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7 算個屁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7 算個屁事字體大小: A+
     

    李海東突然抱著方向盤哭了起來,哽咽著道:「陸哥,也只有你把我當人看,她們誰都看不起我……」

    陸一偉拍了拍李海東的肩膀道:「別人看不起沒關係,只要自己努力就行了。這一切都是錢鬧的,你放心,哥明年讓你賺大錢,到時候我看她家人還敢說什麼,屁都不敢放!」

    「真的?」李海東突然停止了哭聲,回頭道。

    陸一偉點點頭道:「我以前不是和你說過嘛,讓你踅摸個煤礦。我告訴你個好消息,煤炭價格馬上就要暴漲了,這個機會我們一定要抓住!」

    說起這事,李海東立馬道:「陸哥,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打聽,我聽說馬平縣有一家煤礦要對外承包,要不要接觸一下?」

    想到楊德榮是從馬平縣過來的,陸一偉搖了搖頭道:「我不打算在北州投資,你把目光放遠一點,看看周邊的市區,東州市,南州市都可以。」

    「好,我過兩天就去打聽。」

    陸一偉繼續道:「今天我還要給你引薦個人,叫潘成軍,你見過的,南方人,生意頭腦絕對厲害,煤礦管理有一套,我打算和他合夥干。你畢竟沒有經驗,我需要他。」

    聽到此,李海東擔心地道:「陸哥,那潘成軍畢竟是外地人,你不怕他坑了你?」

    「這個我倒不擔心。」陸一偉放心地道:「這不還有你嘛,讓他管理,你給我盯著場子。」

    「成!」李海東激動地道:「我保證給你盯緊他。」

    陸一偉哭笑不得道:「我不是讓你盯著他,算了,這事等成了后再說吧,先走吧。」

    「好嘞!」李海東忘了不快,一路猛進,很快到了江東市。

    元旦節前後的江東市格外繁忙,下了高速到三條的西餐廳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到了后已經下午兩點多了。

    「我草!陸哥,你可算來了,我都餓的前心貼後背了。」陸一偉剛下車,站在門口的黑圈就抱怨起來。

    陸一偉連忙賠不是:「各位實在不好意思了,路上堵車,今天中午的飯我管!」

    三條為人溫和,笑呵呵地道:「來了江東了,還能讓你管,走吧,飯菜我已經訂好了。」

    陸一偉回頭往餐廳里瞟了一眼,問道:「老潘呢?」

    「哦,這兩天生意特別好,老潘都有點忙不過來了,這不在樓上張羅了,不用等他,待會他就過來了。」說著,三條摟著陸一偉徑直往隔壁的中餐廳走去。

    房間里,溫暖如春,幾人脫掉外套落座。眼尖的黑圈看到陸一偉下巴有淤青,一驚一乍地叫喚起來:「哎呀,我說一偉,你這是怎麼了,打架了?」

    三條聽到黑圈叫喚,側著身子也看到了。

    陸一偉連忙用手擋著,撒謊道:「還打什麼架啊,不小心磕到了,不礙事!」

    「屁話!」黑圈是在道上混的,一眼就看出是外力撞擊導致。他走過去拿開陸一偉的手看了看道:「這一看就是皮鞋踢的,不錯啊,一偉,三十好幾的人了,還有這兩下子,哈哈。」

    聽到黑圈幸災樂禍,三條也揶揄道:「黑圈,你不要忘了,人家可是拿過跆拳道黑段的高手,論打架,估計咱們幾個都不是他的對手。」

    「切!」黑圈不服氣地道:「我混得時候,你們幾個成天抱著本書,跟書獃子一樣。」看到有「外人」李海東,黑圈來勁了,拉著李海東的手道:「海東,我和你說啊,上大學那會,這孫子三條在圖書館看上一美女,成天假裝去看書泡妞,誰知人家根本看不上他,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拒絕了他,哈哈。」

    三條紅著臉剛要插話,黑圈意猶未盡地搶話道:「再說陸一偉,成立了個什麼詩社,成天哄騙一群無知的小女生,個個對他崇拜無比,風騷得很。不過人家長得帥,那也是資本,可又能怎麼樣,大學四年連個女生的手都沒牽過,老子打炮都不知打了多少了,哈哈……」

    回憶青蔥歲月,總是美好的。可李海東連小學都沒上完,他完全體會不到大學是什麼概念。看著黑圈笑,他也嘿嘿地傻笑。陸一偉和三條面面相覷,笑著搖了搖頭。

    三條不搭理黑圈,對陸一偉道:「一偉,前兩天你猜我見到誰了?」

    「誰?」陸一偉一掃心中的不快,好奇地道。

    「裴軍!」

    「裴軍?這小子不是在美國嗎?回來了?」

    裴軍是他們大學宿舍「六巨頭」之一,大學畢業後去了美國,此後再無聯繫。三條興奮地道:「可不是!前兩天我去省人民醫院,正好就碰到了這小子。他說此次回來是交流學習,今年過年要回來。到時候,咱606宿舍的人一定要好好聚聚!」

