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7 初次見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7 初次見面字體大小: A+
     

    「哥來了嗎?」鐘鳴急急忙忙進門就問道。順著陸玲的目光,看著坐在客廳的陸一偉,顧不上換鞋走上前去握手道:「哥,實在不好意思,剛才有點事,讓你久等了。玲玲,把家裡的好煙拿出來啊。」

    陸一偉連忙道:「沒事的,我也是剛來一會。」

    鐘鳴瞅了眼桌子上的東西,回頭問陸玲:「東西都準備好了?」

    陸玲從抽屜里拿出煙點頭道:「都準備好了。」

    鐘鳴一臉憨笑道:「哥,我家的情況玲玲可能和你說了,比較複雜,不過你放心,我們家我媽做主,只要她點頭了,其他人說什麼你就當沒聽見。待會我媽先過來與你見面,今晚的飯局就是走走過場。」

    聽到鐘鳴他母親先要過來,陸一偉意識到今晚飯局可能會不太友好。但事情已到這一步了,咬著牙也得堅持下去。從鐘鳴和陸玲話里,聽得出他母親還是比較好相處的。儘管陸玲準備了禮物,陸一偉還是堅持將土特產送給他母親。不管對方要不要,這是自家人的一點心意。家裡再窮,地位再底,也得拿出點骨氣!

    陸一偉下樓從車裡取出東西,剛上樓不一會兒,鐘鳴的母親劉文麗就敲門進來了。

    對方好歹是個領導幹部,按照官場禮節,陸一偉應該起立歡迎。只見劉文麗身穿一身得體的警服,頭髮盤起來,五官精緻,皮膚保養得很好,年輕時應該是個美人胚子,就是現在都不顯老,倒像是剛過四十歲。另外,氣度硬朗,舉止端莊,走路抬頭挺胸,精神抖擻,沒有小女人的嫵媚柔情,多了些鐵娘子的幹練風範。氣質這東西,不是一天兩天能練出來的,而是侵淫官場多年,一步步闖練出來的。

    劉文麗進來時,鐘鳴趕忙上前接過包,而陸玲將拖鞋拿出來,從這些細小末節的舉動可以看出他母親在家裡的地位。

    劉文麗進來時看到站在客廳人高馬大、長相帥氣的陸一偉,眼前一亮,多了些好感。人之常情,誰都喜歡美好的東西,如果陸一偉長得又矮又丑,估計劉文麗也不會有多少好感。

    「來了啊,快坐,別站著!」劉文麗換好拖鞋后,走到沙發前張羅道:「都是自家人,沒有那麼多規矩。」

    儘管劉文麗如此說,陸一偉還是謙恭地彎了彎腰,伸手道:「劉局長,初次見面,還請多關照。」

    劉文麗象徵性地握了下手,道:「什麼劉局長,在家裡沒有職務,玲玲叫什麼,你就叫什麼。」

    鐘鳴附和道:「是啊,哥,別看我媽在外面是鐵娘子,回到家中就是賢妻良母,對我和玲玲好著呢。」

    「別站著說,快坐!」劉文麗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回頭對鐘鳴道:「把家裡的水果吃的都拿出來,玲玲哥好不容易來一回,咱可不能失了禮數啊。」

    就憑劉文麗這幾句話,陸一偉心裡踏實了許多。不管他們家多麼複雜,只要他媽對陸玲好就成。婆媳關係,是中國自古以來的一大難題,能處理融洽的不多,但也有例外。

    劉文麗一句話,鐘鳴和陸玲又忙活起來。陸一偉連忙道:「劉局長,不用了,您太客氣了。」

    劉文麗面帶笑容仔細打量著陸一偉,不停點頭道:「挺好!雖然咱們第一次見面,我對你特別有好感,就如同我第一次見玲玲似的。玲玲這丫頭,我見她第一面就喜歡的不得了,嘴巴甜,人勤快,肯吃苦,關鍵是會疼人。所以,鐘鳴和玲玲談了這麼些年,我從來不反對,也不干涉他們,自由戀愛嘛。我雖然就鐘鳴一個兒子,但我從來不強求他做不喜歡的事情。」

    陸一偉略微緊張,倒像是自己見家長似的,雙手放在腿上道:「聽到您如此說,我爸媽就放心了。對於他們倆,我們家也持開明態度,不干涉,不強求,只要他倆滿意就行了。我爸媽身體不好,也從來沒出過遠門,所以我替二老來了,還望您諒解。」

    劉文麗雖然在家裡,但坐姿依然是工作狀態,直挺挺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放在扶手上,點頭道:「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們,兒女談婚論嫁,本來是我們上門提親,可由於各種原因只好讓你過來。既然你父母不便前行,你來也一樣,呵呵。」

    劉文麗說話語氣平緩,態度誠懇,平易近人,完全沒有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感覺,倒像是一位家庭婦女坐下來嘮家常。陸一偉微微笑了笑,表示認可。

    劉文麗又道:「聽你妹妹說你在你們縣組織部門工作?」

    陸一偉謙虛地道:「擔任得個小職務,不足掛齒。」

    「挺好的。」劉文麗依然面對笑容道:「人沒有貴賤之分,官職不在乎高與低,同樣是為黨和國家效勞,為人民服務,只要問心無愧就行了。對了,我認識你們縣的蕭鼎元,以前執行任務認識的,他現在還在公安局嗎?」

