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3 踏實做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3 踏實做人字體大小: A+
     

    郭金柱振聾發聵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陸一偉不知該喜該悲。曾經是無人問津的棋子,如今是相互爭搶的香餑餑,試問蒼天,是自己努力的結果,還是上天的眷戀?

    其實,陸一偉能走到這一天,完全是遵循了父親常在耳邊念叨的一句話:「踏實做人,本分做事。」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可真要做到,想必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

    仰望蒼穹,誰曾數過天上有多少星宿?俯瞰大地,誰曾留意身邊有多少腳印?機遇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如果有心之人,哪怕機遇與你擦肩而過,若干年後,暮然回首,命運依然會向你伸出上帝之手。

    「來來來,不說那些不高興的事了,咱們喝酒!」郭金柱端起酒杯,主動與各位碰了一下,仰頭一飲而盡。

    「你那邊情況怎麼樣?」郭金柱放下酒杯,側身問一旁的白玉新。

    白玉新淡然地道:「我從來沒幹過組工工作,這段時間還在摸索中。」

    「不是問你這個!」郭金柱道:「和肖志良相處的怎麼樣?」

    白玉新放下筷子,極力掩飾內心的不安,道:「還行,馬馬虎虎,肖志良還不錯,不過架子大得很。」

    郭金柱臉色一沉,代替譚老批評起白玉新:「玉新,不是我說你,你那個臭脾氣必須得改一改,我聽說你好幾次在常委會上讓肖志良下不來台。你作為組織部長,必須服從縣委書記的領導,如果你有意見,完全可以私底下說嘛,你把關係搞緊張了,對你以後進步也不利啊。以前吧,有譚老幫襯著,現在譚老不過問政事了,就全靠你自己了。」

    白玉新不以為然道:「肖志良完全聽不進意見,因為提拔人我都說了好幾次了,可他聽了嗎?」白玉新越說越激動,要不是旁邊的張志遠拉住他,估計要和郭金柱好好理論一番。

    白玉新的性格郭金柱了解,道:「不管怎麼說,譚老把你託付給我,那我就要對你負責。你要是在古川縣幹得不順心,那乾脆來西州吧,這裡雖亂點,至少有個照應。」

    有了今晚的「歷險記」,白玉新打死也不來這鬼地方,道:「還是算了吧,孩子馬上要上高中了,我得管著點他,要不然那臭小子成天泡在網吧,他媽又管不住,我要是來了西州,就把他徹底給放野了。」

    「哦。」郭金柱道:「那你看著辦吧。」

    聊完白玉新,郭金柱又轉向張志遠,問道:「你那邊了?你前陣子搞得那個遴選副縣長挺好的,我打算借鑒一下,從基層選拔上一批年輕幹部上來,完了你把南陽縣的材料整一套過來,讓曉飛好好學習學習。」

    崔曉飛聽到要提拔幹部,注意力非常集中,操著一口地道的西州話道:「張書記,過段時間我去你們縣走一趟,還望您不要吝嗇,毫無保留地將經驗傳授於學生。」

    張志遠努了努嘴道:「隨時歡迎,讓陸一偉陪著你,這次遴選副縣長的好多程序都是他的點子。」

    崔曉飛立馬轉向陸一偉,笑著道:「陸部長,你看張書記都交代了,你可不能對我有所隱瞞啊。」

    陸一偉爽快地道:「崔秘書長大駕光臨,一定好生招待,哈哈。」

    「與楊德榮呢,相處還愉快嗎?」郭金柱漫不經心問道。

    張志遠對郭金柱不做任何隱瞞,道:「還行,至少現在相處還算融洽,不過暗裡地小動作不斷。前段時間將林海鋒市長帶到南陽繞了一圈,這段時間又與丁昌華走到一塊了。」張志遠很輕鬆的將今晚來的目的引了出來。

    張志遠本以為郭金柱會驚訝,沒想到他格外平靜,道:「他要幹嘛?」

    「要承包二寶煤礦。」

    「你答應了?」

    「……」張志遠小聲道:「這不今晚徵求您的意見來了……」

    丁昌華的「叛變」讓郭金柱好是傷心了一陣子,不過他後來想通了,這種人不值當自己投入感情。如今,丁昌華與林海鋒走得特別近,儼然忘記了郭金柱當年的提攜之恩。郭金柱本想告誡張志遠,決不能答應。但認真分析北州市的局面以及張志遠的形勢,他不能如此做。

