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9 遭遇強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9 遭遇強盜字體大小: A+
     

    西州市,位於西江省西南角,與南州市一山之隔。這一隔,隔出了兩個截然不同的區域,一邊是四面環山,地勢險惡的純農地級市,而另一邊依託地理優勢成為西江省最具發展潛力的新型城市。

    說西州市是純農地級市,實在有些勉強。該市地處黃土高原,四面環山,溝壑縱深,幾乎無一處平地,村莊幾乎都沿山腰而建,唯獨市區所在地佔有一塊狹長的河谷而建,僅此而已。

    西州市幾乎沒有支柱產業。很奇怪的是,西州和北州同屬一山脈,可山的那一頭有煤礦資源,而山的這一頭卻什麼都沒有,只有寫滿歲月滄桑的「厚土」,全市僅有一兩家煤礦企業,全市產量加起來不及北州市的馬平縣。

    由於地理優勢,這裡曾經是三線工廠的沃土,大多數企業以軍工為主,廠子多以數字代碼代替,從不對外公布,人們也不知道這些廠子是幹嘛的,後來才知道這裡主要是生產槍支彈藥,核心機密武器、飛機導彈零件等,為建設初期的祖國立下了汗馬功勞。改革開放后,曾經格外神秘而繁忙的廠子逐漸撤離,西州市幾乎成了空城。這一點,與北州市有點相似。

    沒有資源,沒有工廠,財政收入緊靠微薄的農業稅收和上級撥款,常年入不敷出。這就好比過日子一樣,家裡窮,走到哪都抬不起頭,以至於外人一提到西州市,毫無疑問扣上貧窮的帽子,老早就躲得遠遠的。甚至省里都好像遺忘了一樣,鮮有領導到此調研走訪,被外人冠上「後娘養的孩子」。

    窮山惡水出刁民,此話一點都不假。西州市的社會治安格外的亂,常年對外輸出「小偷」「盜竊」等「社會工作者」,以至於人們對該地的印象更加不好。此外,當地黑惡勢力居多,幫派林立,常聞此地幫會擦槍走火,刑事案件居高不下,成為西江省最難管理、最難治理的「三不管」地帶。

    面對如此這樣一個地區,省委領導頗為頭疼。曾經下派了一個工作組督導治理,可每一次努力都以失敗告終。省里都治理不了,更不說其他人了。十個領導就有九個領導不願意去該地履職,哪怕不陞官也絕對不去。就算是去了,心思根本不在發展上,而是成天跑關係趕緊調走。因為在西州市當領導成了一個高危職業,這裡曾經被人強殺過一個市委書記,還有一名市長至今失蹤。

    外地人不願去,省里採取「港人治港」的辦法提拔本地領導幹部治理,沒想到本地幹部與當地黑勢力勾結在一起,充當保護傘,干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勾當。據說,當地的一夥黑勢力在偏遠地區種植罌粟,以販賣毒品為生。如此強悍的民風,誰到此當領導誰倒霉。然而,這份「美差」偏偏落到郭金柱身上。

    聽聞,郭金柱上任后的第一把火是端掉了一個賣淫團伙。然而,雷厲風行的工作作風並沒有給他帶來好運,甚至差點丟了性命,在此地工作用「水火不容」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陸一偉開著車剛駛入西州邊界,立馬就感覺到此地的荒涼。一路彎彎曲曲的盤山路,兩側裸露的黃土沒有一絲生機,坑坑窪窪的路面一路顛簸,如同篩豆子一般,整個人都快散架了。張志遠還好,白玉新走到半路就下車狂吐,整個人虛脫了一樣。

    由於走得遲,還未到西州市區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陸一偉第一次駕車到此地,對路況完全不熟悉,只能一點一點地挪著往前走。坐在後面的張志遠略顯緊張,不停地叮囑陸一偉開慢些。而白玉新虛脫地靠在座椅上,臉色煞白,沒有一絲血絲。

    這時,郭金柱的新任秘書崔曉飛給張志遠來了電話,詢問走到哪了,外面黑黢黢的,張志遠哪知道是那裡,含糊說了句快到了。對方依然不放心叮囑,路過黑風山一帶要格外小心,時常有強盜出沒,實在不行當地政府護送他們過去。

    聽到此,張志遠覺得有些可笑,都啥年代了,還有強盜,簡直是危言聳聽,輕鬆地道:「謝謝崔秘書關心了,我們馬上就到。」

    剛掛掉電話,車燈的燈光就打到一塊路牌上,只見上面寫著「黑風山鎮」。先不說此地有沒有強盜,光聽這名字就讓人瘮的慌。再看看四周,兩側都是陡峭的山壁,根本看不到人煙,路上的車輛就更罕見了。張志遠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叮囑陸一偉:「一偉,一定要格外小心,真要遇到什麼人攔車,直接開過去!」

