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8 圈子文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8 圈子文化字體大小: A+
     

    聽完蘇啟明一通啰哩啰嗦的說道,儘管思路有些混亂,言語表達不準確,但陸一偉基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蘇啟明為了消除仕途上的陰影,希望通過建設安置房項目由劣轉優,爭取更多的政治資本。這麼大的項目交給別人不放心,特意選中了陸一偉來負責此事。理由很簡單,此人值得信任且易於控制,把大權交給陸一偉,他甚至可以跳過當地政府直接干預,於情於理,陸一偉是最佳人選。

    陸一偉還想不到這些彎彎繞。從那內心講,很希望接下這一挑戰,他也想通過這件事鍛煉自己,證明自己,改變別人的看法。可自己幾斤幾兩心裡清楚,沒拿金剛鑽,哪敢攬瓷器活?以前吧,都是活在別人陰影下,出了問題出了事背後有人兜著,現在突然獨當一面,如同剛學會翱翔的雛鷹,跟著別人可以飛得自由自在,可一旦離開了母親的懷抱,卻沒有勇氣邁出第一步。要知道,背後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自己,稍有差池,萬劫不復。

    進了茶社,張志遠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眼神恍然多疑,讓陸一偉有些惶恐。到現在為止,他可以肯定,這件事是蘇啟明一廂情願,事先沒有與自己溝通,更沒有與張志遠溝通,而張志遠完全不知情。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陸一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背叛,是任何人不能容忍的。自己還沒走,陸一偉就另闢蹊徑,走別人的門路,到底是什麼意思?張志遠心裡壓著一肚子火,面無表情地坐在座位上。

    陸一偉也意識到這一點,可當著蘇啟明的面又不好解釋,急得他團團轉,卻無計可施。

    蘇啟明點了份碧潭飄雪,笑呵呵地道:「你二位呢,喝什麼?」

    「都一樣。」張志遠附和道。

    「那行,那就都上一樣的。」點完茶,蘇啟明道:「志遠啊,丁昌華到南陽縣投資是好事,我可以說,除了他沒人敢接那個爛攤子。」

    聽到此,張志遠頗為疑惑,道:「蘇市長此話怎講?」

    蘇啟明故意賣關子,道:「你知道秦二寶為什麼被抓嗎?」

    這個疑惑一直困擾著張志遠,秦二寶落到自己手裡兩次都被高人營救,就在考慮第三次衝擊時,秦二寶突然被秘密抓捕,多少有些離奇。後來聽人說,秦二寶得罪了省領導,至於哪個領導,因為什麼,不得而知。

    蘇啟明身子前傾,壓低聲音道:「秦二寶是邱省長下令抓捕的。」

    「啊?」張志遠驚訝地瞪大了眼睛,急不可耐道:「秦二寶怎麼和邱副省長扯到一起了?」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蘇啟明神秘地道。

    「當然是真話了。」

    見兩人似乎在迴避什麼,陸一偉起身道:「蘇市長,張書記,我去趟衛生間。」

    「坐!」蘇啟明將陸一偉摁到座位上道:「你不是外人,聽聽也無妨。不過此事決不可宣揚,僅限於我們之間。」

    陸一偉謹慎地坐下來,蘇啟明道:「這裡面比較複雜,一兩句說不清楚。要知道,秦二寶的靠山正是邱遠航,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邱省長的支持,當然,邱省長也離不開秦二寶,互利共贏,各有所需嘛。利益的交割和分配肯定有不均的地方,當初邱省長要上省委常委,與秦二寶拿錢上下打點,這秦二寶也不知那根神經搭錯了,竟然只給了50萬元。邱遠航看都沒看,直接從窗戶扔了出來,這只是整個事件的導火索。」

    「后,馬林輝在審訊時將兩人的關係給供了出來,甚至送了多少錢,送了什麼,用做什麼,都一五一十地老實交代了,這還了得!當時正值邱遠航運作的關鍵時期,且能因為此事干擾他?據說連夜到了北州,並讓林市長強行拿走了審訊筆錄,封鎖了一切消息。后,以見面吃飯為由,將秦二寶叫到了江東。秦二寶到了江東市,連邱省長的面都沒見著,直接被省公安廳的人帶走了。抓他的時候,是以盲流抓緊收容所的,后才以非法侵占罪等多項罪名起訴的。」

    聽完像電視劇般離奇劇情后,張志遠和陸一偉唏噓不已。秦二寶的事,張志遠側面問過郭金柱。郭金柱含糊其辭,囫圇吞棗說了一通,也沒說出個所以然。蘇啟明這麼一說,多少有些可信度。

