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9 一路坎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9 一路坎坷字體大小: A+
     

    從一個父親嘴裡說出來,陸一偉聽著多少有些同情。可這是人家的家事,他不能多言。

    鍾石山的話情深意切,卻沒有打動鐘鳴。鐘鳴掙脫開父親的手道:「鍾石山,從你離開家的那一天,你就不再是我父親。十多年來,是我媽把我拉扯大的,她付出了多少心血你知道嗎?還有,這麼些年來,你什麼時候管過我?哦,我現在長大成人了,要結婚了,你想起管我來了,遲了,一切都遲了!」

    「今天這個見面,是陸玲非要堅持的。如果換做我,認為完全沒這個必要。結婚日期定下了,到時候你們想來就來,不想來我也不勉強。」說完,拉著陸玲,推著母親走出了包廂。

    陸一偉站在那裡,不知該如何是好。向兩位深深鞠了一躬,跟著鐘鳴他們下樓了。剛下了一節樓梯,就聽到鍾石山放聲嚎啕大哭,讓人心碎。

    走出酒店,一家人臉上立馬綻放出笑容。劉文麗歉意地道:「一偉,實在不好意思,你看這鬧得,讓人沒心情了。文剛,你在哪安排了飯?陸一偉好不容易來一回,咱一定要設宴好好請陸玲的娘家人吃一頓。」

    「走!去我山莊!」說著,揮手讓他們上車。

    陸玲上了陸一偉的車。剛上車,陸玲就掩面而泣,愁腸寸斷。陸一偉看著心疼,安慰道:「玲玲,別哭了,這是你選擇的路,就要勇敢去面對,你放心,我不會和爸媽說的。」

    陸玲抬頭感激地道:「哥,你也看到了,這就是我為什麼不願意提及鐘鳴他家庭的原因,每次見面都如此,我雖然還不是他們家人,可早就捲入了這場鬧劇,無休無止,讓人厭煩。尤其是他大姑,幾乎見一回吵一回,他不喜歡我,我更不喜歡她!」

    陸一偉聽著兩家人的謾罵,似乎隱藏了好多難以啟齒的往事,問道:「鐘鳴口中的那個老女人是怎麼回事?」

    陸玲擦乾眼淚道:「他爸反對的原因也不單單是因為咱家窮,而是想搞一場政治聯姻。那個『老女人』其實年紀和我差不多,不過長得又矮又挫,鐘鳴那能看得上她?不過她父親是東州市的常務副市長,死乞白賴地要把他女兒嫁給鐘鳴,不斷給他父親施壓,也就有了無休止的爭吵。」

    牽扯到官場,陸一偉似乎能理解。政治聯姻,從古至今都有先例。古有齊大非偶,昭君出塞,現有蔣宋聯姻,數不勝數。政治聯姻,實質上是無視個人情感和意願,突出政治目的而異化了的婚姻。目的在於化解矛盾與鞏固關係,前者為即時行為,後者從政治角度講,也可作為即時行為;但可以看做不同團體間的相溶行為,求同存異,各取所需,是一種懷柔手段,也是一種人性殘害。

    這種情況在政商界尤為盛行,陸一偉有切身體會。當初,蘇蒙的蘇啟明不費餘力地將二人拆散,嫁給了煤炭大亨遠成集團董事長任光明公子任東方。沒有感情的聯姻可想而知,僅僅維持了不到一年,就分崩離析,鬧得沸沸揚揚,不絕於耳。對於蘇啟明來講,他得到了政治資本和籌碼,可蘇蒙得到了什麼?得到了無情的背叛和喪子之痛,這一傷痕這輩子都不會抹去。

    再說陸一偉,與李淑曼算不上政治聯姻,但是一種投機行為。其父李登科認為陸一偉在政治上是一支潛力股,把女兒下嫁,努力栽培,誰知陸一偉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沒過兩年就歿落,李登科隨即快刀斬亂麻,切斷二人的婚姻關係。對於他來說,女兒就是鞏固他政治地位的砝碼,至於什麼狗屁情感,那都不值得一提。

    對於官員的子女來說,想要找到一份屬於自己的真愛,似乎是一種奢望。當然,鐘鳴是個例外。複雜的家庭關係成全了他的婚姻。即便如此,一路曲折坎坷。

    陸一偉又問道:「你真的有了孩子了?」

    陸玲搖搖頭道:「那是鐘鳴騙他父親的,我倆暫時不打算要孩子,等我們把事業做大了再說。你也看到了,他大姑一口咬定說我看上了他們家的錢,我非要爭口氣讓他們看看,不靠他們照樣能掙到大錢。」

    「哦。」陸一偉了解陸玲的性格,倔強得很,認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這一點,似乎陸家人都是如此。

