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2 紅顏怒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2 紅顏怒沖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聽到此事已經告知李春妮了,那張志遠現在應該知道了。他隨即退出辦公室,剛走到走廊一角,張志遠的電話已經打了進來。

    「一偉,你在哪?」張志遠語氣生硬,但聲音很小,裡面還有人講話,聽得出來是正在開會。

    陸一偉立馬道:「張書記,我現在已經在百泰煤業了,正與鄒亮磋商解決辦法。」

    聽到陸一偉已經趕到,張志遠鬆了口氣道:「好,剛才李春妮給我打電話了,這事你務必妥善解決,切不可驚動上層,我現在在開會,開完會馬上回去。」

    張志遠口中的「驚動上層」,是指即將出任東州市市委書記的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李春妮作為西江省「鋁業大王」楊同耀的情人,且與建設廳副廳長白宗峰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之所以能成功收購曙陽煤礦,全靠楊同耀的好友徐才茂一手操作。其中複雜混亂的關係可以看出,李春妮手眼通天,關係網大的驚人。

    李春妮三十剛出頭,已經混跡官場多年,性格潑辣,處事幹練,把百泰煤業管理的井井有條。不僅如此,還從陸一偉手中取得罐頭廠土地的使用權,正在建設全縣最大的綜合商貿大樓。僅憑這兩項,沒有雄厚的財力支持,沒有龐大的關係網,沒有過人的領導才能,一個女人家是斷然做不到的。

    在南陽縣,李春妮只給張志遠面子,其他人根本不放在眼裡。就連楊德榮到南陽履新,她也不曾拜會,更別說一個小小的安監局局長。許萬年有如此膽量,確實有些不可思議。他應該清楚其中的枝枝蔓蔓,就算不知道,也應該清楚這是張志遠引資的項目,如此做,這不是打張志遠的臉嘛。

    陸一偉不敢怠慢,回到鄒亮辦公室詢問具體情況。

    鄒亮作為職業經理人,他的任務只負責企業管理,至於梳理處理各種關係,全由李春妮出面。他氣呼呼地道:「安監局的許局長說是安全隱患大檢查,在檢查礦井安全時,以採煤設備未定期檢查為由,直接貼了封條。採煤設備我們每個月都定期檢查,怎麼會存在安全隱患呢?」

    陸一偉了解了大概,準備打給許萬年。可想了想,決定由高博文出面來平息此事。畢竟他是這次安全隱患大檢查的總負責人。

    電話接通后,陸一偉直截了當道:「高縣長,我是陸一偉,我聽說許局長將百泰煤業查封了,您知道嗎?」

    聽到陸一偉質問自己,高博文心裡極其不舒服,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質問我?他慢條斯理地道:「哦,是一偉啊,這事我也是剛剛知道,怎麼了?有問題嗎?」

    陸一偉聽到高博文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急切地道:「高縣長,張書記已經知道這事了,讓您出面協調處理。我現在在百泰煤業,煩您過來一趟。」

    高博文不高興了,道:「陸一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現在的身份是組織部副部長,好像煤礦的事不歸你管吧,你有什麼權力命令我?再者,查封百泰煤業我們是按規章制度辦事,你讓我處理什麼?破壞規則走人情?你作為一個共產黨員覺得這樣處置妥當嗎?」

    陸一偉被高博文噎得說不上話來。沉住氣道:「高縣長,這事確實不歸我管,可張書記……」

    「張書記什麼啊!」高博文無情地打斷道:「別成天借著張書記的幌子到處指手畫腳,有你什麼事啊。既然有問題,那張書記為什麼不親自給我打電話?陸一偉,這事你最好別插手,你要知道,離開張志遠,你屁都不是!」說完,「啪」地掛斷了電話。

    高博文的話深深地刺痛了陸一偉,在憤怒的同時,也開始反思自己。高博文說得沒錯,如果自己離開了張志遠,確實什麼都不是。現在的人見了他格外熱情,並不是給他面子,而是看重他身後的權力。很難想象,假如有一天張志遠突然離去,將自己撇下不管,誰還會買賬?想到此,陸一偉背後風嗖嗖的,不寒而慄。

    既然張志遠把此事交代給自己了,陸一偉硬著頭皮也要出面解決。他走到窗戶跟前,望著院子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深切體會自己的力量微弱,姑且不說張志遠離開南陽縣,就走了一會,指令明顯不通了。

    正在他想著如何處理時,一輛紅色的寶馬急速駛了進來,在人群中停下,對著旁邊的男子嘀咕了幾句,隨即一哄而上,與安監局的執法人員扭打在一起,看到這一幕,陸一偉心都提到嗓子眼,快速跑下樓去制止。

