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4 金錢橋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4 金錢橋樑字體大小: A+
     

    「一偉,今晚你的行為著實讓兄弟刮目相看,換做我,我沒有你那魄力!」白玉新發自肺腑地道。

    陸一偉淡淡地道:「其實我也怕,可想到您和張書記在後面坐著,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白玉新感嘆地道:「不瞞你說,我以前也混過,也瘋狂過,那時候比你還猛。有一次打架,我和幾個兄弟將一個癟三一通狂揍,然後裝進麻袋裡從七米多高的橋上扔到河裡,好在那癟三命大,如果真給淹死了,我估計就進去了。現在不行了,我只要看到那個場面就瘮的慌,心裡留下了陰影。」

    陸一偉笑著道:「沒想到白部長還有這段往事,我不行,從小到大一直是乖孩子,還受人欺負。把你逼到那份上了,腦子裡全是亂的,我當時想,只要你和張書記安全,換我一個,也值了!」

    白玉新拍拍陸一偉的肩膀道:「你是條漢子,能屈能伸,能文能武,我真心佩服你,真的。」

    陸一偉知道白玉新講的是真心話,笑了笑道:「如果白部長將來遇到困難了,我陸一偉在所不辭,肯定首當其衝。」

    「我相信!」白玉新頻頻點頭道:「來,啥也不說了,喝酒!」

    又一杯酒過後,白玉新臉色突然沉了下來,小心翼翼道:「一偉,你的事我都聽說了,知道你心裡難過,不過我希望就像今晚一樣,敢作敢當,拿得起放得下,不就是個女人嘛,何況你還這麼年輕,聽哥的,把心放寬咯,別當回事,啊?」

    陸一偉疲憊地道:「謝謝白部長關心,我能扛得住。」

    「別一口一個白部長的,叫白哥,咋了?離開幾天生分了?」白玉新有些惱怒地道。

    陸一偉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道:「白哥,算我給你賠不是了。」

    「哈哈,這就對了嘛!」白玉新豪爽地道。

    過一會兒,白玉新又道:「賠不是的應該是我,在你小舅子夏錦鵬的事情上我沒出多少力,我倍感自責。我剛到古川縣不久,好多人脈還沒打開,有些力不從心,還望你多諒解!」

    陸一偉寬慰道:「說哪去了,我沒埋怨你。事情都過去了,再提也沒多大意義了,給他點教訓也是應該的。」

    白玉新小聲地道:「你放心,等我把關係理順了,回頭好好收拾王建國那老東西,不怕他省里有人,老子整不死他。」

    「算了!」陸一偉心慈手軟,道:「都過去的事了,再說王建國也失去了兒子,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換做我,我估計也會這麼做。」

    沒想到陸一偉為其開脫,但白玉新沒那麼良善,道:「這事你不用管了,我總會讓那老東西登門求你的。」

    陸一偉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走,按摩去!」

    與此同時,在張志遠房間,郭金柱和張志遠頭碰頭交談著。下棋不過是打掩護,實則是想單獨坐一坐。

    郭金柱道:「剛才當著其他人的面,好多話不能說。在談事情前,我要告你一個糟糕的消息,你要有個心裡準備。」

    張志遠心裡一緊,眼睛緊緊地盯著郭金柱。

    郭金柱抽了口煙道:「還記得劉克成嗎?我聽說他在省委黨校學習已經結束,前段時間回到了北州市,秘密會見了林海鋒。林海鋒有意讓他出任市政府辦公廳秘書長,如果此事是真的,那對你極其不利啊。」

    張志遠萬萬沒想到是此事,一下子慌了神,不知該如何是好。自己雖與劉克成沒多少過節,可外人一直以為是他將劉克成擠走的,如果他真成了林海鋒的爪牙,對他今後開展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劉克成是何等人?遇事睚眥必報,心機特別重,與其斗,張志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郭金柱見張志遠異常緊張,寬慰道:「你也不必過於緊張,劉克成成不了大氣候,不過明箭可擋,暗箭難防,此等小人背後給你使個絆子下個套,也夠你吃一壺的。所以,你不必怕他,也不可掉以輕心。」

    郭金柱接著道:「你剛才說丁昌華要去南陽投資,如果你仔細分析,就能明白林海鋒的用意。他試圖將自己的勢力滲透到每個領域,而作為產煤縣南陽縣,是他新開闢的一個戰場,要不然他怎麼會將自己的心腹從馬平縣調到南陽縣,處心積慮,老謀深算啊。」

