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8 針鋒相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8 針鋒相對字體大小: A+
     

    「劉董事長好,初次見面,多多包涵!」陸一偉依然禮尚有加。今天他不僅代表著自己,還代表老陸家,各方面都要拿出女方家的骨氣來,不諂媚不奴顏,不卑不亢,如果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人家憑什麼瞧得起你?

    「好,好!」劉文剛拍著陸一偉的肩膀道:「兄弟,別的不說,你爸媽養了個好女兒啊,陸玲我和我姐都非常喜歡。今晚咱不在這裡吃飯,上去轉一圈就下來,去我山莊好吃好喝,包你滿意!」

    假日度假山莊,在整個西江省都非常有名,陸一偉也去過不止一次兩次,沒想到開發該項目的老闆竟然是鐘鳴的舅舅。世界如此之小,跨出大門就看到了全世界。劉文剛的話充滿了濃濃的火藥味,陸一偉已經嗅到了一觸即發的味道。

    陸一偉憂心忡忡跟著到了酒店頂層,推開包廂,偌大的房間讓他吃了一驚,足有300多平。更令人叫絕的是,屋頂是透明的,抬頭就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很是氣派。他也去過不少高檔酒店了,像怡華酒店如此裝飾的,還是頭一次見。足以看出,富饒的東州市在消費水平上一點都不含糊。

    包廂內,一男一女坐在那裡。不用問,應該是鐘鳴的父親和大姑了。進門后,除了陸玲點頭打招呼外,其他人都黑著臉拖開椅子坐下,讓陸一偉尷尬無比,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十分尷尬。但他十分清楚今天是來幹嘛了,將手中的禮品袋放到桌子上,伸出雙手與鐘鳴的父親鍾石山握手,道:「鍾局長,我是陸玲的哥哥陸一偉,很高興見到您。」

    鍾石山眼睛不看陸一偉,而是死死盯著劉文麗。劉文麗剛才在家裡還是賢妻良母,這會一臉高傲,不可一世,雙手交叉於胸,眼睛瞟向他處。

    「爸,人家陸玲哥哥和你打招呼了。」鐘鳴看不下去了,冷冷地提醒道。

    鍾石山這才抬起頭看了眼陸一偉,鼻腔里哼了一聲,端起茶水一口喝了下去。

    陸一偉尷尬地收回手,又沖著大姑點了點頭。而他大姑也是瞪著大眼,像是見了仇人一般,鼻子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陸一偉,你坐下!」劉文麗說話了,故作鎮定道:「人家看不起咱,咱就別熱臉貼冷屁股,掃了人家的興緻,回頭埋怨咱,多不值當!」

    「劉文麗,你嘴巴放乾淨點!」還沒開始,火藥桶已經爆炸了,鐘鳴的大姑用手指指著劉文麗道:「今天是來談事了,你要是無理取鬧,休怪我們無情!」

    「吆喝!」劉文麗斜著眼傲慢地看著他大姑道:「無理取鬧?是誰無理取鬧?是鐘鳴結婚,還是你們結婚?孩子好不容易談個對象,你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農村人怎麼了?好像你們家出身就很高貴似的,你們家能有今天,是你們自己奮鬥的結果嗎?哼!」

    他大姑氣得渾身發抖,一隻手摁著桌子道:「劉文麗,你別血口噴人,我們家出身是不好,你們家好嗎?當初我弟弟瞎了眼才看上你這種人。」

    「啪!」劉文剛的火氣噌地就上來了,拍著桌子道:「我姐怎麼了?要不是他死乞白賴地求著我姐,能看上他?撒泡尿照照自己吧,嘚瑟個什麼玩意兒,不就是一群吃軟飯的,要是離了鐘鳴他二姑,你們現在屁都不是。」

    「嗨!劉文剛,你說這話也不怕遭雷劈。」他大姑激動地道:「你蹲監獄時是誰把你撈出來的?你有現在的成績是誰幫襯你了?就憑你?一個地痞無賴混混,成天遊手好閒,好吃懶做,遲早要挨槍子!」

    雙方從一開始的謾罵已經轉移到人身攻擊,把陸一偉和陸玲兩個外人夾在中間,手足無措,不知說些什麼。

    「好啦!」鐘鳴大聲一吼,站起來惱怒地道:「今天來是聽你們吵架來了,還是說我的婚事來了?人家陸玲的哥哥千里迢迢從南陽趕過來,就為了聽你們吵架?丟不丟人?」

    他大姑嘴快,又轉移視線開始數落鐘鳴,道:「鐘鳴,不是我說你,你是我們老鍾家後代,流著我們老鍾家的血脈,這是你無法改變的,你怎麼能和他們站在一條線上和你爸對著干?他再怎麼也是你父親,他們始終是外人!」