    「那他父母親又是怎麼回事?居然鬧成了這個樣子。」陸一偉好奇地問道。

    陸玲道:「說起來簡單也簡單,複雜也複雜。他父親是個多疑的人,與他母親結婚後,一直懷疑他母親與原來的男朋友有染。有一次,撞見了兩人在一起吃飯,回到家中就把他母親暴打了一頓,兩人的關係一落千丈。后,他父親開始放縱自己,在外面養情人,又發展成夫妻關係。但為了各自的仕途,都不願意離婚,也就成了今天這個局面。另外,他母親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自己奮鬥的結果,根本沒依靠他父親家的關係。而他母親原先的男朋友如今是東州市市委副書記,所以他父親至今都懷疑兩人不清不白,靠著對方當上了公安局政委。至於是怎麼一回事,我不敢多問。」

    「太複雜了!」陸一偉由衷地道:「玲玲,哥真擔心你。你將來面對的不是一個家庭,而是兩個家庭。你作為兒媳婦,不應該偏向誰袒護誰,更不能厚待誰冷落誰,而應該通過你的力量化解兩家的矛盾。我看得出,其實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並沒有完全破裂,而是特別在乎對方的感受。我倒不指望兩人將來能複合,緩解矛盾,握手言和總可以吧?」

    陸玲覺得陸一偉的話說的在理,點了點頭道:「哥,你放心吧,我沒什麼事。解鈴還是系鈴人,鐘鳴在這中間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我會勸說他和他父親和好的,我也不希望成天生活在爭吵當中,煩透了!」

    不知不覺來到了假日度假山莊,此時已是夜幕降臨。陸一偉來過這裡好幾次了,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覺。夜幕下的度假山莊更顯得靜謐,一種特有的美。不管劉文剛從前是什麼,但這個山莊打造的確實有一定水準。由此看來,此人還真有兩把刷子。

    來到一棟別墅面前停下車,劉文剛親自充當門童將陸一偉請了進去。笑呵呵地道:「大兄弟,以後就是一家人了,要常來!這裡就是自己家,想來來想走走,隨你便。隨後我給你一張山莊的頂級會員卡,隨意消費。」

    「您太客氣了!」陸一偉謙虛地道:「這裡我經常來,環境不錯。」

    「哈哈!」劉文剛爽朗地道:「你們南陽縣的官員經常到我這裡來,你們縣的縣長楊德榮,還有高博文,在這裡專門包下了一棟別墅,就在前面。你看,現在還亮著燈,說明他們來了。」

    順著劉文剛的目光,陸一偉看到對面樹林里的一棟別墅。沒想到楊德榮如此闊綽,不用說,都是高博文給買單。

    陸一偉不想談及公事,淡淡笑一笑,沒有作聲。

    「一偉,今天真是讓你見笑了。」劉文麗道:「好好的一頓飯攪和成這個樣子,餓了吧,咱們開飯!」

    吃飯中間,自然聊到了陸一偉的仕途。劉文麗道:「你年紀輕輕都成了正科,在基層也算混得不錯的。不過,我覺得你在你們那裡有些屈才,倒不如調到東州來,只要你願意,我可以給你運作。」

    沒想到第一次見面,劉文麗就如此熱情。陸一偉連忙擺手道:「謝謝劉局長關心,基層有基層的好處,我自認為經驗不足,還需多加歷練。再說我家就在南陽,如果我和玲玲都離開了,就剩他老兩口了。我要照顧他們。」

    「這有什麼難的!」劉文麗不以為然道:「你要是過來了,把你父母親也一併接過來啊,東州的環境多好啊,適合養老。實在不行就讓他們搬到山莊來,他舅舅今年要開發一個住宅小區,只要你願意,讓他給你留一套房子。」

    「對對對!」劉文剛接著道:「這完全沒問題啊。玲玲來了,你也過來,再把你父母親接過來,一家人團團圓圓多好啊。玲玲有事沒事可以回娘家轉一圈,多近啊,我看這事成!」

    鐘鳴也道:「是啊,哥,玲玲也一直不放心你們,我們一大家子住在一個城市多方便啊。」說著,對劉文剛道:「小舅,這事就這麼定了,至於房錢,我先欠著,等有了還你,哈哈。」

    「還什麼還?不存在!」劉文剛豪爽地道:「一套房子值多少錢,就當我給玲玲的見面禮了。這你就別操心了,我記著哩!」

    陸一偉哪敢授受如此大禮,急忙道:「太感謝你們了,看到你們一家子和和睦睦,我父母親也一定會高興的。至於房子我萬萬不敢接,再說我還沒來東州的打算,以後再說吧。」

    陸一偉推辭,劉文剛以為是客套,道:「行了,這事你就甭管了,我心裡有數,來來來,喝酒!」

    就在這時,陸一偉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是張志遠的。一下子緊張起來,連忙起身到外面接電話去了。

    張志遠沒有詢問陸一偉在哪裡幹什麼,而是直接道:「現在馬上到市裡來,來了后讓郭凱去接你!」說完,匆匆掛斷電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