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9 突然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9 突然失蹤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登門,讓楊德榮頗為意外。不過在這個時候來,都是拜年的,他不好回絕,還是熱情地接待了陸一偉。

    天上一腳,地上一腳扯了幾句,可兩人始終不在一個頻道,怎麼也聊不起來,陸一偉見好就收,將裝有現金的信封掏出來壓到茶几底下,起身告辭。

    怎料楊德榮變得勤廉起來,說什麼都不肯收陸一偉的錢。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楊德榮還是堅持了黨性原則,拒絕了陸一偉,樹立了一名黨員領導幹部廉潔自律、恪守情操的高大光輝形象。

    禮沒送出去,陸一偉碰了一鼻子灰,這是一個不友好的信號。看來,楊德榮對他還是有防備心理。

    至於張志遠那裡,陸一偉沒有動多少腦筋。上次與牛福勇閑聊時,已經敲定了一個方案,那就是給他女兒楚楚買一台筆記本電腦。

    縣裡的領導都有份了,還有市裡的領導。蘇啟明和柳文川那裡必須得去。柳文川那裡好說,都是同輩,煙酒茶足以。而蘇啟明那裡,要費一番心思。思來想去,他打算年後再去拜訪。

    還有蔡潤年那裡,陸一偉不知道該不該去。去該拿什麼,不去又怎麼說服自己。與三條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在年後同學聚會時邀請蔡潤年參加,然後合起伙來買一份大禮。

    總算所有的人情一個都沒落下,一通下來,足以褪一層皮。花錢是小事,最要命的是費腦筋。平時考驗工作能力,過年過節考驗的就是你的情商了。誰都反感送禮,可這成了一項不可或缺的人情帳,往返重複,年年如此。

    年前,陸一偉還有許多事要做。第一件事,潘成軍所說的煤礦一事基本上敲定下來了,他親自去了一趟,與煤礦老闆簽訂了個初步協議,計劃以200萬元轉包。剩下的事,陸一偉完全交給潘成軍和李海東去處理。

    第二件事,他打通關係,以取保候審的方式將大學同學李前程猴子從看守所撈了出來,並把他親自送回了家,臨走時,留下2萬元讓他過年。猴子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拉著已離婚的媳婦跪在了陸一偉面前,答應改過自新,重新做人。陸一偉不計前嫌,畢竟猴子曾經是好朋友,本性並不壞,無奈之下才走入歧途。而且,他通過牽線搭橋,贏得三條的諒解,並在西餐廳謀了份差事。

    第三件事,他去了一趟夏瑾和家。僱人把家裡里裡外外打掃了一番,掛上燈籠貼上對聯,讓這個毫無人氣的家有了一絲溫暖。隨後,他去了夏瑾和母親墳前上了一炷香,又提著一大堆東西去監獄探望了夏錦鵬。不管怎麼說,夏瑾和臨走時託付給他,他沒有失言,主動承擔起這個家的責任。

    臘月二十八,縣裡要召開團拜會。這是春節前最後一個大型會議,這個會議一結束,意味著就要放假,一年就要結束了。

    團拜會緣起延安。當年,毛主席為杜絕人情來往,乾脆把領導幹部集中在禮堂,以清茶淡水相互拜個年就算拜過年了。后,延續到各黨政機關和社會團體,都採用這種形式。團拜會上,由縣領導總結過去一年的成績,展望新的一年的計劃和打算,明確奮鬥目標和努力方向,緊接著,一些文藝工作者唱唱跳跳,團拜會就這樣結束了。

    南陽縣的團拜會定在下午3點開始。2點50分左右,人到的差不多了,到了正式開始的時候,左等右等不見張志遠的蹤影。縣委書記不參加,那這個團拜會過得就沒意義了,所有人都耐心得等候著,可到了3點半依然不見蹤跡。

    現場的人有些煩躁了,楊德榮同樣坐立不安。把縣委辦副主任杜佳明叫過來詢問,杜佳明那知道張志遠去哪了。楊德榮又詢問肖楊和陸一偉,都不清楚。最要命的是,對方的手機還關機,一個人大活人失聯了。

    四點鐘,還沒有等來張志遠。脾氣暴躁的楊德榮不等了,由他主持召開團拜會。本來熱熱鬧鬧的團拜會,因張志遠不在變得格外無趣。文藝工作者隨便表演了幾個節目就散夥了,留給人們太多的想象空間。

    陸一偉同樣納悶,中午的時候還見張志遠在食堂吃飯,怎麼一轉眼功夫就不見人影了,而且手機關機,這從來沒有過的。市裡要求,縣領導的手機必須保持24小時開機,但張志遠的這個反常舉動實在讓人浮想聯翩。

