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47 念念不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47 念念不忘字體大小: A+
     

    張志遠念念不忘陸一偉,看得出對其還是關心的。特別是在這種重大事情上,他亦或離不開陸一偉。去年大火,如果不是陸一偉帶著人上山挖隔離帶,或許那場大火足以讓自己下台。而如今,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卻不見了陸一偉的身影。他到底去了哪兒?

    肖志雄道:「早上一偉給我打電話借車,說出去一趟,他沒說去哪裡,我也沒多問。晚些時候,好多人打電話問詢他的行蹤,我確實不知。」

    「哦。」張志遠恍惚了一會,揚手道:「行了,忙你的去吧。」

    張志遠對一線的進展情況很不滿意,肖志雄走後,他起身道:「老閆,老裴,你們先坐著,我去看看。」

    閆東森立馬站起來攔著道:「張書記,您不能去啊,外面下這麼大雪,還刮著風,萬一有個什麼閃失,讓我們怎麼交代啊。」

    「能有什麼閃失?我也是人,別人能沖在一線,我也能。」說完,推開會議室的門往樓下走。

    閆東森和裴奇峰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跟著走了下去。

    距離鄉政府3公裡外通往虎山溝的盤山公路上擠滿了人,個個帶著雷鋒帽,身穿軍大衣縮著脖子站在寒風下跺著腳。先是小型挖掘機上前推一陣,然後五人一組用除雪工具鏟一會兒,立馬換人跟進,效率極其底下。可沒辦法,道路窄不說,又處在風口上,積雪下面又是一層厚厚的冰,甭說汽車走在上面,人在上面都不停地摔跤。

    另外,公安幹警平時那吃過這種苦,要不是局長親自上來督陣,估計早就跑得沒影了。

    凌晨三時,不安分的村民終於抗不過疲倦勞累,漸漸平靜下來,在寒冷的屋內一個擠著一個並排著睡著了。陸一偉也實在困得不行了,可為了村民們的安全,他咬著牙堅持著,隔一會出去看看情況,如果學校塌了,那可真就「趕盡殺絕」了。

    身上的煙早就抽完了,陸一偉只好靠在牆角,雙手抱著膝蓋,不停地顫抖著。前一秒還瞪大眼睛看外面,后一秒就閉上眼睛,重重地磕到牆壁上,以此反覆。石曉曼多次勸他躺一會,可就是不聽,固執地硬扛著,像一名邊防戰士,守衛著家園。

    突然,一直亮著的燈滅了。陸一偉猛然睜開眼睛,一下子站起來查看外面。他意識到,大雪把電網也給無情切斷了。好在熟睡的村民沒有因為燈泡的熄滅而引起恐慌,陸一偉靠著牆緩慢地蹭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房間里擠滿了人,不分男女老少。各家都拿著被褥席地而睡,人貼著人反倒暖和一些。而陸一偉,則躺在冰冷的地磚上,寒氣逼人,寒風刺骨,迷迷糊糊昏昏欲睡。

    石曉曼再次過來的時候,摸到陸一偉在地上,心疼地將其扶起來,扶到自己的被褥上,為其蓋上棉被,自己則和母親合蓋一床棉被。整個過程,陸一偉完全沒察覺,他實在太累了。

    石曉曼失眠了。她側著身子望著陸一偉瑟瑟發抖的背影,懊悔不已。如果不是自己,也不會把他害成這個樣子。想起來的路上那一幕驚心動魄,至今心有餘悸,感到后怕。

    就在陸一偉不顧個人安危再次往大坡下沖的那一剎那,石曉曼深深震撼了。那個男人有如此魄力和膽識,又有那個男人願意為自己冒險,沒有了,真沒有了。那一刻,她更加堅定了決心。陸一偉,就是她這輩子的一切。

    陸一偉依然在發抖,石曉曼心疼至極。要知道,陸一偉勞累了一天,還受了驚嚇,出門前還感冒著,后又在寒風中凍了好幾個小時,就算是鐵人也受不了啊。石曉曼很想鑽進他被窩裡,緊緊抱著他,如果用自己的身體可以給他帶來一點點溫暖也足夠了。可是,她沒有勇氣。

    儘管是黑黢黢的,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人能看到她在幹什麼,可心裡始終邁不過那道坎。畢竟不是兩人獨處,而是一大屋子人,時不時傳來幾聲咳嗽聲,還伴有此起彼伏的呼嚕聲,這與大庭廣眾之下有什麼區別?再說了,母親就在旁邊,哪怕一個輕微的舉動,母親都會察覺。

