上,同樣是在敬酒,同樣是這個狀態,驚人的相似。好在那天自己態度還算不錯,如果像巴圖一樣耀武揚威,估計他來北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給收拾了。現在想想,心有餘悸。

    郭金柱見秦修文擺起了譜,隨即道:「一偉,秦書記是你領導,你應該尊重他,拿這麼小的酒杯誠意不足啊,來,拿這個!」說著,將一邊的茶杯放到陸一偉面前道:「倒滿,這樣才顯得有誠意。」

    看著足可以盛放半斤酒的茶杯,陸一偉倒吸了口涼氣。但既然郭金柱說話了,就是硬著頭皮也得喝下去。他拿起酒甌咕咚咕咚倒滿,旁邊的張志遠看著替他捏把汗,可這個時候他不能多語,選擇了沉默。而徐才茂和白宗峰相互一笑,似乎要考驗一下陸一偉的酒量。

    陸一偉端起一茶杯酒再次遞到秦修文跟前,重複了同樣的話,秦修文才緩慢端起酒杯,輕輕碰了下,抿了一口便放下了。而陸一偉則深呼吸,閉著氣一口氣喝了下去。

    「好!」郭金柱鼓掌,對秦修文道:「老秦,看到了吧?這小夥子多實在,能經受得住酒精的考驗,自然也能勝任各項工作。」說著,又對陸一偉道:「一偉,這第二杯酒我陪著你敬秦書記一杯,倒滿!」

    陸一偉還沒緩口氣,又要喝一杯。郭金柱降低身份陪著他喝,這杯酒必須喝。於是他倒滿,把屁股加緊,與郭金柱一同敬秦修文。

    秦修文看著郭金柱,連連道:「老郭,你這是何必呢!」

    「來吧,爽快點,喝!」說完,一飲而盡。這次,秦修文喝了半杯。

    郭金柱喝完酒,與徐才茂使了個眼色。徐才茂心領神會,心疼地看了眼陸一偉,壓了壓手道:「一偉,先坐下吃口菜。」張志遠看到陸一偉臉色煞白,趕緊為他夾了點菜,示意他先吃點。

    陸一偉此時肚子里翻江倒海,頭疼欲裂。好傢夥,一口氣喝下一斤白酒,第一次這麼喝。雖然身體不舒服,但意識十分清醒,趕緊扒拉著吃了幾口,徐才茂隨即端起酒杯道:「來,老秦,我也陪著一偉敬你一杯。」

    雖然同為市委書記,但東州市和北州市不可言喻。東州市的西江省經濟強市,據說下一步市委書記即將入省委常委,立馬提高一個檔次,秦修文多少給徐才茂一些面子,端起酒杯道:「我說老徐,咱這酒喝得差不多了吧。」

    「此酒非彼酒,此人非彼人,這杯酒蘊含著不同意義,來,幹了!」說著,徐才茂昂頭喝了下去。這次,秦修文把一杯酒喝完了。而陸一偉又喝下去半斤,接近他的極限。

    「還有我呢!」白宗峰端起酒杯道。

    秦修文連忙擺手道:「罷了,罷了,你看陸一偉都喝成什麼樣子了,這樣下去會鬧出人命的。」

    「老秦,你今天怎麼婆婆媽媽的,來,爽快點,成不成就看這一盅了。」還不等秦修文舉杯,白宗峰先一干而盡。秦修文無奈,只好陪著喝了下去。

    二斤白酒下肚,陸一偉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身體有些僵硬,反應遲鈍,不聽大腦指揮。儘管如此,他硬咬著牙直挺挺地坐在那裡。一旁的張志遠面露赧色,從桌子底下悄悄塞給他一支葡萄糖。

    「志遠,你就不必了。」還不等張志遠舉杯,秦修文就急忙制止道。張志遠不聽勸,拿過陸一偉的水杯倒滿酒,端起來道:「秦書記,讓一偉緩一緩,我陪您喝!」說完,仰起脖子灌了下去。

    秦修文無奈地搖了搖頭,又喝了一盅。看到陸一偉有些支撐不住了,對張志遠道:「你趕緊扶他去趟衛生間。」

    張志遠回頭看著眼皮都支撐不住的陸一偉,拍了拍後背道:「我陪你去?」

    陸一偉立馬打起精神搖了搖頭,強撐著道:「張書記,我沒事。」

    「還有多少酒?」郭金柱準備收場,問張志遠。

    張志遠回頭看了眼,道:「沒有了,就剩下桌子上的半瓶了。」

    「拿酒去!」

    張志遠起身,秦修文一把拉住道:「不要了,可以了,都喝了三箱了,我可喝不下去了。」

    徐才茂及時圓場道:「那這樣吧,咱們把這半瓶酒喝完就完事。」

    徐才茂的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均分開,喝完草草收場。

    一晚上,誰都沒提關於陸一偉入常的事,秦修文心知肚明。雖然有些反感張志遠挾各路神仙逼迫自己就範,但陸一偉的二斤白酒著實讓他大開眼界。

    半個月後,市委召開了常委會,議定了很多事項,其中便有陸一偉的任命決定。

    常委會的第二天,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代表市委來到南陽縣召開全縣幹部大會,宣讀了《中共北州市委關於任命陸一偉同志為南陽縣委常委的決定》。

    二斤白酒,換來了一個縣委常委,陸一偉對在主席台上進行履職設想表態時,都覺得這是一場夢。而這場夢是好是壞,至今是個未知數。

    解決了陸一偉,張志遠一顆心落地。就是走,他也可以放心離去了。

    陸一偉履新,意味著張志遠離開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

    (第三卷完)

    張志遠能順利離開南陽縣嗎?陸一偉成為縣領導後會遭遇什麼樣的事情?他的愛情之路還依然坎坷嗎?如果說陸一偉以前是躲在背後與他人暗中較量,而如今走到了前面進行正面對抗。沒有了張志遠的幫襯,他的輝煌歲月該如何書寫呢?敬請期待第四卷!別走開,新一輪的各種鬥爭即將展開。



    上一頁    下一頁

    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