    陸一偉道:「他現在是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哦。」劉文麗好像並不感興趣,一把將陸玲拉到身邊坐下,摸著手道:「孩子們都相處五六年了,也老大不小了,我盤算著早點給他們把婚事辦了,也好了了一樁心事。我們商定,打算上半年給他們舉行婚禮,你家人的意見呢?」

    陸一偉擺手道:「我家人沒有任何意見,全聽你們安排,多會也行。」

    「哦。」劉文麗一本正經道:「結婚畢竟是大事,我也不太懂你們那裡的禮數和規矩,這樣吧,你家人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我一定滿足。比如說訂婚啊,彩禮啊什麼的。」

    按照南陽當地習俗,訂婚是必走的一道程序。兩家人坐下來把日子一定,把醜話說在前面,該爭取的爭取,該挑明的挑明。而彩禮更是重頭戲,是各家攀比的一項重要內容。畢竟女兒養了那麼大,以後就是男方家的人了,多少也要表示一下。各地有各地的行情,南陽縣貧窮,彩禮自然不高。普通點的一萬元左右,好一點的兩萬元,再好一點三四萬,好像再高也不多見了。

    陸一偉道:「劉局長,我剛才說過我們家人很開明,嫁女兒不是買女兒,只要鐘鳴和陸玲過得幸福比什麼都強。我爸媽和我一致認為,不要彩禮。」

    「這那成!」劉文麗本以為陸一偉會獅子大開口,沒想到竟然不要,趕緊道:「既然都是約定成俗的事,咱就得按規矩辦事。我和鐘鳴商量了下,取了個吉利數,九萬九千九,你看這麼樣?」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劉局長,真的不用。他倆買房子我們家沒貼一分錢,已經很過意不去了,這錢真不能要。」

    「一碼歸一碼,買房子本來就應該我們家出,你也別多說了,這事就這麼定下來了。」劉文麗拿出果敢的態度道:「至於結婚日期,我找人看了下他們的生辰八字,基本定在了農曆三月二十八,聽聽你的意見。」

    「我們沒意見。」陸一偉道。

    「那成,那我們就按照這個日子各自準備。具體細節問題,只要你們想到了就及時告我們,我們一定會照做。」劉文麗像談公事似的,三下五除二把這事就敲定下來。

    「行了,鐘鳴他舅舅在他酒店訂了一桌飯為你洗塵,時間不早了,那我們就過去吧。」說著,劉文麗便要起身。

    這時,鐘鳴拉著劉文麗不停地眨眼睛,拉到一邊小聲道:「媽,不是說好了,今晚去我爸那裡嘛。」

    劉文麗瞬間臉色驟變,道:「去他那裡作甚?這不事情都談妥了,有他什麼事?這個家我做主!」

    「小點聲!」鐘鳴拉著劉文麗進了卧室,關上了門。陸玲和陸一偉使了個眼色,無奈地攤了攤手。

    過了一會兒,鐘鳴走出來強顏歡笑道:「哥,那咱們現在走吧。」

    陸一偉瞟了眼劉文麗,面無表情,眼眶紅潤,看得出,她對今晚的飯局是相當抵觸的。

    下樓前,劉文麗打了個電話,陸一偉隱隱聽到:「文剛,我們現在去怡華,你也馬上過來。」路上,從陸玲口中得知,劉文麗打給的是鐘鳴的舅舅劉文剛。

    怡華國際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級大酒店,坐落在東州市鬧市區,是東州市最豪華的大酒店。酒店大氣磅礴,氣度非凡,是東州市的地標性建築。

    在此地宴請陸一偉,不知是把自己當成了尊貴客人,還是有意讓自己難堪?陸一偉心裡沒底。不過他已經做好了應對各種可能的準備。

    在酒店門口,一輛悍馬H2駛了過來,從車上下來一位中年男子,瀟洒地將鑰匙丟給服務員,大搖大擺走上前來。陸一偉定睛一看,此男子臉上有一道斜著的疤痕,特別明顯。酒糟鼻,三角眼,衣著白襯衣黑西服,有幾分黑道的味道。

    「小舅,你總算來了。」說著,鐘鳴把劉文剛拉到一邊,小聲嘀咕著。陸一偉看到男子的表情不時地向自己瞟來,一臉不快倒像是欠他似的。估計是沒談妥,劉文剛一把將鐘鳴推開,高聲喊道:「這不用你管,我自有分寸。」

    「陸一偉,你好,我是鐘鳴的舅舅劉文剛,我們以後可是一家人了啊。」劉文剛剛才還凶神惡煞,這會臉上露出了極其彆扭的笑容。

    (ps:明天就是新春了,萬路在此提前預祝大家新年快樂!祝大家工作順利,身體健康,家庭和睦,萬事如意!感謝大家一路陪我走來,沒有你們就沒有我的今天,是大家給我足夠的勇氣和毅力堅持下去,萬路萬分感激!在新的一年裡,萬路將繼續努力,把更加精彩的故事呈現給大家,絕不會讓大家失望。再次聲明,萬路要對得起各位的厚愛,這部書絕不會太監。第三卷馬上要完成,第四卷即將展開,依然是寫實為主,更多的正能量將呈現給大家!再次祝大家新年快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