    可陸一偉依然在發抖,她陷入了矛盾之中。石曉曼緩慢地伸出手,試圖觸摸陸一偉的嘴唇。緩慢伸過去,當手指感覺到他鼻子里吹出來的熱氣時,如同觸電般縮了回來。緊緊地攥著拳頭與內心作鬥爭。

    就在這時,陸一偉翻了個身,腳不小心踢到了石曉曼,把正在掙扎中的她嚇了一跳。陸一偉平躺下了,借著外面積雪折射的光線,石曉曼可以模糊看到陸一偉的臉。此刻,她忘記了身處何處,更忘記了時刻面臨著危險,雖異常寒冷,心裡卻暖暖的,能和心愛的人躺在一起,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她甚至希望天永遠不要亮,雪永遠不要停,而時間就停止在這一刻!

    石曉曼在內心的煎熬后,終於伸出手試探著觸摸陸一偉的臉頰。這一次,她摸到了,而陸一偉完全沒反應。陸一偉的臉凍得像冰箱里的凍魚似的,沒有一絲溫度,讓她還是擔心。成功了一次,石曉曼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她伸進被窩,摸到了放在胸口上更加冰冷的手,而且心跳特別的快,她終於意識到為什麼會不停顫抖了。

    這次,她沒有絲毫考慮,掀起被子鑽進了陸一偉的被窩,用身體緊緊貼著,試圖將自己的熱量傳遞給他。然而,兩人都穿著厚厚的衣服,效果並不明顯。

    陸一偉因過於勞累,進入深度睡眠中。完全沒察覺身邊多了一個人,而是一個又一個的噩夢在腦中盤桓,壓著他始終無法醒來。

    石曉曼抱緊了陸一偉,躺在他身邊聽著急促的喘息聲,甚至能夠聽到對方的心跳,一下一下,撞擊著自己難以平復的心。她腦海中浮現出兩人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至今還能回想起那硬邦邦的傢伙在自己身體里的熱度,是那樣讓人難以忘卻。

    不可否認,從那次起,石曉曼的精神已經出軌了。就算曹曉磊不提出離婚,她的心已經完全死了。與其在床上翻雲覆雨,對於她來說,簡直是種折磨。曹曉磊每次喝醉酒回來,爬上床上二話不說直接進入主題,石曉曼儘管厭惡,可對方畢竟是自己的丈夫,任由其發泄。

    都說男人是用xia體思考的動物,女人其實亦然。如果剛開始反對,厭惡,甚至憎恨,可真正調動起情緒以後,隨之而來的迫切,迫切希望每一次撞擊帶來的快感。然而,正當享受著人生之歡時,一切戛然而止。

    曹曉磊可能是長期飲酒的緣故,那方面嚴重不行,長則5分鐘,短則兩三分鐘,石曉曼很長時間沒有享受過什麼是快感,直到那一次。

    此時此刻,她似乎忘記了是在避難,甚至忘記了周圍還有那麼多的人,腦子裡只有他們倆人,彷彿在茫茫大草原中策馬奔騰,盡情馳騁。石曉曼湊到陸一偉臉前,用乾澀的嘴唇在其臉上留下一個非同意義的吻。

    有了石曉曼的擁抱,陸一偉身體漸漸平復下來,但雙手依然冰涼。石曉曼將手貼到自己臉上,哈著熱氣試圖給予溫暖。然而,置身於「冰窖」之中,那點熱量微乎其微,意義不大。

    見陸一偉的手沒有絲毫改觀后,石曉曼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她將陸一偉的手放進衣服里,放在了胸前,試圖用脂肪的溫度來喚醒對方的記憶。冰涼的手與溫暖的肌體接觸的一瞬間,石曉曼本能地打了個冷顫。她不知道是寒冷所致,還是肌體觸及,這一切似乎都不重要。

    對於石曉曼來說,這一刻是幸福的。她把頭埋在陸一偉肩膀上,雙手緊緊抱著其手臂,無比滿足。

    恍然間,陸一偉猛然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居然石曉曼躺在自己身邊,而自己還做出一些不雅的舉動。他心裡一慌,迅速抽出手,準備起身。而石曉曼則緊緊拉住他的手,硬生生拖拽倒地。

    陸一偉回頭觀察了下周圍,黑乎乎一片,也沒人察覺到兩人的舉動,心裡鬆了一口氣。他以為是自己把持不住,才做出如此動作。壓低聲音小聲道:「曉曼,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石曉曼沒有說話,而是再次將陸一偉的手塞進自己衣服里,然後一把將其摟在懷裡,嘴唇貼到了臉上。

    「不!」陸一偉試圖抽手,卻被石曉曼死死摁住。此刻的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激蕩火熱,心潮澎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