    陸一偉開了一下午的車了,本身就很疲憊了,加上眼睛近視,整個人狀態不佳,硬咬著牙艱難行駛著。

    一個急彎過後,又是一座大山。陸一偉深呼吸了一口氣,踩著油門緩慢爬行。好不容易爬上了山,就看到遠處路中央橫擺了一輛摩托車,幾個人叼著煙捲流里流氣地站在那裡,沖著陸一偉的車揮手。

    糟了!還真遇到小流氓了。張志遠俯身往前一望,見對方有五六個人,摁著陸一偉的肩膀道:「不要理會,直接從側面衝過去。」說著,掏出手機準備打給崔曉飛,可手機竟然沒信號,張志遠不由得心慌起來。

    陸一偉倒也沉著,仔細判斷著摩托車兩側的距離,感覺右側可以衝過去。到了跟前,直接開啟大車晃著對方,然後急打方向盤,乘著對方用手遮擋眼睛的時候,從右側疾馳而過,有驚無險躲過了一劫。

    陸一偉在前方快速行駛著,而那輛摩托車在後面一邊打著喇叭一邊閃著大燈追趕。張志遠回頭一看,道:「一偉,不要停,加快速度。」

    摩托的速度畢竟不如四個輪,在幾個轉彎后將摩托車甩得沒影了,張志遠長長出了口氣,擦了擦頭上冒出的冷汗。而陸一偉雙手死死地抓著方向盤,雙腿有些顫抖。畢竟,這不是在自己地盤上,如果真要遇到了強盜,他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終於下山了,在不遠處似乎還能看到寥寥移動的燈光,陸一偉提著的心總算放下來了。

    然而,隨著越來越接近光源,陸一偉越覺得不對勁。走到一個橋附近時,他看到橋中央同樣聽著一輛摩托車,好像還是剛才那伙人。陸一偉心裡一緊,仔細查看兩側路況,橋居然是必經之路。

    陸一偉將車停靠在路邊,快速思考著對策。而坐在後排的張志遠那見過這種架勢,早已嚇得魂不守舍了,不停地催促陸一偉,如果他們要錢,就給他,千萬別和他們硬來。而白玉新硬撐著身子不停地撥打手機,卻始終沒有信號,氣得破口大罵。

    陸一偉想好了,只要對方騎著摩托車過來,他就立馬閃過去。還不等把計劃想完整,一塊突如其來的磚頭直接砸到前擋風玻璃上。好在前檔貼了車膜,只出現龜裂狀裂紋,並沒有破碎。

    張志遠和白玉新嚇得躲在車座下,直言後悔此行。陸一偉反倒異常冷靜,將身上的手機扔到車座地下,又把錢包里的身份證、銀行卡等取了出來,以及隨身攜帶的五萬元現金一同藏了起來。一系列動作剛做完,一群人迅速圍了上來,提著棍狀物對著車猛烈狂砸,不一會兒,四周的玻璃全部破碎,但沒有擊穿。

    陸一偉果斷地下車,將車門反鎖。當他抬起頭一看,差點沒嚇破膽,只見對方有十多個人,個個手裡拿著傢伙。黑燈瞎火的,雖看不清相貌,也能想象到對方的模樣。

    「你跑什麼,啊?」一男子上前,提著棍子照陸一偉後背狠狠劈了下來。

    「啊!」陸一偉感覺到後背火辣辣的生疼,一個趔趄,差點倒地。

    「喲呵!還挺硬朗的嘛!我去你媽個逼!」一男子一個飛腳,直接踢到陸一偉下巴。陸一偉感覺口腔里一熱,一股鮮血急速流了出來。

    陸一偉試圖看清對方的相貌,站起來緩慢地往車燈方向挪。這時,對面來了一輛車,燈光照到剛才打自己的男子臉上,陸一偉判斷,此人應該是該團伙的頭目。

    車子呼嘯而過,生怕被這群流氓打劫。然而,其中一個馬仔操起磚頭對著車飛了過去,后玻璃發出清脆的破碎聲。就這樣,那輛車依然沒有停,猛踩油門遠離是非之地。

    陸一偉決定採取緩兵之計,與對方的頭目談判起來,道:「大哥,我看你是道上的,不瞞你說,哥以前也在道上混過,咱有話好商量,不差錢!」

    男子似乎對陸一偉曾經是道上的更感興趣,走上前一隻手頂著陸一偉的下巴,另一隻手在臉上拍了拍,一臉兇惡道:「你以前是哪條道上的?」

    陸一偉一下子被問懵了,隨便道:「江東市的桐山會知道嗎?」

    桐山會卻有該團伙,在全省比較有名。男子不屑地往陸一偉臉上啐了一口道:「就你?還桐山會?開著北州市的車居然說是桐山會,你虎誰呢?別給老子整沒用的,今天我非常生氣,給你兩條路,要麼拿100萬來,要麼把腿留下。」

    頭目從陸一偉開的車和穿著打扮判斷此人肯定有錢,直接開出了100萬元的價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