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1 辛巳蛇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1 辛巳蛇年字體大小: A+
     

    辛巳蛇年,大年初一。震天動地的鞭炮聲似乎將冰凍三尺的大地震裂,山上的積雪開始融化,飛兒漫天飛舞在天空中,甚至凍得像石頭的河床也聽到細微的潺潺水聲,年一過,春天的腳步就不遠了。

    天氣格外晴朗,晨曦穿過薄霧,普照著這個充滿生機而不失靈動的小城,追隨著時光的腳步,開啟了新的一年。

    按照南陽習俗,早晨點燃旺火,子孫給長輩行跪拜禮拜年。老陸家在南陽縣也算是大戶人家,陸衛國兄妹五個,他排行老三。大姐和三弟因病去世,在世的還有大哥和一個妹妹。劉翠蘭這邊兄妹三人,她排行老大,底下有一弟弟和妹妹。如果在算上叔伯兄妹,全家上下有五六十口人。

    陸衛國沒多大本事,早些年在食堂做飯,其實就是個廚子。身份卑微,自然自家親戚也就看不起,尤其是陸一偉出事以後,原本走得近的大哥陸衛奇也漸漸疏遠了。妹妹陸衛華遠嫁西州,很少來往。

    而劉翠蘭這邊,弟弟劉俊明最有出息。早些年,劉翠蘭和妹妹雙雙輟學,全家人齊上陣供弟弟讀書,中專畢業後分配到小學教書,現在是關中小學的校長。但她這個弟弟是個白眼狼,娶個了城裡的老婆,與姐妹徹底劃清界限,很多年不來往。倒是妹妹劉翠芬走得比較近,至今還在農村。

    這一天,幾家人似乎約定好了似的,住在縣城的陸家和劉家的後代一大早就趕過來拜年。陸一偉倒沒說什麼,陸玲玲看到他們,翻了個白眼,一聲不吭直接上樓去了。

    畢竟是自家親戚,陸衛國和劉翠蘭比較熱情,急忙給孫子輩的孩子們派發紅包,陸一偉則幾個兄弟姊妹坐在沙發前抽著煙喝著茶有一句沒一句聊天。

    「呀!一偉,這是什麼煙?俺從來沒見過,挺好抽的。」大哥陸一桐開拉煤車跑運輸,早些年掙了錢,因為賭博敗光了家。有錢的時候,看不起窮親戚,現在沒錢了,看到陸一偉混得不錯了,又趕緊貼上來了。看到桌子上扔著幾包奇奇怪怪的高檔香煙,抓在手裡左看右看,愛不釋手。

    「連這個都不知道,瞧你那小家子氣樣子,這是黃鶴樓,一包要100多。」舅舅家長子劉超看到陸一桐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鄙夷地道。

    陸一桐聽到手中的煙這麼貴,拚命抽了兩口,傻笑道:「嘿嘿,真好!」

    陸一偉沒有說話,起身走進廚房,拿了幾條煙走出來放到桌子上道:「拿去抽吧。」

    看到此,陸一桐立馬拿起煙揣到懷裡,露出兩排大黃牙笑著道:「還是一偉好,當了大官也不忘自家人。」

    劉超也趕緊附和道:「那是,我哥是什麼人,在南陽縣是這個!那個領導見了他還不是點頭哈腰打招呼,我們局長每次見了我都要聊兩句。對了哥,孫局長說了,年後要把我調到基建科當科長,哈哈,這都是你的功勞。」

    劉超原先是交通局的一般人,陸一偉到政府辦后,交通局局長孫長青瞅準時機,向他示好,將劉超提拔為路政科副科長。對於此事,陸一偉並沒說什麼。

    陸一偉對這個弟弟並不怎麼喜歡,心術不正,油嘴滑舌,好吃懶做。在自己倒霉的時候,竟然極力和外人撇清二人關係,甚至在背後惡意詆毀。自家親戚都如此,更別說外人了。因為此,母親劉翠蘭傷心了好一陣子,痛下決心不再與弟弟來往。

    陸一偉冷淡地道:「既然孫局長器重你,你就好好乾工作,別辜負他對你的期望。」

    「謝謝哥,我一定會努力的。我知道,孫局長之所以器重我,還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爸和我媽說了,讓你和玲玲明天中午去家裡吃飯。」劉超急忙道。

    陸一偉回頭看了母親一眼,道:「明天我打算去一趟市裡,改天吧。」說實話,陸一偉從小到大就登過一次舅舅家的門,多少有些生疏。再說了,突然變得熱情,讓他有些不適應。

    這時,陸一桐插話了:「別呀,我爸也讓我過來叫你到家裡吃頓飯,你可不能不去啊。」

    陸一偉又看了眼父親,腦中浮現出一個主意,道:「那這樣吧,今天晚上我在老兵漁港定兩桌飯,咱一大家子人在一塊聚聚,你們看成不?」

    「好啊,太好了,一偉不愧是領導,那就這麼定了。」陸一桐拍板道。

    又閑扯了一會,親戚拿著紅包提著煙酒樂呵呵離去了。陸玲從樓上走下來,不懷好氣地道:「哥,你和他們客氣什麼,都是些養不熟白眼狼,早幹嘛去了,看著咱家現在混得好了,個個像臭屁蟲一般紛紛往上貼,看都不想看他們。我可說好了啊,今晚要去你們去,我反正不去!」說完,氣呼呼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本來好好的一個年,被自家親戚攪和的變得無趣。陸一偉看到父母親唉聲嘆氣,趕緊勸說陸玲道:「玲玲,你不要這麼說,今晚咱不僅要去,而且要堂堂正正地去,讓他們看看,咱兄妹倆給爸和媽長臉了,再也不用看別人臉色了。」

