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45 憂心忡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45 憂心忡忡字體大小: A+
     

    張志遠在晚上11點45分趕回了南陽縣。一路坎坷,一路危險,他好像並不在乎,一下車就憂心忡忡往縣委大樓里快走,秘書肖楊緊隨其後彙報工作。

    「到齊了嗎?」張志遠一邊氣喘吁吁上樓,一邊問道。

    肖楊小心翼翼道:「還未到齊。」

    「來了幾個?」

    肖楊低下頭小聲道:「兩個……」

    「什麼?」張志遠停止了腳步,簡直不敢相信,怒氣沖沖問道:「不是讓你通知了嗎,怎麼才來了兩個人?」

    肖楊道:「接到您的電話,我挨個都打了電話,除了縣委馬書記的電話接不通外,其餘的都打通了。目前,只有閆東森部長和裴奇峰部長趕來了,其餘……」

    張志遠怒不可遏,在走廊里就破口大罵道:「都他媽的什麼時候了,還磨磨蹭蹭的,高博文呢?他家不就在縣城嗎?去哪了?」

    「……」肖楊嚇得不敢說話。

    張志遠掏出手機直接打給高博文,還在麻將桌上搏戰的高博文看到張志遠的電話一下子坐了起來,考慮了半天掛掉了。他清楚,如果接起來肯定是一頓臭罵,還不如不接。他回到麻將桌上摸起最後一張牌,大失所望地丟到桌子上,道:「都別走啊,我現在去開會,馬上就回來!」說完,慢吞吞地下了樓,往縣委大院趕去。

    張志遠將手機緊緊地握在手心,定了定神道:「你現在通知縣四套班子所有領導,民政、公安、衛生、物資、財政、消防支隊以及武警支隊,還有各鄉鎮的負責人馬上回來開會,如果誰不來,讓他們明天就滾蛋!」說完,氣呼呼地上了樓。

    張志遠沒有去辦公室,而是直接進了常委會議室。看到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兩位老大哥,張志遠心裡說不出的苦楚,在南陽幹了近兩年,就處下這麼兩位朋友,實在讓人心寒。為什麼?是因為他觸動了所有人的利益,所以才有意孤立他,排擠他,你讓他怎麼「團結」?幾乎所有的領導都與煤牽扯利益,尤其是原來的曙陽煤礦,個個從中有股份,他這麼一改制,動了利益者的乳酪,自然不服氣了。張志遠在南陽的處境用舉步維艱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張書記。」閆東森和裴奇峰見張志遠進來了,立馬起身迎接。

    張志遠壓了壓手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道:「中陽縣遭災的情況你倆都知道了吧?」

    閆東森與裴奇峰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

    張志遠點燃一支煙心焦地道:「這事我大意了,我必須得作檢討,實在不應該。中陽縣其實和我們南陽縣的情況大致相似,農民的房屋質量都不行,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峂峪鄉和通陽鄉,幾乎80%的房屋都是改革開放前建設的,情況不容樂觀,待會分工的時候我想把這兩個地方交由你倆,還希望兩位老大哥替我分憂解難,拜託了!」說著,張志遠抱拳向他倆作揖。

    閆東森見張志遠如此客氣,連忙道:「張書記,您千萬別這麼說,即使你不說,我和奇峰也知道怎麼做,您放心,待會開完會我們立馬下去坐鎮指揮,保證不漏一戶挨個檢查,不讓一個人掉隊!」

    「好!」張志遠感動地道:「待會我把公安局的人都派給你,務必今晚要走遍每一個村,統計受災傷亡情況,全面展開救援工作。」

    這時,楊德榮憂心忡忡地走了進來。看得出,他格外緊張,畢竟這是他政府的工作,出了問題第一個追責的就是他。在這種大是大非面前掉了鏈子,不僅給南陽縣抹黑,也給市裡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剛坐下,他匆忙道:「張書記,您看這事怎麼安排部署?我全聽您的。」

    這時候著急了,早他媽的幹什麼去了?此時不是鬥氣的時候,張志遠耐著性子道:「我剛才和東森、奇峰同志講了,今晚不管幾點,通宵達旦必須在全縣展開調查工作。對發生意外的村和人,立馬搶險救援。剛才你也開了會,秦書記說了,要不惜一切代價,不計較任何成本,對遭災的群眾全部要妥善安置,並做好各項工作。」

    「好好好,就按照您的辦!」楊德榮連連點頭道。他上任還不到兩個月,對南陽縣的情況不甚了解,這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他這是在推卸責任。這麼大的事一旦出現任何差池,上頭必會追究責任。自己雖是縣長躲不過,但發號施令的不是自己,安排部署的不是自己,相對可以減輕責任。另外,這種事最出力不討好,幹得好上頭不會表揚,干不好是肯定批評,乘早躲得遠遠的,何樂而不為呢?

