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6 家族勢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6 家族勢力字體大小: A+
     

    陸玲眼神失落地埋下了頭,道:「他爸還是那樣,覺得我是農村人,且學歷也不高,配不上鐘鳴,倒是他媽對我挺好的。事到如今,房子也買了,都到了談婚論嫁的份上了,不同意又能怎麼樣,大主意還得鐘鳴拿。只要鐘鳴同意,一切都無所謂。」

    陸一偉想象不出鐘鳴父親是什麼樣的人,不過如此看待兒子的婚姻,讓他心裡有些不舒服。想起今晚的見面,不由得緊張起來。對方父親是副處級領導,母親是正處級,而自己不過是個正科,身份不對等,談起話來自然有些拘束。

    不過陸玲接下來的話讓他更為緊張,陸玲道:「哥,今晚除了他父母親外,他舅舅和他大姑也要到場,你要有個心裡準備。他舅舅是假日度假山莊的董事長,他大姑是東州市人民醫院的副院長,大姑父是交通局的局長,一大家子都是當官的。」

    聽到此,陸一偉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埋怨道:「你怎麼不早說?」

    陸玲解釋道:「不是和你說了嘛,今天鐘鳴他奶奶過生日,都聚到一起了,你來之前鐘鳴才告訴我他舅舅和他大姑也要到場,我想著等見了面再說也不遲,就沒告訴你。」

    關於鐘鳴家的情況,陸玲介紹的並不詳細。陸一偉也懶得過問,只要人好,其他的都無所謂。可今天這種場合,他必須刨根問底,了解的清清楚楚以便應對。道:「你把他們家的情況詳細說說。」

    陸玲看出陸一偉緊張,道:「哥,你也別怪我以前沒和你說這些,是鐘鳴不讓我說。鐘鳴不同於他父輩,對當官並不感興趣,更不願意永遠活在他們陰影下,不用說你,就我剛開始和他交往時,都隱瞞了他家的情況,只和我說他父母是普通的幹部,我也沒多問。」

    「鐘鳴大學畢業后,他母親已經給他找好了工作,去地稅局上班,可他並不喜歡過這種生活,於是背著父母親偷偷跑到了廣州打工,我倆正是在一家廣告公司相識。他有今天的成績,雖然他母親也暗中相助,但大部分都是我倆奮鬥的結果。包括回來開化妝品店,沒有和家裡人要一分錢,從這點,我聽佩服鐘鳴的。」

    「鐘鳴他家也是農民,他父親兄妹四個,排行老三。以前他們家窮得叮噹響,自從他二姑嫁給中央某領導的後代后,一家子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他還有個伯伯,如今是東州市一個縣的縣委書記。不僅他家人,包括他母親這邊的親戚都沾了光。他舅舅以前就是個街頭小混混,搖身一變成了假日度假山莊的董事長,還有他小舅,開的個文化用品公司,專門給機關單位供應辦公用品物資。一大家子在東州市勢力強大,個個有頭有臉。」

    「至於他父母親我已經給你講過,兩人早已感情破裂,卻為了顧及顏面,至今沒有離婚。他父親在外面有女人且生了孩子,他母親倒沒聽說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但她工作特別忙,我來了東州都沒見過她幾面。每次見面都是匆匆忙忙的,說完事情就走。」

    「可能是這樣的家庭環境造就了鐘鳴倔強的性格。與他母親還好,與他父親簡直就是仇人,每次見面分外眼紅,總要吵兩句。鐘鳴覺得他父親背叛了他母親,始終解不開心裡的疙瘩。包括我倆結婚,鐘鳴壓根沒徵求他父親的意見,他父親知道后氣得發抖,還和他母親大吵了一架。不過,好在他大姑通情達理,才靜下心來撮合這件事。」

    陸一偉聽完,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鐘鳴的家庭如此複雜,出乎他的意料。不過鐘鳴的家庭在中國非常典型,那就是有錢就變壞。陸一偉堅信,這一切都是錢惹得禍。如果還是從前一窮二白,也不會鬧到今天這種地步。

    人們都嚮往著有錢人的生活,羨慕有錢人揮金如土,想買什麼買什麼,想去那裡去那裡,可真實情況呢?有錢人的困惑比窮人更為複雜。他們要面對親情的疏離,愛情的背叛,道德的拷問,責任的質詢,應對家庭的糅合,社會的交代,輿論的監督,環境的交融,如同繪製一副清明上河圖,稍微不慎,身敗名裂,毀於一旦。

