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1 掛職幹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1 掛職幹部字體大小: A+
     

    隨著西伯利亞寒流南下,南陽縣總算在暴雪后的第三天放晴了。太陽如同一個調皮的小頑童,失蹤數日終於爬上了山,給「劫后」的西部小城帶來了絲許暖意。

    俗話說,下雪不冷融雪冷。古人雖不懂凝華和升華的深奧物理形態,但通過長期生活觀察總結出通俗易懂的諺語,流傳至今。

    南陽的氣溫刷新了有記載以來的最低溫度,零下28度,用天寒地凍,冰凍三尺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早晨路邊的小吃攤,剛撈出來的餛燉如果不趁熱吃,立馬變涼,咬一口餛燉,裡面竟然還有冰渣子,膈得牙痛。賣饅頭的不小心將一個熱氣騰騰的饅頭滾落在地,在雪地里滾了一圈再撿起來,已經成了硬邦邦的「鐵疙瘩」。街上行駛的自行車,走著走著就爆了胎,此起彼伏響著。街道拐角處補胎的生意比買早點都格外火爆,遠比撒圖釘來得快。

    街邊房檐下的冰溜子,足有一尺長,甚至還有三尺長的,一字排開,像瀑布一般,蔚為壯觀。一群小孩子拿著木棍逐個往下捅,「啪嘰!」掉下來摔成一攤,孩子們高興的不亦樂乎。有的乾脆拿著冰溜子當冰糕吃,冰與嘴唇黏住,使勁一拽,一大塊皮扯下來,疼得哇哇大哭。

    北方的冬天,最痛苦的兩件事不外乎洗澡和上廁所了。多長時間洗一次,堪比南北暖氣之爭不差上下。家庭環境和條件不允許,不可能家家都有熱水器,大部分人還是選擇去大澡堂子,一次五元。對於普通家庭來說算是奢侈一回了,如果天天洗,那簡直是土豪的生活。所以,大部分人選擇半個月洗一次,個別愛乾淨的一星期,要是住在農村,估計一冬天都不見得洗。除了經濟問題,最主要的是麻煩。

    你想啊,就和剝粽子似的里三層外三層剝掉,然後再一件件穿上,苦不堪言。有的家庭捨不得花那冤枉錢,乾脆在家裡坐在澡盆里湊合洗洗,也就有了老公公偷看兒媳婦洗澡的逸聞趣事。

    再者上廁所。除了單元樓有抽水馬桶外,其餘的一律在院子里。為了驅散難聞的氣味,大多選擇半開放式的蹲式廁所。大冬天的往那裡一蹲,嗖嗖的風吹著裸露在外的屁股,那滋味可想而知。完事後還不等提起褲子,趕緊往家裡跑,如同打仗似的,速戰速決。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習慣了也就覺得無所謂了,不是嗎?

    按照老黃曆,萬事講究個好彩頭,尤其是新的一年,如果陽光明媚,風調雨順,那今年就是個好年景,四季通達,五穀豐登。然而,這一場暴雪的侵襲,讓一些迷信之人四處散播謠言,今年是個災年。

    南陽水深火熱,國家卻把神舟二號送上了天,小布希也成功當選美國總統。而大洋彼岸的薩瓦爾多發生了7.6級的地震,該國六分之一的人口受災。是不是好年景,因人而異,自圓其說。

    北州市政府通報了全市暴雪受災情況:全市16個縣市區共倒塌房屋1560間,受災人數達到800餘人,其中,中陽縣、古川縣、從康縣最為嚴重。市委號召,全市黨員領導幹部要團結一致,眾志成城,用百折不撓的勇氣和勇於擔當的氣魄積極投身於災后重建工作中,撲下身子深入到一線,為受災群眾解決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讓他們感受到黨的溫暖和關懷,過一個平安祥和溫暖的春節。

    另外,市委市府辦公廳聯合發文,傳達了市四套班子領導幫扶分片分工,市委副書記韓洪剛和副市長柳文川包南陽縣。

    這份官樣文章,是通過電視和報紙媒體發出來的。數據真實不真實?細細一推算便知。作為受災「不嚴重」的南陽縣已達到300多人,全市且只800多人?所以說,數據的水分很大,至少砍掉了一半,甚至三分之二。

    為什麼要在數據上作假?一方面是交代上級。如果傻乎乎的把真實數據曝光,必定會引起上級的高度重視,甚至引起中央領導的格外關照。按道理說,上級關照不是好事嗎?對百姓肯定是好事,但對於官員來說,絕非好事!

