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1 孤立無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1 孤立無援字體大小: A+
     

    因陸一偉和張志遠不在一輛車上,張志遠與郭金柱打了聲招呼,立馬上前問詢陸一偉的情況。沒想到的是,陸一偉居然在車裡睡著了,讓張志遠哭笑不得。

    張志遠經歷了一次在電視里才能看到的場面,有種如獲重生的感覺,拉著郭金柱的手哽咽著道:「郭市長,沒想到會如此,我們差點就沒命了!」

    郭金柱懊惱地道:「這都怨我,沒和你們講清楚。那條路現在早就沒多少人走了,如果你們繞到南州進來,就沒這些事,快快快,先上樓!」

    郭金柱的秘書崔曉飛望著熟睡的陸一偉,問郭金柱:「郭書記,您看?」

    「先讓他睡著,等醒來帶他上來。去找個毛毯給蓋上。」郭金柱還不知道陸一偉的「壯舉」,拉著張志遠和白玉新徑直上了樓。

    來到酒店五樓的會客廳,郭金柱細心為張志遠拍打的身上的塵土,心疼地道:「勞煩你們來一趟,可受了大委屈了,是不是遇到土匪了?」

    「哎!」張志遠長嘆一口氣,悉數講起了剛才發生的驚心動魄一幕。

    張志遠越往後講,郭金柱臉色越難看。最後憤然拍著桌子道:「這群人渣,竟然如此膽大妄為,等我騰出手來,好好收拾他們。」

    張志遠替陸一偉擔心,小心翼翼道:「郭市長,剛才一偉面對眾多強盜,採取了一些過激手段,還希望您高抬貴手,不要追究他的責任。」

    「追究什麼責任?」郭金柱反問道:「正當防衛嘛,我還沒追究他們妨礙公務,威脅群眾安全罪了,這你大可放心,來了我地盤上,我替他擋著,我看誰敢說半個不字。」

    白玉新聽說過西州的治安環境差,可沒想到差到這種地步。黑惡勢力明目張胆搶劫,這是有郭金柱保護,要是沒有這層關係,估計今晚就死在他們手裡了。道:「郭書記,西州的治安讓人瞠目結舌,您真心該管管了!」

    「哎!」郭金柱一聲嘆氣,道出了太多無奈和苦悶。過了一會兒道:「你以為我不想啊,做夢都想。可是這裡的黑惡勢力與北州市截然不同,他們不是小打小鬧,而是成了氣候的,規模相當龐大,想要剿滅他們可不是易事。另外,基本上每個團伙後面都有一位官商,無孔不入滲透到各個領域,甚至市委政府的一些領導都在充當保護傘,而且他們異常團結,你說,我該從哪裡下手?」

    聽完郭金柱的訴苦,張志遠真心體會到他的不易。如同自己剛到南陽縣一般,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第一件事就是打黑除惡。之所以能成功,完全有郭金柱和侯永志在背後撐腰,可郭金柱呢?他能依靠誰?唯一能依靠的譚老,現在也失勢,更加處於孤立無援的地步。

    郭金柱接著道:「我現在最缺的就是人手。本土派幾乎一邊倒支持市委書記,我身邊寥寥數人,好多工作都開展不了。每每到此,我特別懷念侯永志,要是他在我身邊該多好啊,至少他能幫襯著我,哪怕什麼事都不做,我心裡也格外踏實,哎!好好的一個人就這麼走了!」

    提及侯永志,張志遠和白玉新都選擇了沉默。尤其是張志遠,更多的是懊悔和自責。他一直以為,侯永志的死與他有莫大的關係。如果當初不對馬林輝開刀的話,也不會釀成如此慘劇。郭金柱在他面前從沒埋怨過,倒時常掛在嘴邊懷念。

    白玉新提議:「郭書記,您還不如將市公安局李振堂局長調過來呢,他可是侯書記一手栽培起來的。」

    郭金柱搖搖頭道:「李振堂現在是北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還兼任著公安局局長,讓他過來,我給他什麼職位?什麼都給不了。哎,我現在可是切身體會到什麼叫孤立無援了。」

    聽到郭金柱過得並不如意,張志遠替他捏一把汗。尤其是今晚的所見所聞,簡直匪夷所思。郭金柱想要有所作為,可真不是一天兩天能站得穩腳跟的。

    「行了,不說這些傷心事了,心煩!」郭金柱起身道:「只要你們好好的,比什麼都強,肚子餓了吧,走,咱們去吃飯!」

    張志遠依然不放心陸一偉,不時地左顧右盼。郭金柱看出了張志遠的心思,囑咐身邊的秘書崔曉飛:「去!把陸一偉請上來,吃完飯好好放鬆一下。」

    過了一會兒,陸一偉提著土特產上來了。進門笑呵呵地道:「郭書記,這是張書記為您準備的,望您笑納。」

    郭金柱瞪大眼睛望著眼前的陸一偉。只見他衣衫不整,外套後面被砍刀拉了一條長長的口子,褲子上滿是灰塵,右側腮幫腫了好大一塊,烏黑的淤青般。嘴角還有未擦乾淨的血跡,眼鏡嚴重變形,樣子頗為滑稽,讓郭金柱又想笑又心疼。