    鐘鳴冷笑了一聲,對著父親問道:「鍾石山,你配作為父親嗎?」

    「鐘鳴,你怎麼和你爸說話的?」他大姑急了,急忙道。

    「沒有你的事,讓他說!」鐘鳴咆哮道。

    一時間,房間里極其安靜,安靜的只剩下喘氣聲。鍾石山不參與爭吵,一杯接一杯喝茶來掩飾內心的痛苦和慌亂。

    「你不說是吧?我替你說!」鐘鳴眼眶濕潤了,數落道:「當初是你拋棄了我媽,在外面又有了女人,那個婊子還給你生了孩子,這是一個父親應該做的嗎?這就是你給我樹立的榜樣?事關我的婚姻大事,你非但不支持我,反而讓我娶一個長得像肥豬一樣的老女人,憑什麼?憑什麼干涉我的自由?你有資格嗎?我告訴你,今天我認你做父親,才過來和你談事情,如果你是這態度,那今天的談話完全沒必要了,媽,舅舅,我們走!」說著,起身拉著陸玲要走。

    「回來!」鍾石山大聲一喝,將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道:「鐘鳴,難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這樣一個不值一提的人嗎?當初我和你媽分開你知道原因嗎?如果你不知道,現在就可以問問你媽!」

    「問我幹什麼!」劉文麗一下子坐起來道:「你自己做了虧心事還有臉和我說這些,鍾石山,今天是孩子要結婚,別扯那些沒用的。日子我已經訂好了,農曆三月二十八,如果你願意來就來,如果不願意我也不請你,走!」

    一家人一見面就鬧成如此,陸一偉完全插不上話。可兩頭都是鐘鳴的親人,得罪誰都不妥當。於是他站起來拉著劉文麗,道:「劉局長,我作為一個外人本不應該參與你們家的私事,可事關鐘鳴和陸玲的幸福,我希望您能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一談。如果談不妥,我回去也不好交代啊。」

    「不用談了!」他大姑直截了當道:「我們早就說過了,今天也是這話,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們死了這條心吧。現在的女孩子真是恬不知恥,上趕著往上貼,表面上說是愛情,狗屁!還不是看上了我們家的錢?醜小鴨變白天鵝,那是童話里的故事,現實中根本不存在!」

    一句話激怒了陸玲。陸玲本身脾氣急,回頭笑著道:「看在鐘鳴的面子上,我尊稱你一聲大姑。感謝你剛才給我上了一課,如果說我是醜小鴨變白天鵝,那鐘鳴他二姑就是金鳳凰咯?時間倒退十年,你不過也是個醫院的小護士,家裡窮得叮噹響。我們家是窮,可我們窮人有骨氣,但我們掙得是血汗錢,乾乾淨淨,你敢說嗎?」

    「陸玲!」陸一偉一把拉開陸玲,斥責道:「你怎麼這麼說話,趕緊說聲對不起!」

    他大姑早已氣得喘不上氣來,指著陸玲道:「看到了吧?和劉文麗一路貨色,簡直是個蕩婦!」

    陸玲不甘虛弱,道:「說我是蕩婦?你不要忘了你在用一隻手指指我的同時,有三隻手指指向了你。蕩婦的標準是什麼?請你給我以身作則示範!」

    「夠了!」陸一偉見陸玲越來越不像話了,拉開道:「你都說的些什麼話?有你這樣和長輩說話的嗎?」

    「你也不是什麼好鳥!」他大姑把陸一偉捎帶進來道:「自己的婚姻還是一塌糊塗,還有臉給你妹妹說親,別費力氣了。我們老鍾家家風好,決不允許讓這種女人進我們家的門!」

    場面完全失控,已經陷入了混戰。他大姑儘管把矛頭對準了自己,陸一偉不能失去理智與女人爭鬥,道:「他大姑,我不知道你們兩家中間有什麼糾葛,今天來是為了我妹妹的婚事。支持與否你們說了都不算,是鐘鳴結婚,不是你們結婚。鐘鳴,你說吧!」

    鐘鳴走了過來從兜里掏出兩個大紅本丟到桌子上道:「你們看清楚了,我和陸玲已經領了結婚證,而且陸玲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如果你們不認我這個兒子,那好,從今天開始,我宣布與你們老鍾家斷絕關係,老死不相往來。」

    看到這一幕,鍾石山的眼睛變得柔弱起來,慌慌張張站起來道:「鐘鳴,你說什麼?她有了孩子?是真的嗎?」

    「這與你有什麼關係?」鐘鳴冷冷地道:「孩子生下來可以姓劉,也可以姓陸,但絕不會姓鍾!」

    「鐘鳴!」鍾石山見鐘鳴要走,上前拉住他道:「兒子,是爸對不起你,可你不能如此對我啊!」說著,聲淚俱下,老淚縱橫。看得出,鍾石山還是愛著鐘鳴的。

    鐘鳴抬頭望著天上的星星,眼眶濕潤,硬是不讓眼淚流出來。

    「鐘鳴,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當初不該拋棄你們娘倆,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你和陸玲的婚事我同意了,如果不同意我就不會給你裝修房子,更不會同意今晚的見面。你大姑心直口快,說了些不該說的話,但都是為了你好啊。鐘鳴,什麼話都不要說了,只要你同意跟我回家,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捨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