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9 信任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9 信任危機字體大小: A+
     

    從茶社出來,送走蘇啟明,陸一偉試圖解釋,張志遠擺了擺手道:「不早了,我也累了,明天再說吧。」說完,鑽進了車裡,一溜煙離去了。

    陸一偉望著遠去的車輛,心裡沒有即將提拔的喜悅,而是壓著一塊沉重的石頭,壓得他喘不上氣來。

    回到南陽縣,陸一偉回了審計局家屬院,從冰箱里取出啤酒,一個人躺在沙發上喝悶酒。

    回想著今晚的事,如同過山車般跌宕起伏。儘管蘇啟明已經作了解釋,但張志遠臨走時的表情很顯然不高興。他十分害怕,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感情,就這樣分崩離析,瞬間坍塌。失去了張志遠的支持,他什麼都不是。

    可此事能怪蘇啟明嗎?不能!蘇啟明也是一番好意,可他處理的方式不對,不管怎麼說應該事前溝通,也不會造成如此誤解。事情成了這個樣子,自己就算有兩張嘴,也解釋不清了。

    如果張志遠心裡已經留下陰影,如論怎麼辯解都是蒼白的。面對信任危機,陸一偉焦頭爛額,喝得酩酊大醉,爛醉如泥。

    第二天,也不知什麼時分,陸一偉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迷迷糊糊接了起來,肖楊在電話那頭著急忙慌地道:「陸部長,張書記讓你立馬到他辦公室。」

    陸一偉一下子醒了過來,抬頭看了下表,已是上午十點。他掛掉電話,簡單洗漱整理了下,匆匆往縣委大院趕去。

    到了張志遠辦公室門外,肖楊走過來道:「陸部長,張書記剛到,一來就叫您過來,您趕緊進去吧,待會張書記還有個會。」

    「好的。」陸一偉整理了下衣服,敲門進去了。

    張志遠伏案工作,埋頭簽著一沓文件,並沒有抬頭看陸一偉。陸一偉站在那裡惶惑不安,屏住呼吸不時地瞟一眼。房間里安靜的出奇,只聽到筆尖在紙上快速滑動的聲音以及牆上掛鐘的嘀嗒聲。

    這種局面是很少見的,看來,張志遠還在生自己的氣。陸一偉不能幹站著,輕聲地走到辦公桌前,悄聲打開水杯,見是滿的,但他還是走到飲水機前接了一點,然後架著胳膊托著杯底緩緩放到桌子上,生怕發出一點動靜打擾了張志遠。

    時間在一分一秒流逝,掛鐘發出的聲音如同木魚,一下一下擊打著陸一偉緊繃的心臟,好像被人抓在手心裡一般,只要稍微一用力,隨時可能被捏爆。等待的滋味是痛苦的,陸一偉站得雙腿發麻,頭暈目眩。

    「坐吧!」張志遠雖不正眼看陸一偉,眼角的餘光卻能觀察到他的一舉一動。

    陸一偉不敢動,知道張志遠心裡有氣,如同小學生般站在那裡不吭聲。

    這時,張志遠猛然將手中的筆重重地摔到桌子上,坐起來怒目圓睜瞪著陸一偉,壓低聲音道:「怎麼?我的話不管用了?」

    「不不……」陸一偉惴慄不安,連忙擺手道:「張書記,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到陸一偉神色張皇的樣子,張志遠心軟了,心境鬱悒,語氣平緩下來道:「你坐吧。」

    陸一偉挪到了沙發前,小心翼翼坐了下來,抻了抻發麻的腿,道:「張書記,不管您信不信,我還是要做出解釋。我陸一偉光明磊落,從容坦蕩,對您忠心耿耿,絕不會背著您做苟且之事……」

    「好了!」張志遠打斷陸一偉,眼神篤定地道:「我不相信你還相信誰呢?」

    張志遠的這一句話,陸一偉心牆瞬間垮塌,心裡百般委屈,卻無處發泄。歔欷道:「謝謝張書記的信任,您放心,我現在就去找蘇市長說清楚。」說著,起身要往門外走。

    「回來!」張志遠大聲一喝,將陸一偉叫回來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有蘇市長提攜你,這是好事,我巴不得呢。可你細細分析一下此事,對你有多少好處,又有多少壞處?」

    陸一偉那有心思考慮這些,搖了搖頭。

    張志遠道:「說心裡話,我不想讓你淌這趟渾水,毫不忌諱說,只要和丁昌華攪在一起的事,我就不放心。何況背後有林市長、蘇市長,還有楊德榮,你能應對得了嗎?從長遠考慮,我更希望你低調做人,平穩過渡,等到了我這個級別你再施展才華也不遲。工程領域,歷來是腐敗的重災區,我倒不是不信任你,就怕利益分配不均而誤傷了你,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假如其他領導要往進安插個無資質無手續的工程隊,你該不該開口子?如果開,工程質量肯定不過關,如果不開,將得罪一大片人。」