    「我讓你統計災情,怎麼樣了?」張志遠絕對先給楊德榮一個下馬威。

    楊德榮四周看看,沒找到高博文的身影,不好意思道:「張書記,你也知道,你我剛從北州回來,我掌握的還不夠全面。不過我安排了高博文,等會他來了就全知道了。」

    話音剛落,高博文就悄悄從後門溜進來了。張志遠用厭惡的眼神看著他,心裡甭提多惱火。

    「博文啊,交代你的事怎麼樣了,趕緊給張書記彙報一下。」楊德榮故意提高聲音道。

    「哦。」高博文坐定后,擺開彙報架勢道:「接到您的電話后,我立馬安排專人落實這項工作,要求各鄉鎮走遍每個村莊窩鋪,不漏一戶……」

    「行啦!」張志遠打斷道:「別說這些沒用的,直接說結果。」

    高博文一臉尷尬,直了直爽快地道:「經調查,沒有一戶遭災!」

    「沒有一戶?」張志遠不可思議地道:「這就是你調查的結果?」

    高博文梗著脖子道:「確實沒有,如果有我會及時上報的。」

    這一點,包括楊德榮都不相信,咳嗽了兩聲道:「博文,這事雖不是你分管,但我交待了你,你就應該辦好。剛才在來的路上,通陽鄉政府已經把相關災情通報給我了,目前所了解到的已有10多戶村民的房屋倒塌,你怎麼能說沒有一戶呢!」

    高博文臉不紅心不跳道:「顧新川這麼報給我的,我還以為是真的呢……」

    「啪!」張志遠將的手中的水杯摔到了地上,玻璃渣子一地,濺起的水花剛好濺到進門的民政局局長顧新川身上,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張志遠正準備和高博文發火,顧新川的到來剛好有了出氣筒,他毫不留情地問道:「顧新川,全縣到底有多少戶遭災?」

    顧新川還從來沒見過如此場面,不顧開水燙得疼痛,慢吞吞走了過來,看了一眼楊德榮小心地道:「剛剛接到通知,遭災家戶已達到20多戶……」

    「那你他媽的在幹什麼?」張志遠徹底火了,不顧情面批評起來:「發生這麼大的事,你作為民政局局長竟然不知道,你們的應急搶險預警方案呢?這事我一定要追究責任,你先坐吧。」

    顧新川雙手一軟,差點癱坐在地上。

    楊德榮也著急,張志遠剛批評完,他也接著說道起來:「新川,我早在下雪前就和你說過,會有大到暴雪,你怎麼不當回事呢,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待會再說吧。」

    各路人馬陸陸續續趕來,直到凌晨還有沒來的。張志遠心急如焚,看了看錶道:「不等了,我們現在開會。剛才,我和楊縣長在市裡召開了緊急會議,重點安排部署搶險救災工作。召開這個緊急會,既是傳達市委秦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也是動員大家立馬投身到這項工作中。咱們長話短說,蔡建國,你先說說全縣農村房屋建設情況。」

    城建局局長蔡建國頓了頓,胸有成竹道:「據1999年統計,全縣農村房屋共有108560戶,按照建築年代劃分,50年代前佔15%,50-60年代的佔12%,60—70年代的佔8%,70——80年代的佔50%,80年代后12%,其中,危房總數達到12230戶……」

    蔡建國雖招張志遠不喜歡,但此人確實幹一行通一行,各種數據滾瓜爛熟,熟記於心,張志遠頻頻點頭,並在筆記本上記錄著。其實,蔡建國接到電話后,在來的路上做得功課。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背下這麼多數據,著實不容易。

    「喬暉,說說通陽鄉的情況。」張志遠讓通陽鄉黨委書記彙報,楊德榮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

    喬暉請示楊德榮不重視,無奈之下才給張志遠打了電話,他道:「通陽鄉全鄉共有21個行政村,目前我所掌握的有12個村的情況,其他村因道路原因,且通訊中斷,暫時進不去。截止剛才,全鄉共倒塌房屋28戶,人員傷亡情況暫時沒有。不過今晚又遇暴雪,我想這個數據可能急劇增長,我已經讓全體機關人員下去轉移群眾。」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