    陸一偉這麼一說,陸玲一下子醒悟過來,道:「對!憑什麼不去?我要讓他們看看,咱家現在過得紅紅火火,有滋有潤,讓他們羨慕去吧。哥,把你的好酒好煙都拿上,敞開了讓他們抽。爸,媽,今晚咱家是主角,你們要挺直腰板,底氣十足地和他們講話……」

    陸衛國和劉翠蘭面面相覷,五味雜陳。過了許久,陸衛國說話了:「玲玲,都是自家親戚,這麼多年過去了,沒必要如此刻薄。一個爹媽生的,打斷骨頭連著筋,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們怎麼對待我們,心裡清楚就行了,沒必要表現出來。你哥既然提議今晚在一起聚一聚,這是好事。」

    「就是!」母親劉翠蘭道:「玲玲,你爸說得對,過去的事就過去吧,追究這些也沒多大意思。只要你們過得好,比什麼都強。今晚吃飯時,你要剋制下你的脾氣,別甩臉子,聽見了沒?」

    「哦。」陸玲沒好氣地答應道。

    「爺爺,奶奶,爸爸,姑姑,我給你們拜年來了!」就在一家人因親戚的問題膠著時,女兒陸菲雨銀鈴般的聲音從屋外傳來,家裡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活躍起來,個個起立歡迎這個家的第三代人。

    「哎喲,我的大孫女,別跑,小心摔著!」劉翠蘭箭步跑到家門口,一把將小雨抱起來。也不知是年齡大了,還是小雨吃胖了,劉翠蘭眉頭一蹙,倒退了一步,差點摔倒。

    陸一偉見狀,趕緊上前接過小雨,關切地道:「媽,你沒事吧?」

    劉翠蘭扶著窗檯緩了一會,擺擺手道:「沒事,剛才用力過猛了,岔氣了。」

    劉翠蘭這麼說,陸一偉則感覺不妙,道:「媽,等過了年我帶你去省城醫院檢查檢查,有病咱就治,可不能拖著啊。」

    「能有什麼病?媽身體挺好的,就是歲月不饒人啊。別說這些了,大過年的。」說著,劉翠蘭從陸一偉懷裡接過陸菲雨,一臉幸福道:「小雨,奶奶一天不見你就想死你了,來,她爺爺,給孩子包個大大的紅包!」

    陸衛國剛才還一臉不快,看著老陸家的命脈,心情一下子豁然了。樂呵呵地從兜里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塞到小雨懷裡。陸菲雨心滿意足地接過紅包,甜甜地道:「謝謝爺爺奶奶!」

    「還有姑姑呢!」陸玲「嘩」一下子站起來,從包里取出更大的紅包在空中晃著,興高采烈地道:「來,小雨,叫一聲姑姑,我就給你。」

    小雨古靈精怪,腦子反應極快,嘟著嘴巴道:「我要是不叫你,你還是我姑姑啊。」

    「哈哈……」一家人一掃剛才的陰霾,情緒完全被小雨的到來調動起來。過年,其實就是給孩子過年,沒有孩子,也沒多大意思。

    「淑曼,你坐啊,站在門口乾嘛,冷!」陸一偉不忘招呼李淑曼。李淑曼比前幾次來要大方許多,不客氣的坐下來,一臉幸福看著寶貝女兒。

    「來,喝茶!」陸一偉倒好一杯水遞給李淑曼,李淑曼看到他戴上自己給買的手錶,心裡美滋滋的,接過水杯道:「你也坐啊,別忙活了,我自己來。」說完,又對劉翠蘭道:「媽,你別太慣著她,快要吃成個小胖豬了。」儘管離婚多年,李淑曼依然改不了口,叫陸一偉的父母爸媽,老兩口也沒有改正,覺得這樣挺好。

    劉翠蘭一把又一把糖果往小雨口袋裡塞,心疼地道:「一年到頭都見不上我孫女幾面,這兩天我可要好好待她,對了,淑曼,中午就別回去了,咱一家人吃頓飯。」

    聽到劉翠蘭還把她當一家人,心裡甭提多高興,立馬應承下來道:「好,我現在去幫你洗菜。」

    「別!我來!這麼冷的天,小心傷了你的手。」劉翠蘭急忙阻攔,看得出,她還是比較認可李淑曼的。

    陸玲同樣把李淑曼當自家人,拉著道:「走,嫂子,我給你弄了兩套化妝品,還買了件衣服,上樓試試去。」

    李淑曼心裡暖暖的,跟著陸玲下樓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