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0 漂洋過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60 漂洋過海字體大小: A+
     

    事情來得太突然,陸一偉也沒做好思想準備。官場如同軍營,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走與不走由不了自己,組織部門一紙令下說走就走,一切都顯得格外匆忙。離開一個地方,往往留下太多的遺憾,然而,終將在無限嘆惋中默默離去,趕往下一個不是終點的終點。

    肖楊雖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他的走對南陽縣驚不起一絲漣漪,可平日朝夕相處,突然說要離去,或多或少有些捨不得。

    這些年來,離別對於陸一偉來說似乎司空見慣,習以為常。楚雲池、馬志明、白玉新,甚至劉克成、康棟、張樂飛……一個個在不同時段離開了南陽縣,而自己像生根發芽一般長在了這片熱土,揮之不去的情感讓人難以割捨,卻無法改變這一切。

    陸一偉許久沒說話。一根煙畢又續上一支,道:「肖楊,說實話,聽說你要離開,我很吃驚也很惋惜,畢竟咱們共事一場。但考慮到你的將來和前途,我支持你的決定。這裡終究不屬於你,依你的能力和才華在這個小地方確實屈才了,你能邁出這一步,我替你高興,真的!至於張書記那裡,等事情辦成了,找個恰當的時機說吧,我相信張書記不會為難你的。」

    「嗯。」肖楊感慨地道:「我來南陽快6年了,得到不少,也失去不少,不過我並不後悔。最令我開心的,還是認識了您和張書記。謝謝你們賞識我,愛戴我,我會永遠記在心裡的。」說著,肖楊竟然流下了眼淚。

    「說啥話!」陸一偉起身摟著肖楊的肩膀道:「給我憋回去,一個大男人哭什麼哭,沒出息!我們是兄弟,兄弟之間不要這麼客氣,多見外!另外,你不覺得咱倆長得很像嗎?」

    肖楊停止了哭泣,抬起頭撥浪鼓似的點頭道:「對呀,陸部長,好多人都說我倆長得像,我也覺得像,呵呵,咱倆該不會是親兄弟吧?」

    肖楊的話刺激了陸一偉,讓他想到至今未找到的弟弟陸一峰。肖楊身上有太多與弟弟相似之處,難道他真的是走失的弟弟?陸一偉道:「你別說,真有這個可能。」

    「呵呵,我就是你弟弟!」肖楊突然道,把陸一偉嚇了一大跳。他不由得仔細觀察起肖楊,看到他的鼻樑時,似乎打消了念頭。

    陸家人有個共同特點,都是高鼻樑,高聳且立體,如同歐美人。而肖楊的鼻樑稍微彎曲,與自己還是有一定差別。如果再仔細看,眼睛確實有點像,其他地方反而並無明顯共同特徵。

    看到陸一偉如此看自己,肖楊連忙解釋道:「陸部長,我的意思說,我願意當你弟弟。」

    「哦。」陸一偉回過神來,坐到沙發上道:「能有你這樣優秀的弟弟,是我的榮幸。」

    這時,走廊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兩人屏住呼吸仔細一聽,不約而同站起來走出門外,與行色匆匆的張志遠碰了個照面。

    「你倆怎麼還沒回家?」張志遠一邊進門一邊驚詫地問道。

    肖楊不敢問詢,陸一偉道:「張書記,今天下午……」

    「哦。」張志遠愣在那裡道:「我臨時有點事,手機又沒電了,團拜會開完了吧?」

    「嗯,楊縣長主持的。」

    「哦,那就行!」張志遠坐到辦公桌前,道:「明天就是除夕了,你倆也早點回家吧,我回來收拾一下,等會我也回家。」

    陸一偉關切地道:「張書記,您還沒吃飯吧?」

    「還沒,你嫂子已經在家做好了飯等我回去,你們別管我了,我一會就回。」張志遠道:「對了,肖楊的家在東州,你怎麼回去?」

    肖楊上前一步道:「張書記,明天我父親過來接我。」

    「哦,那就好!」說著,摁下辦公桌前的電話:「小郭,你上來一趟。」

    不一會兒,司機郭凱氣喘吁吁跑了上來。張志遠安排道:「你把我車裡的煙和酒給一偉和肖楊分了,另外,把剩下的購物卡也給他們分了。」

    「好,我這就去辦。」說著,還不等陸一偉他們來得及反應,小郭一溜煙跑出去了。

    聽到張志遠如此,陸一偉連忙道:「張書記,這有些不妥吧……」

    「有什麼不妥的?」張志遠一本正經道:「你倆為我操勞了一年了,我也沒什麼好表示的,東西不多,一點心意,別和我推來扯去的,讓你們拿著就拿著。」

    陸一偉和肖楊對望一眼,沒再說話。

    張志遠將東西整理好,起身裝進公文包里,環顧四周掃了一圈,雖然離開這裡幾天,但他還是有些不舍。要知道,如果這次運作成功,在不久的將來,他將徹底離開這裡。望著鞍前馬後為自己服務的兩位,張志遠心裡說不出的酸楚。