    「都啥時候了,還惦記著給我拿東西!」郭金柱被陸一偉的舉動深深感動了,喉嚨里感覺堵著痰,聲音也有些發顫。他快速起身走了過去,用手摸了摸腫起來的腮幫子,又彎腰拍打了下褲子上的灰塵,抬頭問道:「疼嗎?」

    陸一偉臉上始終保持著微笑,搖了搖頭道:「不疼!」

    郭金柱眼睛一閉,回頭對旁邊的崔曉飛道:「趕緊去帶一偉洗個澡,找身乾淨的衣服,再去給配副眼睛。」

    「哦,馬上去辦!」說著,崔曉飛來到陸一偉身邊,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著這位敢與流氓單打獨鬥的「好漢」道:「一偉兄弟,請跟我來!」

    陸一偉走後,郭金柱依然不相信地道:「志遠,你說陸一偉一個人挑戰十多個人,真的?」

    不等張志遠回話,白玉新插話道:「真的!我都不敢相信一偉有如此魄力和膽識。面對一群手裡拿著傢伙的強盜,臨危不懼,沉著應對,反應敏捷,且下手比較狠,用刀子直接插到那混混腿上,愣是將一群人給逼退。哎呀!我以前也打過架,像一偉這樣狠角色,真不多見,是個厲害的人物!」

    張志遠同樣沒見過陸一偉的這一面,簡直讓他大開眼界。平時看著斯斯文文,溫文爾雅,真槍真刀的動手起來,可真令人刮目相看,不由得對陸一偉更多了份喜愛和信任。

    這時,一個身著警服的中年男子驚慌失措地走了進來。走到郭金柱跟前,弓下腰自責地道:「郭市長,我也是剛剛知道的,都是因為我失職才造成如此局面,我接受市政府處罰。」

    郭金柱眼睛不看男子,慢條斯理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又不緊不慢地放下。「啪——」郭金柱猛然間拍了桌子,震得桌子上的餐具劈啪直響,一個勺子掉到地上,發出了清脆的碎裂聲。

    「孔富盛!你讓我怎麼相信你,啊?」郭金柱一隻手指著男子破口大罵,「現在是什麼時代?都他媽的改革開放了,居然還有土匪流氓,好在沒出人命,如果出了人命,老子今晚和你沒完!你這個公安局長想不想幹了,如果不想干或者幹不了,乘早給老子滾蛋!」

    郭金柱依然是火爆脾氣,嚇得張志遠和白玉新不敢作聲,靜靜地坐在那裡,看著垂頭喪氣的西州市公安局局長孔富盛。

    孔富盛了解郭金柱的脾氣,低頭沉默不語,任憑郭金柱發泄情緒。

    郭金柱似乎還意猶未盡,不顧及他人在場,手叉著腰繼續道:「老孔,我知道你也有你的難處,可你也要考慮下市政府的臉面吧?你說說,我來了以後,勒緊褲腰帶,背著罵名給你們公安系統配了100多輛公車,提高了幹警待遇,還又招了300多名合同工,可你呢?干出什麼成效了?」

    郭金柱罵了半天,孔富盛始終不吭聲,氣得他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有氣無力地道:「說說今晚的情況吧。」

    孔富盛這時才抬起頭來,道:「我得知這件事後,立馬前往事發地,已經責成當地公安局將鬧事的人全部拘留,要求嚴懲不貸,以正視聽。據了解,這是張東子手底下的人,他們看到是一輛外地車牌的豪華車輛,於是動了邪念,選擇在黑風山附近動手。經現場勘查,車子已面目全非,還有張東子手下的黑狗受了傷,目前正在醫院接受治療,並無大礙。」

    「又是張東子!」郭金柱咬牙切齒擂了下桌子,道:「老孔,這事我們隨後再議,今天不談。你回去后,要把消息封死咯,決不能傳出去,更不能讓外人知道是誰,聽明白了沒?」

    「您放心,消息我已經堵死了,車牌子我也摘掉了,外人絕不會知道車裡坐得是誰。」孔富盛信心滿滿地道。

    「行啦!」郭金柱情緒稍微緩和下來,對張志遠道:「志遠,玉新,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西州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孔富盛。」

    張志遠和白玉新立馬站起來上前握手,道:「勞煩孔局長深更半夜費心費力,以後還希望多多關照。」

    郭金柱介紹后,孔富盛一臉歉意道:「張書記千萬別這麼說,都是我平時的工作不到位,才給你們造成這麼大困擾,好在你們沒出什麼事,要不然今晚郭市長非把我活吃了不可,呵呵。」

    既然敢當著郭金柱的面開玩笑,看得出二人關係不一般。張志遠笑著道:「一切安好,請勿挂念。」

    「好了,你們先吃著,明天我專門設宴給你們賠不是。」說完,孔富盛揮手離開了房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