    涉及到市委市府層面,張志遠目不可及。不過郭金柱這麼一分析,多少讓他膽戰心驚。

    郭金柱繼續道:「林海鋒這次沒當上市委書記,心裡一直不痛快,這不與新來的書記秦修文關心搞得一塌糊塗,水火不容。他不與秦修文比關係,而是通過控制財力與其抗衡,這一招,果然厲害。」

    「再說秦修文,雖有能力,但一輩子坐機關,哪懂基層工作,他也是兩眼一抹黑,不知從哪裡下手。很多時候,都是林海鋒牽著他的鼻子走。不過,作為省委黃書記欽點的領導,林海鋒也不敢公然對抗,多少要給點面子。然而,秦修文手腕不行,與老奸巨猾的林海鋒相比,差得不是一點。」

    「所以,丁昌華既然要投資,那你就讓他去,不要因為此事和林海鋒把關係搞僵,不值當。不過,你不要和丁昌華走得太近,此人極其危險。」

    郭金柱嘆了一口氣道:「志遠,我問你件不該問的事,你平時開銷主要是什麼來源?」

    張志遠不好意思地道:「主要還是從財政拿,一偉那邊也用一點。」

    「一偉?他有實體?」郭金柱驚訝地道。

    「沒!」張志遠道:「一偉這人相當有經濟頭腦,原先看中南陽縣罐頭廠那塊地,我給他運作了下,掙了幾百萬。」

    「哦。」郭金柱想起陸一偉第一次送他錢的場景,多少有些尷尬。道:「志遠,我知道你清廉,但是你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針對你嗎?」

    「為什麼?」

    「因為你清廉。」

    「……」張志遠無言以對。

    郭金柱意味深長地道:「無論是你手底下的官員,還是商人,都希望用金錢和你套近乎。而你據他人千里之外,自然而然把關係走遠了,也就對你有了看法。我這麼說不是讓你貪,而是學會與人搞關係,錢是什麼?錢就是橋樑,唯一的橋樑!」

    張志遠一時半會轉不過彎來,似乎對郭金柱的觀點不與苟同。

    郭金柱看出了張志遠的心思,道:「如果你不願意走這條路,完全可以換一種方式。既然楊德榮將丁昌華拉了進來,你也可以讓你的人進來嘛。不為別的,至少在經濟上不受限制。你要想進步,都需要真金白銀,你總不能一直靠財政和一偉吧?和你說,省里那幫傢伙胃口大得很,區區幾十萬幾百萬丟進去連個水花都看不到,就說那個蔡潤年吧,別看以前是大學教授,這老東西獅子大開口,你猜徐才茂上個封疆大吏花了多少錢?」

    「多少錢?」

    郭金柱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一百萬?」張志遠驚訝地道。

    郭金柱冷笑一聲道:「一個市委書記才值一百萬?你也太天真了吧。告你吧,老徐陸陸續續花了將近一千萬,這還不算其他看不見的。」

    張志遠徹底震驚了。沒想到徐才茂是如此爬上了市委書記的位子,讓人瞠目結舌。

    「這事你也別亂說,和你說這的意思是說,沒有錢你寸步難行,所以你必須自己想出路!」

    兩人沉默了片刻,郭金柱又道:「說到這裡了,我就多說兩句。北州市的局勢不明朗,你的情況又不容樂觀,市裡有沒有個幫襯的,我建議你早點跳離這個是非之地。」

    張志遠附和道:「郭市長,其實我早就有此想法了,我還想跟著你。」

    「不!」郭金柱決絕地道:「你千萬別來,這裡比北州的情況還要複雜。再說了,你來了怎麼安排你?另外,我還沒站穩腳跟,那能顧得了你?志遠,你要把目光放遠一點,別總停留在地市,直接瞄準省里,那裡才是你施展才華的地方。我聽說上次省委秘書長羅中原調研時,有意要調你到省企改領導小組,你為什麼不去?」

    「我,我……」

    「糊塗啊!」郭金柱惋惜地道:「這麼好的機會,你就給白白放走了。要知道,企改領導小組是由省委黃書記直接領導的,進去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經常可以和黃書記接觸,此等待遇誰有?你看看蔡潤年,其實就一個寫材料的,可成了炙手可熱的政治明星,我都不得不屈服於他,你有這個機會為什麼不緊緊抓住?」

    被郭金柱一通批評,張志遠似乎豁然開朗。自己的目光確實短淺了,一門心思想著有所作為,到頭來卻一直原地踏步,寸步難行。

    郭金柱進一步道:「現在把蔡潤年引薦給你了,那你就想方設法接近,只要他肯出手相助,花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