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5 重蹈覆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5 重蹈覆轍字體大小: A+
     

    楊德榮看到這一幕,如鯁在喉,不知該生氣還是高興。

    關於各鄉鎮的搶險救援工作,他單獨召開了政府常務會,要求把各副縣長將所報鄉鎮需要物資統一上報,並由縣財政統一撥付。高博文和徐青山各報了300萬元,事關民生大計,楊德榮不敢含糊,一分不扣及時撥了下去。為了讓高博文做出點成績,他又私底下多給了100萬元。可展現出來的效果,卻大不相同。

    高博文是安頓受災群眾不讓說話,而徐青山則讓群眾敞開了說。柳文川心裡高興,拉著老鄉的手坐在床邊不停地寒暄問暖。記者們也長了記性,對有鏡頭感的副市長多角度拍攝。

    柳文川如此,楊德榮也不能傻站著,裝模作樣地摸摸床鋪,不時地點頭表示認可。徐青山看到此,與至始至終未說話的陸一偉會心一笑。

    「柳市長,時間差不多了,要不我們回縣城吃飯吧。」楊德榮在一旁催促道。

    「不回去了,就在這裡吃!」柳文川來了興緻,指了指老鄉的碗問徐青山道:「徐縣長,按照老鄉的標準,給我來一碗。」

    徐青山有些為難地看楊德榮,楊德榮沒有理會,他只好勸道:「柳市長,您好不容易來一回,怎麼能讓您吃這飯呢?您還是回縣城吃吧。」

    「這飯怎麼了?老百姓能吃我為什麼不能吃?沒有那麼多窮講究,就在這吃了。」說完,起身往食堂走去。

    其他人見狀,也跟了上去。不一會兒,柳文川端著一碗飯走了出來,與老鄉一道,蹲在房檐下,有滋有味地吃了起來。

    楊德榮一臉的嫌棄,可這不解風情的柳文川如此做,實在有些過火。他有什麼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走進食堂,挑了一個稍微乾淨的碗,讓秘書鄭旭東細細地洗了一遍,盛了少半碗,湊到柳文川跟前吃了起來。

    徐青山盛了飯,沒過去湊熱鬧,而是端著碗與陸一偉躲在一邊聊了起來。

    徐青山動情地道:「陸老弟,這次多虧了你,謝謝啊。」

    陸一偉燦然一笑,道:「和我有什麼關係啊,這都是你徐縣長的功勞。」

    「這話說的,要不是你給我出主意,我真不知道該怎麼為好。」徐青山道。

    時間退回到前兩天政府常務會結束后。如何搶險救援,徐青山心裡沒有底。為此,他專門請示了張志遠。張志遠只給了他一句話:「事關群眾利益,就是天大的事,要不惜財力物力,幫助群眾渡過難關。」

    人家是縣委書記,一般都是提指導性的意見,具體措施隻字未提。為了解讀這一指令,徐青山找到了陸一偉。畢竟,陸一偉是張志遠身邊的人,能吃透他的每一句話。

    陸一偉與徐青山一同從北河鎮走出來,兩人雖談不上過命交情,但徐青山對他並沒有像魏國強一般落井下石,相反經常在一起喝酒吃飯,關係相對融洽。再者,徐青山能從北河鎮走出來,陸一偉也算是出過力的。如今又成了副縣長,徐青山沒有捨棄陸一偉這條線,大有利用價值。

    陸一偉聽后,思考片刻道:「張書記的意思其實很明朗,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既然楊縣長把錢撥給你了,那你就大大方方地開銷,一分不剩地都用到受災群眾身上。你當上副縣長后,還沒有干出一件漂亮的事,這正好是個機會。」

    徐青山心潮澎湃,急忙催促道:「陸老弟,你可得幫幫我啊,具體怎麼做?」

    陸一偉道:「俗話說,金杯銀杯不如口碑,如果通過這件事能贏得群眾擁護你支持你,也是你的福氣。在這個當口,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領導的眼睛也是雪亮的,誰好誰壞誰能幹好誰干不好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救命錢,你一直在基層工作,想必很清楚吧?」

    「哦。」徐青山想了半天,似乎明白了張志遠的用意。

    到了峂峪鄉,徐青山聽從陸一偉的建議,先是把114廠給騰出來,購置了高低床,從縣物資局要來棉衣棉被,還細心地買來臉盆毛巾等生活用品,建成了臨時「公寓」,老百姓拎包就可以入住。

    一開始,是由受災群眾自己解決食宿問題,但過於混亂又不好管理,徐青山乾脆開了食堂,免費給群眾提供食物。這可是一筆大的開支,300萬元哪夠這麼折騰,但既然開了口子,咬著牙也要堅持下去。正如陸一偉所說,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錢,不夠了再追加,沒有人不同意。