    「走吧。」張志遠揮揮手,徑直往樓下走去。

    上車前,張志遠做出個意外舉動,突然伸出手與陸一偉和肖楊握手,這個生疏的舉動讓他們兩個多少有些不適應。他道:「過年了,提前給你們以及家人拜個早年,我們年後見!」

    望著張志遠的車緩緩駛出縣委大院,陸一偉產生一種錯覺,好像這次一別,將是永別。

    除夕終於來了。這天,陸衛國和劉翠蘭早早起床打掃院子,掛上紅燈籠,貼上春聯,壘起旺火,掩飾不住興奮放了一掛鞭炮,比小孩子過年都要高興。

    女兒陸玲提著大包小包踩著年尾巴趕回了家,孫女陸菲雨早些天就回來了,在家連吃了好幾頓餃子,沒有什麼比全家團圓更值得高興。吃過晚飯,一家人圍坐在一起,一邊看著春節聯歡晚會,一邊包著豬肉大蔥餃子,說著笑著,好不快哉。

    陸一偉表面上開開心心,可他心裡還牽挂著兩個人,一個是遠在美國的蘇蒙,一個是至今不知下落的夏瑾和。這兩個人雖沒有可比性,卻給他留下太多的歡樂和留戀,她們過得還好嗎?

    正想著,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陸一偉拿起來一看,一個不知明的奇怪電話號碼,懷著好奇接了起來。

    「喂,你在幹嘛?」

    陸一偉一下子就聽出來了,起身走到院子里道:「我還以為是誰了,電話號碼把我嚇了一跳。」

    「呵呵!」電話那頭傳來蘇蒙爽朗的笑聲,聽得出,她很開心,道:「新年快樂!」

    「你也新年快樂!」陸一偉聽到久違的熟悉聲音,突然倍感親切。畢竟,四年多的愛情長跑換來的不是一個輕易的分手。

    「叔叔阿姨好嗎?還有玲子也回來吧?小雨在家嗎……」蘇蒙格外熱情地關心陸家情況,反倒讓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

    「都挺好的,你呢?」陸一偉莫名的傷感湧上心頭。還記得去年這個時刻,蘇蒙同樣在電話那頭關心著自己,不一樣的是,現在的蘇蒙成熟了許多。

    「我啊,挺好的啊。」蘇蒙開心地道:「我此刻和一群朋友在華人街,可熱鬧了,和在國內沒什麼兩樣。街頭到處掛著大紅燈籠,貼著春聯,有各式各樣的小吃,還有我最喜愛的冰糖葫蘆,嘿嘿。另外,還有各種各樣的街頭表演,有舞獅子,有踩高蹺,有雜耍……」

    陸一偉靠著牆聽著蘇蒙如數家珍般「嘮叨」,似乎自己就站在不遠處,看著蘇蒙站在那裡興高采烈地給自己打電話。曾經的美好如電影般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如同置身於童話王國,暢敘著遺落的點點滴滴,追憶著失去的一絲一縷,讓人懷念。

    「一偉,你聽到了嗎?這邊正在放煙花!」說著,蘇蒙一隻手捂著耳朵,一隻手將手機豎在空中,讓陸一偉感受異域的春節。

    陸一偉抬起頭,果真看到了煙花。不過,這不是美國的煙花。他笑著道:「看到了,我正在看。」

    持續了三四分鐘,蘇蒙將手機又放到耳邊,心情突然沉鬱下來,道:「一偉,我好懷念我們在一起的時光,特別是來了美國后,無時不刻在想你。我現在特別後悔,當初那麼輕易草率答應了你的分手請求,假如時光倒流,我絕對不放棄。」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沉默不語聽著。

    「你在聽嗎?」

    「嗯。」

    「一偉,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你還會等我嗎?」

    「……」

    蘇蒙沒有聽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倍感失落。沉寂了許久,突然強忍著歡笑道:「大過年的,不說這些了,再次祝你全家新年快樂!朋友叫我去看晚會了,先掛了啊。」

    掛掉電話,蘇蒙一個人坐在街角的咖啡廳注視著外面熱鬧的街景,心中無限惆悵。她端起咖啡,一行眼淚滑落到杯中,與苦澀濃郁的咖啡混雜在一起,輕輕抿了一口。

    而遠在南陽縣的陸一偉靠在窗前,任憑寒風吹打,卻絲毫感覺不到寒冷。

    「哥,快來看趙本山的小品!」陸玲吼叫著。

    「哦,來了。」陸一偉將手機揣進兜里,轉身回屋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