    相反窮人沒那麼多困惑。反正就那麼多錢,有多少錢辦多大事,沒錢就不辦。兒孫自有兒孫福,想要改變命運,由他們去吧。

    家族勢力,在官場並不少見,往往家族中有一人發展勢頭迅猛,隨即將其他親屬逐步提拔上來,既有當官又有經商,形成龐大的根系盤帶勢力,其粘性程度和一致排外的特有生態是其他「小圈子」不可比擬的,畢竟盤根錯節的親情關係把所有人都捆在了一起,能量大的驚人。有的家族把這種政治投資作為一種運作資本,舉全家族之力把最有潛質的一人先扶上去,然後再將其他人拉上來。

    一人當官,全族受益,已經是當今官場不爭的事實。牢不可破的利益聯盟手中掌握著大量的資源,遍布各個部門和商企,如論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輕而易舉可以擺平,錢權的魔力亦在如此。從另一方面講,一旦家族勢力的領袖人物失勢,看似堅不可摧的堡壘在一夜之間就可以瓦解,各奔東西,甚至反目為仇,及時撇清干係。如此看,萬事有利有弊,那就要看如何揮舞這把雙刃劍了。

    鐘鳴家顯然符合家族勢力的「小圈子」,其領袖人物是他二姑。當然,主要是靠他二姑夫。由此看出,正印了哪句話:「生得好不如嫁得好。」

    陸一偉所接觸的人中間還沒有如此龐大的家族勢力,更不了解他們的生存生活狀態。而今晚的見面,無疑是一次重大挑戰。他不僅要應對鐘鳴父母親複雜的情感關係,還要面對兩家親戚的各種刁鑽古怪的提問。既不能跌份,還要讓他們心滿意足答應這門婚事。他暗自慶幸父母親沒有來,如果來了,純屬看笑話來了。

    陸一偉很是好奇,問道:「他二姑夫現在在幹嘛?」

    陸玲搖搖頭道:「這個鐘鳴從來沒講過,不過我聽他大姑說,好像在什麼部隊上當大官,能量大的驚人。據說有一年回來,省委領導都跑來作陪。」

    能驚動省委領導,說明他姑父至少是中將以上級別。不過也不一定,如果人家在衛戍區當領導,一個師長那都相當牛氣的。陸一偉對軍隊序列不是太懂,不過看到鐘鳴家族個個有權有勢,其背後的核心人物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不過話說回來,他們家最大的官也就是個正處,而沒有進入東州市的決策層,這又是為什麼?

    陸一偉猜測,核心人物並沒有拋頭露面出來打招呼,或是其下屬一手操辦,或是地方官員巴結人家,不排除這種可能。

    陸一偉腦子裡亂糟糟的,本來因為自己的事就頭脹欲裂,現在又是這檔子事。他道:「那怎麼辦?我從老家來的時候只帶了兩份見面禮,他舅舅和大姑來的話,我怎麼好意思拿出來?我現在去再準備點。」說著,起身要走。

    陸玲拉住道:「你都準備了些什麼?」

    「野豬肉、虹鱒魚、野蘑菇等土特產。」

    「人家才不稀罕嘞!」陸玲毫不顧忌道:「我今年過年去他們家拜訪時,就提著你給我準備的土特產,人家看都不看一眼,別提多丟臉了。行了,你也別忙活了,我都給你準備好了。」說著,起身進了卧室。

    不一會兒,提著大包小包走了出來放到茶几上,指著東西道:「這件是給他爸的。他爸喜歡打網球,我特意託人買了把大品牌球拍,保准他喜歡。這件是給他媽的,他媽常年穿警服,但特愛美,這條絲巾是普拉達的,能拿得出手。」

    「普拉達是啥玩意兒?」陸一偉對國際奢侈品牌並不了解,好奇地問道。

    陸玲解釋了一番,讓陸一偉大開眼界,咂舌道:「那這條絲巾多少錢?」

    「8000多。」

    「多少?」陸一偉瞪大眼睛道:「就這一塊破布就要八千多?」

    「哎呀,你別管了,反正不用你花錢。」陸玲打斷道:「這個手機是給他舅舅的。他舅舅是大款,最不缺錢,不過偏好電子產品,只要有什麼新產品上市,保准買。這套化妝品是給他大姑的,不是我代理的品牌,也是國際大牌。」

    陸一偉細細盤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問道:「這一堆東西下來至少在兩萬元左右吧?」

    陸玲笑了笑道:「你不用管了,咱家雖窮,但在禮節上不能失了面子。爸媽不來也好,萬一真來了,我都不知該怎麼辦好。其實我很討厭他們家人,每次見面都是尖酸刻薄,各種刁鑽的問題讓你很沒面子,要不是喜歡鐘鳴,我絕對不會走進他們家的。」

    「對了,一會見了面你盡量少說話,他們問你回答,除了他媽以外,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他大姑,說話難聽不說,句句帶刺,不好對付。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有鐘鳴在,他們不敢怎麼地。」

    陸一偉冷笑了一聲,沒有作答。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