    吃過飯後,柳文川在峂峪鄉政府會議室召開了總結會,點名表揚了徐青山,雖沒有批評高博文,也含沙射影道出通陽鄉做得很不滿意。他說,回去後會原原本本彙報市委領導,並希望所有鄉鎮都效仿峂峪鄉,把群眾的利益放在心上,幫助群眾渡過難關。此外,要趕緊著手考慮災后重建工作,可以考慮多渠道融資,年後儘快啟動這項工作。

    會後,柳文川就離開了南陽縣。楊德榮憋了一肚子火,和秘書鄭旭東道:「讓高博文現在去我辦公室。」

    高博文來后,楊德榮開啟了機關槍模式,斥責道:「高博文,你真是扶不起的爛泥巴,看看你把通陽鄉搞得,簡直糟糕透頂。我就不明白了,我給了400萬,你把錢都花哪兒去了?這幸虧是一個不解風情的副市長下來了,萬一要是讓市委秦書記看到了,讓我的臉往哪裡放?太讓我失望了!」

    「你再看看徐青山,比你少給了100萬,看看人家搞得,什麼是差距,這就是差距!我今天把話給你撂這裡了,如果你要是搞不好,乘早給我交出來。」

    高博文的臉紅一陣綠一陣,嬉皮笑臉地掏出煙遞給楊德榮,沒想到楊德榮隨手一推,生氣地道:「你別給我來這一套,我今天就聽聽你的態度。」

    徐青山畢竟在基層幹了20多年,多基層工作熟悉,且經驗足,對群眾也有感情。而高博文呢,從工作就在縣局機關,那懂基層工作,實在是趕鴨子上架,不知從那下手。另外,那可是400萬哪!在這種特殊情況下撥下來的,無須繁雜手續,輕輕鬆鬆可以據為己有,於是他動了歪腦筋。

    高博文是什麼人,楊德榮也不是不知道,這傢伙連骨頭帶湯想一起吞,胃口可真不小。可口說無憑,需要用證據說話,道:「高博文,你給我說實話,你到現在花了多少錢?」

    高博文以為問自己花了多少,連忙擺手道:「楊縣長,您可冤枉我了,這錢我可一分錢都沒動啊。」

    「沒問你這,我問你這次安置受災群眾。」楊德榮知道他心裡有鬼,一句話便問出端倪。

    高博文道:「到現在為止,前前後後花了300多萬吧,還剩下幾十萬。」

    「什麼?」楊德榮驚訝地坐起來道:「你說什麼?還剩幾十萬?那你給我說說300多萬都花哪裡去了?」

    高博文很輕鬆地道:「我去的時候,那糧站的倉庫都快倒塌了,僱人重新拾掇了下,又鋪了路,還購置了亂七八糟,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屁話!」楊德榮拍著桌子憤怒地道:「拾掇了下那幾間破房子就好幾百萬?你以為往上面貼金片了,滿嘴胡言。我告訴你,你要是不給我說清楚,要是出了問題,我可不給你兜攬著,你自己看著辦吧。」

    「別呀!」高博文露出嘴臉道:「楊縣長,我說實話還不成嘛。前段時間您去省里看望許書記和邱省長,正是用的這筆錢。」

    「盡說鬼話!」楊德榮氣憤地道:「去省里是孟剛出的錢,怎麼又成了這筆錢了。別什麼事都往我身上推,你連我都交代不了,萬一張志遠詢問你,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交代!」

    高博文堅持道:「老闆,我說得確實是實話,孟剛那小子手裡也沒多少錢,我只好動用這筆錢了。兩套房子花了近一百萬,買賣傢具家電又去了小一百萬。另外,佟欣看重了一個包,我給買下來了。」

    「什麼?」楊德榮激動地道:「她又找你要錢了?這個貪得無厭的女人,以後她要再提出無理要求,你當面拒絕,讓她和我說。」

    「別呀!」高博文笑著道:「其實也沒多大事,女人嘛,不就那點虛榮心,穿得好戴得好心裡就高興,她高興了才能安心伺候您。再說了也沒花多少錢,只要她高興就成。」

    高博文很巧妙地轉移了楊德榮的注意力。佟欣,佟歡的妹妹,姿色比她姐姐更加驚艷,五官精緻,身材高挑,絕對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女。

    一次聚會上,楊德榮與還是學生的佟欣偶遇,立馬被其美貌給迷住了。此後,多次邀約,可佟欣始終不上鉤,對其不感興趣。可女人的虛榮心如同填不滿的溝壑,佟欣看到同班同學個個比自己有錢,穿著名牌衣服,買著名貴的化妝品,還有大牌奢侈品包包,出門有豪車接送,而自己僅靠姐姐少的可憐的生活費維持生活,還不夠買一件衣服的呢。

    有一次,佟欣一寢室的舍友酒後吐真言,說她與一富豪「談戀愛」,佟欣心動了。楊德榮再次邀約時,她大方地提出看準了一件香奈兒外套。楊德榮毫不猶豫就給買了下來。於是,她重蹈姐姐佟歡的覆轍,踏入風塵,一發不可收拾。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