    百泰煤業有幾千號職工,光在現場的就有幾百人。而安監局執法人員也就十幾個人,懸殊如此之大,其結果可想而知。靠陸一偉一人的力量那能制止這場混戰,他急忙退出來走到李春妮跟前,要求她停手。

    李春妮穿了一件大紅呢大衣站在台階上,一臉怒氣望著人群,回頭對陸一偉道:「我說老同學,這欺負人都欺負到我頭上了,這口惡氣我怎麼咽得下去?你甭管,打死人算我的。」

    陸一偉苦苦哀求道:「春妮,你不能怎麼做,如果真出了事情,對你對張書記都不利啊。」

    李春妮回頭一瞥,愣著看了陸一偉幾秒鐘道:「陸一偉,你現在怎麼變得如此懦弱?你的血性呢,你的骨氣呢,怎麼幾年不見都去哪了?我今天要是不給他們點教訓,他們明天還敢跑到我地盤上撒野!」

    陸一偉見李春妮不聽勸,實在沒辦法了,只好打給公安局局長羅志清。羅志清聽后,立馬起身往百泰煤業趕。

    「呀!出人命了!」這時,不知誰高喊了一句,扭打在一起的人群立馬安靜下來,將躺倒在地的一個工友團團圍住,一看究竟。陸一偉見此,立馬沖了過去。只見那人口吐白沫,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送醫院!」陸一偉大聲一喝,其他人才趕緊將那人扶起,背著往醫院跑。

    受傷的是煤礦職工,陸一偉快步走到李春妮跟前道:「李春妮,這下你滿意了吧?」

    李春妮再怎麼強勢,畢竟是女人,眼神里露出一絲慌亂。不過很快冷靜下來道:「滿意什麼?受傷的是我們的人,你不去指責那群披著狼皮的『土匪』,你和我凶什麼凶。」

    正在這時,幾輛車瘋一般地衝進了院子,許萬年從一輛車下來就怒氣沖沖地道:「哪個王八犢子動手打人了?他媽的還想不想在南陽混了?」說著,看到陸一偉站在那裡,上前黑著臉道:「陸一偉,這是怎麼回事?」

    「我讓人打的!」李春妮往前邁了一步,用輕蔑的眼神看著許萬年。

    「喲呵!」許萬年哼笑了一聲道:「這不是百泰煤業的李董事長嘛,怎麼?聽你這口氣打人還有理了?」

    李春妮低頭看了看腳尖,甩了下頭髮抬頭道:「許萬年,我認識你,你知道在和誰說話嗎?」

    許萬年聽到李春妮這口氣,頓時火冒三丈,上前洶著道:「別以為你是從省里來的我就怕你,在南陽還輪不上你說話!」

    「啪!」李春妮一巴掌甩到許萬年臉上,讓現場的人都驚呆了。許萬年更是不知所措,愣在那裡還未回味過來。

    「媽了個巴子的,一個婊子敢打老子,你他媽的活膩歪了。」許萬年怒不可遏,伸出手就要打李春妮。陸一偉見狀,眼疾手快擋在許萬年面前,抓住他的手道:「許局長,你冷靜點!」

    「冷靜個jb,你給我滾開,老子今天非要見識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許萬年一把推開陸一偉,用手指著李春妮破口大罵道。

    陸一偉那能眼睜睜地看著事態進一步惡化,迅速過去推開李春妮,一隻手死死抓住許萬年的胳膊,急切地暗示道:「許局長,你千萬別衝動。」

    「陸一偉,你讓開,我倒要看看他敢把我怎麼樣!」李春妮紅顏怒沖,語氣霸氣,氣場十足,讓現場的人都另眼相看這個女強人。

    陸一偉一隻手推著許萬年,一邊對李春妮道:「李春妮,你還嫌事不夠大嗎,都少說兩句。」

    許萬年突然放棄攻擊李春妮,而是回頭尋找著東西,看到一執法人員手裡拿著磚頭,飛速奪了過去,徑直往李春妮砸去。幸虧李春妮躲閃及時,磚頭直接砸向大門口的玻璃,清脆的破碎聲讓現場的氣氛更加緊張。

    「愣著幹什麼,給我打啊!」許萬年在眾目睽睽下挨了打,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對著帶來的執法人員怒吼。執法人員看到這一場面,誰都不敢動手,愣在那裡觀看。

    「他媽的,耳朵聾了?」許萬年惱怒地踢了身邊的執法人員一腳,一群人蠢蠢欲動,擺開架勢準備「進攻」。

    陸一偉上前一步大聲道:「我看誰敢!」

    陸一偉一嗓子,執法人員又愣在原地。都知道陸一偉是張志遠身邊的紅人,誰想在這個時候撞在槍口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