    說明什麼,說明你平時認識不到位,不重視群眾安危,只顧經濟發展,過度追求GDP,而忽略了平衡發展,致使災害發生。還有,受災人數居多,說明北州市組織不到位,指揮不到位,往小了說是失職瀆職,往大了說就是領導不力,預判把控能力不足。如果上升到政治高度,那就是領導出現了問題。

    另一方面是交代群眾。及時通報受災情況,說明北州市反應迅速,措施得力,把群眾的事掛著心上,壓縮數據避免造成恐慌,讓群眾看到,黨和政府是有信心打贏這場仗的。

    以前,一直是由正廳級市人大主任李虎剛包南陽縣,格次自然不一樣。市裡有個慣例,級別越高,越包貧困的縣市區。好比市委書記秦修文,包的正是最為貧窮的中陽縣,輪到李虎剛,就到了南陽縣。

    而這次調整,降低為副廳級市委副書記,還搭配了個剛調來不久的副市長,如此用意,著實有些看不懂。不管怎麼樣,兩個市領導包一個縣,總比別人多吃一口飯。

    這天,政府辦接到市政府辦公廳通知,副市長柳文川要下來慰問受災群眾。按照對等接待標準,副市長代表的是市政府,那就應該由縣政府首長接待。如果再細分工,柳文川分管科教文衛,對等的是女副縣長周玲。但柳文川第一次到南陽縣,楊德榮當然要親自出馬了。

    柳文川我們並不陌生,原來是省報記者,與陸一偉師出同門,在蔡潤年的努力下,以掛職的名義出任北州市副市長。在張志遠「雙規」階段,如不是陸一偉通過柳文川寫了一篇響亮的通訊文稿,也不會得到省委書記黃繼陽的格外關照。

    官場上最講究身份出身,盤根錯節的複雜關係如一團毛線,讓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但凡能爬到一定位置的官員,背後總有一個支持他的大BOSS,可能是老鄉,可能是師生,可能是同學,可能是曾經的同事等等,摸清了對方的來歷,便於對症下藥。

    掛職幹部,歷來得不到當地官員的重視。認為就是下來轉一圈,鍍鍍金,用不了兩年就離開了,何必在其身上投入太多感情,完全沒必要!如同雞肋,丟了可惜,吃著味如嚼蠟。

    上面所說的掛職幹部是那種沒有背景的,如果要是後台硬,市委書記都敬讓三分。關於柳文川的關係,楊德榮一早就摸得一清二楚。省委黃書記的「師爺」蔡潤年,那可是炙手可熱的人物,雖擔任著一個不痛不癢的政研室主任,手裡無權無錢,可人家是黃書記身邊的大紅人,這樣的人誰敢得罪?楊德榮自然屁顛屁顛熱情接待。

    柳文川不過30多歲,比張志遠小,比陸一偉大不了幾歲,年紀輕輕就是副廳級領導幹部,前途無量。

    這天,柳文川輕車簡從來到了南陽縣,楊德榮親自到交界處等候迎接。柳文川架子不大,將楊德榮請上自己的車,了解起了南陽縣的受災情況。

    聽完楊德榮的介紹,柳文川道:「楊縣長,受災群眾雖暫時安置了,但你們要及時考慮災后重建工作,你有什麼想法沒?」

    50多歲的楊德榮向30多歲的毛頭小子彙報工作,實在有些彆扭,可人家是副市長,再不服氣也得忍著。一本正經道:「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了,打算在開春后啟動這項工作。可南陽縣的情況您也知道,底子薄,家底窮,還需要柳市長多關心關心南陽。」

    「嗯。」柳文川慢條細理地道:「這個問題市裡會通盤考慮,不會把擔子都壓到你們頭上的。但是,你們也不能過於依靠市裡,畢竟孩子多了,手心手背都是肉,給南陽吃的多了,其他縣市區就得餓著。我盡量在我的權力範圍內爭取吧。」

    楊德榮連忙點頭道:「請柳市長放心,我們一定會按照市裡的要求,把這項工作落實好。」

    「對了,你們縣是不是有個叫陸一偉的?」柳文川突然問道。

    楊德榮一怔,點點頭道:「不知您說得是不是同一個人,確實有個叫陸一偉的,現在是組織部副部長,怎麼,您認識?」

    柳文川不想暴露關係,笑著道:「偶得故交,一面之緣。」

    「哦。」楊德榮鬆了一口氣道:「柳市長也是廣交朋友之人啊,以後好了,您包上我們南陽縣,咱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還希望您多加走動,多多關照南陽的發展。」

    「這是自然的。」柳文川還是念念不忘陸一偉,道:「等會下鄉的時候,讓陸一偉也一起陪同吧。」

    楊德榮心裡有些彆扭,還是讓政府辦主任張志鬆通知了陸一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