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6 心煩意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6 心煩意亂字體大小: A+
     

    回到南陽縣時間還早,陸一偉將張志遠送上辦公室。臨走時,張志遠突然問:「一偉,如果有一天我要離開南陽縣,你會怎麼做?」

    陸一偉聽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愣怔了一下,道:「張書記,我願意跟著您。」

    「哦。」張志遠微微點了點頭道:「你去吧。」

    回到組織部,陸一偉仔細回想著張志遠路上的每一句話和每一個舉動,覺得有些反常,難道他要離開了嗎?他不敢往下想。如果他真的離開了?那自己該怎麼辦?這個問題他從來沒考慮過,然而,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提上日程了。

    陸一偉最不願想這些事,一想就頭疼。伺候了兩任領導,第一任無情地將自己拋棄了,難道這一任也要如此做嗎?秘書這個職業標籤性極強,有領導為你撐腰,所有人都捧著你,一旦領導調走或失勢,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自己儘管不是張志遠的秘書,卻甚是秘書。

    陸一偉心煩地將外套脫掉,解開風紀扣,挽起袖子點上一支煙,把腳放到桌子上靠著椅子向空中吐煙圈,心情糟糕透頂。他堅信,張志遠剛才的那句話絕不是隨口一說,而是慎重考慮的。怎麼會這樣?陸一偉還想著跟張志遠大幹一場,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

    陸一偉望著天花板苦笑了一聲,起身煩躁地將抽了幾口的煙掐滅,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覺。正準備穿外套,辦公室主任許敬業冒冒失失地走了進來。

    「進來怎麼不敲門?」陸一偉厭惡地道。

    許敬業看著陸一偉黑著臉,心裡嘀咕著,不就是沒敲門嘛,用得著發這麼大的火嗎?想歸想,嘴上連忙道歉道:「對不起,下次我一定敲門。」

    「啥事?」陸一偉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心煩意亂瞪著許敬業。

    許敬業心裡一慌,以為是偷偷收下周四海給的購物卡一事敗露了,趕忙低下頭道:「陸部長,如果我那裡做錯了請您多批評指正。」

    陸一偉意識到自己態度過火了,換了個口氣道:「說吧。」

    許敬業提心弔膽地道:「陸部長,明天不是對12名新進公務員培訓嘛,地點選在了黨校,食宿安排到招待所,您看還有什麼安排?」

    陸一偉倒把這事給忘了,端正坐姿道:「安排的講師也通知到位了?」

    「都通知到了,明天晚上在招待所安排了飯宴請他們。」許敬業道。

    「好,我沒什麼事,你看著辦就行。還有其他事嗎?」陸一偉的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

    「沒有了,對了,和您說一聲,我們組織部的元旦迎新晚會安排到這個周末晚上。」

    「嗯,知道了。」

    陸一偉起身準備走,許敬業還賴著不走,好像還有什麼事要講。陸一偉有些不耐煩地道:「老許,你要有事一口氣講完,吞吞吐吐的我看著都著急。」

    許敬業肚子里憋不住事,一聽到點風吹草動就想一股腦倒出來,如果不說,憋在肚裡難受。他詭譎地湊到陸一偉跟前,小聲地道:「陸部長,告你件有意思的事,我聽說高博文和許萬年昨晚喝多了酒打架了。」

    「嗯?」陸一偉同樣驚奇,回頭問道:「因為什麼?」

    許敬業見陸一偉感興趣,神秘地道:「具體因為什麼我不清楚,但兩人打得可凶了。別看許萬年年紀大,打架可是個好手,直接給高博文腦袋上開了花,據說縫了好幾針呢!嘿嘿,這兩人,平時好得快穿一條褲子了,這要打起來,誰都不手軟。」

