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42 格外複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42 格外複雜字體大小: A+
     

    轉過一個彎,已經能看到從小長大的村莊了,石曉曼格外緊張,身子前傾,緊緊地握著拳頭,屏住呼吸努力眺視著自己的家。看到剛進村的第一家的房屋已倒塌,石曉曼兩眼一黑,頭暈目眩。

    看到此情此景,陸一偉的心情格外複雜。峂峪鄉是南陽縣最為落後的鄉鎮之一,除了豐富的森林資源,再無他項。居住在這裡的百姓更為貧窮,大多靠天吃飯,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如果年景不好,連溫飽都成問題,更別說干其他的了。

    房屋大多是建國初期,有的甚至是民國年間的,大部分是用泥巴做成的磚塊堆砌,房梁是多為木頭的毛坯房,鮮有磚混結構的現代房屋。經過風雨洗禮和雨水沖刷,根基大多腐蝕,木椽潰爛,成為名副其實的危房。

    這個問題當地鄉政府曾多次向縣委縣政府反映,陸一偉也見過類似的請示報告,要求縣政府下撥專款,用於修繕房屋。時任縣長的張志遠始終牽挂群眾的疾苦,撥給峂峪鄉50萬元,要求儘快解決群眾的實際困難。可眼前的情況,當地鄉政府根本沒把錢用在老百姓身上,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難道是當地鄉政府截留挪作他用,還是直接把這筆專項資金給吃掉了?不得而知。

    進了村子,情況比想象的還要糟糕,幾乎村裡一半的房屋全部倒塌,石曉曼急得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村民們看到有車進來了,以為是縣領導下來了,紛紛跑到路上攔截。一位婦女直接爬到車上,拍著機蓋哭天喊地:「青天大老爺啊,你可算是來了……」

    陸一偉停下車,懷著沉重的心情下了車,村民們迅速圍了上來,拉扯著陸一偉道:「官老爺,快救救俺吧,我家的房子也沒了……」

    有眼尖的村民認出了石曉曼,似乎看到救星似的,一把拉住道:「妮子,你在縣裡當官,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你看看咱村子都成了啥樣子了?」說著,一位上了歲數的老伯竟然席地而坐,抱著頭痛哭起來。

    石曉曼急忙將老伯扶起來道:「大爺,快起來,你們別著急,政府一定會幫大家度過難關的。」而她心裡,更迫切想回家看看。

    陸一偉的體力已經透支,在雪地里站了一會,雙腿就軟的不行,重心不穩,身子往前傾。要不是一村民扶著,估計就倒地上了。

    村民們看著狼狽的兩人,猜想到發生什麼意外了。滿懷希望而來,又帶著絕望漸漸散去。陸一偉雖不分管民政救災,但他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幹部,決不能熟視無睹,坐視不管。他硬撐著身體,用微弱的語氣道:「哪位是村長?」

    這時,村民們又紛紛回頭,目光集中在剛才席地而坐的老伯身上。老伯走上前來,激動地道:「我就是村長。」

    「好!」陸一偉道:「村部在哪?我現在馬上往縣裡打電話,讓他們儘快組織力量前來救援。」

    老伯聽陸一偉的口氣,猜到他肯定是領導。拚命地搖了搖頭道:「電話確實有,可前兩天就打不通了,要是能打得通,我早就給鄉里打電話了。」

    「還有其他電話嗎?」

    「沒有了,村裡只有一部電話。」

    陸一偉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有通訊工具,這簡直是晴天霹靂。他快速思考著對策,問道:「還有其他聯繫方式嗎?」

    「沒有了!」老伯絕望地道。

    必須得給村民們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陸一偉往上提了一口氣,高聲喊道:「鄉親們,遇到這種天災人禍,是誰都始料未及的,在這個當口,大家決不能泄氣,也不能埋怨,而是打起精神,團結起來想辦法開展自救。你們要相信政府,絕對不會拋棄一個人,絕對不會讓一個人掉隊,大家有沒有信心?」

    村民們不說話,而是盯著陸一偉,或多或少有些不信任。另外,讓他們頗為好奇的是,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陸一偉掃射一圈,大聲喊道:「黨員給我站出來!」

    村民們依然不為所動,木頭樁子愣在那裡。

    在一旁站著的石曉曼看不下去了,也跟著吼道:「同志們,站在大家面前的這位,是縣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大家要聽他統一指揮。」