    陸一偉與張志遠有小號,他嘗試著打了一下,依然關機。無奈之下,他打給了司機小郭,竟然小郭的手機也關機,玩起了集體失蹤,多少讓人有些意外。

    張志遠去哪了?原來他去了江東市。

    中午剛吃過午飯,張志遠接到蔡潤年通知,說給省委書記黃繼陽下午三點有個會,會前給他爭取了10分鐘的彙報時間,要他務必在兩點半之前趕到省委大院。聽到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張志遠哪敢怠慢,不顧一切叫上司機小郭直奔江東市。這次,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陸一偉。

    在蔡潤年的引薦下,張志遠見到了黃繼陽。彙報的形式採取一問一答的形式,整個過程張志遠揮汗如雨,黃繼陽反而十分隨和,還示意張志遠擦擦汗,不要緊張。彙報重點圍繞南陽縣國企改革展開,張志遠回答的還算成功,但黃繼陽並沒有表態,而是交給了張志遠一個重要課題,讓他站在省委的高度,撰寫一份關於國企改革的調研報告。

    彙報結束后,蔡潤年讓張志遠把談話內容原原本本告訴了他,經過仔細分析,蔡潤年道:「志遠啊,看來黃書記對你很感興趣,能不能得到黃書記的賞識和重用,關鍵就在這份調研報告上,寫好了,前途無量。寫不好,石沉大海。你的命運在此一搏。」

    張志遠立馬請求蔡潤年出手相助,蔡潤年考慮再三,答應了他的請求。有了蔡潤年的幫助,這事基本上成了一半了。

    回去的路上,張志遠興奮不已。可與其而來的苦惱讓他坐立不安。蔡潤年幫你肯定不白幫,正好又趕上過年,該送什麼,送多大禮讓他陷入深思。上次是70萬的東西,這次肯定不能低於這個標準。錢從哪裡來呢?

    團拜會後,除了值班人員外,其他人都回家過年了。上午還格外熱鬧的縣委大院,現在已是人去樓空,安靜的讓人窒息。

    由於張志遠外出未歸,秘書肖楊選擇留下來等候。陸一偉原先在自己辦公室等待著,從窗戶前剛好能看到車輛從外面駛進來。可等到天黑,也不見蹤影。他以為自己錯過了,又不放心上樓查看,看到肖楊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發獃,留下來陪著聊起了天。

    肖楊原先不抽煙,自從跟了張志遠后也開始學著抽煙,姿勢瀟洒,手法老道,一點都看不出是新煙民。陸一偉開玩笑地道:「肖楊,看不出來啊,這才幾天功夫,都煙不離嘴了,呵呵。」

    肖楊苦笑道:「哎!其實我也不想抽,可每天見張書記的人實在太多,個個見面髮根煙,你說不抽吧,人家說你看不起,說煙不好。實在沒辦法,我接過煙,人家又強行給我點上,久而久之,也就學會了。時間長了,覺得煙是個好東西,苦悶孤獨的時候抽一支,也就沒那麼心煩了。」

    想起肖楊的經歷,陸一偉笑容收縮,關心地道:「肖楊,你年紀也不小了,是該成個家了。不為別的,為了你父母親也該考慮了。」

    肖楊眼神困惑,低下頭彈了彈煙灰,又猛烈吸了一口,煙氣從鼻孔緩緩吹了出來,無奈地道:「陸部長,謝謝您的關心,其實我一直考慮這個問題,可心裡始終邁不過那道坎。不瞞您說,我父母親今年過年給我安排了好幾場相親,如果以前我絕對不會去,但現在,只要我父母喜歡,那我就結婚。但要我愛上對方,估計不太可能。」

    肖楊的用情專一,讓陸一偉很是吃驚。可聽到他自暴自棄,又很同情他。道:「你這又是何必呢!既然不愛人家幹嘛要娶,對你對人家都不公平。」

    肖楊奈然一笑,道:「我也覺得自己做得有些過分了,正如您所說,為了家人,也該結婚了。另外,我父母親正在想方設法為我調動工作,如果不出意外,我可能年後就要回東州了。」

    「什麼?」陸一偉並肖楊的這個消息倍感震驚,坐起來道:「你要走?」

    肖楊點點頭道:「沒辦法,我家就我一個兒子,我在南陽這麼些年已經很對不起他們了,我不想讓他們再傷心,您能理解我嗎?」

    「哦。」陸一偉木訥地點點頭。儘管與肖楊相處的時間很短,但對他的影響特別好。另外,張志遠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對眼的,并力排眾議、費盡周折將他弄到縣委辦,現在提出要走,多少有些捨不得。道:「張書記知道了嗎?」

    肖楊搖搖頭,低聲地道:「還不知道,這事我就和您一個人說了,張書記那裡我等事情辦成后再說吧。可張書記對我這麼好,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