    「你的資歷尚淺,羽翼尚未豐滿,根基也不穩,再直白點說,你身邊連可用之人都沒有,出了事誰給你兜著?蘇啟明會嗎?如果會,就不會把水泥廠置之高閣灰溜溜跑回市裡,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

    張志遠的擔心不無道理,如果是一個幾十萬的小項目,干好乾壞不見得有人關注你,可這個工程不同,有無數雙眼睛死死盯著你,就等著出錯,再狠狠地收拾你。這麼大一塊蛋糕,誰都想分一杯美羹,得罪誰都不是明智之舉。

    陸一偉心慌了,怯怯道:「張書記,我自己幾斤幾兩心裡清楚,這個工程我肯定拿不下來,要不我和蘇市長說一下,推了算了。」

    「你怎麼推?能推得了嗎?」張志遠道:「你沒看蘇啟明昨晚著急忙慌的樣子,立馬就要我做出決斷,生怕過了夜我反悔似的。」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陸一偉心亂如麻,道:「張書記,您給我出出主意吧,我全聽您的。」

    「事已至此,你沒有退路,只能前進。」張志遠望著窗外嘆了口氣,道:「這樣也好,借這次機會歷練一下,對你的成長有好處。關於你的職務,石灣鄉黨委書記兼鄉長。之所以這麼安排,是最大空間給你調用支配權力,如果再配一個鄉長,勢必會左右你的思想,對此你有什麼意見?」

    陸一偉木訥地搖了搖頭。

    「那行,既然你沒意見的話,明天就上常委會通過一下,儘快走馬上任。這兩天先把你手頭的事處理一下,好吧?」

    望著陸一偉離去的背影,張志遠心裡不落忍,多少為他的前途捏一把汗。

    蘇啟明表面上冠冕堂皇,替陸一偉考慮前程,實則呢?他明明知道丁昌華和楊德榮的關係,硬生生將陸一偉這個棋子安插進去攪局,這不往火坑裡推嘛!如果陸一偉爭氣,頂住了各方面壓力,或許劍走偏鋒能闖出一條血路。如果頂不住,被楊德榮他們圍剿構陷,活生生把他的前途給斷送了。在這個當口,以張志遠一個人的力量難以楊德榮背後的林海鋒相抗衡。

    張志遠心裡同樣亂糟糟的。在不久的將來,自己將要離開南陽縣。如果真走了,陸一偉怎麼辦?始終是他的一塊心病。到省城供職,自己還站不穩腳跟,短時間不可能把陸一偉帶到身邊。

    從打黑除惡、打擊私挖濫采以及企業改制,得罪了一大批人,自己一走,陸一偉就完全暴露在外,失去了庇護,圍攻他的人一定很多。如果來一個林海鋒陣營里的人接替自己出任縣委書記,陸一偉的日子更加不好過。

    張志遠躺在椅子上想了半天,突然叫道:「肖楊,讓陸一偉現在上來。」

    陸一偉剛下了樓,接到肖楊電話又跑了上來。

    「一偉,你這兩天趕緊物色人選,你覺得誰不錯,到時候告訴我,開常委會時一併通過,讓你帶到石灣鄉。我可以給你開綠燈,人數不限。」張志遠道。

    陸一偉明白張志遠的意思,感激地道:「謝謝張書記。」

    「別忙著謝我,你一定要慎重對待,認真篩選,我盡最大努力支持和幫助你。另外,我打算讓段長雲幫襯著你點,他是老革命了,在南陽縣也有一定威望,有些事你出面不見得能行,但多少買他面子,你認為呢?」

    「如此甚好!」陸一偉聽得出,張志遠還是替自己考慮的。

    「好了,你先去吧,讓肖楊通知馬書記和楊縣長現在到我辦公室開會。」

    與此同時,楊德榮辦公室同樣為此事激烈討論著。

    高博文道:「老闆,讓陸一偉負責這一工程,是蘇啟明的意見,還是張志遠的意見?」

    楊德榮叼著煙捲沉思,道:「這個我也吃不準。昨晚吃飯時,是蘇啟明先提出來的,我看到張志遠也很吃驚,不知是不是演戲。不過陸一偉是張志遠的人,提拔誰他能不知道?我看他倆事先串通好了,合起伙來表演了一出雙簧。這張志遠,夠狡猾的!」

    高博文有些著急了,道:「老闆,難道您就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把這個工程奪走?這可是一千多萬的工程啊。要我說,您和林市長說一聲,讓我負責算了。實在不行,讓丁昌華自己建,也總比在他們手裡強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