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0 一觸即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70 一觸即發字體大小: A+
     

    「說得輕巧!」楊德榮黑著臉道:「你以為自己是哪根蔥哪顆蒜,林市長由你擺布?他才懶得管你們這些事嘞!再說了,這是蘇啟明欽點的,林市長會因為芝麻點小事和他傷了和氣?蘇啟明雖是個軟蛋,但人家後面還有個老丈人撐腰。作為北州市的老領導,你敢得罪?」

    高博文被說得滿臉通紅,喃喃道:「反正我心裡不服氣,不是原先說好讓我和許萬年負責嗎,這才多會功夫啊就變卦了,我倒好說,老許那裡估計氣得夠嗆。」

    「這不計劃趕不上變化嘛!」楊德榮道:「行了,別在這件事上糾纏了,瞧你們一個個的,眼界就那麼大,什麼錢都放在眼裡。你要是把煤礦給我抓好咯,還在乎那點蠅頭小利?許萬年那裡我另有安排,你不必操心。」

    高博文眼珠子一轉,湊到楊德榮跟前小聲道:「老闆,這倒不見得是壞事,如果利用這次機會打壓張志遠……」

    還不等說完,有人「咚咚」敲門。楊德榮不耐煩地喊了一聲:「誰啊?」

    政府辦主任張志松走了進來道:「高縣長也在啊,楊縣長,張書記讓您現在去他辦公室開會。」

    「開什麼會?」楊德榮警覺地道。

    「不清楚。」

    「哦,知道了,你先去吧。」

    張志松走後,楊德榮對高博文道:「你先回去吧,這事隨後再說。」把高博文支走後,他從抽屜里拿出筆記本,將近期要商議的事情瀏覽了一遍,大搖大擺上樓了。

    兩人昨晚見過面,沒有多少客套,倒是縣委副書記馬菲菲比較稀罕。自從遴選副縣長結束后就請了假,一直到元宵節才出現。這麼長時間她到底去哪了?誰都不清楚。馬菲菲和張志遠請假說外出看病,可外界紛傳的是她和老公在鬧離婚,亦真亦假,沒人過度在意,畢竟人家就是下來混基層工作經驗的,說不定那天就調走了。再說了,與其他人沒有利益糾葛,自然忽略了她的存在。

    簡單寒暄后,張志遠直奔主題,道:「咱三個人開個短會,主要研究下近期的人事調整問題。大家知道,現在好幾個鄉鎮單位一把手還空缺,馬書記,你分管組織人事,說說吧。」

    馬菲菲雖長時間不在崗,但屬於自己職責範圍內還是一清二楚,道:「到目前為止,峂峪鄉、五角鎮還有石灣鄉空缺黨委書記,石灣鄉空缺鄉長一職,安監局空缺局長一職。」

    「哦。」張志遠點頭道:「那大家議議吧,看誰都合適,提出來。」

    等了很長時間,楊德榮和馬菲菲都不發言,張志遠只好道:「德榮,你先提提安監局局長人選,畢竟是政府系統,你比較熟悉。」

    楊德榮清了清嗓子道:「安監局這個單位比較重要,且又敏感,必須讓一位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才能勝任。如果讓我提議,我覺得縣委辦政研室主任李兆清就挺不錯。」此話一出,楊德榮連連後悔,他把手伸到縣委辦那裡去了,能不叫張志遠懷疑嗎?

    縣委辦各科室的那一茬子人,張志遠心裡一清二楚。都是劉克成一手提拔上來的人,個個不是善類。其實他早就想砍掉他們,卻一直沒騰出時間。現在楊德榮提出來了,他隱隱感覺到,回到市政府辦公廳的劉克成已經開始借楊德榮之手干涉南陽政務了,這老傢伙看來是不死心。他道:「你這個提議很好,李兆清同志本身就是從安監局走出來的,後去了鄉鎮,再回到縣委辦搞政研工作。可他今年都五十五六了,是不是年紀有點大?」

    楊德榮挑起另一個話題道:「張書記,我們南陽縣這兩年幹部流動的非常慢,好多人反應希望能調整下位置,比如說兩辦吧,走不出去進不了新人,一幫子老油條等得望眼欲穿,倒不如從兩辦開刀,先交流出一部分去。」

    「嗯。」張志遠點點頭道:「確實如此,那楊縣長說說,怎麼個交流法?」

    「外放一批老人,提拔一批新人。」

    「可以。」張志遠一反常態道:「其實我也有此想法,借這次機會交流一下,那就從縣委辦開始吧。你剛才說得那個李兆清去安監局不合適,你再考慮考慮。下面說說我的意見,峂峪鄉黨委副書記苗宇飛在這次搶險救災中表現突出,我提議他為黨委書記。五角鎮鎮長周四海這些年工作表現出色,提議為黨委書記;石灣鄉情況比較特殊,且今年的工作任務重,我提議陸一偉調任。」

