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3 鄉鎮生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3 鄉鎮生活字體大小: A+
     

    高大寬輕聲敲門進入辦公室,略顯緊張地道:「陸部長,您找我?」

    陸一偉在政府辦時分管後勤工作,高大寬自然是他的部下,兩人相處還算愉快。因五萬元一事,被蘇啟明抓住小辮子,讓張志遠痛下決心將蔡建國踢出政府辦。事雖小,引起不小波瀾,高大寬因此也背了處分。充分說明,官場無大事小事,只要有人別有用心,再小的事也能無限放大;只要有人往下摁,再大的事也能擺平。

    「坐!」陸一偉沒有客套,指著一側的沙發道,並將一支煙丟給高大寬。

    高大寬小心翼翼接過來,立馬掏出打火機給陸一偉點煙,一系列動作完成後,規規矩矩坐在沙發上,等待陸一偉發問。儘管對方年紀比自己小許多,官大一級壓死人,他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害怕。

    官員們最害怕兩個部門,一個是檢察院,一個是紀檢委。一被傳喚心跳不已,開始回憶自己所做過的每一件事,看看是在哪件事上栽了跟頭。有的甚至在去往的路上,把後事都要處理交代清楚,讓妻子孩子時刻準備,一旦出不來趕緊想辦法。還有的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資產全部轉移,以備不測。不管是好事壞事,走出來后大口喘氣,冒一頭冷汗。

    而最忐忑的部門就是組織部,被傳喚一般情況下要涉及人事調整。如果組織嚴密的話,相關消息透露不出來,還有一絲神秘色彩。如果事前知道了,那就沒好奇心了,進去后談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高大寬來以前已經做好了調離政府辦的準備。

    陸一偉上下打量著高大寬,問道:「你財務方面應該沒問題吧?」

    高大寬心裡咯噔一下,誤解了陸一偉的意思,腦袋快速運轉,思考著自己經手的每一筆重大款項。讓他不解的是,自己財務有問題,應該由紀委調查,怎麼組織部也過問起來了。他雙手不停地在褲子來回搓,緊張地道:「陸部長,我每一筆賬務都經過張主任簽字,年底前已通過了審計部門審計,除了前幾次接待費還沒入賬外,基本上沒什麼問題。」

    「不!」陸一偉搖搖頭道:「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是問你在做賬務方面能拿下來吧?」

    高大寬的心如同從三萬英尺高空摔了下來,鬆了口氣道:「陸部長,您嚇死我了,我以為那裡出了問題了。財務方面,我自我感覺還行吧,雖然我不是專業出身。18歲參加工作就在鄉鎮負責農經工作,后擔任多個鄉鎮的會計,再後來回到政府辦至今,差不多有20多年了。」

    「哦。」陸一偉滿意地點點頭道:「你也是老鄉鎮了,那我問你,如果再讓你回鄉鎮,你願意嗎?」

    高大寬忸怩道:「陸部長,您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廢話,當然是真話了。」

    事關前途問題,高大寬壯大膽子道:「說實話,我不願你下去。我在鄉鎮幹了近20年,好不容易回了縣直機關,再讓我下去,多少有些接受不了。在鄉鎮那麼多年,孩子沒教育好,家裡也顧不上,熬回來了孩子也大了,什麼都耽誤了。從我內心,對不起家人。」

    陸一偉點了點頭,深有體會。鄉鎮幹部確實苦,那種苦只有自己心裡清楚。說起來,個個一把辛酸淚,苦不堪言。

    剛從學校畢業出來的娃子分配到偏遠鄉鎮,過著枯燥單調的生活。抬頭就巴掌大的天,每天面對的就是一群老百姓,處理著各種家長里短,鄰里糾紛,索然無味,孤獨寡郁。每日眼巴巴地盼望著,等待著,卻看不到任何希望。長期以往,性子慢慢磨了下來,沒有了奔頭和追求。

    如果是單身,找個對象也比較困難。就算成了家,長期兩地生活,禮拜天才能回去一趟。如果遇到防洪防汛、護林防火等重點工作,常常一兩個月才回家一趟。老婆都照顧不到,更別說孩子了。一天兩天能行,一年兩年能忍,但十年二十年……奉獻了一輩子,捨棄了太多珍貴的東西。

    有關係的兩三年後就調回縣城了,沒關係的找關係託人想辦法,有的甚至貸高利貸給領導送禮,為的就是有一個完整的家。但是,既沒關係又沒錢的也沒能力的,一輩子待在鄉鎮,如同宇宙中的一粒塵埃,沒人記得你的存在。

    陸一偉剛到北河鎮時,有人就提醒他要培養個愛好,否則度日如年。當時,陸一偉不以為然,可沒過三個月,如同囚籠里的困獸,心口異常壓抑,卻找不到發泄的出口。對於鄉鎮來說,最普遍的娛樂方式那就是打麻將打牌了,靠這種方式來麻痹自己,實屬無奈之舉。

