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5 如狼似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15 如狼似虎字體大小: A+
     

    「這個人你認識,就是東華實業集團的老總丁昌華。哈哈,我聽說你們關係不一般啊。」楊德榮半開玩笑地道。

    張志遠很平靜地道:「原來是他啊,他找你了?」

    「可不嘛,找了我好幾次了,說想承包石灣鄉煤礦,我聽著條件還不錯,有這個意向讓他承包,聽聽你的意見。」

    「哦。」張志遠問道:「他怎麼不找我?」

    楊德榮早就想好了措辭,道:「這不你倆有這層關係嘛,他怕對你影響不好,就找了我。我覺得這個可行。」

    前面提到,丁昌華曾是某個國企的會計,后結識了時任副市長的郭金柱,靠承包護城河築壩工程撈取了第一桶金。此後,在郭金柱的幫助下,生意越做越大,成立東華實業集團進軍房地產,成為北州市最為著名的民營企業。如今,旗下建有天都國際大酒店,在建樓盤10多處,總資產直逼億元大關。

    如果沒有郭金柱,丁昌華或許現在還是無名小卒,那有今天的產業和地位。當然,利益總是相互的,丁昌華利用手中的錢將郭金柱送到了市長位子上,實現了互利共贏。

    丁昌華是商人,他的目標就是利益最大化,就在市長林海鋒敲定建設新城區時,他曾找過郭金柱想拿下幾個大的工程。郭金柱是市委副書記,本身不分管工程,加上與林海鋒有不對付,幾次通融下,林海鋒給郭金柱面子,讓丁昌華承攬了幾個小工程,這當然不能滿足他的慾望。

    要知道新城區整個項目共投資15個億,建設項目多達30餘個,其中最大的一項工程就是行政中心及附屬工程項目,投資2個多億,這麼大的一塊蛋糕怎麼能落入旁人之手?而丁昌華手中卻是幾個小區商業住宅樓建設項目,他不甘心。為了爭取行政中心項目,痛下決心繞開郭金柱,花了巨大的代價叩開了林海鋒房門,最終中標該工程。

    丁昌華如此做,郭金柱心裡肯定不痛快。這是什麼意思?翅膀硬了就打算單飛了?因為此,郭金柱將丁昌華狠狠地批評了一通。此後,兩人的關係表面客客氣氣,實則已經產生裂痕,丁昌華暗地裡轉投林海鋒名下,找到了新的靠山。

    張志遠是郭金柱一手提拔起來的人,郭金柱與丁昌華不對付,他自然不能與此人走得太近。讓他納悶的是,丁昌華的房地產企業做得如火如荼,怎麼會想到要投資資源型企業?想到前段時間省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所講的煤炭價格要放開,張志遠猜想,丁昌華已經嗅到了什麼。

    丁昌華想在南陽投資,不找自己,而是找到楊德榮,間接地說明他在刻意與他保持距離,也可以說明,他與市長林海鋒的關係不一般,要不然楊德榮也不至於如此積極主動。

    丁昌華想要承包二寶煤礦,其實張志遠一早就聽說了。怎奈秦二寶的案子一直未宣判,遲遲沒行動。如今秦二寶鋃鐺入獄,非法所得全部沒收,承包權又回到煤礦所屬的石灣村手裡。另外,他還從陸一偉處得知,丁昌華已經私底下與原有承包權的潘成軍接觸,以50萬元的價格讓其退出,看來,他已覬覦許久。

    張志遠故作姿態道:「丁總想來投資,這是件好事,從縣委角度,應該大力支持實力雄厚的企業人來我縣投資。不過,二寶煤礦屬於村集體資產,我們作為縣一級政府不能過多干預。另外,秦二寶屬於強制中止與原承包人潘成軍承包關係,法院判決潘成軍有繼續承包的優先權,這些事我們不得不考慮。」

    楊德榮拍著胸脯道:「張書記,這些事你大可放心,石灣村那邊我已經提前接觸了下,他們都同意,畢竟丁總在北州市有威望。至於那個潘成軍,一外地人,他有責任感嗎?眼裡只有錢,等錢賺夠了拍拍屁股走人,能給南陽縣帶來什麼好處?縱向對比,我覺得丁總比較可靠些。」楊德榮言語之間,壓根看不起潘成軍。

    張志遠其實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既然是林海鋒的關係,何況自己與丁昌華關係還算可以,如果把這兩位得罪了,對誰都沒好處。反正是要承包,給丁昌華個面子,也是給自己台階下。不過,中間牽扯到郭金柱,這道坎該怎麼邁過去?還有,就算是答應,也不能輕而易舉,要爭取更多的利益。