    張志遠頓了頓,繼續道:「鑒於楊縣長說兩辦幹部交流少,我提議縣委辦政研室主任李兆清出任五角鎮代鎮長,督查科科長彭建華任谷陽鄉黨委書記,綜合辦主任周茂生任峂峪鄉黨委副書記,剩餘的隨後再說。馬書記,你的意見呢?」

    馬菲菲雖是縣委副書記,很少過問這些事,似乎與自己沒多大關係,直截了當道:「我贊成張書記的提議。」

    這那是徵求意見,分明是早就想好了在會上通過一下,楊德榮心裡鬱鬱不樂,端著水杯喝了口茶,道:「彭建華調到谷陽鄉任黨委書記,那武鶴軒怎麼辦?」

    武鶴軒是谷陽鄉黨委書記,張志遠道:「我提議調任安監局。」

    得!全由他一人包圓了,這會開得還有什麼勁!楊德榮哼笑了一聲道:「張書記,安監局這麼重要的單位,你讓一個文人秀才來耍花拳繡腿,他能勝任的了嗎?」

    張志遠知道楊德榮會如此說,道:「武鶴軒當年是作為省派幹部下來的,省委要求,要對這一批人加大培養力度,我上次到市裡開會還專門說了此事。也就是說,提拔武鶴軒不是我的意見,而是上頭的意思。」

    「提拔他我沒有任何意見,去安監局不行!」楊德榮口氣強硬地道。

    兩人互不讓步,一時間氣氛變得格外緊張。馬菲菲夾在中間,略顯尷尬。

    「那行,安監局局長位置暫時待定,隨後考慮,大家還有什麼意見?」矛盾不可調和,張志遠乾脆掀過去不理會。他作為縣委書記,有權一票否決人事問題。

    這時,楊德榮道:「那我說說吧。北州市除了南陽縣、中陽縣外,其他各市縣區都有了駐京辦事處。隨著南陽縣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對外交流和商務貿易也越來越多,我提議增設駐京辦。」

    關於駐京辦一事,陸一偉和張志遠提過,可以南陽的財力,還達不到那個水準。新成立一個單位,就要增加相應的編製。且無緣無故多出一筆不菲的開支,難以承受。據他了解,馬平縣駐京辦每年的各項開支就達到好幾千萬,南陽縣那能吃得消?再說了,設立駐京辦多為縣領導及家屬服務了,真正發揮作用並不明顯。

    張志遠道:「設立駐京辦,早些年就有人提過。南陽縣底子薄,還扣著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且今年的各項開支較為龐大,單幫助受災群眾修建房屋就是一筆巨大開支,如果在這個當口增設駐京辦,是不是會引起非議呢?我的建議是緩一緩,如果非要設立的話,我建議由企業牽頭。」

    「如果我非要堅持呢?」楊德榮翹著二郎腿,斜視著張志遠,臉上露出不屑而倨傲的表情,濃濃的火藥味一觸即發,誓於張志遠挑明了對著干。

    張志遠一愣,沒想到楊德榮會當著馬菲菲的面給自己不好看,手指間的香煙懸在空中,煙灰承受不了自身重量,攔腰斬斷掉在桌子上。

    馬菲菲見狀,連忙起身道:「張書記,實在不好意思,我要方便一下。」說完,不等張志遠同意,起身拿起包往外走。臨走時,與楊德榮對望了一眼,快步離去。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馬菲菲是聰明人,她不希望兩人的鬥爭傷及自己,更不願意捲入這場風波中。

    馬菲菲走後,張志遠將桌子上的煙灰用手指刮到垃圾桶里,將還有多半支的香煙抿滅在煙灰缸里,道:「那我聽聽你打算讓誰出任駐京辦主任?」

    反正已經撕破了臉,楊德榮義正詞嚴地道:「我打算讓許萬年出任。」

    「許萬年?」張志遠冷笑,道:「許萬年那件事的風波還沒平息,你這個時候起用他,不怕秦書記那裡過不了關?」

    「這你不用管,我自有辦法。」楊德榮有些惱怒地道:「不管怎麼說,老許也是老革命了,不能說免就免咯!怎麼?僅憑她李春妮一面之詞就可以完全否定他的成績?我認為老許不會那麼做。就算是做了,那也不是為他個人謀福利,而是讓安監局上上下下職工過個好年。年年如此,家家如此,為什麼許萬年就要栽倒這事上?我心裡不服氣。」

    對於楊德榮的狡辯之詞,張志遠不想多說什麼,簡直是滿口胡言。和別人伸手要錢倒有理了,但在這個當口和他對著干,並不是明智之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