    「妮子!」這是人群中一個熟悉的揮舞著雙手。石曉曼看到是自己的父親,激動地沖了上去,拉著父親的手道:「爸,家裡沒事吧?」

    石父唉聲嘆氣地道:「家裡倒沒事,可豬圈塌了,死了三個豬仔。」

    「我媽呢?」

    「在家收拾院子呢。」

    聽到此,石曉曼一顆心落地。

    這時,有村民小聲問石曉曼:「妮子,組織部是個啥部門?」

    和村民那能一時半會解釋清楚,道:「就是專管黨員的,包括村長,鄉里的領導都歸他管!」

    村民們恍然大悟,原來是個大官啊。

    陸一偉再次喊道:「是黨員的給我站出來!」

    這時,石曉曼的父親舉手站了出來,自豪地拍著胸脯道:「我是黨員,黨齡與祖國同齡。」

    「好!還有誰?」

    村民們你看看,我看看,再沒人站出來。

    這時,村長上前道:「我也是黨員,在村裡就我們兩個,其他的都外出了。」

    陸一偉頗為無奈,繼續喊道:「有年輕人嗎?年輕人往前走一步。」

    依然沒有人響應。陸一偉放眼望去,不是婦女,就是老弱病殘,那有年輕人的影子。

    村長又道:「年輕人都外出打工去了。」

    「一個都沒有?」陸一偉質疑道。

    「沒有了。」

    突然有村民叫道:「那二狗子算不算年輕人?」

    村長剜了一眼,斥責道:「二狗子是個啞巴,你讓他出來能幹球甚?」

    陸一偉再次退步,喊道:「家裡沒有受災的舉手?」

    村民們不知陸一偉葫蘆里賣得什麼葯,都不舉手。

    村長急了,道:「領導同志,你就別問來問去了,直接說,到底讓我們幹什麼?」

    陸一偉點頭道:「那好,我現在需要幾個人去一趟鄉里,去把這裡的情況告知,讓他們趕快組織人馬前來救援。」

    「切!」村民們瞬間噓聲一片,讓陸一偉頗為納悶。

    村長又說話了:「沒用的,鄉政府的人都放假了,除了門房的老頭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聽到此,陸一偉氣得直跺腳,可能有什麼辦法,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這消息送出去。道:「老伯,我們必須通知縣裡的人前來救援,這樣吧,我給你個電話號碼,你讓人出去想盡一切辦法要打通電話。」說完,對著石曉曼道:「有沒有紙和筆,把肖楊的電話寫下來。」

    「哦。」石曉曼迅速從包里尋找紙筆,寫下一串電話號碼。

    陸一偉舉著紙條道:「誰願意去?」

    這鬼天氣誰敢出去,簡直要人老命,村民們紛紛不出聲,選擇了沉默。

    這時,石曉曼的父親突然站出來,自告奮勇道:「我是黨員,我去!」

    石曉曼看到父親站出來,一下子緊張起來,拉著父親道:「爸,你不能去,你身體有病,何況從這裡到鄉里還有30多公里路,路上全是積雪,恐怕你還未走出去就天黑了。」

    石曉曼的擔心不無道理,因為此刻的天氣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天空烏雲密布,新一輪的暴雪即將來臨。

    石父不顧一切道:「我身子骨硬朗著呢,如果消息送不出去,那全村的人都會被凍死,咱家受災不嚴重,我去!」

    聽到石父自告奮勇,一個村民也站出來道:「我家受災也不嚴重,我也去。」

    這也是無奈之舉,陸一偉十分清楚路上的艱難險阻,他看了眼石曉曼,對石父道:「伯父,路上情況危險,且有一處出現塌方,但凡有辦法,我絕不會讓您冒這個險,但事關群眾安危,況且今晚很有可能還有大雪,這事就拜託您了!」

    石父反倒寬慰起陸一偉來,道:「這山路我熟悉,走了一輩子了,你就放心吧。」說完,轉身對另一名村民道:「走,回家帶點乾糧,我們馬上出發!」

    石父走後,陸一偉冷靜地道:「我們在等縣裡救援時,也要想辦法自救。倒塌房屋的村民現在都住在哪裡?」

    村長揚手一指,道:「諾!都擠在村裡的學校里,那裡相對安全。」

    聽到村民們住處有著落,陸一偉鬆了口氣,道:「今天晚上,必須將所有的村民都轉移到學校,房間里一個都不能留!」

    「行!」陸一偉的到來,村民們似乎有了主心骨,都點頭贊成他的提議。

    「那好吧,天馬上就要黑了,大家趕緊回去準備!」說完,村民們一鬨而散,一路小跑往家裡趕,生怕晚了就取不出值錢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哪怕是破瓦破罐,那也是一輩子的積蓄。

    陸一偉抬頭望了望天,零星的小雪飄到臉上,突然兩眼一黑,直挺挺地躺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