    陸一偉想起曙陽煤礦審計一事,難道與此事有關?不得而知。

    「行了!」陸一偉不打算深究,道:「你把明天培訓工作準備好就成,下午我有事,可能來不了,就辛苦你了。」

    許敬業連忙道:「不辛苦,這就是我的本職工作。」

    陸一偉下了樓,準備開那輛從西州開回來的新車,想了想又放棄了,步行回到審計局家屬院家中,坐在沙發上發獃,心裡始終亂糟糟的,根本靜不下來。

    他又站起來在客廳里來回走了兩圈,實在難以忍受,掏出手機打給李海東直接道:「有事沒?沒事陪我去一趟江東市。」

    十分鐘后,李海東開著車出現在樓底下,打了幾聲喇叭,陸一偉鎖好門下樓上車,直奔江東市。

    路上,他給三條去了個電話,要他中午等他,叫上黑圈和潘成軍一起吃頓飯,三條爽快地答應下來。

    車子駛出南陽縣后,陸一偉的心情才好了一些。他將錄音機打開,正好是竇唯的《無地自容》,他不自覺地扯著嗓子賣命嘶吼起來……

    李海東看著比較反常的陸一偉,一頭霧水。以為他還是因為夏瑾和的事心裡不痛快,沒有說話,點上一根煙塞到他嘴裡。

    一曲過後,陸一偉從亢奮的情緒中回到了現實,如同坐過山車回到了起點,除了短時間的興奮外,什麼都沒有留下。

    「哥,你也別太難過,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幫你尋找嫂子,你放心,只要有一點線索我絕不會放棄!」李海東得知陸一偉的事後,確實在動用各種關係尋找著夏瑾和,可到今天為止,一無所獲。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別找了,沒用的。就算找到了又能怎麼樣?我已經對這段感情不抱任何幻想,就當是一場夢,夢醒了,一切都醒了。」

    李海東以為陸一偉說的是氣話,安慰道:「其實嫂子也有她的苦衷,弟弟坐了監獄,母親又去世,加上肚子里的孩子……估計她接受不了這個現實,想出去散散心,或許等她想開了就回來了。她的做法確實有些不妥,不應該不辭而別……」

    「夠了!」陸一偉大聲一喝,嚇得李海東趕緊閉了嘴。

    陸一偉也不知自己怎麼了,今天為什麼這麼容易動怒,以前從來沒這樣啊,難道就因為張志遠的一句話?或許,張志遠的這句話確實觸及到陸一偉的傷心處了,才會如此煩躁不安,脾氣暴躁。經歷過一次被人遺棄,陸一偉害怕,害怕重蹈覆轍,再次被人遺棄,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的人生簡直失敗透了,敗得一塌糊塗。

    「對不起,我不是沖你發火,今天心情不好,別怪我。」陸一偉情緒稍微緩和了些,主動給李海東道歉。

    「說哪去了!」李海東道:「咱倆之間還存在對不起嗎?你要是不高興,打我一通我也樂意。」

    陸一偉沒有接茬,問道:「這段時間一直忙,也沒顧得上過去看你,過得怎麼樣?」

    李海東一臉疲憊道:「還行吧,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結了婚的生活特別累,遠不如以前一個人逍遙自在,每天因為些生活瑣事而煩躁,有點不適應。」

    陸一偉聽出李海東話裡有話,坐起來道:「怎麼?和梅佳吵架了?」

    李海東嘆了口氣道:「吵了幾回。」

    「為什麼?這才剛剛結婚,就開始吵架了?」陸一偉驚奇地道。

    「為什麼?」李海東一肚子火氣噌噌往上冒,道:「她們全家都看不起我,你說我在那個家有什麼地位!前兩天,她弟想要動你給的那十萬元,我不給,梅佳就和我大吵大鬧,說了一大堆難聽的話,把我的心給傷透了。」

    「說什麼了?」

    「她說我沒本事,全靠你救濟著活。還說根本就不喜歡我,他媽的,早幹什麼去了,現在才說這些話,她們全家都掉到錢眼裡了,個個見錢眼開,因為你那十萬元都不知吵了多少回了。」李海東越說越氣,陸一偉趕緊讓他靠邊停車,生怕出什麼意外。

    陸一偉聽到因為那十萬元引發了家庭矛盾,懊悔不已。道:「我當初當著你的面給她們錢,是怕你受委屈,早知道就不該給了。」

    李海東繼續道:「還有,她弟弟昨天又要過來借車,說他上下班不方便,我說這是你的車不借,好傢夥!就因為這事梅佳又和我大吵了一通,包括她那個老不死的媽還哭哭啼啼嚷著要上吊,這日子,我他媽的過得夠夠的了。」

    陸一偉聽完震驚了,沒想到梅佳一家人竟然如此,完全沒把李海東當自家人嘛。可有些話他不能說,安慰道:「他要開你就給他嘛,這都是些小事,不要因為這傷了你們的感情,畢竟剛結婚,傳出去多不好聽。聽我的,回去后把錢和車都給了梅佳,她愛給誰給誰,千萬別傷了和氣。」

    「不成!」李海東梗著脖子道:「憑什麼?她們一家人貪得無厭,得寸進尺。要房子房子有了,解決工作,工作也給解決了,還要怎麼樣?陸哥,我和你說句掏心窩子話,這日子我真不想過下去了。」

    「打住!」陸一偉突然嚴肅地道:「你千萬別有這想法,你以為成個家容易嗎?你看看我,到現在還是一個人,好嗎?你和梅佳可能相處的時間短,還沒過了磨合期,等過一陣子,有了孩子就不一樣了,聽哥的,別做傻事!」

    李海東低下頭小聲地道:「已經有孩子了。」

    「真的?」陸一偉激動地道:「這是好事啊,那就更不能有這種想法了。趕緊打住,好好經營家庭,她想幹什麼你就依著她,不就是錢嘛,你不夠了和我拿,多大點事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