    蘇啟明接著道:「這件事吧,我也剛剛知道。具體細節不便多說,大致就這麼個情況。你也不必刨根問底,知道的越少越好,這事決不可到處亂說,否則會引火上身,點到為止吧。也就在這個時候,丁昌華突然冒出來要承包二寶煤礦,其中個由我不說你也應該清楚了吧?」

    張志遠吃驚,陸一偉震驚。他似乎看到背後有一張錯綜複雜的關係網,剪不斷,理還亂,每個人扮演著不同角色,發揮著不同作用,越織越密,越箍越緊。而這張關係網的核心人物就是曾在北州市任職,現任省委常委、副省長邱遠航。

    官場有不同的「小圈子」,多以宗親、性格、志趣以及老鄉、老同學、老上級、老部下等組成的獨特生態圈,千百年來,存在亦然。往往以某一領導為圓心,以下屬對其忠誠度為半徑,而形成彼此利益攸關、相互提攜的一伙人。這類小圈子,在當今社會中看似無形,卻又有形,無處不在。而且具有一定的功利性、排他性和非組織性。

    如果覺得過於理論化,可以想象下我們兒時的玩伴,其實是一個道理。我嫌棄他有腳臭,不和一起玩;我覺得那人打架特別厲害,特希望和他交朋友;他家有權有勢,非常希望與他成為好朋友;學習好的扎一堆,學習差的搓一窩,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自然而然就形成了特定的圈子,官場也如此。不可否認的是,這個圈子中間必定有一個靈魂人物。

    當前社會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進了班子還要進圈子,進班子不進圈子等於沒進班子,進了班子不如進圈子,進了圈子不進班子等於進了班子。核心人物運用血緣關係、鄉緣關係、業緣關係和學緣關係等各種紐帶,將掌握著各種資源的「利益相關者」有機地聯繫起來,結成「精英同盟」,然後通過「政商合作」、「學商合作」、「政學合作」等各種形式共同瓜分有限的社會資源,最大限度地為「圈子」內成員謀取各種合乎人情但不合法理的額外收益,形成特有的「圈子文化」。

    當然,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入圈子,圈子亦大亦小,大即可形成龐大的利益集團,小即可成為操縱利益支配的頂層設計,可相交、相切或相離。不怕你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不管你有能力,有經驗,摸不著門,一邊玩去!一個領導的司機被人們尊稱為「二把手」,其能量不可小覷。

    回到南陽官場,亦然存在。張志遠的圈子核心原是閑散在家的譚老,失勢后,又迅速組建新的圈子,成為「東湖會所」的核心會員,靈魂人物便是蔡潤年。而楊德榮的圈子則是以邱遠航為核心。

    陸一偉算是「東湖會所」圈子的邊緣人物,如果精細劃分,他連圈子的門都摸不著。

    蘇啟明說完,張志遠似乎明白了什麼,道:「經蘇市長這麼一點撥,我豁然開朗,茅塞頓開。不過我和老丁以前就是朋友,這個面子我還是要給的!」

    「朋友?」蘇啟明冷笑道:「你把丁昌華當朋友,他把你當朋友了嗎?朋友二字決不可掛在嘴上,只有永恆的利益沒有永恆的朋友。」

    被蘇啟明嗆聲,張志遠臉色有些難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以作掩飾。

    蘇啟明沒發現張志遠的變化,道:「丁昌華投資一事基本成定局,就是不同意也由不了你。下面說說今晚的事吧,我怕你對我有誤解,讓一偉負責安置房項目,事先沒與你商量,同樣也沒有徵求一偉的意見,你不要多想。」

    蘇啟明解開了兩人的心結,張志遠道:「我怎麼會誤解您呢?其實我一直想重用一偉,可找不到適合他的崗位,您把這個項目交給他再合適不過了。」

    「你能這樣想,我很欣慰。」蘇啟明道:「一偉還年輕,應該給他壓擔子。我說句不該說的話,你讓去組織部這步棋走得並不高明。組織部是什麼單位?都是些老油條、老闆凳去的地方,萬一你一調走,一偉再想出來就很難咯。既然讓一偉負責這個項目,你打算怎麼安排他?」

    作為領導的,最厭煩的就是別人指手畫腳。張志遠一晚上心情不爽,現在蘇啟明又一而再再而三追問自己,這不成心的嘛。他道:「蘇市長您看這樣行不?成立個指揮部,讓一偉挂帥,專門負責該工程。」

    「哦,倒是也行。」蘇啟明若有所思道:「還有其他方式沒?」

    張志遠思考了一會道:「要不讓他出任石灣鄉黨委書記兼鎮長,這樣既能負責該工程,也好協調當地關係。」

    「這個辦法好!」蘇啟明高興地道:「那就這麼定了,隨後你讓常委會議一議,此事必須儘快落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