    說到此,所有人都一下子安靜下來,笑容僵到臉上。不約而同想起了至今還關在看守所的猴子。

    過了許久,三條道:「一偉,猴子縱使犯了罪,可他還年輕,我希望你給他一個機會,把他想辦法放出來吧。我相信,經過這一遭,他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

    「不管他!」黑圈從一開始就看不起猴子,道:「這孫子不知道可憐!我這人平生最看不慣這種人了,尤其是背叛兄弟,這是老潘平安無事,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他怎麼面對我們?」

    陸一偉沉默了片刻道:「猴子的案子因證據不足一直拖著未審理,其實我也不願意看到他如此,可這件事完全不由我掌控,畢竟是綁架……這樣吧,我回去以後看看有什麼渠道,如果能行,我全力以赴。另外,老潘這邊也得做好思想工作。」

    「這事包在我身上。」三條為人善良,大包大攬道:「我和老潘現在是好哥們,我的話他准聽。」

    「那好吧,我回去以後想想辦法。」

    「好了,好了,不說那些糟心事了,趕緊吃飯,我快要餓死了。」黑圈顯然對猴子的事漠不關心。

    吃飯中間,三條接了個電話,起身不好意思地道:「各位對不住了,那邊實在忙不過來了,我過去看看,馬上就過來!」

    「這頓飯吃的,一點都沒有意思。」黑圈將筷子一扔,氣鼓鼓地坐在那裡。

    陸一偉和三條使了個眼色,三條往黑圈後腦勺拍了下,火速離去了。正好,陸一偉可以藉機提一提張志遠的事。

    「黑圈,老哥有件事想請你幫忙!」陸一偉端起酒杯與黑圈碰了一下,一干而盡。

    黑圈喝完酒咂了咂嘴道:「一偉,你說這話就見外了,咱們之間還存在什麼幫忙不幫忙的,有事直接說,別婆婆媽媽的,整得多生疏!是不是又想弄件寶貝?」

    陸一偉會心一笑道:「還是你最了解我,行不行?」

    「這有什麼行不行的,我幹得就是這行,說吧,這次打算要個什麼,我提前給你留心著。」

    陸一偉不能說誰要,更不能說給誰,道:「這次是個大客戶,要辦大事,你看什麼合適?」

    「這要看你辦多大事了!」黑圈對這行門清,道:「送給省部級領導,那至少的名家字畫,沒名氣的,就算是老東西,對方也不見得識貨。像王羲之、歐陽詢這樣的大家你就是花多少錢我都給你弄不來,就算弄到手也是贗品。對了,前兩天我一哥們淘到了一幅藍瑛的真跡,這個成不成?」

    「藍瑛?」陸一偉雖是中文系出身,但對這個名字也很陌生。

    「對!」黑圈道:「明代的一個大畫家,擅長山水花卉,其筆墨含蓄雋雅,色調濃麗,畫功精細,筆法蒼勁,博物院珍藏著好多他的作品。我這個朋友從民間淘來的,經有關專家鑒定,是真品。如果你敢興趣,我給你弄過來。」

    陸一偉不懂行情,道:「這要花多少錢?」

    黑圈蹙著眉頭想了半天,起身掏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回來道:「我那朋友說了,按照專家給出的價格,至少在100萬以上,我要拿的話,70萬!」

    好傢夥,陸一偉驚得差點沒噴出來。道:「最低了?」

    黑圈道:「一偉,你可能不了解我們這行,我們從來不搞價,一般情況下是你看著值多少就給多少,我們同行之間更不是用金錢衡量,而是相互倒騰。像藍瑛的作品買到70多萬,算是白菜價了。過兩年立馬就可以翻番,甚至翻幾番,這價值是不能言喻的。」

    「成了!」陸一偉一咬牙下定決心道:「這件東西你給我留著,過兩天我來取。」

    黑圈怕陸一偉誤會,補充道:「陸哥,你要相信兄弟我,絕不會掙兄弟的錢。」

    「說哪去了!」陸一偉端起酒杯道:「我不相信誰,還能不相信你?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來,喝酒!」

    「哎喲!你倆喝著挺熱乎啊。」這時,三條推門進來了,潘成軍緊跟其後。

    「他娘的!」黑圈起身將兩人拉過來道:「你兩個先喝三杯,我和一偉,還有海東都一瓶下肚了,就你們兩個磨磨蹭蹭的,實在不爽!」

    「這算個屁事!」三條提起酒瓶直接幹了半瓶,一下子把黑圈給整懵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