    還有一個普遍的問題,那就是男女關係。這在鄉鎮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老婆在家裡隔著,自己在異地躺著,而隔壁也是與自己情況類似的婦女,時間一長,自然就睡在了一起。

    女人比起男人,更經受不起慾望的折磨。男人的慾望是短暫的,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而女人的慾望是蟄伏在心底,一天天在寂寥中過去,整個人如同膨脹的氣球,隨時有可能爆炸,難以煎熬。尤其住在一起,吃在一起,雖不是一家人,時間長了心理防線擊垮,開始肆意地放縱自己。

    有的男人飢不擇食,見女人就上。範圍不僅僅局限於鄉政府,而是擴散到周邊村莊。稍微有點姿色的村婦,必定是男人的獵物。還有一些男人外出打工,一年都享受不到滋潤的年輕少婦,更是心火膨脹,主動投入到「有權有勢」的鄉官懷抱里。

    在某偏遠地方的「寡婦村」,男人都外出打工,留下婦女兒童在家。一年兩年可以忍,時間長了誰都忍受不了,如同發情期的動物一樣,變得煩躁不安。這時候,村長需要逐戶安撫。更加荒誕的是,如果村長不行,鄉里還會分派男人下去滅火。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實存在的。

    所以,高大寬不願意下鄉鎮,陸一偉能夠理解。但眼下用人之際,再沒找到可靠的人之前,他是唯一人選。道:「大寬,你的情況我了解一些,也不忍心再讓你下去。但人有些時候身不由已,必定會捨棄什麼。你如今孩子大了,轉眼間就要結婚生子,要買房子買車的,需要大量錢,你頭疼嗎?」

    「哎!」高大寬深深嘆了口氣道:「能不缺錢嗎?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其他的一律不考慮。可我就掙得死工資,我妻子還是個下崗職工,全家人就靠我那點錢艱難度日,我能不著急嘛。可著急又有什麼辦法,誰讓我沒本事,認命吧。」

    「不!你不該如此想。」陸一偉眼神犀利地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今年45歲吧,這個年紀就說這些喪氣的話,不覺得有些過早嗎?如果你缺錢,我可以幫你。」

    「真的?」高大寬眼睛立馬瞪得老大,語調也提高了八度,可以看出他真缺錢。可轉眼間語氣又變緩了,趕緊低頭道:「陸部長,對不起,我剛才有些激動了。」

    陸一偉完全不在乎這些細節,道:「我說的是真的,可以借給你錢,也可以讓你賺錢。」

    高大寬再次抬起了頭,疑惑地看著陸一偉。

    陸一偉亮出了底牌,道:「今天叫你來呢,是想徵求你的意見。我想帶你走,你願意嗎?」

    「去哪?」聽到有人還能記得自己,高大寬感動不已。

    「剛才已經說了,下鄉鎮。」

    高大寬立刻心領神會,道:「您要下去當書記了?」

    「這個……這個暫時不能透露。」陸一偉道:「既然讓你和我下去,肯定不會虧待你。考慮到你的實際情況,我可以把你的工作時間適當放鬆。」

    高大寬陷入兩難之間。

    陸一偉補充道:「這樣吧,你回去考慮考慮,具體是去哪個鄉鎮,具體幹什麼,過兩天你就會明白,到時候再回答我也不遲。」

    高大寬臨走時,陸一偉不忘叮囑:「今天的話只限於你我之間,我不希望有第三個人知道,包括你的家人。」

    「我知道,謝謝陸部長!」高大寬舌頭有些打結,怯怯退了出去。

    高大寬走後,陸一偉本打算給宋勇打電話,口袋裡的手機嘰嘰呱呱叫了起來。看到是徐青山,接起來道:「徐縣長,您有何指示?」

    徐青山在那頭揶揄道:「馬上就是進常委的人了,我還敢有什麼指示,這話應該我說。好你個陸一偉,有這麼好的事都不告訴我,不夠意思啊。」

    陸一偉一頭霧水,道:「徐縣長,您在開什麼玩笑,進什麼常委,您是沒事幹拿我窮開心吧?」

    「裝,你就繼續裝吧,行了,你小子馬上就是我的領導了,回頭可要請客啊。」徐青山抓緊時間拍馬屁道。

    陸一偉徹底給繞暈了,道:「這哪跟哪啊,別拿這種事開玩笑,傳出去這不要我的命嘛!」

    「懶得理你,見面后再說。」說完,徐青山掛掉了電話。

    殊不知,僅僅是張志遠和楊德榮兩個人的談話,消息在會後不久就蔓延開來。聽到陸一偉即將要入常,個個驚訝得合不攏嘴,難以置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