    張志遠笑著道:「既然楊縣長同意,我也沒什麼說的。」

    聽到此,楊德榮臉上綻開了花,眉飛色舞地道:「這麼說,張書記同意了?」

    張志遠道:「我可以答應,不過是有條件的。」

    「您說!」楊德榮儼然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有些急不可耐地道。

    張志遠道:「二寶煤礦是我既定的三大工業園區之一,丁昌華既然要承包,就必須按照我的思路來。要依託煤炭,進一步延伸煤,向煤炭上下游發展,建設一個相關的企業。你比如說北河鎮工業園區,投資興建了焦化廠,近期有意再投資一個發電廠。百泰煤業,打算興建煤化工廠,所以,這個是必要條件。」

    楊德榮心裡有些不高興,這不是強買強賣嘛。不過這個也不算過分,道:「張書記說得對,這是應該的。」

    「還有,」張志遠又道:「水泥廠那個爛攤子我們不能一直擱置,如果他真打算投資,必須把這個項目一起消化掉。」

    這就有些無理取鬧了,水泥廠項目可不是區區幾千萬就能拿下來的,楊德榮道:「水泥廠項目目前還屬通亞集團的一項工程,並沒有解約,如果我們單方面毀約,這是要承擔責任的。另外,把這個爛尾工程讓丁昌華來接管,是不是有些不妥?」

    張志遠道:「事實的真相你已經知道了,投資公司與通亞集團絲毫沒有關係,而是假借通亞集團名義投資的。如今,投資公司已經人去樓空,名存實亡,還存在什麼毀約不毀約!德榮,水泥廠是蘇市長的一塊心病,如果你我替他把心病治好了,你說,值不值?」

    關於水泥廠一事,儘管南陽方面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沒有不透風的牆,早就傳得沸沸揚揚了,都知道蘇啟明被人騙了,好在損失不大。此後,蘇啟明不但未受到任何處分,反而榮升為常務副市長,但此事一直壓在他心頭,多次找張志遠談話,希望儘快這一敗筆趕緊消化掉。

    張志遠的話讓楊德榮不得不重新審視,他道:「張書記,其實你我心裡都清楚,石灣鄉根本不適合建水泥廠,如果讓丁昌華接管,這不坑人家嘛。」

    「一定要建水泥廠嗎?」張志遠反問。

    「……」楊德榮一時回答了不上來。過了許久道:「丁昌華不過是有初步意向,等到正式談判時可以將這些條件提出來。這樣吧,老丁早就想拜訪你,要不你單獨和他見見面?」

    「不必了!」張志遠搖頭道:「這事就你全權負責吧,只要他答應我提出的條件,我沒什麼意見。」

    「那行!」楊德榮道:「我隨後再與他談一談。」

    「還有什麼事嗎?」張志遠疲憊不堪道。

    楊德榮道:「還有一件事,這不馬上過元旦了,林市長也說了,要抓好春節前後安全穩定工作,特意強調了煤礦安全和森林防火安全,我打算近期對全縣煤礦進行一次安全隱患大排查,張書記有什麼意見?」

    「我贊成!」張志遠掙扎坐起來道:「今年春節峂峪鄉火災事件是血淋淋的教訓,在安全上決不可麻痹大意。」

    「嗯。」楊德榮附和道:「這事我已經交給分管安全的高博文了,如果你沒什麼意見這兩天就開始行動。行啦,看你面色不好,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楊德榮走後,張志遠對丁昌華一事認真分析了遍,這事必須得向郭金柱彙報。想著郭金柱到西州后自己還沒去看望過,決定明晚去一趟西州市。

    張志遠實在太累了,懶得去想亂七八糟的事,起身闊步走出辦公室,對迎上來的肖楊道:「你給郭凱打電話,送我回宿舍。」

    有了陸一偉的指點,肖楊關切地道:「張書記,我已經安排食堂給您熬了點湯。」

    張志遠擺擺手道:「不了,我沒胃口,不想吃。」說著,往樓下走去。肖楊見狀,麻利地拿著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跟了上去。

    到了宿舍樓下,張志遠不讓肖楊送他上樓,一個人上樓后,將門反鎖,疲憊地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鼾聲四起了。

    又是晚上!如今的陸一偉最害怕的天黑,孤獨的滋味是異常痛苦的。與其他人不同,陸一偉不喜歡嘈雜的環境,熱鬧的地方,相對喜歡安靜。這可能與性格有關,也可能與在東瓦村待了五六年有關,閑暇之餘,喝一杯清茶,看看書,再好不過了。然而,此時的他完全靜不下心來,更無暇讀書看報。

    而立之年,正是男人如狼似虎的年紀。躺在床上,每閃過一個男歡女愛的鏡頭,他的身體本能地發現變化,熊熊慾火燒身,荷爾蒙極具分泌,卻無處可釋然。他變得煩躁不安,借酒消愁,卻掩飾不了內心的火熱。



    上一頁    下一頁