    郭金柱喝了一杯酒道:「他要去干就讓他去吧,這事不必問我,你把握就行。」

    這句話讓張志遠心裡更沒底了,急忙道:「郭市長,如果您不願意,我回去以後立馬回了他……」

    「不!」郭金柱伸出手掌打住道:「他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也不希望有什麼關係,讓你答應,主要是替你考慮。你現在在北州市和我一樣,孤立無援,不像以前還有我和永志幫襯著你。如果把林海鋒得罪了,對你的仕途極為不利。但是,我必須告誡你,決不能和丁昌華這種小人走得太近,他既然敢背叛我,將來有一天也會背叛你!」

    「學生謹記教誨,會把握好分寸的。」有了郭金柱這句話,張志遠也就放心了。如果不經郭金柱同意,直接讓丁昌華進入南陽縣,說不定對自己也會產生懷疑。

    「好了,不說那些糟心事了,說點高興的。」郭金柱道:「志遠,你聽說了沒有?徐才茂馬上就要出任東州市委書記了。」

    張志遠前兩天在江東與其吃飯已經聽說此事了,道:「略有耳聞,尚不清楚。」

    「嗯。」郭金柱道:「任命很快就會下來了,也就這兩天。徐才茂鬼精得很,神不知鬼不覺與省委黃書記的『師爺』蔡潤年搭上線,效果斐然,這不都成了封疆大吏了。前段時間我不帶你見蔡潤年了嘛,這條線你萬可不敢斷,好好利用,爭取近兩年內再上個台階。你還年輕,比我有潛力,早點往上爬,上升空間很大啊。」

    聽到自己的大學教授如今成了「萬人捧」的香餑餑,陸一偉發自內心感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曾想到蔡潤年在晚年能有此殊榮和待遇?不過更讓他痛心的是,蔡潤年已經全然不是從前的教授了。

    「學生自然明白。」張志遠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

    「行啦,時候不早了,今天大家又受了驚嚇,少喝點酒,早點休息吧,如果想放鬆一下,讓曉飛給你們安排。」說著,郭金柱站了起來。其他人見狀,也跟著起立。

    郭金柱對崔曉飛道:「都安排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

    郭金柱道:「走,志遠,我上去和你下盤棋,好久沒下棋了,乘著你在好好活動活動。」然後對白玉新道:「我知道你不喜歡下棋,就讓曉飛給你安排吧,哈哈。」

    白玉新最討厭下棋了,郭金柱這麼一說,高興地道:「您倆娛樂吧,我和一偉也活動去。」

    「哈哈……」

    郭金柱與張志遠進了房間,而白玉新拉著陸一偉跟著崔曉飛來到三層的洗浴室。

    今晚的驚心動魄,陸一偉心有餘悸,何況渾身酸痛,哪有心思按摩,可白玉新生拉硬拽,硬著頭皮跟著下去了。

    崔曉飛秘書出身,最了解男人的活動軌跡。一看白玉新就是個好色鬼,投其所好小聲地道:「白部長,這裡的按摩小姐都是個頂個的大美女,奔放的很,待會按摩完你可以帶回房間。您放心,這裡絕對安全。」

    白玉新笑而不語,默默點了點頭。

    「陸老弟,你呢?」崔曉飛回頭對陸一偉道。

    陸一偉連忙擺手,開玩笑地道:「你看我這番模樣,還不把人家給嚇死。」

    「哈哈……隨你!」

    說著,兩人走進了洗浴部。崔曉飛剛才介紹,這裡是西州市最好的酒店,可走一圈看下來,裝潢還是幾年前的樣式,設備也陳舊,比起北州不知差多少,更別說其他地市了。不過,比起南陽縣的招待所,還有的一拼。

    崔曉飛口中的「大美女」讓陸一偉吃了一驚,雖不是慘目忍睹,只能算長相普通,何以驚艷之有?陸一偉本來也沒興趣,這下更沒興趣了。倒是白玉新不講求質量,道:「難得出來放鬆一回,好好享受吧。」

    白玉新和陸一偉進入同一個包廂,脫光衣服進了浴池。白玉新第一次與陸一偉洗澡,進浴池時,偷瞄了下陸一偉的小弟弟。好傢夥,不硬還那麼粗大,就像個手雷掛在褲襠,走路還一晃一晃的,再看看自己的小丁丁,好生羨慕,自嘆不如。男人穿上衣服比的是能力,脫掉衣服比的是實力!

    陸一偉閉上眼睛躺在水裡,試圖讓全身放鬆,可依然渾身酸痛。想起今晚發生的一幕幕,他都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勇氣與那幫小混混抗衡,好在沒發生什麼事,躲過了一劫。

    不一會兒,服務員端著紅酒和茶點進來了,細心倒好酒,又輕輕地出去了。白玉新端了兩杯酒,走到陸一偉跟前遞過去道:「來,一偉,喝一杯!」

    陸一偉接過酒,一口氣喝了下去。陸一偉試圖讓酒精麻醉自己,好讓自己忘記疼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